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神秘杀手
    如今的遮天皇虽然有凶兽之力以及豺的力量相佐,但来自永魔龟的力量仍然是异常恐怖,一击之下,竟似要将他的身体撕成碎片一样,一股凶兽之血豁然自口中喷出,才了出现,便被随之而来的焚燃力量化为了黑色的灰烬。而他的意思也变得模糊起来,就连自己下坠了多少也一无所知。

    不知过了多久,当遮天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四下的黑暗令他有些不安。在不灭火山之中,就算光也成为了敌人,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

    “不好,那只巨龟去了那里,要是被他寻到穷阳,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想到这里,遮天皇奋力跃起,欲要离开深渊之中。可谁承想,就在他摆动双臂之际,他的手掌忽然被一枚不知是什么的物体割破了皮肤,狂暴的焚灭之力立即趁机侵入到他的身体之中,欲要将沿途的所有一切化为乌有。惊骇之下,遮天皇一连运功的抵抗体内的火力,一连又在竭力地修复着自己受损的皮肤,使之恢复到完整状态,经过一番狼狈的“反抗”之后这才勉强守住了自己,免于烈火焚身的惨剧。

    死里逃生的遮天皇喘息之余,不禁转过身来,想要去看一盾那个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真凶面貌。可这里没有一丝光亮,视力在这里起不起半点作用,所以他只能小心地伸出双手,去触及对方的身体。没过多久,在他指间的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块光滑的物体,质地异常坚硬,即便是以他如今的臂力,也无法将之破坏。顺势一拔,那东西竟是直接落入他的手中,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东西竟是如此之轻,掂在掌心之中,竟没有半点份量的感觉。

    “能将我的皮肤轻易割破,这玩意的锋利程度恐怕不弱于世间任何一件神兵。如此说来,我或许可以用他来对付……”

    杀气,压力,陡然间自头顶上空直袭而来。遮天皇虽然看不到来者的样貌,但拥有此等恐怖威慑力的家伙,恐怕只有那只巨龟了。

    “来得正好,让我来看看这新得到的宝贝终究能不能破开你那坚不可摧的身躯!”

    只凭气息,遮天皇便已锁定了永魔龟的所在位置。纵身一跃,化为一道快影,直接射向对方。别看永魔龟的身形庞大,但这丝毫构不成对其灵活身手的阻碍。他的前肢短而尖,却能被它当作锥杵一般的利器,直刺遮天皇的身体。原来,这家伙在数万年的适应过程之中,已经拥有了同修行者一样,触息辨位的高超能力,这在种完全漆黑的环境之中,仍能无比精准地对目标者发动攻击,单从这一点上,就连遮天皇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不过好在,遮天皇的气息虽然庞大,但身形却十分之小,永魔龟前肢几乎是擦着他的背脊飞出去的,而他也趁此机会确定了对方的真正方位。

    “吃我一招。”

    “噗!”

    当手里的锐器扎入到巨龟体内的一瞬之间,一种莫名的畅快感随即涌入到遮天皇的脑海之中。而受此影响,永魔龟当即大声咆哮,山一般的身形立时剧烈晃动起来,欲要将那刺入体内的异物以及遮天皇一同甩飞出去。

    遮天皇并不是贪得无厌之人,一击得逞的他连忙抽出手中锐器,飞身跳离巨龟的身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抹与众不同的“黑色”忽然从那几乎一模一样的黑色深渊之中渐渐升起。直觉!敏锐的直觉告诉遮天皇,必须尽快离开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

    “不好!”

    心念一动,一双蝠翼赫然自遮天皇的身后伸展出来,只是轻轻一振,便将其送出了百丈之外。顾不上许多,现在他想要做的便是立刻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噌~”

    看不到,却能听得到,一股极为尖锐的声音忽然自他的身旁一扫而过,紧接着深渊的崖壁之上开始出现大量的坍塌状况,大片大片落石不断从上面跌落下来,但还未下降多久,便被随之而来的焚灭力量烧成了飞灰,最终消失不见。

    “噌~”

    又是一声尖啸,这一回遮天皇察觉到对方距离自己竟是又近了数分,他甚至可以通过呼吸感觉到那股黑色能量之中所充斥的死亡气息,任何与之相接触的物体,无论是非具有生命,都会在转眼之间化为虚无。

    “嗯?”

