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电光火石
    人皇,遮天皇,这两位昔日皇者共处一地,誓必是要掀起一场惊天大战。而面前显身之后的前者,就连见多识广的九州幽姬也不禁大惊失色。

    “什么……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难道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搞错了?”

    穷阳淡然一笑,面孔之中随即浮现出一股冷酷神色,而后不以为然道:“幽姬,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魔皇大人在人间得到了人皇的力量,现在人皇的修为灵魂已与魔皇融为一体,而剩下的这副躯壳,刚好成为我的容身之所。五千年了,我的那副身体已经腐朽不堪,唯有借用新的容器,放能发挥出我原本的实力。”

    说着,穷阳赫然向前一步,又道:“你先退下去,不然一会儿伤到你可不要怪我。”

    九州幽姬看着那张陌生却又熟悉的脸庞,不禁咬了咬牙,口中轻声道:“那你自己多加小心,我会在暗中帮助你的。”

    “你敢!”

    穷阳的话与他的神色变得同样决绝,眼中的神光如同刀刃一样,刺在九州幽姬的身上,令他的皮肤隐隐作痛。

    “你要敢插手我和他之间的战斗,我绝对让你死得比他还要难看。”

    九州幽姬忌惮地望了对方一眼,这才转身匆匆离去。而这时候,穷阳已然转回头来,看着前方那个长着一身鬣毛的魁梧男性,随即大声高呼道:“不管你是何人,今天胆敢擅闯九州,大闹魔界,已是死路一条。希望一会儿你不要让我失望,我可不想刚刚开战你就倒下了。”

    遮天皇伸手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同时漫不经心道:“彼此彼此!”

    话音甫落,穷阳双目如灼,大片毫毛夺空而出,如两只漫天巨掌,直击遮天皇的面前。

    “双阳极目法!”

    双阳极目,也就是将两只眼眸暂时化为两颗炙热无比的艳阳,使其成为自己的武器,令对手无力抵抗。毕竟,太阳是自然界之中至阳至刚之物,除非有绝顶之能,否则绝对无法与匹敌。

    然而,面对此等惊世骇世的杀招,遮天皇竟能面不改色,他甚至还有心思梳理自己额前的发丝,同时轻吐浊气,淡淡说道:“好大的日头,应该……很美味吧!”

    摇身一变,兽身万丈,这一刻,遮天皇的身影被拉长了无数倍,如今他的一根手指头,几乎都可以遮住头顶苍空,更不用说是他那神圣威武的本尊。而在这种情况之下,由穷阳发出的双阳极目法,竟也不过是股掌之间的弹珠,与其相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刹那间,只见遮天皇那通天的幻身,竟是迅速变化,转而成为一只豺般模样的诚然大物,遽地张口,用力一吸,便将那两枚蕴含恐怖能量的艳阳吞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天豺吞日!”

    “嗡~”

    没有爆炸,没有轰鸣,但听兽形状态的遮天皇体内忽而传出一道尖锐的刀啸,原本修长的兽身竟也在这瞬间膨胀了数分,显得臃肿,甚至有些可爱起来。面对此等超乎理解的骇人情景,作为对手的穷阳则是淡然一笑,口中喃喃道:“有意思,居然把我的双阳整个吃下去了,这等疯狂的手段,恐怕连魔皇大人都想象不到吧?不过,你以为我穷阳的力量,是那么容易消化的吗?”

    随着那一抹残酷冰冷的肆意笑容,穷阳的双手忽然在胸间合十,轻拍一掌,口中立时道:“双阳合爻,爆!”

    “咣!”

    刹那间,遮天皇的身体变成了万道星光,轰然在天地之间炸裂开来,没有太大的动静,但随之产生的万道光芒,直接令处于黑暗之中的魔界变成了白天。眼见这两位绝顶高手接连使出倾世绝技,九州幽姬不禁自言自语道:“这真的是人力所为吗?如果将这两股力量运用在创造之中,也许能够建立一方世界也说不定。”

    “哈哈哈哈,怎么样,这下你总该知道我穷阳的恐怖之处了吧!可惜,即便你现在有所领悟也为时过晚,因为你不会再有机会重新站起来,不对,现在的你应该已经化为虚无了吧!”

    “嗖~”

    急劲扫过,穷阳下意识地侧了下身子。然而,那股突来力道,还是将他的左边脸面划出了一长狭长的血口。皮肉翻开,露出其中森白的颧骨,于是乎那眼中的得意立刻变成了疑惑与惊讶。而在他的背后空地之上,一只大小如人一般的直立“猛兽”赫然凭空显现。

    “好快的反应,看来我也小看你了。”

    “嗯?”

