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遮天皇的营救决心
    当所有的禁制融为一体,进而形成一件黑色的铠甲,穿戴在身上之时,永魔龟再无法动弹半分,就连思想也受到了极大的牵制,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哈哈,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没有反应了?”

    说话间,穷阳右侧的黑色阴影忽然片片碎裂,如蜕壳一般,露出其原本的模样。紧接着,他在永魔龟的身上仔细寻找了一番,终于掏出了一块红色的晶体,目露贪婪之色道:“找到了,经历了千难万险,终于把你搞到手了。火融魄,有了你之后,我穷阳定能成为天下的最强者,谁都休想超越我。”

    这时候,位于黑铠灾害之中的永魔龟,嘴边忽然扬起了一丝略带深意的冷笑,与此同时穷阳手中的红色晶体竟是自行裂开,转眼之间便融入到了岩浆之中,焕然逝去。

    “这……居然是件赝品!你这家伙,果然老谋深算。”

    好在,永魔龟已经失去了自由,只要他人还在,穷阳便有充足的时间慢慢找出了那块火融魄。就这样,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他竟忽然怒吼一声,随即伸出手掌,扼住永魔龟藏在黑铠之中的脖颈,神态癫狂道:“火融魄去哪了,你把它藏到了哪里!”

    永魔龟面色如常道:“火融魄?呵呵,你刚才不是已经拿走了吗?”

    “少在那里说废话,如果你再不老实交待的话,我就把投入到火山深渊之上,让你永生待在那个黑暗的空间之中,不见天日。”

    永魔龟淡然道:“呵呵,你难道忘记了,你们来到这里之前,我与火融魄便一直待里面,早已习惯了里面的环境。于我而言,去往深渊只不过是回家罢了。”

    穷阳狞笑道:“好好好,不愧是老魔皇的座骑,果然有魄力。不过,你以为我真拿你没有办法了吗?”

    话音刚落,只见永魔龟顶上的黑色头盔之上,忽而乍现起大片金光,与此同时位于前者脑海之中的记忆接连显现在那片金光之中。

    “什么?你在对我做什么!”永魔龟面色惊恐道。

    “嘿嘿,既然你自己不肯说,那我只能亲自搜查你的识海了。不过不幸的是,凡是从识海之中提取的记忆都将会化为乌有,也就是说,不久以后你便会成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你!”

    当永魔龟的精神掉入到意识的深渊之中,他的目光终于变得无光无色,如同痴呆了一般。黑盔之上,永魔龟的记忆飞速地在穷阳的眼前掠过,终于他找到了想要的答案。

    “什么,居然在他那里!”

    永魔龟的一掌几乎将遮天皇当橱晕,待他恢复神志之际,已发现自己来到不灭火山的上层,头顶上方是灰蒙蒙的天空,大量的热气不断向上蒸腾,俨然将山腹内部变成一处飘渺之地。

    “不好,那个穷阳身上有古怪,永魔龟虽然拥有不死不灭的生命,但却也敌不过对方的攻势,早晚都要受制。我得回去助他一臂之力!”

    刚要折返,遮天皇的胸前忽然传来了一阵刺痛,正是之前永魔龟落掌击中他的地方。对方的掌力虽然雄厚,但却只是为了将他推出不灭火山,并未对他的身体造成丝毫伤害,可眼下的这阵刺痛又是什么原因呢?

    由于岩浆翻腾,所以遮天皇只能用手去察看自己的患处,忽然间他的脸色莫名地阴沉下来。

    抬起手掌,一枚如岩浆一般炙热的晶体呈现在他的面前,正是此物嵌在伤口处,才令他感觉到了疼痛。

    “这……这不是火融魄吗?怎么会在我的身上?”

    原来,在永魔龟将其震飞的刹那间,他将自己手中已恢复到本体状态的火融魄,连同遮天皇一同送了出去,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意识到事情真相的遮天皇心中一怔,暗叫道:“穷阳找不到火融魄,定会变本加厉地折磨永魔龟。不行,我得抓紧时间了。”

    “你……你要干什么,不能回去!”

    遮天皇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火融魄,他十分确定,刚才的声音就是来自其中。

    “你怎么还能人语?”

