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周而复始的花园
    满身伤口,单是致命伤就足有十七处,幸亏拥有不死不灭之躯,永魔龟才能继续站在这里。对面,一身血污的穷阳仍在极力地喘着粗气,他实在想不通,受了如此之重的伤对方为何还能面露微笑地看着自己。

    “像,真是太像了。”

    稍一回神,永魔龟身上的众多伤口便立即恢复,对此穷阳早已见怪不怪,因为这是他见到的第九次了。前八次当中,对方的状态比之刚才还要糟糕数分,之后却都像刚才一样转眼之间便恢复完全,一丝伤痕就没有留下,让人根本无法相信前后二者竟是同一个人。

    “像什么?”穷阳不禁问道。

    “你和老魔皇虽然长得不一样,但一行一动之间都有着出奇的神似,令我一度以为你就是他的转世。”

    “哼哼,少在那里转疑话题。我穷阳自打出生以来便没有改过姓名,更不知道什么老魔皇的转世,我就是我,没有过去,也没有前生。”

    稍一提气,穷阳双掌之中的光芒再次恢复到之前全盛的状态,此时永魔龟的身形不禁向后退出半步,穷阳见此情况心中大喜,知道对方已经开始忌惮自己的力量从而心生怯懦。灵机一动,穷阳忽出右手,一道强大的吸力随即作用在永魔龟的身体之上。

    “给我过来!”

    “嗯?”

    虽不知对方的目的,但永魔龟意料到其中定有蹊跷,立即对其进行反抗。然而,穷阳的吸掌着实强大,不只定住了他的身体,就连周围的岩浆也随之急速湍涌,进而形成一道火焰漩涡。

    “你这下死定了!”

    就在穷阳面色阴森之际,永魔龟忽然转过身去,看向自己的背后。同一时间,他的脸色倏尔大变,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原来穷阳的目的并不想将永魔龟拉到自己的面前,而只是将其锁定在固定的位置中,而他真正的杀招则来自于永魔龟的身后——一枚体积足有数丈之高的庞大灵气团。一般情况之下,想要在短时间聚集起如此之多的能量,根本是不可能的。然而,这里是不灭火山,火山的岩浆之中包含着大量狂暴肆意的灵气与魔气,而穷阳便利用这些旁者无法利用的能量,将其化为自己的独门杀招。

    可是为何穷阳能够做到这一点?呵呵,因为他就是穷阳,他可以穷尽一切“阳之力”,将其纳为己用。而岩浆,显然就是众多“阳之力”的其中之一。

    “这!”

    凶兽状态下的永魔龟足有一里多长,可现在变作人类的他,却还如一名成年男子长得魁梧。以其现在的体形,眨眼之间便会被那团即将到来的狂暴能量完全吞没,而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当中,恢复本尊根本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惹怒本大爷的下场!”

    “轰!”

    呼吸之间,那枚巨大的赤色光团遽地绽放,原本光滑的表面之上立即伸展出一道道妖艳恣意的火花,他们扭曲,舞动,活泼,张狂,它们像一群刚刚从死牢之跨逃窜出来的死刑犯,现身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杀戮与毁灭。而眼下,他们的面前便有一个极佳的猎物:永魔龟!

    “哈哈!”

    眼见永魔龟骤然消失在无尽的能量与火光之中,穷阳的口中终于爆发出恐怖的笑声。然而在欢庆之余,他不禁又道:“哎呦,差点忘记了,火融魄还在他的手中。虽然这宝贝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品,但关于其坚硬程度,却无人知晓。万一刚才的爆发将他一并毁去,那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到这里,穷阳双臂向前极力伸展,进而做出一个分拆的动作,一时间,已然化为恐怖能量的巨型能量体竟是直接被一分为一,并将二者之间的部分暴露在外。

    “嗯?人呢?”

    令穷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被爆炸吞噬的永魔龟竟然消失无踪,不知是那一击的威力太大,直接将其化为乌有;还是因为永魔龟反应机敏,利用他所不知道的办法,将自己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该死,怎么会这样!不对,那个家伙一定是逃走了,否则不可能一点痕迹也寻不到。”

    转身望向背后,目力所极的尽处,一个狼狈和身影正在缓慢地朝远方游走。每向前移动一步,对方的岙上都会散发出大量的黑气灰烬,那是鲜血溢出体外造成的。

    “果然!”

