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复活前夕
    孙长空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老者,许久之后才终于轻笑道:“哈哈,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怕我太过紧张,所以提前说个笑话让我放松一下。是吧?”

    老者同样睦着孙长空,微笑着,默不作声。终于,孙长空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神情也随之阴沉下来,进而道:“不……不行,那不可能。”

    老者拖起手掌,忽然间,二者头顶上方的一棵梧桐树的树叶竟是立即由绿变黄,其中一片树叶刚好就落在了他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生老病死,四季变换,这本就是自然规律,是你我都无法改变的真理。我就像这片落叶一样,虽然会凋零,但却可以化作养分,再次为大树供给。况且,我本就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人,我存在于每一个曾经学过,亦或见过无二真经图之人的心中,只要时机一到,我便会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说着,老者将手里的树叶交到了孙长空,随即意味深长道:“现在,我把自己这一份交给你,既成全了你,也帮助了我自己。我从一个近乎不存在的意识,变成了一股力量,进而融入到你的灵魂之中,也相当于成为了你的一部分。所以你活着,就等于同于我自己活着。这种生命的传承,正是我想要的。所以,请你也成全我!”

    孙长空缓缓握紧手中的那片梧桐叶,而后轻轻点了点头道:“那你……不在了之后,我遇到了解决不了的事情该怎么办?”

    老者忽然走到孙长空的跟前,目露温柔之色,伸手抚摸了一下对方的头顶,和蔼地说道:“小子,其实我只是漫长一生之中的匆匆过客而已。在我之后,你还会遇到无数个和我相似的糟老头,而他们同样也会将自己的平生感悟告诉给你听。记住,年纪大了之后,人最想要的就是找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只要你问,他们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老者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然后接着道:“小子,如果你没有其它问题的话,那我可就要开始了。”

    孙长空看着那张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满是皱纹的脸庞,忽然心中有一丝丝不舍。他本想摇头,却不知道自己竟然颔了颔首。这时,老者脸上的笑容彻底绽开,就连他的身体也化作了一朵怒放的幽莲,赫然呈现在孙长空的面前。

    “小子看好了,这就是我的无二真经图!”

    看着那朵飘动旋转在半空之中的幽莲,孙长空的心中忽然升起几分罕见的悲痛,泪眼朦胧,而那朵光彩照人的幽莲却是显露出勃勃生机,似是在向别人炫耀着自己的美丽。

    忽然间,那朵幽莲的开始渐渐模糊起来,紧接着,颜色,线条,乃至最初的轮廓,都一点一点化为一缕一缕的轻烟,缓缓飘向远方。陡然间,元界的尽头处,忽然升起一块与天齐嵩的巨大石碑,而那些逃走的轻烟好似拥有自己的意识一样,自觉地钻入到石碑之中。

    定位,起笔,图案的外沿一气呵成。接着,灵活的无形之笔在石碑之上接连描绘,其中的细节也渐渐呈现在孙长空的面前。

    那是一朵莲花,一朵拥有着数之不鲸瓣的睡莲。随着睡莲上的每一笔勾勒变得愈发清晰之际,孙长空身体的某一个部分便会随之跳动一样。忽然间,他那颗休息了许久之后的心脏忽然有地地搏动起来,随着每一次心脏的跳动,早已僵硬的身体便会为此苏醒一分。

    “这……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老头,多谢你!”

    孙长空轻合双眼,感受着这之不易的生机,他张开双臂,享受着眼下和光同尘的超然境界,心中随即升起一份恬静与悠然。此刻的他仿佛是那已经看破红尘,超凡入尘的大能,眼前再也没有任何障碍能够拦住他前进的脚步。

    “孙长空,你在哪里!我需要你的帮助!”

    就在复活即将完毕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入到孙长空耳中,抬头望去,只见万里无云的苍穹之上,豁然出现了一枚巨大的黑洞,而在黑洞之中,一颗泛着幽光的兽瞳正在通过那里,看着元界之中的他,

    “遮天皇?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呵呵,忘记告诉你,现在的我又得到了让自己死而复生的全新方法。所以,我不用再受制于你了。”

    此话一出,黑洞之中的兽瞳明显受到了惊吓,剧烈地跳动了一下,过了一阵之后才道:“这些事情并不重要,可是我在魔界之中出了事情,正处在生死攸关的时刻,而我因为受到敌人奸计,无法自救,现在你有你才能挽回败局。”

    孙长空听到遮天皇如此焦急的声音,不禁轻笑起来,缓和了一下之后才道:“那我能不能认为,你现在是在求我!”

