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狞兽 放“兽”一搏
    吞天一族虽然是远古十大凶兽种族之一,但实际上族中内部也分为诸多分支,比如飞禽,走兽,鲸兽,而在其中最为强大,也是最为凶悍的,便是遮天皇与吞天兽所在的狞兽一脉。

    狞兽拥有着吞天一族其它分支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以及近乎无限的恐怖精力,而与此相对应的,狞兽时常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会陷入到暂时的疯狂之中,也就是失去理性。所以对于同详图吞天一族的族人来讲,狞兽是一群令其畏惧的怪物,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之下,大家都选择敬而远之,以防被其牵怒。不过,罗刹姬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一固有的定律。

    罗刹姬的来历众说纷纭,她虽是当时吞天一族食云兽的后代,但其身上却有一种与正常凶兽迥异的气息,那便是人类。所以大家猜测,罗刹姬是食云与人类所生的孩子,所以才会沾染上人所特有的味道。也正是罗刹姬的出现,使得几十万年未曾与外族通婚结合的风俗被打破,而在千拦万阻之中,罗刹姬毅然决然与当时天界正值风茂的霍致结为连理,成为了世上的异类。不久之后,食云以霍致远挟持罗刹姬为由,向大兽长上奏,请兵攻入天界,将自己的女儿从对方的手中重新夺回。当时食云是大兽长面前的当红人物,前者有事相求,作为凶兽之王的大兽长自然不能寒了对方的心,随即便派出大量精英凶兽,欲要直上仙宫,逼仙宗交出罪人霍致远。果然,不远之后,闻讯的仙宗迫于大兽长与凶兽界的压力,不得已将霍致远处斩在诛仙台上,而罗刹姬当时才庭下吞天兽不久,竟是拖着虚弱的身体,自诛仙台上跳下,最后香消玉殒,从那之后,遮天皇与吞天兽便成了孤儿,进而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我体内的狞兽之血,请你沸腾吧!”

    伴随着遮天皇身上接连浮现出的神秘咒文,前方的穷阳脸色不禁为之大变,一股由衷的恐怖感油然而生。

    “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隐藏了如此可怕的力量,看来要想将他彻底击杀还需费些功夫。不过不要紧,反正火融魄就在这里,我可以和你们好好玩玩!”

    眼见遮天皇已使出杀手锏,这边的穷阳也随之按捺不住,一道道七彩光芒连续不断地涌上他的天娄,并将他的左侧脸庞染成了灰黑色。

    “有件事情你们也许还不知道,前不久晋升魔君的双子魔君,正是我的亲传弟子,对于阴阳乾坤的掌握,我可要比他强多了。”

    之前,在双子宫中,遮天皇曾经与穷阳口中提到的双子魔君交过手,自然也清楚对方的实力有多么强大。如果真如对方所说,双子魔君是他的弟子,那么穷阳这个做师父定然也有指掌黑白的独特技法。意识到接下来可能是场空前的硬仗,正处于变化之中的遮天皇忽然对身后的火融魄道:“趁着现在还没有动手,你先去到一个相对较远的地方。不然狞血发作之后,我怕控制不住自己。”

    遮天皇的好意提醒,到了这位春心泛滥的少女耳中便成了天下最为温情的蜜语:“知道啦,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够伤得到你。”

    遮天皇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随即将视线重新转向前方的穷阳身上。此刻,在一番蓄力之下,后者的力量再次出现了大幅的提升,尤其是体形之上,竟比之前足足大了两位有途。右侧身体如雪花一般,洁白无比。左侧身体则仿佛被墨汁染过一般,黑得发光发亮。而在他的掌心之中,分别握着一刀一戟,阴木的笑容是在向对方宣告,胜利一定属于他,

    “哈哈,抓紧时间享受这最后的温存,因为待会你就要死在我的手上了。”

    遮天皇的嘴边忽然显现出一丝弧线,原本长满鬣毛的颧骨竟是再次向外突出,俨然成了一张“狗脸”模样。

    “那可不一定!”

    当遮天皇的身体离开原先位置之际,一直压抑在身体深处的恐惧兽力登时尽数释放,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筋骨,都因此被生生拉长胀大数以百倍,就这样,一只硕大的灰狼赫然出现穷阳的身前,而最先达到后者身上的,是一股无可比拟的毁灭力量。

    “够强!”、

    穷阳只说出了这两个字,那具高大的身躯便立即被淹没在随即到来的灰狼身影之下。在摧枯拉朽的势头之下,二者一路冲出了数里之远,沿途的岩浆当即被划出一道狭长的伤痕,周围的岩浆流迟迟不能涌入其中,全都是因为占据其中的澎湃戾气。

    “哇,我看中的男人果然不同凡响,哈哈,这下那个家伙该吃不了兜着走了吧!”

