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煌魔临凡
    “你不能杀我!”九州幽姬正色道。

    显然,遮天皇还没有从之前的话语之中回过神来,如今又被对方抢先一句,当即便觉得一愣:“为什么?曾经死在我手上的人,也有这么说的,不过他给我的理由十分好笑。他说他有家人需要照顾,难道他当初站出来与我为敌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吗?说到底,这些只不过是内心怯懦的写照而已,你这么说,只会信我更加看不起你。”

    九州幽姬从容依旧道:“我真的不能死,我死了魔界就完了。”

    “哦?这是什么道理,我倒愿意洗耳恭听。”

    “因为,我早已九州融为一体,如果我死了,单凭九州的力量根本无法镇压下方的不灭火山。如果火山爆发的话,整个魔界都会化为灰烬。”

    遮天皇冷笑道:“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事情也就好办了。我虽然对人间没有什么好感,但至少在那里活了那么多年,多少都有些情分了。如果那里直的成为了魔界的奴隶场,我反而有些不太高兴。火山喷发,淹没魔界,这样你们魔族便无心扩张领土的事情,人间也就会转危为安。不错,这样的结果着实不错。”

    九州幽姬脸色一沉,随即又笑道:“你以为,不灭火山发作之后,身处魔界之中的你,而且还是在九州的中心位置,距离不灭火山如此之近,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全身而退?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呵呵,刚才在九幽阁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我不是哪样出来了吗?”

    九州幽姬忽然恶狠狠地回道:“那不一样,九幽阁充其量只是我的一件玩具而已。但控制不灭活山的却是深不可测的老天爷,你以为凭自己一己之力可能忤逆他老人家的意愿吗?而且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

    遮天皇神色一扬,面带笑容道:“什么事情?”

    “你在九州之中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定然惊扰了父皇的圣驾。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援军马上就要来到了。”

    遮天皇哈哈大笑数声,然后手指九州幽姬的方向,显出一副轻蔑的神情,道:“不妨告诉你,魔界之中,除了魔皇之外,无人是我的对手。他就是派来再多的援军,结果也都一样,那就是死。”

    九州幽姬面色一变,好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仰头看向天空,同时轻声道:“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夜晚格外漫长。”

    遮天皇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口气也变得越发冷酷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他已经来了。”

    “哈哈哈哈!”

    骤然间,九霄之下,接连传来数声雷鸣般的爽朗笑声。笑声始初,九州的天色登时黯淡下来,哪怕是相隔一两丈外的人影,也已经模糊不可见。

    “嗯?难道真被说中了?”

    “幽姬,你的洞察力果然不同一般,不过,我已经到这好一阵了,来,让我领教一下这位不知死活仁兄的厉害!”

    “铛,铛,铛!”

    遮天皇以手代剑,凭空笔划了几下,此时空中随即传来数声铿锵,隐约可见,前者的手臂之上竟是出现了一道狭长的血痕。

    “何人鬼鬼祟祟,还不快点现身一见?”

    “好!”

    那是一个怎样的怪人?凡是与其相临,哪怕相近的事物,都会立时被染成了歇斯底里的黑色。他是黑暗的化身,阴邪的代表,他的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不祥之气,所有与他沾上关系的人或物,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如今的他摇身一变,成了九州幽姬的摇军,天使一般的存在,这让前者的心中不禁大喜过望。

    “穷阳,你来了!”

    终于空间之中的重弹光芒已经几乎全部消失,所以哪怕遮天皇拥有着野兽的敏锐视力,也无法看清那人的面容。他只觉得,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黑洞,欲要将一切接近他的物体吸纳到自己的黑洞之中。

    “幽姬,你似乎比原来硬厉害了。怎么,魔皇偷偷给你灌输功力了?”

    九州幽姬黯然道:“父皇的脾气,你最清楚了,他怎么会把自己视如至宝的修为功力传授给我。不过,九州的独特气候对我大有裨益,或许正是这个缘故,所以现在的我才会给人一种强大的气场。”

    穷阳怪笑道:“也罢,反正也没有指望你。你累了,先去旁边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就行。”

    遮天皇霍然向前迈进一步,气势如虹道:“你?够吗?”

    穷阳同样向前走了一步,毫不示弱,却又略显幽默道:“够,应该够吧!”

    “好大的口气!”

