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界外界
    说起封印术,遮天皇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行家,这是因为在与天界漫长的艰苦斗争之中,他越来越发现这种方法对于像仙宗之类的绝顶高手有着超乎想象的奇效,甚至能令他们为之恐惧。要说世间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失去行动的能力。这里所说的行动能力不单单是指行为,还有思想。而被封印的个体,便是一个既不能动,又不能思考的活死人,任何一个人都绝不想不人不鬼地活着。正因为天界之人对封印术格外忌惮,于是遮天皇拿出了一千年,潜心研究天下诸派封印术的精髓,久而久之也有一点自己的感悟。

    封印术无非就是三种,封体,封神,封禁。而这三者里面又以封神最为棘手,无论是对施术者还是中招者。而眼下火融魄虽然行动受制,但因为其特殊身份的缘故,还能自如地与外界交流,否则以穷阳的修为与方法,应当属于第三种类型,封禁,最三者之中间难度的封印术、而就在刚刚咬破指尖的一瞬之间,他已将自己的血咒顺势融入到了火融魄,进而开始破坏上方的七彩封阵。

    现如今,那众多的咒纹已经几乎与火融魄晶体融为一体,要想将它们完全剔除,无异于从前者的身体之上往下割肉。伴随着血咒的每一次发作,火融魄之中都会传出一道凄厉的惨叫与咒骂:“你这个卑鄙小人,公报私仇,都了却了这些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啊!”

    不知怎么了,听到火融魄的怒骂之后,遮天皇非但没有丝毫生气,脸上反而浮现出一抹会心的笑容,好似很是享受眼下的境地:“骂吧,大声骂吧!只要你还有力气出声,那就说明我的血咒有了效果,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你放心,这个所谓的七彩封阵有点不好对付,不过还难不倒我遮天皇。”

    “遮天皇,你叫遮天皇?好难听的名字,而且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我听了太多叫皇叫王的人,不过到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面对火融魄的讥讽,遮天皇一边向晶体之中度功,一边轻笑道:“看来你所遇到的只不过是些神棍而已,并没有称霸天下,独步众界的威力。”

    “呵呵,你的意思是说自己拥有那种绝顶的力量?不是我看不起你,凭你现在的实力,恐怕连二流高手的水平都达不到。”

    遮天皇面色一沉,略显不悦道:“二流水平?你这口气有些太大了吧?”

    火融魄甫一打开话匣子,便立即变得活跃起来,就连身上痛楚也缓解了许多,话音之中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你这小娃娃才活了几天,要知道这个世界远比你们想象的大得多得多!”

    遮天皇心中一震,随即道:“哦,这个世界除了天界,人魔界,冥界,妖界,凶兽界,还有其它的地方吗?妖界虽然因为所处位置特殊的缘故,极少与其它几界走动,但其中平均实力我也大致了解,比起凶兽界还是逊色一些的。在我看来,眼下能与我交手二百招不落下风的,恐怕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了。”

    “哈哈,笑话,你刚过所说是我有生以来听过最傻最天真的笑话。”

    遮天皇阴沉道:“你最好给我好好说话,不然你非但得不到自由之身,就连身上的智力咒也休想解除!”

    这回,火融魄中果然安静了不少,不一会儿一个不太高兴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所说都是事实,你之所以认为自己已经跻身绝顶强者行列,那是因为目前你的视界所限。等你跳出了五界之后,便会认识到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其它的区域?”

    火融魄不假思索道:“当然,那是当然。在你,不对,在魔界还没有完全出现之前,我曾经到过世界的外面,看到了一些你们这些凡人一生都想不到的奇异空间。在那里,有长长着两头六臂的修罗人,也有不存在实体、只信托灵魂活着的通灵人。这些不同的种族自成一派,甚至有的还构建出只属于自己一族的独立世界。而在众多的独立世界当中,白域却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方。”

    “白域?那是什么?”

    “呲~”

    “啊!”

