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交道 交易
    九州之中,一片喧杂,栖息于这里的众多生灵,因为感应到了大难将至,纷纷逃向外界。作为这里的主人,九州幽姬心中不免有些伤感,毕竟这里有着她太多的回忆。

    “父皇已经离开魔界了吗?果然,不灭火山真的要爆发了。回想万年之前,曾经有人说过,不灭火山苏醒之日,便是魔界大限降临之时。那个该死的家伙,都是他的错!”

    九幽阁已然不在,现在九州幽姬所在是一处地势较洼的位置之中,四面溢出的岩浆不断倒灌其中,不时便已将她团团包围,堵得水泄不通。

    忽然间,一道盈天火浪砰然跃起,飞溅的岩浆化为漫天火雨,轰然袭向四面八方,即将击中下方的九州幽姬。电光火石之间,她所在地面下方忽而跃起数丈高墙,将那随之而来的无数火浆悉数拦下,紧接着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站到他的面前,进而道:“怎么,还舍不得离开这里吗?我的双子宫已经空无一人了。”

    九州幽姬一经看到双子魔君,那张被炙得发红的脸上,立即显露出几分讶然,不禁道:“你怎么会回这里,你不应该已经和父皇他们一同逃离魔界了吗?”

    双子魔君笑道:“之前我是这么想的,可我也猜到你不会就这么一走了知。你应该还有要做的事情吧!”

    说话间,双子魔君的脸上竟是浮现出几分狡黠,而九州幽姬则面色不悦道:“你既然知道还来,莫不成是想在我这里分一杯羹?”

    双子魔君淡淡道:“什么时候融火魄成你的了?再说,那家伙异常狂暴,稍有不慎便会丧命在她的手中。多了一个人去,至少还能多一些胜算吧!”

    听到这里,九州幽姬的身上立即喷射出阵阵杀气,头上的万千青丝也随之无风起舞。

    “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论起来,你还要叫我一声幽姬公主。我命令你禁止与我同行,难道你还敢违背不成?”

    双子魔君诡笑道:“公主殿下,你这么说可就伤了我的心了。我和你一起去,是因为担心你的安危,顺便行个顺水之便。否则,我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个即将崩塌的地方。”

    “少废话,你如果执意要去的话,休怪我见了父皇告发你图谋不轨。人间的事情,父皇虽然有些不悦,但终究我还是他的女儿,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吃了别人的亏,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吃亏?幽姬公主,你这是在说笑吗?难道大家真的不知道九幽阁是用来掩藏那你那些见不得光行为的幌子吗?况且,魔界现在时局动荡,天灾**谁又能分得清。万一……”

    双子魔君在九州幽姬的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后,目露贪婪之色道:“你有个三长两短,魔皇一定会相当伤心的。”

    九州幽姬面色一怔,顿了一顿才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双子魔君开怀大笑道:“公主言重了,我只不过是善意地提醒一下你罢了。好了,时间不多,让我们一起出发吧!”

    九州幽姬还想挣扎,但怎料双子魔君居然抓住他的手腕,用近乎野蛮的动作,拉扯着他一同朝前方行去。不一会儿,二人之前所在的最后一块大地也被穷凶极恶的岩浆所占据,如今的九州已经变成一片名副其实的火海。

    当火融魄体内的最后一丝封印消失之际,一道曼妙的身影赫然从那赤色的岩浆之中,显现出来,遮天皇看了一眼对方chiluo的身体,连忙偏过头去,道:“你……快穿上衣服!”

    这时候,只听火融魄嬉笑道:“怎么,你还不害羞了?”

    不等遮天皇回话,一手纤柔的手臂已然环抱在他的脖颈之上,再次看向前方,火融魄竟忆来到他的跟前。

    “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遮天皇稍一提气,便将刚刚恢复人形的火融魄震出了三尺之外,后者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继续用言语挑逗道:“哎呀,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正人君子,不错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喜欢?”

    遮天皇面色一惊,然后连忙叫道:“少在那里花言巧语,我帮你解开封印,不是为了让你在这里与我甜言蜜语,不要忘记之前的约定,你答应过我,恢复自由之后就与我下去营救永魔龟。如果你胆敢食言的话,那就休怪我发动血咒了!”

