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救魔龟
    七尺男儿,本应该是一展宏图,指点江山的大好青春,怎么能够委身在一个女人身边,做着下人所干的活儿,这是遮天皇万万不能容忍的。火融魄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于是接着道:“你放心,你跟了我,我绝不会亏待你的。打杂之类的下贱活,你也一概不用做。你只要听我的话就行。”

    “不行,绝对不行。我连仙宗都没有放在眼里,为何要听命于你。想让我臣服于你手之下,还不如要了我的命!”

    “嘿,你小子还挺有骨气,不过你不要忘记了,现在是求我,不是我求你。我的时间可是相当宝贵的,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我可就走了。”

    说着,火融魄抬头看向上方,刚要挥动手臂向上游去,遮天皇见状连忙喝止道:“等等,等……等……”

    火融魄调皮地笑了笑,声如银铃一般,十分悦耳道:“怎么,改变主意了?”

    “那个……能不能稍微变通一下,或者适当地降低一些要求也可以。毕竟,让我在你身边待个三年五载什么,都可以。毕竟,我也有自己的日子要快,你总不能让我时时刻刻围着你吧!”

    火融魄伸出右手,一边摇动着指尖一边啧舌道:“不不不,这可讲不得条件。不然,待会打起来,我也和你一样投机取巧,你能愿意吗?”

    “可你……你和永魔龟不是也有交情吗?你帮我就等于帮他,这有什么好讲条件的。”

    “呵呵,不瞒你说,我虽和他那个黑窟窿里一同待了好几万年,但事实上我俩之间几乎没有交流。别看他长得一副粉面小生的模样,但内心之中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死板老家伙,一点意思也没有。”

    火融魄在遮天皇的身上扫了一眼之后,接着说道:“虽然在这一点上,你和他有一点相似之处,但看上去你比他要靠谱太多,而且能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这让我相当满意。”

    “什么?你居然还缺少安全感?凭你的修为与实力,天底之下还能有谁对你构成威胁?”

    火融魄沉声道:“我说过,你的认知全都局限在如今过窄的视界之中。等你跳出这个世界,纵观尘寰,你就知道自己的力量是有多么渺小。不是我低估自己,就凭我现在的状态,如果进到白域之中,恐怕也只是平庸之辈而已。而事际上,白域之外还有更为强大的势力。所以说力量没有穷尽,威胁也随处存在,我没有安全感也是正常的。而你就是那个能给我安全感的人。”

    说到这里,就连大大咧咧的火融魄都不禁浮现出几分绯红,显然被自己的话给甜到了。而眼见对方一个女孩子家都已经如此坦白,遮天皇也只得道:“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有意中人。所以很是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谁?她是谁?她在哪里,我要见见她。或许,我比他更加适合你。”

    遮天皇道:“不用了,我的心意所向,我自己心里清楚,除了我之外,谁不能改变我的想法。算了,既然你不想出手,我也不再勉强你了。你走吧,有缘的话咱们后会有期!”、

    不同于火融魄刚才离去时的动作,遮天皇的动作很快,一转眼的时间便已经窜出数十丈外,就连身影都已经模糊起来。火融魄咒骂一句之后,连忙大叫道:“给我站住!”

    遮天皇本不想这样做的,但就在火融魄话出口的一瞬之间,岩浆之中立时出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当即拉住了他身体,使其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回首看去,对方已经赶到跟前处,一脸委屈的模样道:“你就这么不愿意看见我吗?我都已经这么说了,你居然还要拒绝我!”

    遮天皇长叹了一口气,重整心情之后才勉强微笑道:“实话实说,凭你的容貌与能耐,天底之下什么样的好男人找不到,我位卑权微,甚至连现在所用的这副身体也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这样子的我实在不值得受你青睐。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去人间看看,那里一定有更适合你的人在等着你。”

    遮天皇甫一回身,一双纤细手臂忽然抱在他的脖颈之上,杂乱的气息不断钻入他的衣襟之中,奇痒无比。

    “不,我不要,我就要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起初看到你的时候,我还相当讨厌你。但刚才你为我解除封印的时候,我却看你越来越顺眼,身体里好像跑进去一只小猫一样,不断撩搔着我的心。我没有别的要求,你只要待在你的身边,哪里也不去。”

    遮天皇听到这里,心头不禁为之一震,再次转身看向身后的“可口”佳人,略显激动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跟着我,而不是我跟着你?”

