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重见魔日
    “请你帮帮我,只要度过眼前这一劫,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呵呵,好,能让你如此低声下气地央求于我,也算是我的一种荣誉。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势如飞虹,雄姿焕发,当那个上身chuoluo的男子重回生机之际,不灭火山之中再次接连爆发出阵阵雷鸣般的巨响。、

    “砰砰砰!”

    欲要将遮天皇体内力量全部纳为己有的子幽天魔,才刚刚将手指放置到对方的眉心位置,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欣然将其生生震开。收回右手,只见其中的食指中指已经齐根撕断,只有森森白骨暴露在外。

    “你是怎么挣脱我的锁骨**的?”

    一言说罢,子幽天魔豁然闪身,暂且拉开二者之间的距离,待搞清现状之后再做打算。而这时候,重焕新生的“遮天皇”茫然四顾,好像已然忘记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真的醒过来了?哈哈,太好了!”

    一听到“遮天皇”重获自由,子幽天魔怀中的火融魄立时喜及面泣,声音激动道。

    “你给我闭嘴,小心我在这里就把你彻底炼化了。”

    “遮天皇”发现自己的手脚后背之上,还嵌着修长的白色锁链,随手一扯,便将其折为两断,与外界相连的部分当即融为炽热的岩浆之中,化为赤色铁水;而与身体相连的则直接被其纳入身体之中,成为了自身的一股力量。

    “这是哪里?”“遮天皇”豁然道。

    子幽天魔看着面前这位不太正常的对手,目中不禁流露出些许异样,然后才道:“你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遮天皇”淡淡道:“刚才与你交手的不是我,而另外一个人。他让出来对付你,所以我就来了。”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

    惊讶的不只是子幽天魔,还有晶体状态的火融魄。按照常理来讲,一旦中了锁骨**之后,遭到禁锢的人非但无法自救,而且还会陷入到意识全无的状态之中。而如果真如对方所说,那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能轻而易举地破开子幽天魔的魔法。

    “怪不得你能自行破开锁骨链,原来你的身体之中还寄存着另一个人的灵魂,你是依靠他的力量获得自由的。”

    孙长空低头望见岩浆的下端,还有一个被异物钉在地底之下的人影,嘴里忽然嘀咕了几句,好似是在与某人对话,然后才终于朗声道:“你早说啊!我这就把他救上来!”

    “住手!”

    眼见“遮天皇”即将前去营救下面的永魔龟,一旦被其集结了太过强大的力量,自己定会落入窘迫的困境之中。遥空一掌,一只由森然白骨组成的巨大骨掌赫然凭空显现,并以摧枯拉朽之势,直逼对方的上方。

    “想救人,没那么容易!”

    “轰!”

    没有丝毫迟疑,孙长空已然大步掠过那只骇人白骨之掌,继续向岩浆之中进发。子幽天魔登时面色大变,一股难以置信的目光登时显现。

    “他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虽然是一体双魂,但也不应该会这样啊!”

    转眼之间,孙长空已然沉到了地底之中,永魔龟身上的那枚硕大夸张的白色楔子,他那英俊的面孔之上不禁浮起一丝阴沉,随即轻声道:“让我来帮你!”

    “噗!”

    楔子离体之后,永魔龟那平静的身体之中立即剧烈地颤抖起来,紧接着口中又传来阵阵咳声,好像刚刚溺水被救了上来似的,脸色惨白的让人揪心。

    随着胸前创口迅速痊愈,永魔龟这才发现“遮天皇”的所在,进而惊声道:“刚才是你救了我?我怎么记得你被子幽天魔的锁骨**制住了?莫非,真的是火融魄救了你?”

    孙长空微笑道:“我不是遮天皇,这里的事情等以后有机会再与你详细说来。时间不多,我们还是……”

    话未说完,孙长空蓦然转身,抬脚就是一记干脆利索的鞭腿,腿影婆娑,所过之处,无不是寒光阵阵,终于在腿尖途经左侧方位之时,一道翩然白影随即乍现,而他的左侧手腕,竟是垂在一旁,随着身体上下飘动,已是骨折。

    “怎么会!”

    直到遁入虚空前的刹那间,子幽天魔的脸上仍然保持着一股无法相信的惊愕神光,下一刻便消失无踪。

    “好快!”孙长空身体还在半空之中,口中已然说道。

    “你更快!”

    作为旁观者,永魔龟深刻认识到刚刚交手双方的修为是有多么可怕,他或许拥有最为接近不死不灭的身体,但若要论起战力,他恐怕还不及这二人的十分之一。

    “砰砰砰!”