    “你……好吧!我是在救你。救你帮帮我!”

    虽然知道遮天皇极不情愿,但孙长空还是第一次听到对方如此低三下四,毫无尊严可言的声音。能让一个昔日的王者如此沮丧,可以想象此刻他所经受的是一种怎样的痛苦事件。

    “帮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还记得当时我求你的时候,你所提出条件吧?”

    遮天皇静默了半晌之后,终于低声回道:“我……知道。”

    “下面的话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了。怎么样,是与我一同魂飞魄散,还是选择一个较为稳妥的方式先行稳定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这回,遮天皇不再说话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已经开始热爱上眼前的这种生活,或许他过得并不顺心,甚至时常会能烦恼自己找上门。但他最为喜欢的是,就是这种真真正正活着的存在感。这与他从前抢取他人身体、为了苟延残喘,毫无尊严地一次又一次周旋于不同人之间的rou身并不同,现在孙长空的身份令他有种莫名的归属感,他甚至有些嫉妒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所以让他与这样的生活说再见,他是万万割舍不掉的。但他也十分清楚,外面的敌人是何等的强大,稍有差池,自己与永魔龟,乃至火融魄就会灰飞烟灭。这时,元界之中处在复活最后关头的孙长空等得已经有些烦躁,不过如今的他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冲动妄为,居然和颜悦色地高声道:“遮天皇,考虑得怎么样了,要不是我帮你做选择。”

    说罢,孙长空用力捶了一下自己左侧的胸口,一时间,澄如碧玉天空轰然炸裂了一条缝隙,而那枚巨大的黑洞也因此开始崩溃,藏身其中的遮天皇再也待不住,当即从天上坠了下来,吊在半空之中。孙长空递目盾向对方的身体,面色登时大变,随即道:“你……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不灭火山之中,因为谈判未果,火融魄与子幽天魔还是没能免去放手一搏的命运。对于眼下的情形来讲,每一次的交手都是对这方即将毁灭空间的巨大考验,只见厚达数以百丈的山壁之上竟是出现了无数的细微残影纹,或许现在的它们还对整体的结构造不成威胁,但随着数量不断递增,山体的可靠程度定然会持续下降,一旦落到临界点以下,那么魔界的灾难也就到来了。

    然而,如今正火山之中正行生死角逐的两位对此却是毫不在乎,子幽天魔为了抢夺火融魄,而火融魄却要让遮天皇与永魔龟活。转眼之间,双方过招已有千余回合,火融魄因为不灭火山内的澎湃魔气,未有多少损耗;而子幽天魔虽然也能利用周围的魔气化为己用,但效率上远远不及对方,好在他本身的修为就已经十分之高,再加上天魔的特殊性质,遇强则强,使他在如此高度的交手之中,仍然经久不败,可以说是一种奇迹。

    “哼哼,小娃娃,我劝你还是尽早收手吧!在不灭火山之中,无人是我的对手!就连魔皇也不行。”

    面对火融魄的叫嚣,子幽天魔身形陡然增大数倍,并凭借其无上的魔力,正面攻出了记绝杀拳劲。见此情形,火融魄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冷酷的笑容,身体未曾闪避同,竟是站在原地,硬生生挨了对方这一记重拳。“轰”的一声炸响,除了火融魄所在的方向之外,其它的山壁已然刚才的恐怖拳劲毁得千疮百孔,原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不灭火山,俨然来到了爆发的极限。

    “呵呵,厉害,果然厉害。没想到你在与我交手的过程之中,还能时刻关注着不灭火山的动态,以防其压力过大而爆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你才没有躯开刚才我的拳招。”

    火融魄缓缓放下挡在身前的双手,随即轻笑地回道:“是有如何,我虽然死不了,可他们两个未必消受得了。以防万一,我自然也这么做了。”

    “哈哈哈哈,火融魄,我真是太中意你了。如果不是你的特殊身份,或许我们能做好朋友。”

    火融魄冷冷道:“可惜世上没有如果,而我确实是你所想要的火融魄。要想得到我的力量,就必须将我击杀。所以,我们注定是做不了朋友的。”

    “哈哈,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语毕。子幽天魔右手忽然扬起,而后于自己的头顶上方缓缓握紧拳头。陡然间,火融魄的脸色骤然大变,在就刚刚的片刻间,他仿佛感觉有人用力攥住了自己的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