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功败垂成的龟
    当永魔龟再次完好无损地出现在穷阳面前的时候,后者的心中立即升起一丝罕有的绝望,微风吹在身上,竟好似无情的嘲笑一般,令他的心情沉到了谷底。

    “为……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怎么可能!”

    永魔龟微笑着朝他再次走来,身上竟连半丝杀气都没有:“我说过,这里是我的世界,所有存在于这里的所有事物都要听从我的意愿。我让他们生,他们就生,我让他们死,他们也必须去死。”

    说着,他伸出手臂随意地浑动了一下,激起一阵微弱的气流,而这看似不经意的气流,竟将空中飞舞着莺蝶蛾雀立时化为了灰烬,仿佛这一切都不存在一样。

    “你应该知道我的事情吧?”永魔龟淡淡道。

    穷阳吱唔道:“当……当然,老魔皇的座下神骑,魔界之中有谁不知。”

    “呵呵,那是我进入魔界之后的事情,但我并不属于这里,我来自云梦仙泽。”

    穷阳面色一惊,不一会儿便缓慢下来,道:“不奇怪,魔兽之中的妖兽固然也有体形巨大的,但要和你比起来,他们还要逊色许多,单是这份难以理解的恢复能力,就足以傲视群雄。”

    永魔龟笑道:“多谢你的夸奖,不过在进入魔界之前,我并不叫永魔龟,确切说,永魔龟只不过是我用以掩饰身份的一个壳子而已。在凶兽界,我有另一个名字,永恒。”

    “永恒?那是什么?”穷阳不禁问道。

    “啊……如果只从现在看来,永恒就是我。但如果从整条历史来看,永恒是一种力量,更是一种毒药。”

    “力量我能理解,可是毒药又是什么意思?”

    又一挥手,穷阳愕然发现自己与永魔龟已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这里看起来就像一所民房一样,屋内陈列着朴实但又极有用处的物件。他们二人的面前摆放着一张桌子,两把木椅,一壶热气腾腾的茶水,还有一对用来喝水的陶杯。恍然回眸,二人已经坐到了各自的座椅之上,原本放在桌子上的茶杯也莫名其妙地落入到他的手心之中。

    “自古以来,修行者乃至这世上的一切生灵,都在寻找长生的秘诀,并以永生作为最终理想。然而古往今来,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却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从未有过。因为,永生需要依托永恒,如果没有永恒,永生也就没有意义。”

    穷阳皱了皱眉头,望着茶杯之中的倒影,进而道:“我听不懂。”

    “这就像你手里的茶具一样,只有将水倒在杯子之中,你才能喝得到他。相反,如果没有了杯子,那你也就品不到茶水了。或者说,茶就洒到了地上。一个人活着,是需要有活动空间的,如果连活动的空间都没有,那么活着也就没有了意义。”

    “我……我好像听明白了。”

    永魔龟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道:“而我就是永恒,虽然我的寿元也接近无限,但我存在的更大价值在于,获得了永生力量的人,可以在我的体内一直活下去。可以这么说,我便是永生的见证者。”

    穷阳道:“既然如此,你有没有见过真正不死不灭的人?”

    “很遗憾,我虽然也想,但是确实没有。这个世上,没有真正不死的人,只不过是目前所见的条件还不足以将其毁灭。但现在没有的条件,不代表将来也没有。只要条件满足,那么生灵就会消亡。”

    听了永魔龟的讲解之后,穷阳忽而道:“你为何要对我提及这些事情,你想做什么?”

    永魔龟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你安心地待在这里,成为我永恒世界当中的事物之一。”

    “什么!”穷阳诧异道。

    “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但通过刚才的一些迹象我可以断定,你与天阳老怪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关系。而当初他将我送到不灭火山之中,除了让我监视火融魄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便是等待他的归来。”

    “天阳老怪?归来?你说老魔皇会死而复生?”

    永魔龟摇头道:“不……不是复生,他已经死了数万年,别说尸首,就连灵识也早已魂飞魄散,不可能像现任魔皇一样复活。不过,他曾经说过,有朝一日他定会出现在魔界之中,到时便与我再次征战天下,一展宏图。”

    “你们这些人的精神一定是有问题,死都死了,还说什么会回来之类的疯话,真是可笑。”

    穷阳抬头将手里的茶水一饮而尽,顺势将杯子摔得粉碎,同时站起身来,怒声道:“你要等老魔皇回来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要离开这里,现在!马上!”

