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三波三折
    化身狞兽的遮天皇与全力以赴的穷阳转眼之间已经交手数百回合,仍然不分伯仲。眼下,周围的岩浆已经变作一种金灿灿的颜色,澎湃汹涌的能量隐藏其中,成为了这世上最为炙热的物质。

    远处,火融魄已经看得有些出神,她怎么没有想到,凭遮天皇的实力居然可以与占尽天时地利人合的穷阳打成平手,当真令人始料未及。此刻,狼形模样的遮天皇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穷阳的身上也随即腾起阵阵白烟。

    “没想到你这畜生还有如此庞大的精力,若不是有周围的岩浆作为能源源泉,不断涌入体内,恐怕还真耗不过他。”

    说到这里,穷阳深吸一口气,原本内力充盈身材魁梧的魔躯立即萎靡回缩,恢复到之前正常的样子。见此情形,遮天皇心中大喜,随即高叫道:“怎么样,这下你该明白人与凶兽之间的巨大差距了吧!就凭你,是万万打不赢我的。”

    穷阳淡然一笑道:“不要误会,只是刚刚的巨魔状态并不适合我,不过你不用着急,马上你就能看到另一个样子的我。”

    说话间,穷阳就像中了邪似的,身体像泄了气皮球一样,继续缩小,遮天皇与火融魄睁大眼睛,愣着亲眼看着对方一点一点变成一个孝模样,无论是身体还是容貌,都与孩童无异。

    “返老还童?这种时候他为何要使出这样对自己不利的法术?难道,他又在计划着什么阴谋诡计?”

    遮天皇还没有来得深思,只听身后的火融魄忽然高叫道:“小心,他的体内突然鸳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就连我也从未见识过。但之前我在他的身上嗅到过天阳老怪的味道,说不定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哈哈,就算被你猜到又能如如何,一切都太晚了。”

    穷阳的声音变回到了小时候的童声,所以听起来尖酸刺耳,令人难以承受。而这时候,穷阳身雪白的肤色竟是骤然黯淡无光,一缕缕青灰色顺势浮上表面。

    “天魔禁术,回朔魔心!”

    冷面始露,寒光大作。目光所及,一道道剧烈爆炸接连响起,待遮天皇醒悟过来已经来不及,庞大的兽躯之上立即开出了无数耀眼夺目的火花,一股焚身剧痛赫然涌上心头。

    “啊!”

    “什么!”

    火融魄甚至来不及上前,遮天皇便已经重伤在穷阳的杀招之前,身上九成以上的毛发都已经炼焦焚化,就连下面的皮肤也被严重灼伤。无法集中精神的他,体形登时恢复到人类的状态,就连原本身上鬣毛也一同消失不见。而这是火融魄第一次见到人类状态下的遮天皇。

    “哇,长得好英俊,不过看起来有些太年轻了。哎,无所谓,反正是人都会老,过个几年,他一定会变得成熟的。到时,一定更有男人味。”

    火融魄似乎已经全然忘记了遮天皇眼下窘迫的境地,而另一边,已变作真正孩子的穷阳随即肆意奸笑道:“哈哈,没想到吧?我的体内可是蕴含着天魔之力,那可是连魔皇都未曾企及的境界。所以现在的你,只有死路一条。”

    “未必!”

    刹那间,遮天皇伸手朝那穷阳所有的方向处,用力握紧拳头,就在这时,一道不知从何而来巨大的黑影忽然将后者以及周围的大片岩浆一同吞没,丝毫不费力气。目瞪口呆的火融魄看着那道突现的巨影刚要说话,谁知对方却率先道:“终于赶上了。”

    遮天皇面色由阴转晴,嘴边的笑容也立时灿烂起来:“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永魔龟,你怎么能动了?”

    不久之前,穷阳利用独门封印术,将永魔龟禁锢起来,一度令他陷入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艰难境地。而眼下,在未借助外力的情况之下,他居然自行突破了强大的七彩魔力,并为自己讨回了公道,将穷阳整个吞入腹中,也算是大仇得报。而看到这一幕的遮天皇当然由衷地感到高兴,进而高声道:“不过实话实说,你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我本以为你能在交战开始的时候就能脱身呢!”

    永魔龟沉声道:“这家伙的封印术诡异莫名,不只是力量非比寻常,就连其中的阵法禁制也与一般的大不一样。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勉强找到法门,并成功破开了身上的一十三道封印。不过现在好了,这个家伙已经……”

    永魔龟的声音戛然而止,与此同时他那小岛一般大小的身体立即开始剧烈抖动起来,一时间,岩浆四窜,火光不断,在一道道恐怖至极的金色漩涡之中,永魔龟的身体不停地翻动,扭曲,腹部上的龟甲也因此凸现出来。

    “不好,那个家伙想要冲破永魔龟的身体,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遮天皇刚要上前,却发现自己已经严重透支,就连两条腿都没有什么力气。忽而,一道身着红裳的女子飘然到来,伸手制止了他:“让我来吧!”

