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不灭的火山 无尽的灾难
    遮天皇与豺的凶兽之力融合之后,不但拥有了后者对方举世无双的高强修为,还在因缘巧合之下领悟了其它凶兽的神奇力量,而刚刚的金蝉脱壳便是其中之一。无法想象,在那般仓促的情况之下,他居然还能使出如此精妙绝伦的一招,当真令远处的九州幽姬难以接受。

    “穷阳!”

    这一拳打得恰到好处,竟是将穷阳轰入以了数十丈的高空之中。而随着他的身形不断向上,空间之上竟是形成了一条细长的黑线,将他的轮廓勾勒便分外清晰,哪怕是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之下也能看得到。

    “你输了!”

    “嗡嗡~”

    就在遮天皇准备施展全力一击,将对方一举击杀之际,漆黑的夜空登时阳光万丈,以穷阳身体为中心,半径数以十里的区域之中,已然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光芒全部笼罩。由于长时间身处漆黑的空间之中,如今陡然见到如此强烈的光线,遮天皇的眼前不由得之一晃,暂时失去了视觉。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通过两只耳朵辨认出一个身手极为迅速的人正在向自己极驰而来。

    “以为阻挡我的双眼就能逃过一劫了吗?真是可笑!”

    即便是在双眼紧闭的情况之下,遮天皇豁然抬起手来,与此同时他的身形也随之高大了数分,混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异常高贵的神圣气质:“天豺杀!”

    突然间,自九天云外的碧霄之上,忽而落下一只飞光兽影,正是一只巨大无比、且身手矫健的天豺。这是天豺之中,蕴含着豺族长的毕生所学,威力之大,气势之强,实乃旷古绝今,是人力不可为的一种神迹。如果被那道天豺影直面击中的话,莫说是人,就连这片大地恐怕也会化为焦土。眼见自己命悬一线的九州幽姬不禁惊叫道:“穷阳,挺住啊!”

    就在九州幽姬开口呐喊之际,原本已经失去知觉的穷阳竟是在最后一主刻睁开了那双宝石般的透刎眼眸。他的身体虽然还在半空之中,但其中的澎湃气势已经率先抵达地面,并在无从借力的情况之下,强行挺住了下降的身形,并仰面将那道硕大巍峨的豺影轰然迎入到自己的怀中。

    “少得意!”

    “砰砰砰!”

    穷阳一连使出了三道劲力,而伴随着每一次发力之后,他的身体都会为此发出一声爆鸣,就好像用一只巨大的铁锤全力敲击骨颅时候发出的怪响,异=常惊悚。而穷阳本身自然也不会好过,虽然勉强缓和了那道极速下落的兽影,但按照这个势头下去的话战败身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且这一刻一定不会很遥远。

    “哈!”

    面对如此恐怖的浩瀚兽力,哪怕是穷阳都不得不发出一声哀鸣,这时候只他的双掌掌心已经血肉模糊,血水连同上面的皮肉在不尽风浪的席卷之下,飒飒飘落,一眼看去十分悲壮。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负隅顽抗!

    “好了好了,你已给做到相当不钽了。但如果连天豺杀都打不倒你,那就没有什么方法能将你在时间之内轻松击败了。所以,你就觉悟吧!”

    在那股不可抵挡的豺之力下,穷阳的气势越发侈靡,呼吸的动作也趋于微弱,显然如今的他已经逼近虚脱,再过不了多久就要力竭而终。而到了那个时候,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不不,没有人能杀得了我穷阳。我可是魔皇的左膀右臂,怎么可能与我们这些小喽罗一般模样。黩黯,借我力量!”

    数以万里之外,身处人间之中,身披黑色披风的黩黯蓦然回首,看着阴云滚滚涌现的地主,目光不禁变得冰冷起来。

    “穷阳遇到麻烦了吗?居然不顾曾经的誓言,前来与我借服力量。不过也好,下好我还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这下我们就算扯平了。”

    说话间,黩黯缓缓张开右手手心,一只黑色的纸鹤随即出现在手掌之中。只见他轻吐一口灵气,那只原本毫无生命的黑纸鹤竟灰自行站了起来,纤薄的翅膀一扇,便飞入了半空之中。

    “去吧!去给我那个不争气的兄弟一点帮助,他需要你的帮助,快!”

    那只不起眼的黑纸鹤好似拥有神志一般,黩黯的命令刚一发出,前者便化作一道快绝黑闪,圾着阴云出现的方向随即狂射而出,一转眼的工夫便已没了踪影。往前方看去,他距离此行的目的地已经不远,再翻过下面的一道山,呼雷魔君首级所在的地方便要到达了。遥空望去,苍城之中一副安定祥和,黩黯的冰冷的脸面竟浮现出一道匪夷所思的会心笑容。

    “默黯助我!”

