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诞生于乱世之中的力量
    眼见火融魄中了双子魔君与九州幽姬的奸计身遭不幸,遮天皇毅然舍身相救,拦住了二者的联手攻势。

    双子魔君一眼便认出了面前袒露上身的遮天皇,随即沉声道:“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此事,否则从今往后,魔界与你势不两立!”

    遮天皇回头望了一眼头顶上的岩浆,发现刚刚还在那里的灵体竟已悄然消失,穷阳已经趁他不备逃走了。事已至此,他也不想再去追究,只得先将眼前的事情摆平,再作打算。

    “你莫不是忘了之前身上的伤了,我既然赶来魔界,就没有怕过你们。再说,之前在双子宫中你我二人就已经结下了梁子,我可不认为你是那种可以尽弃前嫌的豁达之人。”

    双子魔君冷笑道:“你说得没错,你打伤我的,终有一天我要讨回来。不过现在情况不同,那个女人对我魔界有着非凡的特殊意思,如果任其逃跑,恐要天下大乱。”

    九州幽姬应和道:“他说的没错,火融魄的体内蕴含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能量,如果万一失控的话,那将是一场灭顶之灾。在那种悲剧发生之前,我们必须要抓住他。”

    遮天皇低头瞟了一眼下方几乎失去意识的火融魄,随即道:“你看她现在的样子,有你们说的那么可怕吗?在我看来,只要处理得当,就能勉强那样的事情发生。你们这样一再逼迫,才会激发出他体内的灭世之力。”

    双子魔君略显心急道:“你不是魔界之人,更没有见过她发狂的模样,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我再对你提醒一遍,闪到一边,我们可以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否则,可就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

    此话一出,遮天皇的脸上立即浮现起一抹淡淡的讥笑道:“就凭你们两个手下败将,也配同我叫嚣?呵呵,有什么本事放马过来。如果你们能够打得过我,我就让你们过去。”

    遮天皇的“狂妄”令二人着实愤怒,尤其是身为男人的双子魔君,更是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得意洋洋的“畜生”拆骨剥皮。

    “用那一招吧!”九州幽姬忽而莫名其妙道。

    双子魔君面色一惊,随即转过身来,看向九州幽姬那张阴怖的面颊,开口道:“你确定?”

    九州幽姬也随之转过脸来,轻轻点了点头。

    “好!”

    不等遮天皇看清眼前的形势,双子魔君忽然抱起身旁的九州幽姬,纵身向岩浆上方掠去。见此情形,遮天皇心头一震,连忙喝斥道:“站住!”

    遮天皇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一记狠辣果决的遮天掌已然从天而降,直轰二人的天灵。关键时候,双子魔君身后忽然跃起一黑一白两道光影,正是他的独门兵器,黑镰,白戟。顷刻间,两股旗鼓相当的强大力量轰然撞到一起,随即溅起的大片波澜,立刻在不灭火山的山腹之中撕干了一条裂缝。

    “呜!”

    鬼哭神嚎,狂暴的力量席卷着无所不焚的热浪,一同涌向火山外侧。大量的火山灰不断在山体上空聚集,不时便化为一条与天同大的庞然烟龙。

    “嗯?人呢!”

    当爆炸的光芒散尽之后,庶天皇豁然发现原本处于上方的双子魔君与群内州幽姬竟已消失不见,一处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一男一女两个不同的声音,却喊出相同的咒语:“天魔合体!”

    “嗡~”

    当不灭火山内的无尽岩浆缓缓裂开之际,一道混身浴光的圣洁之躯赫然出现在满是绝望的山腹上空。遮天皇甚至来不及看上对方一眼,便立即折身向下潜去,营救身体受制的火融魄。

    “停!”

    “哗啦啦~哗啦啦!”

    就在遮天皇全力向下坠去之际,忽然间一股无法抵抗的强大阻力作为在他的身材之上,回身看去,一条条乳白色的锁链紧紧禁锢在他的躯干与四肢之中,更为诡异的是,连接身体一端的锁边,不是箍在上面,而是直接探入到了皮肉之中,与他的身体连成一体。这实在太可怕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火融魄就在前方不到两丈的岩浆河底之中,可是现在的遮天皇却是半点也口口口移动不了,从头到脚,从骨到皮,好似灌入了数以百万斤的铅水一样,彻底阻断了他的行动能力。

    “我来帮你!”

