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吸收
    交出令牌,就等于将活的权利交给了别人,那名将二人带到此处的魔兵,非但没有说出半句抱怨的话,反倒是脸上浮现出些许笑容。

    “好善良的姑娘。”

    看着那一家四口缓缓走去的背影,方柔欣然转过身去,看着面前体形巨大、略显失落的“魔童”,轻声道:“你怕不怕死?”

    魔童抬头看头着头顶天空,远处的金光似乎距离这里更近了一些,空气之中充斥着一股莫名的轻微燥热,令人心烦意乱。

    “之前怕,现在不怕了。”

    “为什么?”方柔不禁问道。

    “因为怕也没有用,更何况,还有你这样猪一样的伙伴。”

    说罢,魔童的脸色忽然扬起一丝笑容,而方柔也随着嬉笑起来。

    “不灭火山还没有爆发,既然秘径还未封闭,那我们就还有机会。”

    “呵呵,丫头你说的没错,我们还有机会。”

    三人一同看向来时的方向,只见一位白衣老者忽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你……你是那个雪魔老头!”方柔稍一愣神,接着连忙奔向对方所在的位置,欣喜道:“老头,你去哪了,让我们好找。”

    雪魔医仙微笑道:“呵呵,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说着,他抬眼看向方柔身后的那名“巨婴”魔童,接着对他道:“你也出来了。”

    不知怎么了,雪魔医仙一经现身,空间之中立即多了几分肃杀之气。而站在那里的魔童显然也没有料到对方会主动现身,纯真的脸庞之上竟是多了几分淡淡的忧伤。

    “喂,老头都来了,你怎么反而闷闷不乐了?”方柔不禁说道。

    魔童故意将目光投向旁边的位置,一脸不屑道:“没什么,我只是不想看到他而已。”

    “你!”

    方柔刚要继续说下去,而旁边的雪魔医仙则插道:“好了,他就是这种臭脾气,自从和他相识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是这种样子了。算了,不去管他,你们是要过关?”

    方柔点头道:“是啊是啊!魔界待不下去了,我只能回到人间。可是这些杀千万的魔兵不让我们通过,真是太可恶了。”

    雪魔医仙哈哈大笑道:“丫头,你怎么如此天真!魔界之人众多,如果将他们全都输送到人间之中,那岂不是容不下了。优胜劣汰,这本就是自然法则,你改变不了,我也改变不了。不过好在,我并不是那种一无所是的人。”

    说话间,雪魔医仙摊开手掌,几乎与刚才一模一样的魔晶令牌赫然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

    “你……你居然也有令牌?”

    方柔刚要伸手,忽然停下又道:“不对,不对。你这令牌,不会也是偷的吧?”

    “放屁!”

    雪魔医仙故作怒相,伸出另一只手在方柔的额前轻轻拍打了一下,以示责备,进而又道:“这可是我用生命换来的令牌,是上一任魔皇亲自颁发的圣魔令。有它在,魔界之中任行无阻。”

    方柔仔细看向那枚圣魔令,果然虽然极为相近,但雪魔医仙手中之物,与之前魔童“偷”来的那一块还是有些区别的。圣魔令的中心位置是一幅魔龙之首。而刚才的令牌之上则画着一只魔狼。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快点去往人间吧!”

    方柔刚要去牵雪魔医仙的手,谁知后者忽然朝一旁闪避了去,并且道:“不,我现在还不能与你们一起去,还有别的事情等我去做。不只是我,他也要跟我走。”

    一边说着,雪魔医仙一边看向魔童,面色阴沉道:“我们两个还需要去做一件事。”

    方柔回头看看一脸木讷的魔童,接着对雪魔医仙道:“多么重要的事情,非得现在去做。难道你不知道,魔界马上就要毁灭了吗?”

    雪魔医仙正色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所必须去做。否则就再也做不成了。”

    “你这老家伙,怎么油盐不进。不行,你们谁也不许去,都得跟我走!”

    说罢,方柔抢过雪魔医仙手里的圣魔令,拉起对方的衣袖,转身朝关卡走去。就在二人来到魔童身边之际,后者忽然说道:“他说得没错,你走吧!我要和他一起去。”

    方柔木然,接着发魔医仙的右手也随即落下:“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难道一定要死在这里才能满足吗?”

    雪魔医仙意味深长道:“丫头,有些事情你是不会懂得。”

    再次看向魔童,这回雪魔医仙的脸色已经无比阴沉,让人看了不禁心生骇意。

    “稍微准备一下,待会和我一起走。”

    魔童缓缓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二人中间的方柔刚要开口,谁知前者忽然道:“这就是我的命!”