    火融魄轻身跳上火融魄的腹部,走步便来到了发生变化的腹甲部分,递目向下观察,进而淡淡道:“不得不说,作为魔皇左膀右臂的你,确实有些出人意料的手段。不过就到这里吧!今天你败局已定!”

    心念一动,火融魄的面前竟是再次浮现出一道与自己轮廓几乎一模一样的光影,只是此人混身上下,全部由最为剧烈的火焰所包围,所以看不出真实的面容。

    “幻身秘法,祝融灭活!”

    一言说罢,那道火光人影忽然射入到永魔龟的身体之中,并与那道突起的腹甲融化一体,不时只听后者的体内接连传出数声惨叫,一阵满怀怨恨的咒骂随即响起:“该死的火融魄,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想杀我,没有那么容易!”

    此时,不灭火山之外已经被厚重的销烟所充斥,别说是日月,就连天地都已变得不再明朗,然而,就在穷阳即将魂飞魄散之际,一道黑色的光柱忽然冲破无数炁霾,撕开深达数里的岩浆流,直入永魔龟的身体之中。

    “砰!”

    眼见永魔龟的身上发生状况,遮天皇顾不上许多,当即挺身上前。然而,那道黑色的光芒出奇的可怕,凡是想要接近它的人,都会被顾之而来的磅礴力量激向外围。而位于中心处的永魔龟却是好似丢了魂似的,意识全无不说,身体的控制权也落到了他人的身中。

    “哈哈,今天我与你们玩得很开心。不过时间不等人,有机会我们会再见的。黩黯,我来了。”

    “嗖~”

    “遮天掌!”

    当遮天皇的绝技遮天掌逼落之际,那道承载着穷阳的异样的黑光,已经窜升至半空之中,刚好与那到来的遮天掌印碰撞在一起。遮天皇明白,如果让穷阳就这么逃走的话,将来定会后患无穷。所以无论如何,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也要将对方留下。

    “皇掌九天!”

    一重天就是一记掌劲,当九重掌劲汇于一体之时,遮天掌的威力立即发生了质的改变,不只是肉shen,就连灵体在它面前也变得不堪一击。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九劲一体,一掌九重,遮天皇的皇掌九天毫无保留地宣泄在穷阳的身体之上,哪怕是强于这般的他也难以幸免,原本坚不可摧的身体登时飞灰烟灭,唯一剩下的魂魄也即将烟消云散。

    “不!”

    “好机会!”

    一道弦外之音忽然穿越空间当中的巨大轰响,传入到火融魄的耳中。然而,在此之前,遮天皇竟已停下自己的杀招,转而看向前者的方位,厉声叫道:“小心身后!”

    蓦然转身,一个长着黑白阴阳脸的魔人忽而出现在火融魄的面前,一人多高的巨型镰刀无情地斩向他的脖颈。

    “是双子魔君!”

    “找死!”

    火融魄连手指都未指起半分,双子魔君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向后猛跌出去。再次站起身来,他的胸前以及四肢之上,竟是出现了数枚手指粗细的血洞,看上去异常惊悚。而他自己对此却是不以为然。

    “好像得手了。”

    “你!”

    当火融魄慢慢将头转向自己的左侧死角处时,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赫然出现在她的面彰,而在对方的手中有一只再普通不过的玉簪,玉簪的末端,竟是刺入到了她的肋下之中。、

    “呵呵,火融魄,你还记得我吗?”

    火融魄晃动了一下身体,一股强大的无力感立即涌上心头:“你是……那个幽姬!”

    “嘿嘿,前辈果然是好记性,不过当年的我还只是个小姑娘而已,一转眼好几万年过去了,你居然还是像原先那样光彩照人。”

    “少废话!”

    纤手一挥,九州幽姬已然跳出了数丈之外,偏头看向左侧,只见他的一大把发丝竟已不翼而飞,原本是已经消失在了滚烫的岩浆之中。

    “好快的身手,中了封神簪之后居然还有此等力量,不过你也到达极限了吧!”

    “极限”二字一经出口,火融魄登时坠跌下去,双子魔君与九州幽姬面色大喜,方欲上前,谁知一道神武肃穆之影立刻出现在他们的身前。

    “谁敢上前一步,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