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龟腹密语
    黑光乍现,一股浓烈的死亡气味扑面而来。遮天皇还沉浸在刚刚的惊愕之中,全然忘记了闪避。关键时候,巨大无比的巨龟永魔竟是昂起头来,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其挡下了致命一击。

    “砰!”

    一声爆响,永魔龟的头颅化为了无数碎屑,遮天皇心头一震,才要说话,谁知前者庞大的身体之中再传来声音:“不用担心,他想杀我没有那么容易。来,进入我的体内!”

    说话间,只见永魔龟的硬壳之中上赫然出现了一枚红色的漩涡,虽然略有忌惮,但遮天皇还是以其最快的速度闪身进入其中,而与此同时永魔龟也将自己的四肢以及尾部收入了那堪比堡垒般的龟壳,进入到了近乎无敌的状态。

    春意盎然,异香扑鼻,遮天皇睁开眼睛,豁然发现自己竟是出现在一个鸟语花香的神奇之地,而在不久之前,他还记得自己浸泡在炙热的岩浆之中。

    “这……这是哪里!”

    “呵呵,这里当然是我的身体之中。”

    恍然回首,一位翩翩公子已经出现在遮天皇的身后。他的容貌与其声音都是那般的温柔,让人甫一看到,便会情不自禁地放弃心中的戒备。

    “你是刚才的龟?”

    年轻男子淡然一笑,随即回道:“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你与豺的关系,不然我也不会让你来到这里的。不过说话之前,你最好把思路想清楚,不然你很有可能一辈子都要留在这里。懂吗?”

    年轻男子脸上的笑容依旧,但在遮天皇看来却是暗藏杀机。对方表达得已经相当明了,如果自己不能表明令其信服的身份,又或者表明之后二者成为了对立方,那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和豺,呵呵,那还真的要从头说起了。”

    就这样,遮天皇把自己曾经在凶兽界的经历,以及向豺学艺的事情全部告诉给了那名年轻男子,后者听完,面色不禁为之一变,遮天皇心中一沉,以为自己猜错了对方的心思,谁知这时候年轻男子忽然笑道:“豺,呵呵,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像别人那样言传身教,竟然还能成为吞天一族的族长,难道大兽长真的就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了吗?”

    说完,年轻男子看着面前的遮天皇,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之上,表情温柔道:“我那弟弟的脾气是不是还像原本那样臭,我原来就是很烦这一点,所以一直与他合不来!”

    “弟弟,和不来?”

    不等遮天皇问下去,年轻男子已然道:“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间的事情了,我都已经几乎忘记了他的样子,不过好在,你的出现让我意识到在世界的彼岸,还有一个与我一同隆生的同胞弟弟。话又说回来,为何你长着与他一模一样的面孔,难道……”

    年轻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遮天皇的身体,柔情似水般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莫名。

    “你难道夺去了他的身体?”

    遮天皇立即道:“不,我没有,他还活得好好的,我只是借了他的力量一用。我和他说过,天亮之前就赶回去。谁承想,进入魔界之中居然遇到了这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甚至还稀里糊涂地被带到了这座不灭火山之中,险些丢了性命。”

    遮天皇同样观察了面前的年轻男子,然后略显疑惑地继续道:“你称豺族长为弟弟,那你岂不是……”

    “没错,我是他的哥哥哥,不过整个凶兽界之中,除了十族的族长以及大兽长之外,应该没有人还会记得我这个叛徒了吧?云梦仙泽,呵呵,感觉距离我实在太过遥远了。”

    “叛徒?这么说来,你是自愿与那位老魔皇一同进入魔界的了?”

    年轻男子平静道:“怎么,你看不起我?”

    遮天皇淡然道:“人各有志,凶兽也不例外,你想与谁为伍,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说到这里,遮天皇不禁想到昔日那个曾经杀伐无度的自己,与他的所作所为相比起来,永魔龟的这点事情实在算不上什么。

    “好一个人各有志,没错,当初的我也是这么想的,自认为天大地大,没人能够阻拦得了我,所以我自然也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不过他也没有让我失望,当年我与他并肩战斗的时候,魔界处于空前的顶励时期,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我们二者联手的力量居然如此强大,强大到令我们自己都感到害怕。”

    遮天皇接道:“只可惜,你那位战友似乎对你并不信任,否则他怎么会在自己临终之前将你囚禁在这个充满绝望的地方,甚至还不惜用不灭火山镇压你!”