    “砰!”

    一声闷响,狼形的遮天皇当即倒退出数十丈远,再次看向前方,一个上身chiluo,面露凶狠之色的男子随即显现。

    虽然穷阳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招,但如今他的脸上竟是流露出异样的笑容,连同其脸上的血污,使其原本黑白分明的脸颊显得更加恐怖:

    “好好好,拥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力量,你有资格作我穷阳的对手。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打倒我。毕竟……”

    话音还在岩浆之中漂荡,而这时候穷阳的身形已然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迫到了遮天皇的跟前,并紧接着挥出一记骇世之拳。

    “还是我要厉害一些!”

    “咚!咚!咚!”

    难以理解,穷阳只发出了一拳,打在遮天皇的身上却有三记。而且这三记拳劲,一次丝一次凶狠,一次比一次猛烈。哪怕是体形巨大的狞兽状态,仍是被其直接打入了不灭火山下方的大地之中,一转眼的工夫便只剩下一片狼藉。

    “哈哈!痛快!”

    “飕!”

    行如风形容眼下的遮天皇是再合适不过了,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眼下自己的身手竟已到了这般化境,就算比起那些一流强者也不逞多让。然而,上方的穷阳似乎早有预料,眼见遮天皇再次袭来,立刻以其更加凌厉的攻势作为反击,一时间原本活动就已经相当剧烈的岩浆流中登时炸开了锅,一道道冲天火浪,不断透过不灭火山的山腹,狂射到阴沉的天空之中。

    “果然,他们就在下面!”

    火山口处,刚刚达到的九州幽姬递目向内部观瞧,谁知这时候一道火柱碰巧喷涌上来,险些烧了他的衣衫,呼吸之间,旁边一直静立不动的双子魔君忽然睁开蓝褐双瞳,并以一招无形绵掌,巧妙地化解了九州幽姬面前的火柱之险,使其发生偏转,射向右侧的方位。

    “谢谢!”

    九州幽姬的“惊人”一语使得双子魔君颇感意外,片刻迟疑之后才微笑回道:“小心一点,里面似乎正在进行着一场生死角逐,贸然接近的话,只会成为他们之间的牺牲品。”

    九州幽姬低头再次望向下方的山腹之中,片刻之后,忽然惊声道:“不好!不灭火山已经接近极限,过不了多久这里就要彻底爆炸了!”

    双子魔君顺势向前观望了几眼,随即点点头道:“不灭火山一旦完全发作,世上便再也没有挽救的方法。趁这之前,我们得找到了火现魄,然后将其一同带离这里。”

    说着,他看向九州幽姬,继续道:“你贵为九州之主,应该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关于寻找火融魄的事情,就由你来做吧!”

    “呵呵,你倒是挺聪明的,让我先消耗精力,这下待会你夺走火融魄的机会便会更大一些。不要忘了,你的双子宫也在九州边缘,我就不信你没有暗中来此调查过。”

    双子魔君面露尴尬道:“这个……好吧!就当你说对了。可是,寻人的技巧,还是你这位幽姬更为擅长。”

    九州幽姬冷笑道:“知道就好。得手之后你要是胆敢撇下我独自逃走的话,我与魔界众将领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揪出来。”

    双子魔君先是一愣,而后将双手举过头顶,无奈道:“好好好,我投降,我绝不会做出那般行径。现在,你可以开始了吧?姑奶奶!”

    九州幽姬冰若冰霜的脸上欣然绽放出一道灿烂的笑容,进而道:“少在那里花言巧语,谁是你姑奶奶!”

    说话间,只见九州幽姬的眉心之中忽然燃起一道紫色的火苗,片刻后一只黑色的眼瞳赫然出现其中、

    “魔眼,现!”

    人间,苍城之外,一队身着黑衣黑靴的神秘人马凭空出现,众人环视一周之后,忽然前方一个身高马大的男子开口道:“这是什么地方?”

    站在最前面的人缓缓抬起右手,指向前方不远处的城门说道:“看,我们到了。”

    “苍城?嗯,听名字里面好似有点意思。魔皇大人,一会儿能不能让我活动一下筋骨,毕竟大战开始之后,我就一直没有机会崭露身手。”

    原来,之前从群魔殿中进入人间的众魔人,居然转而来到了苍城之外,而此刻苍城中的百姓还不知道这一恐怖的消息。

    “宁夫,恐怕这次要又让你失望了,不久之前,黩黯才来到这里,你看,他在那里等着我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