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一个女人
    原来如此。

    遮天皇终于知道那位黑暗之中杀手的身份,原来那一道道致命的黑色光芒,便是出于火融魄之手。仔细回想一下之前发生的种种,他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来答案早已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为他展现出来,位于深渊深处的,不正是不灭火山的力量源头吗?

    这边,遮天皇刚要回话,只见年轻男子忽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而后高声道:“怎么,你我好歹相交万年,你为了这么一个人,居然要与我翻脸?”

    这时候,只听空间之中的另一个声音说道:“我不管,他刚才用食火岩刺伤了我,他必须要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轰隆!”

    一声巨响忽然自四面八方传入到遮天皇的耳中,就连旁边的年轻男子脸色也不禁变化,变得惨白一片,毫无血色。

    “永魔,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速速交出那个小子,我饶你不死。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年轻男子定了宝神,随即笑道:“你这是在吓唬我吗?难道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与能力,天底之下,能够杀死我的大能微乎其微,在我看来,你的前世虽然能够做到,但现在的你却不能。”

    “哈哈,笑话p神祝融能干的事,我火融魄自然也能做到,因为我已经青出于蓝!”

    “嗡~”

    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恐怖雷鸣之中,二者所在空间之中,湛蓝的苍穹之下竟是浮现出一道接着一道的黑色裂纹,这些裂纹就好像发疯的灵蛇一样,迅速蔓延到天空的各个地方,傲然将其变成了一个残破不全的筛子。紧接着,遮天皇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大地之中接连传出一道道悲鸣,强大的冲击力已然伤害到了永魔龟的本尊,甚至已经波及到这个已经存在于真实之外的空间。眼见面前的年轻男子脸色愈发难看,遮天皇豁然怒叫道:“外面的家伙听着,我遮天皇可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徒。想要我的命,自己来拿,休要伤及他人性命。”

    说着,遮天皇回身看向旁边的年轻男子,欣然道:“多谢你能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我遮天皇无以报达。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设宴答谢,与你不痛饮一番!”

    “飕~”

    风一般的身影,留下了风一样的潇洒,年轻男子好汪容易缓了过来,倏尔惊声道:“你不能去!”

    甫一回到岩浆之中,遮天皇低头看向下方的永魔龟,脸上立即浮现出一股惊恐的神情。

    只见原本庞大的龟壳之上竟已千疮百孔,其中一些部分甚至已经被完全洞穿,岩浆顺着伤口不断涌入其中。而在深渊的入口处,一道猩红的灿烂毫毛显得异常醒目,仔细辩认后才惊讶发现,那居然是一只闪着红光的眼瞳。

    “我来了,你还不快点现身受死!”

    “好大的口气!”

    驱身一跃,那人已如闪电霹雳一般,射到了遮天皇的身前,过程期间被其卷起的层层气浪,竟是令周围的众多岩浆立时变得活跃暴躁起来。顺势向前一看,遮天皇终于看清,那个将永魔龟伤成如此模样,更是数次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罪魁祸首。

    然而,年着眼前火融魄的尊容,遮天皇心中的怒火骤减数分,现在的他甚至有种忍俊不禁的冲动。

    “你……你怎么是个女人!”

    没错,火融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身材娇小,长相甜美的漂亮女人。他的五官虽然算不上多么大气,但足以称得上“精致”二字。然而,在这副看似喜人的容貌之下,却掩藏着一种与他那一头火发以及一袭红妆如出一辙的火辣个性,遮天皇甚至能够在对方的身上嗅到一股令人永生难忘的硝石味。

    “哼哼,就知道你们这帮臭男人会小看我。不地不用担心,马上你就能见识到我火融魄的可怕之处了。受死吧!”

    一言说罢,那名女子的赤色眼眸之中豁然射出两道漆色急光,如两发快箭一般,猝然刺向遮天皇的身前。如今的遮天皇因为拥有豺之力的帮助,身法已臻至化境,距离身随心动只有一步之遥,速度之快,超乎想象。但那火融魄的攻势却还要略胜一筹,或者说眼下的杀招甚至还要在她暴露杀心的前一刹那,达到了无心杀的境界,是众多杀招之中最为可怕的一种,连出手者都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发动攻击,那处于背动之中的对手又该如何应对呢?

    “唰!”