    又恼又怒的穷阳连半点迟疑都没有,当即纵身射向前方的人影。同一时间,他的双手之上再次聚集起大片彩光,誓要将其一举歼灭。

    “刚才是你运气好,不过这次你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去死吧!”

    右脚刚一探出,穷阳竟是不由自主地跌了个趔趄,环视四周,非但看不到永魔龟遁逃的身影,就连眼下的环境也发生了剧变。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无法理解,实在难以理解眼下的情形,因为穷阳如今身处在一个处处散发着勃勃生机的花园之中,与之刚才绝境岩浆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当他意识到事情不妙的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已经在他的耳边响起:“欢迎来到我的地方。”

    蓦然回首,完好无损的永魔龟已然出现距离他不到三丈的空地之上。莺舞蝶飞,永魔龟已与这副美妙画面融成了一体,而他便是画幅的一部分。

    “你……你到底施了什么妖法,我为什么会在这个鬼地方?”穷阳怒声道。

    “呵呵,怎么会是我,是你自己主动闯入到了我的世界之中。否则只凭我的意愿,怎么可能驱使得了你呢?”

    穷阳举目四望,想要寻找离开这里的出口。可眼下的这片花园却好似是一处独立于真实之外的特殊空间,既看不到边际,也没有更远的景物,所能见到的,只有眼前寥寥数亩的草地。

    “我劝你最好把我放出去,否则,待我将你这里掀个底朝天,你你可要后悔。”

    永魔龟缓缓抬起一只手掌,这时候旁边的一只麻雀忽然落到了他的指尖之上,顽皮地在诸根手指之间跳跃、

    “你想怎么样都随你,不过事先说明,不论你对这里做过什么,只要我心念一动,所有的事物都会回到一开始时的样子。包括你和我。”

    “什么?回到最开始的样子?呵呵,你莫不要在开玩笑吧?好,既然你这作主人的都这么说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话间,穷阳的眼睛之中已经有火光跳动,紧接着目光所及之地,也一同燃起了双熊熊烈火,而且看样子不死不休,不将这里化为焦土绝不会停止。

    渐渐地,数丈高的火苗已经窜升到永魔龟的身旁,在热浪地不断侵袭之下,落在其手上的麻雀倏尔掠起,一转身便已不见了踪影。

    “哈哈,你不是说可以令这里恢复到开始的模样吗?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有……”

    话音未落,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自他的背后传来:“你在看什么?”

    “嗯?”

    再次回眸,穷阳愕然发现自己的另一侧居然出现了一个与自己面前一模一样的永魔龟。他款款而来,笑如蜜脂,令人看过之后便难以忘记。他还是一样的温柔,就连空中飞舞的蝴蝶都乐于为其伫步。他不是应该已经被大火包围,化为灰烬了吗?怎么又会毫发无伤的出现在翠绿色的草地之上。

    偏不信邪的穷阳立刻转身,可理应沦化为焦土的大地竟然再次恢复到之前郁郁葱葱的模样,一眼望去尽是绿茵。

    “你!”

    永魔龟淡淡道:“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只要我愿意,这里的一切都会恢复到开始的时候。”

    “唰唰唰!”

    穷阳的脑海之中一连传来三道轰鸣声,待他回过神来再次看向前方之际,永魔龟竟已站到距离自己不不少,刚好三丈的位置处,手中依然停留着一只欢跃的麻雀。他用力摇了摇头,又用手揉搓了眼睛,看眼前的一幕仍然与自己之前所见到的景象出奇地致,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不,这不可能,这里一定有问题。我就不信,凭我的力量还毁不了这几亩破地。”

    怒火中烧,进而化为**气浪,自脚下地面之中接连腾起,不时便已升起一道道赤色火焰。如今的穷阳几乎就是站在火焰之中,而他自己却丝毫没有感到不适。

    “不要以为这里没有岩浆,就没有我穷阳发挥的余地。我不但可以操纵阳之力,而且还能制造阳之力。”

    伸手一挥,穷阳的身体周围便已窜起一道巨大的火墙,火墙之中似是镶嵌着无数狰狞的鬼脸,随着火焰窜动一起扭曲,变化,令人看了不寒而栗。

    “去,把这里变成歇斯底里的火海吧!”

    命令甫一出口,那堵直立的火墙立即分成数以百道细小的火苗,顺势射向四面八方。凡是被其沾染的地方,都会立即成为火的温床,短短十息之后,永魔龟的花园已经沦为了真正的火海,冲天火焰直拔云霄,似也要将天空烧成出一个大洞。

    “没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