    说话间,遮天皇口中轻念几句咒语,紧接着右手食指又在身前的空间之中划了一道符纹,顷刻间自那火融魄光洁的**之中立即放射出一道道刺眼的红光,仿佛要将她撕成碎片一样。

    “好了好了,快点停下来,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遮天皇长吁了一口气,右手随即放下,而原本即将破体而出的血咒能量竟立即衰退数分,渐渐地消失无形。

    “哼,不解风情的家伙,看你这副呆板样,在外面一定没有女人喜欢。”

    火融魄双臂一震,一件如火焰一般、造型无比夸张奔放的红色霓裳赫然套在他那纤细的身体之上。这下,遮天皇终于端正了头部,进而道:“请吧!”

    “哼!”

    重回自由的火融魄自然不会对遮天皇刚才的行为有任何好感,但不知怎么了,在经过简单的接触之后,他发现这个长相粗犷的男人体内,居然还隐藏着一个“少女”般的清纯之心,令她大为意外。这么多年来,火融魄一直被关在深渊之中,除了能与永魔龟说话之外,久未与外界接触。所以现在甫一遇到像遮天皇这般正直的人,当即便产生了兴趣,甚至心中还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莫名情愫。

    “丑话说在前头,那个叫穷阳的魔界小子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他的封印术却是有些棘手。七彩封阵虽然被破,但说不定他不能使出与之相当,甚至更为精妙的强大封印。我不能再次冒险,所以只要情况一有变化,我们便只能撤退。”

    遮天皇点头道:“我知道,所以我会尽量不让他使出那样的招式,也让你少一些后顾之忧。”

    正在全速向不灭火山下方游动的火融魄忽然调转过身来,面向身后的遮天皇,又一次笑道:“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体贴的嘛!算了算了,刚才你在上面所说的话,我就全当忘记了。不过我平生最厌恶的,便是受人威胁。而你先后已经威胁我两次了。所以为了你的将来,你至少应该多为自己考虑一些,收敛收敛。”

    遮天皇嘴角一扬,火融魄本以为他要向自己道歉,谁承想后者却道:“少说话,不然我不会介意再次发动你体内的血咒。”

    “好好好,算你有骨气,咱们走着瞧!”

    怒火中烧,从而点燃了火融魄体内无可限量的庞大力量,进而化为一股超乎想象的势头,将其立时送向岩浆的底部。

    “好可怕的女人,我甚至感觉他能在一招之内将我彻底击杀。这个妖怪到底是什么来历,石祖城又是什么地方,为何他会拥有如此恐怕的神通!”

    再次加速的火融魄行动极快,即使遮天皇已经步步紧追,但仍然一点一点被落在了后面。转眼之间,二者已经来到了之前事发的地方,可是令他略感意外的是,无论是穷阳还是永魔龟,都已经不知去向。

    “可恶,难道他们已经分出胜负了?”遮天皇紧攥双拳道。

    火融魄一见二人已经离开了这里,心中立即大喜,得意地对遮天皇道:“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事态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两个大活人,手脚齐全,去了哪里我也找不到。好了,你我之间的交易终止,快点把我身上这道破血咒解开吧!”

    “不行,还不行!”

    火融魄一经听到遮天皇的话,红光红面的神色立即阴沉下来,刹那间,她的眼睛,她的眉毛,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之上,都好似变成了天下最可怕的凶器,似要将这眼前的兽人男子碎尸万段。

    “你耍我!”

    “不,我没有。只是人还没有找到,万一永魔龟出了意外,只凭我一人的话,根本不足以对付穷阳。这是你自己说过的。”

    “可我也不是你的跟班部下,凭什么听令于你。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虽然之前你帮我解开了封印,但我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如果你硬要我继续跟去你找永魔龟的话,那现在必须重新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遮天皇不禁道。

    “哼,你敢接吗?”火融魄略显轻蔑道。

    “你说说看,我才能确定,万一你的要求正中软肋,那我也没有办法。”

    火融魄作思考状,轻声道:“让我好好想想,让你拿什么做交易呢?哎,有了,就是你!”

    “我?”遮天皇伸手指着自己,哭笑不得道。

    “没错就是你,我可以帮你去救人,但你从此之后必须跟着我,为我鞍前马后,惟命是从。哈哈,就这么办!”

    “不可能!”

    话如雷霆般的遮天皇当即振眉一怒,身体之中登时涌现出大量的凶戾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