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共敌魔龟
    永魔龟的强大程度远超想象,而眼下却又一个对他深恶痛疾的来客更是怒不可遏,他当然就是刚刚才在前者“嘴下”吃过亏的穷阳。

    自从出道以来,他还未曾记得自己吃过如此之大的苦头,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他,转而面向遮天皇,随即冷冷道:“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不想死在这里的话,你就先走吧!”

    “那你呢?”遮天皇淡然道。

    “我?当然是解决了这个畜生!”

    话音一落,穷阳身形遽增数倍,眨眼之间已长到如那永魔龟本尊一般大小。毫不犹豫的他双手赫然插向对方的身体两侧,只听一声“闷斥”之后,那只足有小岛般规模的巨龟竟是被他直接举了起来。

    “滚!”

    随着穷阳双手脱离永魔龟的坚壳,后者的身体如天外陨石一般,轰然坠向岩浆更深处,转眼间便没了影子。事后,穷阳虽然是在大口大口地喘气,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当中爆发出如此庞大的力量,哪怕是一般的凶兽也休想做到这一点。

    缓合之余,穷阳发现遮天皇仍停在现场之中,不禁怒喝道:“你怎么还在这里,难道真的想死吗?”

    遮天皇微笑着摇头道:“任何一个不曾绝望的人应该都不会想到‘死’这条路吧?可是,那只巨龟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难道,你以为这样就算解决了?”

    “当然不是!不过永魔龟的棘手程度并不是一味进攻就能应付了的。我说过,这个家伙拥有着无尽的寿命以及不死的身躯,任何攻击都是徒劳无效的,所以必须选择其它的方式来对付它。”

    “哦?什么方式,我倒想听听?”

    穷阳面色阴沉道:“封印!”

    自古以来,封印术一直被视作最后手段,作为杀招保留下来的究极技法。封印的方式多种多多样,有的依靠自身力量,有的则需要借助外部法阵,巧夺天地力量,从而将目标者封入永无止境的禁锢之中,这便是封印术的可怕之处。虽然穷阳表现得极为自信,但此话甫一出口,他的呼吸就变得愈发杂乱起来。

    封印术固然强大,但对于施术者的伤害也是无法相信的。为了在短时间当中拥有匹敌甚至超越“无敌”的力量,施术者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乃至自己的生命灵魂。而要想将如此巨大的一只永魔龟完全封印,所需要的条件恐怕是常人连想都不敢想的。

    “封印?就凭你?”遮天皇略显轻蔑地说道。

    “哼,单凭我一人之力自然不行,但我早有准备。本来,我是想拿来对付你的。”

    “我?”遮天皇的脸上忽现出一抹狡诈,进而笑问道。

    “封印术对于力量的消耗极为严苛,差上一点也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而在高手对决的时候,若要封印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所需要承受的代价同样是巨大无比的。不过,曾经数以千年的反复尝试,我已经找出了一种只属于我的独门封印方法。这种方法非但可以像常规封印术那样将目标禁锢起来,关键还在于对施术者也就是我,不会产生一丝一毫的负面影响。”

    “嗯?还有这么样的封印术吗?有意思,我到想见识一下!”

    话音未落,岩浆流下方的无尽深渊之下忽然传来阵阵惊心动魄的波动,想来是那只被丢到下方的永魔龟已经缓了过来,正准备再次返回上面,进行复仇。眼见这种情况,穷阳忽然厉声道:“不好,不能让这个家伙回到这里。永魔龟的力量太过强大,当年的老魔皇担心自己化羽之后无人能抑制其身体内的庞然力量,不得已将他贬入到了魔界的底端也就是九州之下,利用不灭火山的纯阳之力,以来限制它的力量与生命。可谁承想,这永魔龟竟是如此可怕,经年累月的‘责’,令他对不灭火山的火力竟也产生了抗性,现在的它哪怕死在这里,炙热的岩浆也休想毁灭他的肉shen。对于火而言,永魔龟就是它的克星。”

    遮天皇听头,点了点头,继续道:“可是,这又与将人它沉入渊底有什么关系?”

