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直面幽姬
    肆虐戾气,如无尽汹海一样,立即涌向四面八方,而那些多如牛毛的众多甲虫,就是连一丝一毫的抵挡能力也没有,纷纷化为漫天黑炁,随风消散。刹那间,刚刚那个施展阴毒蝎尾偷袭的“凶手”终于露出真实面目,正是方才与他对决的九州幽姬。

    “什么!”

    九州幽姬原地椅了两下身子,嘴角处已溢出暗红色的血液,在她面前的不远久,瞑目静滞上的遮天皇豁然睁开双目,一道无比绚烂的绿芒登时化为万丈毫毛,令得它的主人神圣威严。

    遮天皇抬起手来,发现自己的身体毫发无伤,再联想之前发生的种种,他才终于明白,九州幽姬所谓的“九转往生”,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恶梦而已。

    “仅靠拳意就可以令我迷失心志,坠入心魔,不得不说,你确实很有一套。不过,到此为止吧!”

    一瞬之间,遮天皇的身影被拉长了数分,原本应该站在数丈之外的人形,一念之间便已窜到九州幽姬的眼前。拳,一只长满鬣毛的拳头,当即挺射而出,这一刻,空间扭曲,金光四溢,骇人的场面竟是让对方忘记了躲闪。

    “幽姬大人!”

    此刻,一直站在一旁静静等候的爆羽魔将忽然长啸一声,这回他的手中无箭,弓上亦无箭,他将那张已经被之前的箭式消耗耗尽的黯淡弓骨,骤然抡向遮天皇的面门,口中进而高呼道:“爆!”

    生死关头,爆羽魔将使出了自己的独门杀招,也是他称号玄机所在,能“爆”的不只是箭,还有弓。而且弓骨爆发的威力,更加远强于爆箭的威力。更何况,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之中,哪怕是铜皮铁骨,铜墙铁壁也休想幸存,更何况对方只是一个人。

    当然,这是爆羽魔将的想法,在弓骨炸死的刹那,他兴奋得几乎都跳了起来。

    “我……我……”

    “你想死,我先成全你!”

    销烟溃散,一枚惊天拳影赫然笔直地砸向爆羽魔将的面门,这一拳的威力之强,竟不在刚刚爆弓之下,甚至还有超越的势头。若是被其正中的话,将会必死无疑。

    遗憾败落,爆羽魔将已经丧失了求生的**,心有不甘,但他的脸上却仍然还能见到隐隐的笑意,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为九州幽姬争取到了存活的时机。

    “大人!”

    “嗡~”

    在一片怒号连天的狂风巨浪之中,爆羽魔将的身影消失在了一片辉煌的光晕之中。与其说他是被遮天皇拳劲撕成了碎片,不如说是因为那一记骇世之拳破开了虚空大门,并将他吸入进去,所以才会尸骨无存。壮烈,死得伟大,就连已经看透人情世故的九州幽姬也不禁为刚刚爆羽魔将舍身相助的壮举动容。此刻的她已经飞出九幽阁的内部,一转眼的时间便已来到半空之中。

    “爆羽,我会记住你的!你放心,我马上就送那个家伙下去,为你陪葬!九幽奇门,九九归一,现”

    一言说罢,一道又一道黑色的阴影自阁顶之上相继逼落,而随着每一道阴影的出现,九幽阁的楼面都会因此递减一层。眼见形势诡异的遮天皇纵身跃下九幽阁,但身体刚刚来到半空之中人,更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强行弹回到楼阁之中。

    “嗯?被封锁了?”

    眼见遮天皇一脸狐疑的样子,外面的九州幽姬忽然尖笑道:“哈哈,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九九归一是依靠九州地上的诡秘幽冥之力驱动,积蓄了有万年之久,就凭你的力量,一时半刻,根本无法击破它所设下的屏障。而一旦九九归一启动,九幽阁便会进入到自毁进程之中,任何待在里面的人都会随其一同化为灰烬、你就认命吧!”

    遮天皇放声大笑,极目看向外侧的九州幽姬,随即道:“想让我遮天皇认命,呵呵,你还有那种资格。你说我破了不了这堵气墙,我就偏要破给你看!”

