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逃亡人间
    不灭火山的能量实在太过剧烈,哪怕是相距数千里之外的魔界中心,也能清晰看到天空之中倒映出的“金云”。数以亿计的魔人疯狂四逃,就连负责本地治安的众魔将魔兵也加入到了逃难的行列之中。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血幽谷中,一个狼狈的魔兵慌慌张张地来到纳百川的位处,房门打开,方柔与魔童正在屋里翻花绳。

    “哎呀,都怪你,有什么事情大惊小怪的。”

    刚刚教会魔童玩游戏的方柔一脸颓相,而对面坐着的魔童却是兴高采烈的样子,显然这一局是他赢了。

    “再来再来,这个好玩。”

    “不玩了,不玩了,本姑娘累了。来,给我捶捶腿。”

    魔童忽闪着大眼睛,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轻声道:“那一会儿还教我新的游戏吗?”

    “教教教,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把好玩的都教给你。”

    “好好好!”

    说着,魔童起身跳到方柔的身前,在对方翘起的左腿之上,仔细地按摩起来,聚精会神的样子,显得与其孩子的身份颇不相符。

    “二位,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能如此淡定。”

    此刻,方柔才意识到房间之中还有另外一个人,于是爱搭不理道:“说吧,有什么事?”

    魔兵心急如焚道:“大事,要命的大事,魔界可能马上就要毁灭了。”

    “什么!”

    “什么!”

    方柔几乎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而旁边的魔童也吓了一大跳,当即坐倒在地。

    “魔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毁灭?”

    于是乎,前来的魔兵将九州不灭火山的事情大致讲述了一遍,这下方柔彻底吓傻了,口中喃喃道:“本以为在这里可以躲避兵荒马乱,没想到就连魔界也要不保了。这下,我是没地方去了。”

    魔童忽然尖叫道:“人间啊!我们可以去人间啊!魔界虽然会化为火海,但人间一定不会受到波及。那里一定是安全的。”

    说着,魔童兴奋地拉起方柔的手臂,抬步就要朝门外奔去:“抓紧时间,我想其他魔人一定也有相同的想法。万一通往人间的通道堵塞,那留在这里的人就要死定了。”

    “可……可是通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况且,况且,我爹他……”

    “哎,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思担心别人。再说,他有胳膊有腿,而且心思那么缜密,怎么可能照顾不了自己。要我说,咱们管好自己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说完,魔童转身看向那名魔兵,又道:“你应该知道去往人间的路途吧?”

    “知道是知道,不过要想通过魔界大门或者那几条秘径,需要出示魔皇专门颁发的令牌。可我没有那种东西,所以……”

    魔童立即道:“那个不用你来管,这些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方柔低头看向魔童,略显惊讶道:“怎么,难道你身上有令牌?”

    魔童略显不悦道:“我从医仙府出来时候的样子,你是最清楚的,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你爹送给我的,我哪里有什么令牌。”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到了入口自然就有办法了。”

    对于魔童的说法,方柔还是将信将疑,可是时间不等人,魔童拽着她的衣角,跟随魔兵,飞速朝血幽谷外奔去。而在血幽谷中,一个地势较高的山峰处,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老者正在注视着他们一举一动。

    “要开始行动了吗?果然,你还是按捺不住那颗悸动的心啊!”

    翻山越岭,穿林涉水,三者一路快跑,方柔多日未曾修炼,体力有所退步,但“年轻力盛”的魔童却是异常精神,从始至终连大气都没有喘过。

    “不……不行了,你们先走,我一会儿就追上去。”

    带路的魔兵焦急地望了一眼前方的道路,转而对他们二人道:“这里距离最近的秘径还有**十里地,而九州那边已经逼近极限,不灭火山随时都有可能全面爆发。到时,进入人间魔界高层,必会为求自保而封锁所有的通道入口,再想出去那就不可能了。”

    “可是我……我真的跑不动了。”

    魔童略微思考了一下,忽而道:“来,爬到我的背上。”

    “你?”

    方柔刚要说下去,只见魔童快步走到旁边的一棵大树之下,随即伸出手臂,扶在粗壮的树干上,紧接着他的身上浮现出一圈隐隐的翠光,与此同时那颗参天大树忽而迅速凋零,紫红色的树叶立即化为无数飞灰,随风飘散。就在这个时候,异象发生了。

    刹那间,魔童娇小的身体竟是陡然变大,瘦削的身材也随即显得挺拔健壮,一块块结实的肌肉,突出表面,将那件短小的粗衣衣衫立即撕成了碎片。

    “这……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身上变化仍在加剧的魔童,伸出那只几乎有半人来长的手掌,当即将方柔从地上托了起来,并将其放在自己宽阔的肩膀之上,进而声音沙哑道:“来不及解释那么多,快点走吧!”