    电光火石之间,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永魔龟大叫一声,以手代刀,挥掌斫向那一条条白色的锁链。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锁链的坚固程度已然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甚至不积明白天底之下为何会有如此坚硬的材质。手刀臂落,折断的不是锁链,而他的掌骨。而被砍中的锁链部分,竟是毫发无伤,连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这……这怎么可能!”

    “不自量力!”、

    随着空中那道白影再次开口,一道无形之力轰然击中永魔龟的身体,一路将其逼到地底之中。须臾间,永魔龟受伤的部分长成一根白色的楔子,竟是将他的身体死死钉在岩石之中,使其无法动弹。

    眼见强如此般的永魔龟也被对方一招解决,遮天皇苦挣无苦,随即高声叫道:“你……你究竟是谁!”

    话音一落,只听那道白影之中传来一股阴阳相杂的古怪声音,说道:“嘿嘿,这么快就不认为我了吗?:我就是双子魔君与九州幽姬的合体,现在的我有一个全新的名字,子幽天魔。不错不错,我很喜欢这个称呼。你敢与我作对,那就吸死路一条。”

    甚至连手都没有抬起,又一道白色锁链凭空出现,凶狠地刺入到遮天皇的后脑之中,这下他连最起码的思考都已经做不到了,眼中随即多了一抹淡淡的死气,嘴边甚至还有口水溢出。

    “你……你这混蛋……”

    说完这四个字,遮天皇便再也没有动静,就连呼吸也似乎消失不见。他像一具淹死的尸体一样,随着岩浆的流动上下摇摆,却是永远无法浮到岸上。

    “哼哼,我当你有多少能耐呢,原来只是一个大呼小叫的无能之辈。嘿嘿,火融魄我就收下了。”

    说罢,子幽天魔看向下方沉在地底的女人,眼眸之中忽然放射出一股幽幽的蓝光,刹那间,一双无形之手霍然作用在后者的身体之上,并将其一点点托举上来。

    “来吧,快点来吧,我等得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说着,子幽天魔脸上的光晕忽然消失了一片,一张狰狞,瘦削,五官线条异常分明的面颊登时显露在不灭火山的山腹之中。

    “终于露出马脚了!”

    子幽天魔混身一震,一丝丝紫红色的鲜血立即从他的胸口中间,缓缓溢出。低头看去,一枚看似普通的玉簪竟是“长”在了他的身体之中,上面还闪耀着异样的光彩。

    “封神簪,怎么会!”

    这时,在子幽天魔的身后,一个向着火焰般赤色霓裳的妙龄女子赫然现身,他的右手还保持着刚刚射出玉簪的起始动作,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你以为这么多年我在深渊之中就只知道闷头睡觉吗?封神簪对我确实有一定的克制能力,但只要稍加锻炼,便能有效克服这一点,甚至使其丧失威力。怎么样,被这封神簪刺入身体的感觉不好过吧?”

    听着火融魄的话,子幽天魔缓缓抬起手来,轻轻将胸前的封神簪拔了下来。看着上面的丝丝血痕,他那张几乎可以股掌乾坤的右手登时紧紧握起,位于其中的封神簪也随之化为了粉末。

    “哈哈,是我大意了,是我小看了你。不过,这样也好。好不容易使用一次天魔合体,自然不能白白浪费了这次机会。毕竟,就算是魔君,一生之中也只能使用三次啊!”

    火融魄冷面道:“我很愿意与你放手搏,不过在那里之前,你能不能将下面的两人放开。毕竟,他们只是事外人。”

    子幽天魔看了一眼被重重锁链禁锢的遮天皇,以及被牢牢钉死在大地之上的永魔龟,然后才道:“永魔龟我可以放过他,但那个小子不行。”

    火融魄不禁问道:“为什么?只因为他与你曾经有过过节?”

    子幽天魔道:“我虽是双子魔君与九州幽姬的合体,但对于我而言,他们的私人恩怨与我毫无关系,而我只是想要得到你,火融魄。只不过,刚刚交手的时候,我在他的体内发现了一股蠢蠢欲动全新力量,或许能够令我的修为再上一层楼。”

    “什么?他的体内还隐藏着别的力量?”

    元界之中,孙长空已经收拾好一切,而那名与他朝夕相处的灰衣老者,如今也好似重获新生一样,脸上洋溢着一种由衷的欣慰之色。

    “准备好了吗?将多纳入到你那森罗万象的无二真经图之中。”老者语气严肃道。

    “嗯嗯,准备好了。可是,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令你化为我的力量?”孙长空不禁抓耳挠腮道。

    “很简单,杀了我,取出我体内的图魂!”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