    遮天皇只做出了徒劳性质的回避动作,两束急光,一束刺穿了他的右侧胸膛,另一束则刺入了他的右肩之中,几乎交他的手臂整条卸下。被光击中固然痛苦,不过更为致命的是,周围的岩浆趁此机会,不停地倒灌进他的伤口之中,对其进行了二次伤害,而且是极为严重的内伤。呼吸之间,五成的内脏已经被随之而来的岩浆大面积灼伤,距离伤口最近的肺叶更是被烧掉了一个,而且伤情还在不断地扩大。

    “哈哈,怎么样,我的手段是不是很厉害。不过你放心,这只是你刺伤我的利息。我不会让你这么快死去的,因为我要一点一点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吼!”

    愤怒,无比地愤怒,想他一名堂堂男儿,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一招重创,令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这简直是对他的最大侮辱。体内的伤势仍然在隐隐作祟,而这时候忘乎一切的遮天皇陡然释放出体内的凶兽之力,一只与永魔龟几乎等大的硕大豺狼,登时出现在火融魄的面前。

    “呦,被打疼了就想通过变大来吓退我么?真是天真,我就信你还能比永魔龟更加劲打!”、

    抖身一怒,一头红发随即散发,无数道凝重黑光顺势从中相断发出,并对前方兽形状态下的遮天皇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无间攻势。顷刻间,遮天皇已经被大团大团的火光所包围,即使身兼凶兽之躯的他,依然抵挡不住那一道接着一道的冲击,高挑的身体一连被震退了数以百丈,几乎已经退到了之前与穷阳相遇的位置。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遮天皇心中不禁暗道:“穷阳那个家伙去了哪里,他不是在为封印术蓄力吗?”

    思绪未完,红女火融魄已然接踵而至,这一回他不用双眼也不用发丝,只是轻轻吐了一口气,就这样遮天皇竟是不由自主地向后跌出数步,身体也在岩浆之中翻了好几个跟头。

    “可恶!”

    火融魄冷酷一笑,遥空伸手在与遮天皇相对应的面前位置处轻轻画了一个圆圈,与此同时,后者的周身岩浆竟是火光大作,一条条由无攫力凝结而成的火链,当即拴住了他的四肢,更是将其固定在汹涌澎湃的岩浆河流之中。

    火融魄漫步而来,南露微笑道:“怎么样,这下你该知道对我敬畏了吧?你现在跪下求我,兴许我还能饶你一命。否则,我要你比现在痛苦一百倍。”

    遮天皇无力地抬起那枚毛发杂乱的头颅,进而怪笑道:“让我和一个女娃娃求饶,我宁愿五死了知。呵呵,你不是还有更厉害的手段吗?赶快拿出来吧!”

    少女火融魄脸色骤变,一脸无比怨恨的神色立即浮现在她那姣好的容貌之上。

    “你该死!”

    心念一动,身前的岩浆之中立即生长出两枚足有两间房子一般大小的手掌,接着疯狂地在遮天皇的脸上掴掌起来。随着每一记沉重的掌击,遮天皇的身体都会不禁抽搐一下,瘦削的身体也变得愈发虚弱,好似下一击就能令其散架崩溃一样。

    “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哈哈,舒服舒服,痛快痛快!”

    不知怎么了,火融魄的力量越大,遮天皇的笑声也就越响,直到最后,前都已经气喘吁吁,而后者却依然能够放声大笑,仿佛中了邪一般。

    “你笑什么!”火融魄面露狰狞状道。

    遮天皇好不容易止住笑声,然后才回道:“我笑你,你马上就要跟我一样了。”

    “嗯?”

    稍一回头,一道几乎与天等大的庞然大物轰然撞击在他那“弱小”身体之中,在一连串地翻滚倒退之后,火融魄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影,看向前方,永魔龟已经驮着山一样的硬壳,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的身旁。

    “永魔,你真的是活够了。你们两个已经把我彻底惹烦,今天无论是谁,也休想活着离开这里半步。”

    “没错,你说得很对,谁也不能!”

    就在那道高亢的声音忽然传入耳中之际,一道分外绚丽的七彩霞光忽而乍瑞在火融魄的余光之中,不等抬眼去看,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威慑力已经加持在他的身体与精神之上。

    “小小妖孽,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p融魄,今天你的末日到了!”

    “唰!”

    “啊!”

    一声惨叫几乎传遍了整座不灭火山的山腹,再次看向火融魄的方位,只见那道纤细飘然的身形外侧,已被一枚由无数彩光组成的牢笼死死困住。被打得只剩一口气的遮天皇,当即抬头看向前方,果然,在那里,穷阳渺小的身躯之中,竟是散发出一股与其模样极为不符的恐怖威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