    永魔龟淡然道:“之前你进入了我的永恒世界当中,是你自己的意愿,我并没有强行胁迫。可是只要进入这里,便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如果不是我的意愿,你将会一辈子待在这里,再无重回现实的可能。不过你仔细想想,这样的生活还不错,至少没有外面的纷争,而且……”

    话音未落,穷阳忽出一掌,直接击中了永魔龟的身体,一时间疯狂的掌力如同刀锋一样,轻易地切开了后者的躯壳,大片的鲜血随即从中喷射而出。

    “我和你说过,你这么做是没有用的。”

    眨眼一瞬,身体完好的永魔龟再次站到了穷阳的面前,后者以掌为刀,又将对方的头颅切了下来,而后用掌心托住。紧接着,穷阳的身上接连爆发出数道肆虐的急光,登时便将那具无头之躯撕成了碎片,当再次看向手中那枚孤零零的人头之际,穷阳的脸色已如死灰一般恐怖。

    “把我从这里放出去。”

    这时候,只见永魔龟的头颅忽然一动,无神的眼眸之中随即绽放出青春的活力。

    “不可能,在老怪回来之前,你只能在这里待着。因为你的身上有他的痕迹。虽然你与他不存在转世前生的关系,但你的出现一定会加速天阳老怪重回魔界的进程。”

    穷阳残酷地笑道:“别在那里白日做梦了,天阳老怪虽然也是魔皇,但那已是过去的事情。如今魔界之中只有一个魔皇,那就是当今的圣上。”

    “你说那个小鬼?”

    随着那枚头颅焕然消逝,穷阳的背后又走出了一个全新的“永魔龟”,神态轻蔑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应该是那个雪魔医仙的私生子吧?一个血统不纯的半魔,如何能够指掌魔界大业。天阳老怪势必取而代之,重夺魔界光辉。”

    穷阳面色狰狞道:“不要忘记,是现在的魔皇才让魔界重新振作,不然魔界大门至今还无法重启。”

    永魔龟轻笑道:“然而也正是这个无能之辈,才让原本连通人魔两界之间,出现了魔界大门这种不应该出现的东西。他只不过是在弥补自己之前的犯下的过错罢了。”

    “你胡说!”

    一拳挥落,穷阳已经打空,永魔龟又从相反的方向走了过来,神态如常道:“你的实力确实是众魔人之中的侥侥者,只可惜现在的魔皇无能,无法让你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跟随我,成为天阳老怪的部下,我保证你的名字会永远烙印在历史的长卷之中。”

    “谁媳!”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当中,穷阳发疯似的不断对永魔龟发起迅猛的攻势,而后者也如之前那样,一次又一次完好无损地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到了第九十次的时候,穷阳已经汗流浃背,而永魔龟却连大气都没喘过。

    “现在你该放弃了吧?说实话,我已经不想继续耽搁下去。你好好适应一下这里的环境,我还有事,要走了。”

    “混账!”

    这一回,被撕碎的永魔龟没有再次现身,穷阳疲倦地瘫倒在地,他的目光已经充满绝望,他的双手已无力抬起。

    “哎呦,我的好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穷阳面色如冰释一般骤然变化,神情激动道:“黩黯。”

    永魔龟缓缓睁开眼睛,脸上的笑容还未能完全消退。眼下,火融魄虽然已经被穷阳的封印术彻底禁锢,无法发挥力量,但不灭火山内部的能量已经积聚过高,已到了回天乏术的地方,魔界大劫必要到来,如今他所能做的,便是找一个安身之处,等待厄运消泯。

    “对了,刚才那名吞天族人去了哪里,他的身上还有……”

    蓦然回首,一张半阴半阳的狞面赫然出现在永魔龟的面前,不等他做出回应,前者快如闪电的招式已经击中了他的身体,一丝丝黑色花纹立即从对方的手掌之中疯狂地涌入到自己的体内,一道道牢固的禁制随即出现在他的身体表面。

    “你……这不可能,凭你自己的力量,绝对无法冲破我的永恒世界。”

    当匪夷所思的永魔龟再次看到穷阳的时候,他的全身气势都为此萎靡下来。面前,穷阳仰头大笑起来,口气冰冷道:“你说得没错,但你没有想到,在你那所谓的永恒世界当中,我却可以接收到来自外界的力量吧!”

    恍然间,永魔龟发现了穷阳脸上的异样,片刻之后他已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你……你们,你们居然使用了召唤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