    “砰!”

    周围的魔人当即看向发出异响的位置,只见刚刚那位活蹦乱跳的女子竟已瘫倒在“巨婴”的手上,而白衣老者则目露柔光得看着对方,略显无奈地摇头道:“虽然不太合适,但也只能这样了。”

    雪魔医仙将方柔手里的圣魔令拿了回来,转而交给那名带路的魔兵,沉声道:“你把这位姑娘带到人间之中,只要将她安顿妥当,你就自由了。”

    魔兵刚要说话,谁知雪魔医仙已经走到魔童的跟前,口气冰冷道:“跟我走!”

    “哎,等一下!”

    话未说完,雪魔医仙已经与魔童双双消失在魔兵跟前,而地上的方柔似乎是在做梦,口中不时传来阵阵呓语。

    不灭火山之中,一道道涛天火浪接连腾起,然而就是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之中,居然还有人能够泰然处之。

    子幽天魔,一个集合了双子魔君与九州幽姬二者之力,并通过天魔合体使得力量瞬间扩大十倍百倍的恐怖强者,正在安静地欣赏着自己的战果。

    火融魄,一个本应该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传神之物,拥有转瞬之间摧毁一方世界的灭世之力,如今竟是安然躺在子幽天魔的掌心之中,一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胆敢计划陷害我。你别让我恢复过来,否则我定要披你的筋,剥你的皮,然后把你架在火山之上烤着吃了。你放过我!”

    子幽天魔尖啸一起,不灭火山的山口处立时出现了一道恐怖的气压,竟令山腹之中的无数岩浆之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隙,硬是为他开辟出了一片安全地带。

    “枉你活了这么久,居然还不知道兵不厌烦这种简单的道理。再说,刚才的拳劲我也没有让你直面承受,是你自己偏要不闪不避的。你要怪的话,就怪自己太过狂妄自大。”

    “无耻!你这是不要脸!有本事你放过我,我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子幽天魔淡然道:“虽然我想和你重新打过,但不灭火山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到时魔界通往人间的道路全部封死,再想离开这里可就难了。你的力量对我固然有莫大的裨益,但现在还不是将你完全吸收的时候。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好好的品尝你的味道。眼下,你就行在我的衣服之中待一会儿吧!我要把你岩浆里的那个小子顺手解决掉。”

    “你敢,你动一下他试试!”

    “轰”得一声,小巧的火融魄晶体之中,竟是迸发出大片耀眼的红光,火山之中的炙热岩浆就足已致命,而此刻自火融魄之中散发出的恐怖热量,竟比前者还要强大数倍。任何物体都无法存在于他方圆一步之内,否则便会立即变成气雾,化为乌有。

    子幽天魔自然也不能幸免,不过他对“热”似乎更为敏感,所以才会特意将下方的岩浆排斥到两侧较远的位置处,使其无法接近自己。而刚刚火融魄的红色光芒,当即便将他的一只手臂,就连右侧的部分身体一同烧成了焦炭,其中的骨骼更是变成了焦炭,加之眼瞳当中震惊的目光,使得如今的他显得愈发狰狞。

    “你该死!”

    一言说罢,子幽天魔口念法诀,刹那间只见他右手的食指指尖上,立时跃起一道淡淡的幽光,顺势射入到火融魄的晶体之中。

    “啊!”

    天不怕地不怕的火融魄居然在子幽天魔一招之下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一道道细微且密集的亮金色花纹,随即显现在晶体的表面的下方。

    “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以你现在的状态,我有一百种方法置你于死地。”

    这回,就连性情火爆的火融魄也不在再说话,晶体之中变得分外安静,见此情况子幽天魔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消失的手臂以及刚刚被烧掉的皮肉也随之生长出来,恢复以往。

    “好了,大事已了,该去解决下面的杂碎了。”

    子幽天魔手如长戟,自岩浆流的上方轻轻划出一道狭长的光刃,而受此影响,深达半里有余的岩浆立时出现了一条泛着无数火焰的通道,直指下方的遮天皇与永魔龟。后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目标只有那个被重重白链锁住的男人。

    “小子,感到庆幸吧!因为你马上就要与魔界之中数一数二的子幽天魔合而为一,成为我平步天下的力量。”

    说着,子幽天魔缓缓伸出手掌,径直探向遮天皇的面门。当指尖触及到眉心之际,狂暴的恐怖力量立即从中狂涌而出。

    “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嗡~”

    子幽天魔的笑声戛然而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