    看似只有一腿,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七八波劲道,子幽天魔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完全挡下所有的腿功,却未料到自己的手臂只吃了两击便砰然折断。见况不妙之下,他立即抽身,避开了随之而来的剩余力道,否则恐怕已经身受重伤。

    看着那一片刺出皮肤的碎骨,子幽天魔目光一寒,已然回到了不灭火山的上空。这时,孙长空忽然将手搭在永魔龟的身上,随即道:“跟我走!”

    果然,就在孙长空与永魔龟双双消失之际,原本开辟出来的火焰路径立即向内压缩,之前被架起的众多岩浆疯狂涌向其中的空缺,似要将二人压得肉酱。

    “好险!”

    回头看看已经重新愈合的岩浆,永魔龟心有余悸地长舒了一口气,进而对孙长空道:“你说你不是遮天皇?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笑道:“一言难尽,反正我是受他所托,所以才会现身救你的。虽然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从周围的空气之中嗅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这里恐怕马上就要彻底崩溃了。”

    永魔龟略显疑惑地看了一眼孙长空,沉思了片刻之后才终于道:“这个……好吧!魔界马上就要变成一片火海,而这里便是灾难的源头。”

    “这里?”

    孙长空手指脚下的岩浆,不禁说道。

    “没错,我们现在所处的是魔界之中最大的火山,名叫不灭。不灭火山连同着魔界的各个方位,一旦喷发,将会对整个魔界造成不可恢复的灭顶之灾。”

    孙长空点头道:“怪不得魔皇与魔族对人间垂涎三尺,原来还有这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好吧!既然情况已变得如此紧迫,我们还是动身离开魔界吧!”

    “不行,据我所知,火融魄已经落入了子幽天魔的手中。如果他有意为之的话,那么人间也将不保。”

    接着,永魔龟便将火融魄与不严火山的之间的关系大致为孙长空讲述了一遍,听到后面的时候,孙长空不禁惊声道:“什么!那个魔族的家伙居然将要那么庞大的力量化为己有?那实在太危险了。”

    永魔龟占为头道:“所以,为免魔界的悲剧再次发生,我们必须要找回子幽天魔,并将火融魄夺回来。”

    “哎,你不早点说。我本以为这是魔界的地盘,如果杀了他们的大将,恐怕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但既然情况已经如此严重,看来这个麻烦是不能省了。”

    举目四望,子幽天魔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就连气息都已经十分微弱,显然离开这里已经有段时间。孙长空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终于道:“你知不知道,这里去往人间最近的入口在中哪里。既然魔界将要毁灭,他也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一定逃往了人间之中。只要去那里堵截,就一定会有收获。”

    永魔龟惭愧道:“不怕你笑话,我在不灭火山下方的深渊之中,已经待了好几万年,这期间魔界发生的事情我一概不知,更不用说人魔两界之间的通道问题。在我们那个时代,人类与魔人可以相互走动,成为朋友,少数的还会结为连理,孕育子女。而且,人类与魔人的后代将会拥有二者身上的所有优点,可以说是一种强大的全新种族。只是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人魔两界居然会爆发战争,甚至一发不可收拾,变成了如今这般你死我活的境地。想来,应该是决策人的原因吧!”

    “决策人?”孙长空不禁道。

    “就是魔皇。虽然魔族之人骁勇善战,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是一味地追逐杀戮,反而是一度崇尚和平。尤其是我在魔界之中活动的时候,当时第三任魔皇天阳老怪,还与当时从间的统治者成了莫逆之交,结为异姓兄弟。哎,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啊!”

    “好了,不要再说废话了。你们不知道出去的方法,我知道。”

    忽然间,自孙长空体内爆发出另一道男人的声音,永魔龟当即神色突变,指着对方的胸口道:“这……这是那个小家伙的声音。”

    孙长空笑道:“哦,对你来讲确实是小家伙,不过他在外面可有一个响亮的名号,遮天皇。”

    苍城城门之下,一身黑衣的黩黯负手而立,面朝着前方缓缓行来的魔族众将,随即走上前去,毕恭毕敬道:“参加魔皇。”

    魔皇欣然搀扶过默黯,进而微笑道:“怎么样?”

    黩黯回头一担城门上方,被一杆长枪钉在城墙上的尸首,淡然道:“已经全部摆平。”

    这时候,只听身后一名魔将忽然低声道:“这……这个不是莫家的家主,莫问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