    火融魄眼泪婆娑道:“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如果是前一种情况的话,我可以答应你。”

    火融魄欣喜道:“那……那太好了。快……快,抓紧时间,永魔龟虽然不死不灭,但那个魔界的小子说不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专门用来对付他。我总觉得,他的到来绝不是偶然。”

    “好,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被彩色光纹包围的永魔龟,被固定在汹涌的岩浆之中。如今的他已经几乎丧失意识,虽然他的身体能一次又一次地复原,但对方给予他的精神伤害却是迟迟无法痊愈。

    穷阳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他将永魔龟手脚剁下来,然后大口大口吞到了自己肚子里。然后用又剩下的骨头扎入到对方的身体之中,然后左右掰扯,使得伤口进一步扩大。永魔龟不死,但却能够清晰感觉到了身接连传来的剧痛,疼痛令他一度晕厥,他本以为这是一场恶梦,睁眼之际才恍然意识到魔鬼还在他的身边。

    现如今,穷阳的脖子上多了一窜玉石项链,仔细观察之后发现那些玉石的原形竟是一颗颗血淋淋的眼珠。他先后十次,从永魔龟的脸上剜下了二下颗眼珠,又用从后者身上剔出的筋将他们串联起来。对于穷阳而言,这便是他的战胜品。

    “你将那么珍贵的东西都送给了那家伙,他居然就这么无情地自己逃跑了。永魔龟啊永魔龟,你还真是可怜啊!哈哈!”

    永魔龟缓缓抬起那张满是血污的脸庞,声音异常沙哑,但却仍然笑道:“呵呵,回来的才是傻子。他不来,正合我的心意。这样一来,你便再也无法得到火融魄内的力量了。”

    穷阳脸上的“耐心”倏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股由内及外的恶毒之色:“他们不回来,你就等着瞧吧!我现在发现,一个人的身体竟还有如此之多的用途,而且你好歹也是凶兽,体内的大多数器官都有着得天独厚的药用。回头,我去找雪魔医仙,看看他没有方法将你的器官利用起来。如果直的可以的话,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呵呵,尽管拿去用。我是永恒不变的,就算你把我的身体掏空,转眼之间也能恢复如初。我累了,不想再和说多说,有什么花招都使出来吧!”

    “睁眼看着我!”

    怒喝一声,方才长出的眼珠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刺痛,大片的光华趁机涌入眼中,永魔龟忽然发现自己竟已无法闭上眼睛,因为他的一双眼皮已经不在了。

    “哈哈,你要休息,我就偏偏不遂愿。眼皮没了,我看你怎么睡。如果你让眼皮复原,我就再帮你割掉它们,反正也费不了多少力气。我知道你和很累了,但如果让我一个人在这里等着的话,未免也太无趣了一些。所以……”

    “适可而止吧!”

    穷阳脸上的冷笑忽然变成了狂喜,骤然转身,一身鬣毛的遮天皇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在对方的背后,一个红妆霓裳的女子怒目看着自己,似要将他拆骨剥皮,以泄心头之气。

    “老王八,你没死吧?”

    永魔龟苦笑着摇了摇头,刚刚被割去的眼皮立即生长出来:“我说过,永魔龟只是我的伪装而已,我真正的身份是永恒,吞天一族的凶兽。”

    “呵呵,都一样。老王八,你等一下,我和遮天皇这就把你救出来。”

    穷阳转目看向火融魄身前的鬣毛男子,进而口气阴森道:“原来你就是遮天皇,久仰大名。可是你如今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简直和丧家之犬一样。”

    “你!”

    火融魄刚欲出手,遮天皇随即伸手制止道:“不要中了他的圈套,他想通过激怒你,从而令你放松警惕,这样他的封印术就能再次发挥作用了。”

    穷阳奸笑道:“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我穷阳还屑于那么做。你以为我的能耐只有那么一丁点吗?在不灭火山之中,我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别说是你,就连火融魄也休想战胜我。

    “哦?是这样吗?那我……”

    说着,遮天皇脱下上身的衣衫,脱离了护体灵气的保护之后的它们几乎是在一瞬之间便化为了黑色的粉末,而同一时间,前者的身体立即发出了巨大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