    魔童看了一眼那名魔兵,此刻后者也沉浸在眼下的惊骇一幕之中,迟迟未能回神,直到对方提醒这才恢复正常。

    “哦……哦,好的。”

    如此一来,三人的速度再次提高了不少,近约百里的路程转眼之间便已经到了尽头。然而,与魔童之前所说的一样,来自四面八方的魔人已然聚集在通往秘径的必经之路之上,然而魔军早已布好关卡,逐一排查,只有那些拥有“令牌”的人,方能顺利通过,继续前进。

    如今魔童的模样太过招摇,再加上他:“赤身luoti”的样子分外显眼,看守关卡的魔兵一眼便瞧见了他们三人,进而高声道:“你们三个有没有令牌,不要耽误时间。再过一会儿,这里就会被完全封堵。趁着我们还在,快点把令牌亮出来。”

    带路的魔兵因为没有底气,不禁向后倒退了半步,而方柔则故作镇定回道:“令牌是吧!我们当然有。你等等!”

    说着,方柔附到魔童的耳边,轻声说道:“喂,你不是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吗?令牌在哪?”

    魔童抬眼看向前方正在排队过关的众魔人,忽然将视线锁定在一个刚刚掏出令牌的魔人手上。电光火石之间,他的脑海之中只是稍稍出现了一个念头,那人手上的令牌便已落到了方柔的手上。

    看着那块黑色魔晶打造的精致令牌,方柔大惊失色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令牌是从哪里来的?”

    “不行,没有令牌禁止通行。少在这里耽搁大家的时间,快给我滚出队伍。”

    众人递目向前,一名魔人忽然被推倒在地,后方的队伍之中立时奔出一位女性魔人以及两个半大的孩子,连忙上前搀扶。

    “大人,请你行行好。我们真的带了令牌,可是不知怎么就不见了。我可不去,但请你放过我的妻儿,让他们去往人间。这样,就算我死了,也能含笑九泉。”

    “爹~爹,我们不要去人间,我们要和你在一起!”

    “爹,我不想让你死!”

    女魔人一脸绝望道:“这就是命,这就是命中注定。不过这样也好,能一家四口死在一起,我们也无憾了。”

    方柔目睹了这一惨绝人寰的情象,随即偏头看向魔童那张天真无邪的面庞,进而严肃道:“说,这块令牌是不是他们的?”

    魔童自知真相,心虚的他也不敢去看方柔,只是看着前方,假装无辜道:“笑话,谁说令牌是他们的。这是我无意之中捡到的。你让他们对这块令牌喊话,看看它会不会回应。好了好了,名额有限,人间的地盘也不是无穷无尽,再加上魔界之中良莠不齐,免不了要淘汰一批。而眼下的魔界大劫,便是一次最好的机会。我想,魔皇也是这么想的吧!”

    方柔振眉怒道:“胡说!你又不是魔皇,怎么能知道他的心思。再说,令牌本就人家的,我们为何要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利。”

    魔童蓦然转头,朝着方柔低吼道:“可如果没有令牌,我们就得留下来和其它没有令牌的人一同去死,这样的结果真的好吗?”

    方柔先是一愣,而后淡淡道:“至少,那样很公平。我虽然也不想死,但更不想苟且地活。如果只是为了自己要让别人奉献出自己的生命,那样的日子宁愿不要过下去。”

    说罢,方柔起身跃下魔童的肩膀,几步来到那一家四口的旁边,接着手里的令牌递到男性魔人的眼前,同时柔声道:“你们看看,这块令牌是不是你们的?”

    那一家四口的脸色登时为之一怔,接着男性魔人仔细观察了一番那块令牌,并将目光定在下边沿上的一处细微的缺损位置,神情激动道:“是……是它,这是我太爷爷曾经跟随魔皇,征战沙场时候,被赐予的,上面的缺口就是那时候下的。”

    说着,男性魔人哆嗦地接过令牌,确定方柔没有反悔之意,这才伏地跪谢道:“姑娘你真是菩萨心肠,小人无以为报。”

    这时候,一旁的女性魔人也将自己的两个孩子“按”倒在地,督促他们道:“快,快给恩人磕头!”

    方柔“受宠若惊”,连忙制止他们,微笑道:“快……快起来,使不得。”

    这时,魔童已然来到他的身后,随即道:“让他们磕吧!这可是四条人命啊!一念之差,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