    就在豺之力即将击溃穷阳的本尊之际,一道天外黑光忽然不期而至,几次盘旋周折之后,遮天皇才看清那天上时隐时现的黑光本体,竟是一只不足巴掌大小的纸鹤。别年这东西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在这种生死关头,任何出现的异常情况都有可能改变整个战局的形势。更何况,他已经从那只黑色纸鹤之中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恐怖力量,这份力量的强大程度,甚至不亚于穷阳如今体内所包含的。

    “想借助外力?痴心妄想!”

    此刻,空中的耀眼光芒已经消散了七八分,而遮天皇也借此机会重拾目力。然而,当他看到那只黑纸鹤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已经太晚,地枚小玩意如今已经沉入到了穷阳的心口位置处,并继续向内部探入,眼见就要合而为一。眼极手快的遮天皇掣手一挥,一道腰身粗细的霹雳闪电立时破空而出,呼吸之间便已挡在二者之间,最后的融合看起来似乎受到了阻碍,进而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而在这一刻之中,就连遮天皇也不禁暗暗松了口气,毕竟比起之前的战术,这样的方法既快捷,又简便,自然是他最为希望的。可是就在这弹指一瞬之间,穷旧右侧那只正与豺影搏斗的右手忽然将那胸口处的纸鹤抄起,张嘴便丢入了自己的口中。就在遮天皇想要继续观察下去的时候,穷阳的口中接连发出阵阵诡异邪门的笑声。

    “谢谢爷,黩黯,我不会辱没了黑白双煞的名号。狗儿,你给我下来吧!”

    随着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拧身,只见那道高约百丈的诚然大物——豺影,竟是被穷光轻而易举地架到身旁,并随之用地掷向下方的大地之上。以免豺之力会殃及自己,遮天皇甚至来不及心,当即飞速奔往安全地带,其实也就只是远离战场中心而已,越远越好。当他再次回头之际,饱含豺族长血肉的巨型兽影,竟像彗星一样轰然砸落在地。肆虐的风浪,无边的能量,将硕大的九州变成了一处悲伤之地,就连地底深处也不禁发出阵阵悲鸣。

    “这是……”

    不等遮天皇搞清眼下的局势,只见远处山峰之上的九州幽姬抬目四顾,口中尖啸道:“不好了,不灭火山,不灭火山好像要出事了!”

    九州幽姬如同预言家一样,话音一落,东西两侧的两处盆地之中忽然燃起慕名山火,超乎想象的高温,不只是将丛林变成了火海,就连距离地面数丈之内的空气也化为一咱淡淡的橘黄色薄纱,暂时滞留在事发地点的上空。

    “嗯?不会吧?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刚才只顾得交手,忘记了这里是九州。如果真让其中的不灭火山完全爆发的放,那魔界数以万年的基业将会丝毫不剩啊!”

    情况万分危急,穷阳甚至将面前的敌人遮天皇弃之一边,回身便朝其中一处火场方向飞射而去,离开之时还不忘叫道:“今天事发突然,我们改日再战!”

    望着穷阳消失的方位,遮天皇不禁看向自己身后加一片火场,随即开口喃喃道:“能够毁灭整个魔界的不灭火山居然要爆发了?那我该不该插手此事?”

    心中打算未能明朗,那边九州幽姬,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停地居原地打转:“完了完了,这下真的玩了。没想到我九州幽姬百战炼身,居然会以如此不城的方式离开这个世上,真是好不甘心!”

    说着,九州幽姬豁然看向另一边的遮天皇,脸上的神色立时变得无比阴毒道:“你这个该死的多毛怪,如果魔界真的出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让你全家陪葬!”

    面对九州幽姬的尖酸辱骂,遮天皇竟是淡然一笑,随即飞入上到头顶上方的天空之中,昂首向火场方向看去。

    “一人做事一人当,虽然我对魔界没有什么好感,但如果就这么破坏了你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属实有些说不运去。既然如此,我也不妨发发慈悲,替你们去收敛一下这个残局。”

    语结,遮天皇的身形竟是自空气这中中慢慢消失,原来刚才所留下的只是一具残象而已,真正的本尊早已前往火场进行求援。

    群魔殿中,噩耗紧随而至,令那众多魔界干将大惊失色,唯独魔皇却显出一副毫不关心的冷漠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