    面对遮天皇的话语,年轻男子居然只是简单地笑了笑,并没有显露出丝毫的不满或者气愤,就好像话中之人不是他一样。

    “他虽然那样对我,却一点也不恨他,相反,我很是理解,所以宁愿关在这是数以千年,直到屏障消失之前,我还一直安然潜伏在深渊之中。你应该能够感觉得到,凭我的力量,足以破开这里的一切禁锢,只不过我并不想那样做罢了。”

    “为什么?”遮天皇不禁问道。

    “因为他是魔皇,是我昔日的战友与同伴,他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考虑与打算,我作为生者当然不能与一个死人较劲。再说,他会变成那副模样也都是为了我,为此在无尽的寿元之中拿出几万来了却他的心愿,我认为这很是值得。”

    “为了故人的心愿将自己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空间之中,而且一关就是好几万年,呵呵,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一只重情义的凶兽。至少在现在的凶曾界之中,像你这般的很是少见。”

    年轻男子微笑道:“多谢你的肯定,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当年我离开吞天一族的时候,可是被大家骂作忘恩负义的下流之徒,真不知道那些人如果听到你现在对我的评价,又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遮天皇道:“如果他们听了你刚才的叙述之后,一定也会得出与我相同的想法。毕竟,天底之下能做到这一点的恐怕也有你自己了。”

    “谢谢!”

    年轻男子看着遮天皇,沉默了半晌之后,终于再次说道:“说说看,你跑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情,难道只是感觉到不灭火山将要爆发,所以前来救援的?”

    遮天皇轻咳一声,进而道:“那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我听说火山下面藏着一件不世珍宝,所以想来碰碰运气。”

    年轻男子面色陡然一变,口气略显惊诧道:“你所说的珍宝不会指的就是火融魄吧?”

    “没错,就是火融魄。”

    “到此为止,趁着现在为时不晚,你快点离开这里吧!”

    遮天皇顿感诧异,不由得问道:“怎么,难道那个东西那么厉害,连我也打不了他的主意?”

    “不,你误会了,因为我就是前来看守火融魄的守护神。有我在,休想有人打他的主意。”

    千算万算,遮天皇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的年轻男子,也就是外面的永魔龟,竟然是专门被派来保护火融魄的,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天大的巧合。可是仔细一想,遮天皇又发现眼前对方所说与其刚刚描述的被禁锢的事情前后矛盾,遮天皇深感蹊跷,不禁又问道:“你……”

    话音未落,一道惊魂黑光忽然自二者的中间的地面之中狂窜而出,又射入到头顶上方的苍穹,天空之中随之出现了一枚巨大的窟窿,透过那里可以隐约看到外面赤色的滚烫岩浆,眼睦就要涌入到永魔龟的身体内部。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家伙怎么还是如此暴躁,你在里面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早知如此,就不把你交给他处理了。”

    一听到年轻男子的话,遮天皇的胸前不禁传出了阵阵刺痛,那是对方与他初次碰面之时,在他身上留下的爪功。

    “深渊里面漆黑一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觉得是一件利器,所以注刺入了他的体内。”

    在这里,遮天皇并没有将自己错认身份的事情告知给对方,否则凭其恐怕的实力,不知会做出怎样可怕的行为。

    “利器?你指的难道是食火岩?糟了,那家伙什么都不怕,就是怕食火岩,怪不得如今的他会显得这般愤怒。照这个势头下去,就算不灭火山的岩浆将魔界全部吞噬,恐怕他也不会罢休。”

    遮天皇低声道:“其实,不灭火山爆发的事情也与我有关。”

    “什么?是你惊扰了不灭火山,摧毁了用以镇压火山口的隔世石?怪不得,我差点忘了,你是吞天一族的凶兽,只有我们才有能力破坏用以阻隔岩浆喷发的隔世石。”

    遮天皇被年轻男子搞得一头雾水,刚要继续发问。谁知这个时候,一道天外之音忽然传入到这方独立的空间之中,进而口气冰冷道:“永魔,交出那个小子,我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不然,我要你给他陪葬。”

    面对那道声音的威胁,年轻男子淡然笑道:“火融,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啊?”

    “火融?这么说来,深渊之中的那个神秘杀手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