    穷阳又道:“不灭火山的内部常年充斥着大量活跃的岩浆,但若要说温度最高,能量最为汹涌澎湃的,便是火山正下方的深渊,那里的热量要比上层得强大数倍,乃至几十倍,以至于火焰都无法保持正常的形态存在其中,而是变成了一种奇特的晶体。这种晶体拥有超越火焰的恐怖热量,但却无法长久保存,只要离开不灭火山的地底深渊,便会立即焕然消逝,再次恢复到火焰的状态。因为这个缘故,大家都将其称为食火岩,意味通过消耗火急,从而产生的一种物体。天底之下,只有食火岩才能真正镇压永魔龟的力量,使其不会造反。老魔皇为了防止永魔龟离开火山深渊,还在入口处设下了一处巨大的屏障,使其无法自由地离开其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屏障因为老魔皇的仙逝不断减弱,又加上永魔龟的疯狂冲撞,终于遭到破坏,化无虚无。而永魔龟则趁机离开深渊,欲要冲出不灭火山,前往魔界乃至人间。”

    “这么说来,你接下来的行为,不只是为了保护魔界,也是为了人间的安危?”魔皇笑道。

    穷阳略显不悦道:“少在那里说风凉话,我说过永魔龟的可怕之处远超你们的想象,一旦进入到生灵聚集的地方,将会造成意想不到的灾难。所以在那之前,必须要将他阻拦在这里,否则等它离开不灭火山之后,任何人都制不了它了。”

    遮天皇道:“那你所谓的封印术,又该如何施展?”

    穷阳道:“要想封印如此规模的庞然大物,所需要的力量也是异常巨大的。在那之前,我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提炼力量,为封印术作准备。如果可以的话,这个时候能有人为我护法那就再好不过了。”

    遮天皇怪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护法?难道,你就不怕我趁人之危,偷袭于你吗?”

    穷阳同样笑道:“你不会的,如果少了一个像我如此优秀的对手,对你而一定是一种巨大的损失。你不但不会伤我,还会愈发地呵护我,使我免于它者的威胁。”

    “你这么确定?”

    “当然,否则刚才的我已经葬身在永魔龟的无底食腑之中,你的行动已经证明了我的说法。”

    “看来,这次你是吃定我了。也罢,能见到这般惊天动地的家伙,也算是一种缘分。我姑且就先在这里停留一会儿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的封印术失败,我可是会抛下去你独自离开的。毕竟,永魔龟经历了那样的镇压之后,一定会产生极大的逆反情绪,介时任何出现在他面前事物都将成为他泄怒的目标。”

    “好好好,这个你放心,如果万一封印术失败了,我也不会奢求你来拯救。当然,我对自己的术可是相当有自信的。”

    说着,穷阳双手开始快速结印,伴随着每一次手势的变化,他的身体以及周围的岩浆都会放射出不同颜色的光芒,赤,橙,黄,绿,蓝,靛,紫,黑,白,当光芒定格在金色状态下的一刹那,穷阳的身形竟是莫名其妙地遁入虚空,留在遮天皇面前的只有一道时隐时现的幻影。

    遮天皇目光凝视,看着那道幻影,轻声道:“实虚自如变,原来你还有这一手,怪不得你敢说出这样的话,如此说来,我这护法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啊!”

    双眼闭合的穷阳轻笑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种状态下的我虽然不怕寻常的攻击,却极为忌惮精神类的招式,一旦受到影响,非但封印术会因此中段,就连我也要受到其强大的反响效果,导致形神俱灭,魂飞魄散。所以,你的护法还是很有必要的。”

    遮天皇刚要开口,忽然岩浆下方陡然出现大量密集的气泡,硕大的不灭火山岩浆池,竟在这一刻变得好像“沸腾”起来,原本清透的岩浆出现了大量的杂质,可视距离一下子跌到了极限。

    “看来下面那个大家伙已经有些待不住了,你在这里继续准备封印术所需要的能量,我下去应付一下。”

    转身一窜,遮天皇已经掠出数十丈,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穷阳的面色忽然阴沉下来,口气森然道:“哼,你以为我真的要与你并肩作战吗?如果能用一个封印阵将你和永魔龟关到一起,那才是我最终的目标。永魔龟,你可要加把劲啊!”

    不同于上层,位于深渊周围的岩浆竟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愈发粘稠,阻力巨大。在这种情况之下,每下潜一步,都要消耗比之刚才大上好几倍的力量,真不知道那只永魔龟是如何在这种环境之中存活如此之久的。

    “嗯?按理来讲,那家伙应该已经浮上表面了,怎么迟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蓦然转身,一张巨大的狞面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遮天皇的眼前,未曾来得及抵抗,一股无法逾越的庞大力量遽地作用在他的胸口之上,并将其迫入到深渊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