    虽然躲开了那道致命的能量,但深渊上方的岩体却开始大量坠落,这里的岩浆温度地锭没有下方来得高,焚灭之力也衰减了不少,所以即便下落的碎石仍会不断融成岩浆,但速度却已减慢了不少。

    不幸这中的万幸,随着身体浮到深渊边缘,遮天皇的视力也恢复正常,然而就在来到入口前的刹那间,他竟然发现了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的真相:永魔龟居然还在深渊外侧,等待着他的回归。那如此说来,那个刚刚被自己刺伤,进而一路追杀过来的生灵,又是何方神圣呢?

    “遭了,原来这个鬼地方不只有不死不灭的永魔龟,还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危险家伙。这么说来,老魔皇的屏障被毁就不奇怪了,可是这东西到底从何而来。”

    危险忽来,遮天皇因为重获凶兽之力,进而拥有了野兽对于危险的敏锐感知,下意识间身体竟朝旁边躲闪了一下。与此同时,在他的余力之中豁然出现了一道漆黑的光束,当即射向前方的巨龟。永魔龟拥有世间最为坚硬的外壳,按照常理来讲任何攻击都无法伤及到他的真身。然而,那道蕴含着死亡气息的黑色光束却以摧枯拉朽之势,轻易地破开了巨龟的硬壳,并从另一侧砰然射出,进而奔向远方。永魔龟遭受重创,当即悲鸣一声。与此同时,身上那枚巨大无比的窟窿竟开始迅速愈合并拢,最终恢复到完整的状态。而整个过程前后不过才几息的时间,当真令人不敢相信。

    “怪不得说这永魔龟是不死不灭的妖孽,身受如此重伤也能在呼吸之间修复,如此一来要想将其彻底消灭,岂不是只能一举将其变为尘埃。”

    永魔龟的超强自愈能力令遮天皇叹为观止,可后方那位神秘凶手还在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攻击。随着黑色光束地不断发出,深渊的入口开始逐渐变大,而永魔龟似乎感受到了其中那股可怕的气息,竟是忍不住朝后退去。

    让不死不灭的永魔龟也不禁怯步的恐怖存在,到底是哪路凶煞,遮天皇心中异常好奇。但理智告诉它自己,必须将这种幼稚的想法扼杀,因为那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

    “屋漏偏逢连夜雨,看来今天本就不是个该出门的日子啊!”

    感叹之中,遮天皇极力逃向深渊外侧,尽量将自己与里面的危险家伙拉长距离。可是,后者似乎并不想就此了事,从中射出的黑色光束竟变得愈发密集,威力也似乎大为增长,岩浆被一次又一次地撕成裂口,并且留下一道道黑色的伤痕。而如今,凡是被黑光击中的区域都会出现蜘蛛网形状的镭射纹,而且消失的时间也延长了不少。知道情况不妙的遮天皇索性躲到了那只永魔龟的身后,想要借用那具庞大的身躯,来为自己掩护。

    “你这小子对它做了什么!”

    就在遮天皇惊魂甫定之际,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传入到了他的大脑之中。不经过任何耳朵,而是直接进入到意识之中,这种精妙高超的通讯手段当真令他大为意外。

    “你……你是谁,你在哪里?”

    说话间,遮天皇环视四周,却并未发现说话之人的身影,而这时候,那个深沉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不要看了,我就在你面前,我就是永魔龟!”

    “永魔龟?你居然已经修炼出自己的神识?难道,难道你是凶兽?”

    天地之间,一共有三种兽类,其中之一便人间最常见到的猛兽,这里便包括狮虎熊罴蛇鹰之类的飞禽走兽。其二则是吸收了天地灵气,进有拥有漫长寿命以及一定修为的妖兽,之前在无妄修罗界之中的三眼蛟便是其中一个代表。其三,也是力量最强,神通最广的,便是凶兽。凶兽拥有人类远不能及强大体魄以及无限接近永恒的生命。因为可以直接吸收月亮石内的狂暴力量,所以修炼速度也能勉强追赶上人类修行者的步伐。而不同于猛兽与妖兽的是,凶兽最为强大之处便在于,只要时间够长,修为够高,那么他们的身体之中便会诞生出与人灰相同的自主意识,甚至可以运用人语交流。而眼前,这只巨大的魔龟口中,便出现了人类所独有的语言。换言之,拥有人类般意识的永魔龟,是一只真真正正的凶兽。

    “你居然是一只凶兽?你是哪一族的?”

    “你居然能看出我凶兽的身份,如此说来,你也来自于云梦仙泽?”

    遮天皇大笑道:“何止!”

    说着,遮天皇心动一头,原本那张还有一些人类特殊的面孔竟是急剧变化,一转身的工夫便成为了一张完完整整的兽面。

    “你……你与豺是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