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火海重逢
    一眼望去,火汤四溢,热浪涛天,不只是地面的众多植被,就连空气都已被烤化一样,个别地方已出现扭曲变形的迹象。

    遮天皇站在其中一块地热较高的山峰之上,正在寻找岩浆外露的源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自他的视野之中一闪而过。

    “比目魔鱼!”

    没错,是比目魔鱼,被魔皇当作河伯派遣到岩浆河内平衡岩流的重要枢纽。然而,到了如今,就连它也不由得从河底之中逃窜出来,可以想象,眼下九州内的形势有多么危急。遮天皇挺身飞出,当即落到对方的面前,开口询问道:“下面的情况到底如何,你要去哪?”

    比目魔皇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遮天皇之后,这才尖声叫道:“汪要再说废话了,不想死的话就赶快离开这里,否则都得给魔界陪葬。”

    同样是岩浆流,但流到大地之上的部分远比岩浆河内的“温柔”了许多,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比目魔鱼还能比较偷窥地在其中潜流。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此处的温度开始越发升高,一些距离岩流较远的山石竟是被其蒸得通红,如同一只煮熟的螃蟹一般。

    “难道真的没有扼制火山的方法吗?”遮天皇忽而沉声道。

    “呵呵,有,当然有。不过,我想要试一试吗?不妨告诉你,不灭火山虽然拥有灭世威力,但内部的巨大能量却全部来自于火山之下的火融魄。只要能将他消灭,不灭火山自然会变成永灭火山!”

    “火融魄?那不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圣物吗?难道世上真的有这种东西?”

    “有当然有!”

    火融魄据说是当年火神祝融与水神共工大战同归于尽之后,留在世上的唯一痕迹,拥有祝融生前的无上火力以及超乎想象的庞大能量。但后来,这一神迹竟是不知所踪,没想到居然会在魔界之中再次现身,而且还牵扯出这般不为人知的天大隐情。

    “你的意思是说,不灭火山的由来就是因为火融魄?可既然这样,那又是谁将如此危险的东西带入到魔界之中的?”

    比目魔鱼不耐烦道:“我不知道是谁,也不想知道是谁。我只知道,如果再赶快离开这里,任你是天王老子,也要被岩浆的极限热量烧到尸骨无存。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但我却不是,我要走了,再见!”

    遮天皇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对方消失的身影,而后将头转向那片赤红色的火之海,随即喃喃道:“走吧走吧,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p融魄,嗯,好似是件不错的宝贝,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往不灭火山之中一探其中yxu sm b .”

    纵身一跃,化为游鱼一条,一转眼偈已游出数以百丈。眼下,他距离之彰比目魔鱼逃离的岩浆流已不到数步,而在其它的三个方位之中,同样也有与之相当的汹涌岩浆河,只是因为位置原因才一直没有爆发。不过照这个势头下去,变成那样的结局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不知游了多久,遮天皇忽然发现前方的河床之上赫然出现了一枚漆黑的洞穴。说来也奇怪,那地洞仿佛拥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可以阻挡一切岩浆的侵袭。略显疲倦的遮天皇不禁大喜过望,几次划行之后便已来到了距离洞穴不到一丈的位置当中。然而,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进行观察之际,一道莫名其妙的暗流忽然从那洞穴之中飞夺而出,不偏不倚,直接将其吸入了自己的腹中。整个过程之中,遮天皇没有一丝反抗的机会,就像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质一样,被继续送往未知的区域之中。他只觉得自己下落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当双脚着地的一瞬之间,遮天皇那颗揪起的心终于也放了下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为何会与无物不焚的岩浆相连,难道这里就是……”

    抬头望去,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座巍峨壮观的大山。山口处,不时冒出滚滚黑烟,并将任何与之接触的事物化为虚无。

    原来,这就是不灭火山!