    身随心动,无与伦比的杀掌已经双双轰至,黑暗之中,穷阳的吲角忽然稍稍扬起,几颗森白牙齿分外显眼。

    “砰砰!”

    从始至终,遮天皇都未能见到穷阳出手时的动作,但足以与他如今力量相媲美的强大劲道竟是不期而至,轻而易举地接住了他的两只拳头。

    “有意思p!”

    拳拳到肉的攻势容易捕捉,但看不见的声音却是极难琢磨,而就在刚刚,遮天皇便使出一招狮子吼,以来打乱对方的心绪,同时震伤其五脏六腑。

    蓦然抬头,眼前的黑色令遮天皇有些心神不宁,而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中心处赫然出现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旋涡,并且越转越快。虽然不知对方的意图,蛤为了保险起见,遮天皇还是选择以退为进,先避风头。可那穷阳也不是善类,举手投足之间便能施展出惊世骇俗的功力。一眨眼,那两枚旋涡之中忽然迸出两道白光,如奔雷快箭一样,直接射向遮天皇的要害。

    “嗯?”

    重获凶兽之力的遮天皇,比起从前最为显著的一个变化就是身体的灵活性以及反应能力都有了质的飞跃。哪怕是转眼一瞬的时间,也能做出最精确,最快速的反应。两枚光箭已然抵达胸口,他甚至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使出一招优雅的“贵妃醉酒”,让自己的身体与地面保持水平,并将那前来的光箭从身上让了过去。可是就在二者错身一刹那间,栖身于黑暗之中空阳,双眼之中竟是豁然亮起万束毫光,而已然发出的两道光箭,似乎受到了主人的影响,体形登时扩大了无数倍,当即便将身下的遮天皇“压”入了地面之中。

    “砰砰,轰~”

    眼见遮天皇身影消失在那一波接着一波的白色气浪之中,如梦方醒的九州幽姬这才长吸了一口气,接着喃喃道:“不愧是穷阳,这一招暗中借光使得果真完美,就连我也想不出应对之策。”

    面对对方的夸奖,穷阳却是不屑道:“幽姬,是我在九州之中待得太长,许久没有与外界接触,所以才你会对我如今的表现如此惊叹。其实,我与黩黯这么多年修为几乎没有粗进半分,如果这种程度都能令你如此吃惊,那只能说明你的水平在慢慢减退了。”

    被穷阳“教训”了一顿,九州幽姬面露尴尬之色,而后勉强笑道:“既然强敌已除,那你是不是要回去交差了?”

    穷阳看看刚才光箭爆发的地方,忽然面色一沉,表情严肃道:“谁告诉你他死了?他分明还活得好好的、”

    “哗啦~”

    随着地面上的几块岩石滚落一旁,一只满是潜移的手掌赫然从那泥土之中探了出来。接着,另一只手臂也出现在二人的眼前。九州幽姬刚要说话,谁知那个令他无比头疼的脑袋已然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遮天皇居然“活”过来了。

    缓缓爬起方才的“葬身之地”,灰头土脸的遮天皇站起身来,用力拍打着身上灰尘,嘴里还不忘说道:“差点就要被杀掉了,幸亏我反应及时。”

    这时候,目睹遮天皇“复活”全过程的穷阳忽然笑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很好,为了活命不惜将自己埋入到肮脏的土壤之中,很好!”

    虽然只有短短几句,但九州幽姬已经从其看出穷阳对于眼前的敌人十分赞赏,甚至有些主动示好的意思。到了如今,她已不耐烦道:“别光顾得夸奖了,刚才的杀招失手了,难道你没有意识到吗?”

    穷阳淡淡道:“一开始没有,刚才意识到了。不过越是这样,我便越是斗志昂扬。如果三拳两脚就能解决的对手,那也未免太过无趣了吧!”

    如今,遮天皇已经从刚才的“生死瞬间”缓过神来,不得不承认,那一招“暗中借光”实在有些精妙,若不是提前拿出十足的注意力,恐怕真的会被那两道光箭撕成碎片。也正因为这个缘故,他决定不再继续“玩”下去。

    “来了这么久,居然一直躲在阴影之中,实在有些不礼貌。来,让我帮你褪去那件神秘的外衣!”

    隔空一拳,犹如湛空惊掣,不仅将那片萦绕在穷阳周身的黑色尽数震散,也让他的庐山真面得见见人。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九州幽姬忽然惊声道:“你……你不是穷阳!”

    “人皇,呵呵,果然有些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