    二者双双转身,又同时消失于原本的位置中,战场之上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但空气之中却接连发出交手时候所独有的闷响声。

    “砰砰砰砰,咣~”

    当二人再次显露真身之际,穷阳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娄道或深或浅的血痕,而与之对应的那只人形“野兽”,却是毫志无伤,只是气息略显混乱。

    “你居然还活着,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虽然身上多处受伤,但穷阳对此却是毫不在意,他将手上的血液送入到口中,仔细咂摸着其中的滋味,而后神态疯狂道:“再来,再来,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遮天皇淡淡一笑,陡然间他的本尊与残影竟然完全交融在了一起,乍一看上去就好像有无数分身一样,令人眼花缭乱。与此同时,空间之中骤增万千锋刃,如一枝硕大的蒺藜一样,凶猛地攻向穷阳的身前。

    “来!”

    “哐哐!”

    两人四臂,登时于半空之中一起停下,就在刚刚的万分之一瞬间,穷阳居然识破了遮天皇的招式,并以更快更凶的招式,将其双臂完全制住。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还未消失的残影竟在此刻自行运动,进而化作一波无可抵抗的凶悍攻势,径直轰击在穷阳的身体之上。

    就这样,穷阳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血人,无力地向后栽倒下去。而这时候,站在跟前的遮天皇,眼中的疯色也随之消散大半,容貌也恢复到之前半人半兽的状态。

    “忘记告诉你了,我的狂兽万影一式,杀机便藏在这些残象之中。和它们相比起来,我的本尊根本不值一提。不过能打到这种地方,你已经令我着实吃了一惊。至少从现在看来,你是魔界之中魔皇之下的第一人,实至名归。”

    蓦然回首,当遮天皇那双充满戾气的眼眸看向独自一人的九州幽姬之际,后者的身体不禁为之一震,步子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怎么会这样,连穷阳都不是他的对手,难道魔界之中已无人是他的对手?”

    说着,九州幽姬刚要飞身离去。忽然间,他的目光竟是倏尔一换,欣喜之色溢于脸面。

    “轰!”

    就在九州幽姬神色骤变之际,遮天皇的的脸上也显现出几分惊诧。此刻,他仿佛感觉到一股比大地还要深厚数倍的恐怖力量忽然自他的背后冉冉升起。当他转过身去,望向事发地点之时,一个全新的穷阳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样就想打败我?你未免也太小看了穷阳二字吧?”

    快快快,快到无法想象。身在数丈之外的穷阳,结实的拳头竟已轰然砸在遮天皇的身体之上,自头到脚,自外及内,每一寸血肉,每一根筋骨都在不停地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高手过招,胜负往往都在一念之间,如果说他们两人之间的战斗将要有结果的话,那么现在便是最好的时机。

    “轰轰轰!”

    猝然坠地,遮天皇的体内接连爆发出数道火光,冲天赤焰顺势燃起,并将其彻底包围。一时间,空气之中弥漫起一股淡淡的焦糊味,而穷阳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灿烂起来。

    “呵呵,刚才还真是惊险啊!魔皇视为糟粕的人皇躯壳,在我看来却是一座珍贵的宝藏,尤其是他身上的无极仙脉,更是神迹般的存在。借由仙脉之中的仙气,能以最快的速度治愈身上的创伤,却不会留下任何弊端。不然,我怎么会在遭受重创之后还能施展出这般凌厉的攻势呢?”

    一边说着,穷阳缓步走向那具已经烧得扭曲变形的兽躯边上,凝目观望。然而,火中的容貌已经彻底毁掉,因此方才遮天皇中招刹那的痛苦神色也不可得见了。

    “真是可惜,没能见到你生命最后一刻的神情,真是一种巨大的损失。不过我想,你一定是万分痛苦吧!”

    “唰!”

    语顿,大地崩裂,一只满是鬣毛的手臂忽然从中飞夺而出,如铁钳一般紧紧握在穷阳的脚踝之上。递目下望,那张令他无比厌恶的脸庞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小看人的是你吧!”

    “砰!”

    一拳,一记平淡无奇的直拳,不偏不倚,结结实实地撞在穷阳的面目之中。鼻血飙窜,一声闷哼自其口中发出,身体则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随即倒地。直到中拳的数息之后,穷阳还是无法理解,本应该化为焦炭的对方,为何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金蝉脱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