    九州幽姬脸色一寒,身形再次朝外飞出数十丈,已然远远避开那幢即将消失的九幽阁。与此同时,那些住在其中的男宠仆人,此刻已经惊惶失措,他们有的直接从楼梯上跳下,想要借助自身的体重,强行冲破包围在九幽阁外的屏障。不过,九九归一的恐怖之处远远超出他情们的想象,没有遮天皇那般强壮体魄的他们,刚一触碰到气障边缘,便立即被反弹回来的力道折断了四肢百骸,立时变成了一滩无法行动的“烂肉”。

    “对不住你们了,但要想将家伙困死,只能使出这种极端的办法。你们和爆羽魔将一起安心去吧,回头我会好好拜祭大家的。”

    阴影继续下落,九幽阁也在逐层消失,眼见还留有便只剩下一二三层,上面的五层都已经化为虚无。眼见自己与那些无力挣扎的魔人聚集到一层位置处,遮天皇的目光随即变得凌厉起来。

    “看来你们一直信奉的幽姬大人也准备将你们一并牺牲掉了。怎么样,现在有什么感受?”

    面对遮天皇的讥讽,旁边的一名身着红色薄纱的男性魔人忽然怒叫道:“都是你,要不是你你出现的话,怎会将幽姬大人逼迫到自毁楼阁的地步。反正横竖都是你,我们大家和他拼了。”

    话音刚落,那名已经绝望的魔人当即冲向面方的遮天皇,欲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而唤醒大家的复仇念头。果然,在见到先前此人的行为之后,在场众魔人登时变得个个凶气腾腾。与人类不同,魔人体内的疯狂要远远大于前者,因此爆发出的恐怖力量也是难以估量的。面对这等棘手的情况,遮天皇非但没有半丝惧色,反而南露笑容起来。

    “来吧来吧,都朝我攻来吧!没有你们,想离开这里恐怕还真需要点功夫!”

    说完,遮天皇张开双手,缓缓闭上双眸,摆出一副感悟冥想的姿态。霎时间,原本就已经十分狭窄的九幽阁内竟突现出一缕缕暗红色的气流,接连不断地涌入到遮天皇的鼻息之中。而阴着这些莫名气流的不断累积,他的身体皮肤也渐渐染上了一种更浓更艳的惊人赤色。

    “不好,他这是想干什么!”

    不等九州幽姬搞清遮天皇的意图,此刻后者已经睁开眼睛,身上的神秘红光也渐渐消退。与此同时,在他的右手食指之上,缓缓生出一枚细长的妖异红甲,乍一看去,就好像一只暗含致命剧毒的蝎钩一样。

    “啵!”

    声音轻而脆,就好像牙齿咬到刚刚出炉的烧饼之上一样,听起来十分悦耳。而此刻,九州幽姬已经目瞪口呆,居然看着突兀的那枚窟窿,一个出现本不应该受损屏障上的窟窿。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只是一枚小巧的红甲。

    当遮天皇大步从那缺口之中离开之际,哪怕是九州的主人幽姬也不禁向后退出了两步。在看那里,九幽阁已经只剩下最后的一层楼阁,生死一瞬,里面的魔人发疯一般拼命挤向意味着活下去的“生命入口”,然而这个时候九州幽姬已经悄悄地将头偏到一旁。

    她不想看到这些与自己朝夕相处之人临死前的惨状。

    “唰!”

    没有哀呼,没有尖叫,更没有绝望的叹息,九幽阁与其中的众魔人在九州幽姬的面前,登时消失,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而在完成自毁“任务”之后,九幽阁彻底从九州之中消失无踪,从今往后再也见不到了。

    “真是可惜,你所依赖的,还有那些虔诚对你的,都已经不在。现在,你还凭什么与我斗?”

    面对遮天皇的问话,九州幽姬忽然道:“为什么,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杀我?”

    “呵呵,为何?这应该问你自己才对,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是该死吗?”

    九州幽姬嫣然道:“这个世上,只要是对自己还没有绝望的人,就不会认为自己该死,显然我也一样。”

    “但你所做的坏事却已经罄竹难书,若要真想找一个非杀死不可的理由,那就是柳如音。你将一个前程似锦、风华正茂的好姑娘,变成了你们魔界的走狗、单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你死上千百次了。”

    “什么?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你以为是我让柳如音进入魔道,归顺魔皇的?呵呵,我虽然也怎么想过,但绝对不会那么做。”

    “哦?这又是为什么,毕竟只要你将柳如音利诱到魔族之中,这样你们就等于同在一个阵营之中,而无需担心自相残杀的悲剧发生。这难道不是你所期望的吗?”

    九州幽姬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但我还是不能那屋么做。”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如音左右为难,从我将他收入门下的那一刻起,我便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哪怕之前我曾想过将他带回魔界,也只是保其周全的临时做法,待人魔大战之后,我还是要将他带回人间,让她以一个人类的身份继续活下去。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全吧!我想让他活得有尊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