    不同于遮天皇对于“山”的理解,与其叫它山,还不如叫他是界,一个生存在魔界阴阴影之下的独立境界。任何人,哪怕是高高在上的魔皇,见到它的第一眼,也不禁被其暗自惊叹。而让大家对其敬畏参半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岩浆,能够融化世间万物的无情火力。数万年间,它未曾发作过一次,却足以令界中族人为其膜拜硊伏。而一旦亮明真正的实力,一场空前的灾难便会随之到来。

    不灭火山周围的温度已经到达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程度,除了它自身以外,任何与之接近的事物都被焚烧殆尽。然而,就在那茫茫的岩浆流之中,却出现了一道乍眼身影,正是冒着生命危险潜到火山下端的遮天皇。

    据比目魔鱼所讲,火融魄就在山底之下,只要将其破坏,便能从根本上遏制火山的喷发。但越是这样,不灭火山下方的温度便会愈发灼人,甚至就连强如现在的遮天皇都有一种错觉,体内的灵气随时都要自燃焚烧起来。好在,他的强悍兽躯主他抵抗了近九成炙热的能量,即便如此,他仍然有一种随时都要逃离此地的冲动。

    不灭火山方圆百里,要想在这里寻找一枚火融魄,无形于大海难针。就在他为此困扰迷茫之际,一阵阵嘶啸忽然从远处的岩浆流之中相继伟放到他的耳中。

    “滚开,快点给本大爷让开。信不信我将你碎尸万段!”

    放虽是这么说的,但从对方口中不时发出的惨叫看来,被碎尸万段的仿佛就是说话者本人,而且遮天皇对其声音又是相当熟悉。一路顺着声源反溯而上,绕过不灭火山的山腹,他才终于看到了那名与自己同坠火海的同命相连之人,穷阳,这对在不久之彰还在以命相搏的仇家,居然在这等紧要关头再次相逢。

    对于遮天皇的出现,穷阳同样显得万般惊诧。然而,眼下的情况极不乐观,一只套在无比坚硬外壳下的巨型龙龟赫然出现在岩浆流中,而它那张长满狼牙的口齿之下,正是已经精疲力竭的穷阳。

    穷阳居然处于下风,而且即将就要成为那只龙龟的果腹之物。虽说前者拥有无上修为,但单凭力量的话还无法与这种体型庞大的上古巨兽相媲美,厮斗起来处于丁风也就见怪不怪了。本来,处境岌岌可危的穷阳对于任何一个前来的人类都会投以满怀的期望,但得知来者是遮天皇之后,他脸上的喜色不禁骤然隐去,一股浓郁的互气随之涌上眉宇之间。

    “天上亡我,为何要我在这种时候遇到这个家伙。前有血喷大口,后有强敌毒手,看来这次我穷阳气数已尽啊!”

    “唰”地一道白光闪过,形同山丘的巨型龙龟陡然间仰天悲鸣一声,位于其口中的穷阳立即趁机脱身,一连游出了好几百丈,这才稍稍安定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在他的不远处,遮天皇一脸戏谑地看着这里的穷阳,进而冷笑道:“被自己的仇人救了一命,感觉如何?”

    经对方的提醒才意识到刚刚那一记惊人白光居然缘于遮天皇,穷阳又气又愧,当即怒回道:“想让我穷阳感恩于你,简直是痴心妄想。不过你放心,以后有机会,我会将这一切全部偿还给你的。对了,这里是魔界禁地,你一个外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趁着为时不晚,还不速速离去!”

    遮天皇不以为然道:“你怎么知道我与你下来的目的不一样?”

    穷阳面色大变,随即道:“难道,你也是为了那颗火融魄而来?”

    “果然,与我所猜测的一模一样。”

    其实在见到穷阳的第一眼,遮天皇已经意识到对方不顾自身安危、深入不灭火山的原因,正是在于那颗火融魄。穷阳作为魔界之中,魔皇手下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拥有着无与伦比的阳刚之力,而火融魄则是世间至阳至刚的宝物之一,对于穷阳的修为有着无可代替的重要作用。如果说火融魄可以被纳为己用,那穷阳便是最好的归宿之一。不过从刚才的情形来看,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

    “真是古怪,这里本不应该会有这种大家伙出现,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遮天皇望着那只龙龟,不禁问道。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只龙龟应该是当初第三任魔界的座下神骑,永魔龟,据说这家伙拥有着无尽的寿元,以及无法摧毁的完美身躯,刚刚我几乎使出了混身解体,但仍然无法对其造成伤害。”

    “哦?连你都不行吗?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上前一试。”

    方才被遮天皇一招击中的龙龟,如今已经缓过神来,当意识面前这个满身鬣毛的怪异男子就是中伤挑衅自己的罪魁祸首,巨大的龙龟身体之中,立刻爆发出疯狂肆虐的无尽戾气。

    “呵,看来惹上了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