    这时候,只听火融魄内的声音尖吼道:“废话,本姑娘只是暂时被打回了原形,又不是失去了修为力量,我当然能说话。”

    遮天皇用力攥紧手中的火融魄,又要向岩浆内扎去。这时候,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喝斥道:“你这小子怎么不听话,你现在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遮天皇淡淡笑道:“你太看得起他了,你要知道,不久之前我才与那个穷阳大战了一场,可以说是勉强平分秋色,而且我还有诸多手段没有施展,就算他也暗藏杀招,也不可能大幅度地超越我,而我更不可能只有一条死路可以选择!”

    火融魄怒声道:“你知道什么!之前你们在九州之中,那个家伙根本没有地利这一条件。而现在的他进入到岩浆之中,无疑是如鱼得水,实力倍增。别说是你,恐怕就是现在的魔皇也无法与之比肩了。”

    遮天皇的脸色陡然间阴沉下来,但仍然继续道:“就算你说得对,但我还是要回去。永魔龟孤身一人,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火融魄不耐烦道:“你这家伙怎么如此倔强,岩浆对你有百害无一利,而那个穷阳却如虎添翼,此消彼涨,你的败局已定,去了也是徒增伤害,而且还会被坏人得逞。要知道,如果被心怀不轨之徒得到了我的力量,那么整个世间都会坠入绝望!”

    遮天皇挥拳砸在岩浆之上,随即一道冲天炎火轰然射出。

    “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只能看着永魔龟受他折磨?”

    火融魄道:“我虽然不知道对付他的方法,但也不能看着你一步步走上绝路。况且,我现在还不能恢复实力,否则就算他能借用岩浆之力,我也能将他轻易击败,甚至将其轰杀。”

    “此话当真?”遮天皇不禁问道。

    “当然,你以为我火融魄就是那么好对付的吗?那小子之所以能够封印我,只是因为他使用的是当年魔皇天阳老怪的独门绝招,七彩封阵。不然就算再来十个八个的他,也休想拦得住本姑娘。”

    遮天皇欣然道:“如此说来,是不是解开了你身上的封印,便可以击退穷阳,救回永魔龟?”

    “没错。可是你真的能解开吗?”

    被火融魄这么一问,遮天皇的口中立即没了下文。前者一听好不容易见到希望即将消失,于是又追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遮天皇话音一落,火融魄中立即传来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好大晌之后才听那个女声再次传出:“怎么可能,本姑娘可是一言九鼎,绝不会做出那种食言的卑鄙行径。只要你放开我,我转头就回去帮你救他。再说,我与永魔龟被关在那个黑漆漆的鬼地方好几万年,其中的感情要远远超过你。他现在有难,我自然要挺身而出。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

    就这样,遮天皇沉默了一阵之后,终于开口道:“好,我可以相信你!不过,我要在你身上设下另一道封印。如果你胆敢中途反悔,我就让你与我的封印一同消失。”

    “你这混蛋,你敢威胁本姑娘,我可是火融魄,呼吸之间便可以将你化成灰烬,连天王老子都怕我,你凭什么限制我!气死我了,气死我啦!”

    说话间,遮天皇手中的红色晶体开始剧烈颤动起来,与此同时在晶体之中开始亮起一道道发丝般粗细的电光,不断冲击着外侧那一层淡淡的七彩光幕。然而,后者就好像无尽汪洋一般,任何进入到它体内的能量都会消失无存,石沉大海。即便火融魄拼尽全力做着最后的挣扎,便仍然无法撼动设在身上的封印。

    “该死,该死,该死!”

    “砰!”

    随着一股黑烟飘处,晶体之中的声音戛然而止,不久之后,只听火融魄悠悠道:“好,我听你的。”

    遮天皇面露喜色道:“好!真是太好了。”

    说着,遮天皇咬破自己的指尖,并将顺势涌出的血珠滴在手中的火融魄上,“呲”的一道白气溅起,只听火融魄忽然用一种极为妩媚的声音叫道:“好舒服!”

    “呵呵,我的血脉之中可是拥有着仙人与凶兽的双重力量,对于你们这样的妖灵,自然大有裨益,简直就是无上的补品。这也算是对你的一点点补偿吧!”

    说完,遮天皇于半空之中快速功出了一道巴掌大小的法阵,张口惊叫道:“天地无极,仙兽阵法,血咒印!”

    “啊!”

    一声惨叫忽然自火融魄之中横空而出,不久之后,只听那个女人声音无比虚弱道:“你……你这混蛋,我……我记住你了。”

    遮天皇淡然一笑,随即将手里的火融魄丢向天空之中。紧接着,他抬起头来,看着那一枚闪耀着七彩光芒的是晶石,口中喃喃道:“好戏现在才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