    稍一走神的遮天皇手上过力过猛,使得涌入火融魄体内的灵气陡然增快了不少,使其身体立即疼痛难忍。火融魄惨叫之后,遮天皇连忙道:“刚才抱歉,有些用力过猛了。”

    这时,只听火融魄淡然道:“没……没什么。”

    稍事缓和,遮天皇才又继续道:“刚才话说了一半,白域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你会专门提到它?莫非,你也来自那里?”

    火融魄惊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过我并不来自白域,我的故乡在石祖城,不过那里已经消失了。”

    说到这里,一股淡淡的忧伤忽而自红色晶体之中缓缓散出,过了一会儿,火融魄才继续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神族?”

    “神族?那是当然,据说那是一群境界修为完全凌驾于天界与仙之上的传奇种族。不过,神族早在数十万年前便已经销声匿迹了,你为何会提到他们?“

    “因为,你刚才提到消失的神族,就在白域之中。”

    “为什么,他们为何要离开这里,去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石祖城的旁边就是白域,对于那里的事情,我知道的还算清楚一些。白域建立的事情要晚于石祖城,但其中的族人,却个个都拥有着超凡入圣无敌修为。他们之中,有的自称为神,我想他们应该就是从人间消失的那批神族了吧!”

    说话之间,火融魄身上的封印已经除去了一大半,不过越往后面,咒印入侵身体的情况也就越为严重,相对应的驱除所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大。虽然同是在讲话,但如今火融魄的声音明显要乏力一些,可以想象如果变成人类的模样,此时他的脸色是有何等的惨白。

    “你不要说了,集中精神,度过这最后的难关,你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了。”

    保顿了半晌,只听火融魄轻声道:“我没事,虽然你这人比较招人烦,但眼下至少还能为我解闷。说话费力,但可以分散我的注意力,从而对减少对疼痛的感知。多自己心里有数,你不用操心。”

    “听你的意思,白域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主宰?”遮天皇试探道。

    火融魄一如寻常道:“那谁知道,毕竟连我没有机会一睹整个世界的风采。我去过的地方,大大小小,也有几百个了,其中不乏一些隐世贵族,他们在数万年前,甚至数十万年前,都统治过整个世界,但却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选择避世,进而成为了人们口中所说的世外高人。白域固然强大,但我想,这个世上一定还有比他们更加强大的种族。”

    “哦?听你的意思,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火融魄平静道:“知道,当然知道,他们就在未来。”

    遮天皇被火融魄的话搞得一头雾水,不等他开始发问,便听对方继续道:“以前有没有超越神族的存在,我不知道,但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只要人类还有一息尚在,那么他们便不会停下永攀高峰的脚步,这是毋庸置疑的。而那些历史上曾经显赫一时的种族,因为安于现状,固步自封,所以极难进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此消彼涨之下,终有一天人类将要取而代之,成为世界的统治者。只不过那一天或许离现在还有些遥远,不过我能确定的是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遮天皇将火融魄所说的话反复思考了一番之后,这才说道:“没想到,你对人类的评价竟是如此之高……”

    “因为他们的身体之中本来就隐藏着不可估测的力量,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嗯,人类的力量确实超乎想象,甚至经常成为奇迹的伙伴。不过眼下人间正在遭受来自魔界的侵略,情况岌岌可危,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呵呵,天底之下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如果有,那便只有这一条规律。但你要知道,人类的底蕴,远比他们看起来要浑厚得多。而魔界轻举妄动,擅自触动人间的这座巨大的宝藏,最终一定会是悲剧收场。”

    “呵呵,你这么说,我心里就踏实多了,火融魄,你自由了。”

    说话间,只见遮天皇手中红色晶体之上,豁然生起大片密集细碎的裂纹,乍一看去就好像码放了无数的蚊子脚一样,让人不禁心生厌恶。不时,那道包裹在晶体外侧的七彩光芒骤然消失无踪,就连上方的众多缝隙也一起焕然消逝。

    草长莺飞,经茵点缀,想在人间当中找出这么一处“鲜活”之地,实属不易。抬头望向上方的城门,两枚大字立时印入来者深邃的眼帘:“苍城,就是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