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天阳 穷阳 封印
    “这……这是!”

    当火融魄意识到围绕在自己周身的异彩内有玄机之际,一切都为时已晚,一丝丝微弱却又致命的气息不断涌入到他的皮肤之中,并以飞快地速度破坏着她的身体。

    “你……你是谁,为何你的身上会有天阳老怪的气息。”

    火融魄此话一出,永魔龟登时愕然,转身看向那名混身泛光的白衣男子,目光之中立即绽放出大片光彩。

    “怎……怎么可能,他怎么还活着!”

    二者口中的天阳老怪,正是当初将永魔龟沉入到不灭火山之中的第三任老魔皇,也是这方世界的昔日主宰。而现在,他们居然在远处穷阳的身上感受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气息,简直令他们不敢相信。

    “封!”

    随着穷阳口中勒令发出,火融魄身旁的众多异彩立即向内收拢,并化作一条条七色花纹,赫然烙印在她的身体之上。

    “该……该死,果然是天阳老怪的绝招,你这个卑鄙小人,为了收服我居然不惜诈死来让我放松警惕,甚至还令自己的座骑常年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好恨,天阳老怪,你不得好死!”

    眼见火融魄的气息越发低靡,之前用以束缚遮天皇的赤色火链也随之逐渐干裂,并碎成黑色的碎屑,消失无踪。借着这个机会,后者用力挣脱了火融魄的掌握,纵身向下方坠去。

    “太……太好了。终于赶上了。”

    “小心!”

    永魔龟忽然大叫一声,遮天皇那颗刚刚平复的心不禁再次提了起来,抬头望去,一脸狰狞的火融魄居然已经他的身前,看其义无反顾的样子,似乎是要与他同归于尽。

    “都怪你这小子,居然把天阳老怪引到了不灭火山之中。他要封印我,你也休想逍遥在外,和我一同回到深渊之中吧!”

    此刻,遮天皇的身体因为浸泡在岩浆之中,迟迟未能将身上的伤势复原。一时间缓不过来的他,虽然眼见火融魄朝自己奔来,却是对此无能为力。忽然间,在他周身的八大方位处有红光闪烁,一条条与之从前如出一辙的火焰锁链再将他与火融魄紧紧缠在一起。

    “哈哈,走吧!”

    “嗡!”

    一瞬之间,遮天皇的大脑之中一片空白,强大的劲道直接将他从岩浆底部拽了起来,这一刻他仿佛感觉到自己混身的骨头都要散落。

    “可恶啊!一点力气也使不出,这个女人怎么如此丧心病狂,谁要是娶了你岂不是要抱憾终生!”

    嘴里虽然这么埋怨着,但遮天皇已经知道自己这次已经在劫难逃,由火融魄使出全部力量凝练出的赤色火链异常坚韧,非人力可以折损。穷阳的封印术通过火融魄的身体,将遮天皇一同拉向那深不见底的黑渊之中,而这个时候的火融魄竟忆完全放弃抵抗,甚至将头低了下去。

    “我来助你!”

    “嗖~”

    凶兽状态下的永魔龟虽然速度可观,但与封印术的力量相比起来,还是逊色不少。在这等情况之下,为了挽救遮天皇,他竟幻身为人类状态,以其之前与遮天皇见面的人类模样,赫然出现在火融魄与他中间,以手为刀,挥掌斩向那众多的赤色火链。

    “破!”

    “砰砰砰砰!”

    随着一边串悦耳的炸响用以接连火融魄与遮天皇的九条火链立时接连断开,受此影响前者因为反震受伤,登时口喷鲜血,并以恶毒的目光看向永魔龟,嘶吼道:“你也来阻我!为什么!

    红光一现,火融魄的身形立即被那片灿烂赤芒完全包围,当刺眼光束缓缓消退之际,遮天皇赫然发现,不远处的融火魄竟已显现原形,变成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红色晶石,而那便是真真正正的融火魄本体。

    “哈哈,融火魄是我的了!”

    一声长啸,身如急光一般,穷阳已然来到那块晶石跟前,伸手就要去握。电光火石之间,人形模样的永魔龟竟是抢先一步,将火融魄吸入到自己的掌心之中,并与穷阳站以了对立一方,进而道:“你要做什么!”

    穷阳面色一冷,进而沉声道:“把那东西给我!”

    永魔龟的温柔之再,口气冰冷道:“你的身上为何有天阳老怪的气息,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穷阳不耐烦道:“我不知道什么天阳老怪,地阳老怪,我知道那块火融魄对我大有裨益。将他交给我,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否则,火融魄的样子就是你的下场。”

    此刻,蓄力完毕的穷阳已经目空一切,仿佛这世间再也没有能够限制他的存在。而这时候永魔龟不禁将掌中的火融魄再次握紧,随即转向看向遮天皇道:“你先走,我这里有我就够了。”

    遮天皇大吸了一口气道:“这个家伙身上有古怪,刚才我也感觉到了。就凭你自己的实力,对付起他来恐怕有些困难。”

    永魔龟淡笑道:“就算打过他,但他也休想击杀我。不要忘了,我可是魔界之中唯一不死不灭的生灵。就算整个魔界都不存在了,我也能够好端端地活在这里。你放心去吧!”

    话音刚落,永魔龟趁着遮天皇伤势未愈,反应不及,当即隔空击出一掌,雄浑掌力固然威力巨大,但落在遮天皇身上却没有令他出现半分伤势,只是极力地将他推向上方的岩浆流中。穷阳见此情形,刚要上前追赶,而这个时候永魔龟已经拦在他的跟前,口气轻佻道:“不要管他了,我来当你的对手。你不是想要火融魄吗?有本事自己来拿!”

    说着,永魔龟摇了摇手中的红色晶体,挑衅地笑道。

    “你……你这是自寻死路!”

    魔界之中,众多魔人早已因为不灭火山的事情变得躁动不安,眼下还能保持冷静状态的,恐怕就只有群魔殿之中的魔皇了。

    “魔皇大人,我们该怎么办,不灭火山一旦发作,便再也无人能够阻止。要不,我们现在就去火山处看看,兴许还有缓和的余地。”

    魔皇看着那名说话的魔将,随即淡然道:“我已经派穷阳前去了,如果连他解决不了不灭火山的险情,那天底之下便无人能够做到了。”

    “不……不好了魔皇!”

    一名魔皇慌慌张张地从殿门之外,几乎滚到了大殿之中,然后上气不接下气道:“魔皇大人,不灭火山的岩浆通过地底裂缝已经涌到了万魔城之中,再这样下去,群魔殿恐怕也要不保了。”

    魔皇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魔皇!”

    不等那人继续说下去,魔皇忽然伸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而后从身下的黄金宝座之上缓缓站立起来,转身来到身后的墙壁跟前,沉吟了半晌之后,这才说道:“传我命令,万魔城内民众速速离开城中,前往其它地方避难。群魔殿众将听令,随我前往人间!”

    “人间?现在?”

    就在大家为魔皇的命令迷惑不解之际,后者忽然挥拳在墙壁的中间重重地轻了一击。群魔殿上的石材全都选用魔界之中最为坚硬的魔哭石,寻常的兵器都休想在它们上面留下痕迹,可如今魔皇的一记重拳竟是在那墙体之上开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众将举目向洞内看去,一丝丝清风随即从中吹入到大展之上,给人一种难得的凉意。

    “这……这里难道是……”

    魔皇轻笑道:“没错,之前我在开辟人魔两界的秘径通道之时,也在群魔殿之中设下了一条。虽然有些风险,但现在看来却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难以想象,魔皇居然将魔界战力中心与人间连通起来,如果一旦被人类发现的话,魔界众将很有可能遭遇到来自人间的突然袭击,进而产生不可估量的重大损失。正所谓艺高人胆大,魔皇如此铤而走险的方法,当真是惊艳一方。

    “好了,我们走吧!”

    魔皇猿臂一振,双肩之上赫然浮出一件血色披风,无比恐怖的凶戾之气立即将其身形包裹起来。转瞬之间便已进入到墙中的缺口之中。

    “还愣着做什么,快跟上!”

    在妄虚魔君的提醒之前,众魔人紧随其后,一同迈入到通往人间的秘径之中。此刻,偌大的宫殿之上竟已空无一人,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悠闲的身影忽然来到了殿门之外。

    “哦?行动居然如此之快,呵呵,魔皇,看来你早有准备啊!这么看来,魔界会有此劫早在你的意料之中,不对,说不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一手策划的阴谋。火漫魔域,置之死地,呵呵,这个结果很不错。如此一来,魔族便可以真正舍弃这个被诅咒的地方,占领人烊的家园了。”

    这时候,一个姗姗来迟的男子也走到了此人跟前,进而望向墙上的洞口,轻笑道:“魔皇已经走了吗?如何说来,我们可以进行自己的计划了吧!”

    刚刚达到的纳百川忽然从身后拿出了两把铁锹,进而面色阴森道:“我想,应该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