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九转往生
    形同小山一样的丑陋魔人,竟被遮天皇单手,轻而易举地托到了九幽阁的顶层,当再次见到那双翠绿色眼眸的刹那间,爆羽魔将感觉自己混身的鲜血都凝结了。

    “这个家伙,为何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难道我们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忽然间,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胜负**涌上爆羽魔将的脑海之中,一时间那张古铜色的长弓之上竟是渐渐升起一条条栩栩如生的金线。紧接着,这些金纯的数量不断增加,进而将整张木弓化成一了一张金弓,金弓金弦,神圣莫名。他的手上已无箭,但信手一捏,指尖之间便已豁然出现数枚一样金光闪闪的箭矢,金簇金羽。而当金弓搭配上金箭之际,魔界之中最强一箭俨然来至,此刻就连爆羽魔将的身体之上也出现了类似的异变,他已变成了金人,或者说是与金弓金箭合而为一。

    “破晓金光箭!”

    手指松开便是数以万计的修长金光破弓而出,一时间九幽阁内的气氛达到了极点,其中的空气仿佛沸腾一般,接连发出阵阵尖啸。而在遮天皇的眼中,射来的无数金箭已然幻化成一堵通天彻地的光幕,径直切向他的身体。

    这一招,无法直面,哪怕他是遮天皇。

    “看你的了!”

    千钧一发之际,遮天皇握住那丑陋魔人的身体,随即将其挡在自己的身前。一瞬之间,那具魔人身躯竟是陡然涨大了好几倍,就连原本已经与其血肉长在一起的丝线也被相继撑开,一道道乌黑的血水相继从那一个个血洞之中喷涌而出。

    即便如此,丑陋魔人的身体还是不足以应对如此庞大的杀招。眼见那堵重墙般尸骸即将被接踵而至的破晓金光箭彻底溃,遮天皇的身形忽然拉长了无数倍,体形也比之前大了许多,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能逼我现出真身也算你的本事,不过一切到此结束了。”

    当众人还没有看清遮天皇真正原态的时候,一股异常凶悍的引力忽然凭空出现,并将那些马上射向遮天皇的金色箭矢悉数收入其中。倾尽所有使出最强一招的爆羽魔将心有不甘,但此刻的他已经无力再战,就连双脚直立的力气都没了,索性瘫倒在地。他的手脚在不由自主地打着哆嗦,一丝丝诡异的寒意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器官。当遮天皇再次站到他面前的时候,这位身经百战的神箭手也不禁流下悔恨的泪水,他败了,而且败得一塌糊涂。

    “死定了!”

    这是遮天皇动手之前,爆羽魔将心中最后的念头。然而紧要关头,一直站在旁边纹丝未动的九州幽姬居然有了动向,不鸣则矣,一鸣惊人,待遮天皇回身去看对方的时候,九州幽姬的身影已经掠到了他的身前,并在他的胸膛之上,发泄出一记惊天动地的杀掌。

    “魔拳,倾覆乾坤!”

    、拳法朴实无华,拳势毫无亮点,但就是这么普普通通的一拳,却让鷓这天皇当场口喷鲜血,随之而来更为强大的力道直接将其震飞出去,砰然撞在九幽阁的墙壁之上。

    当遮天皇再次站起身来的时候才终于发现,那记“倾覆乾坤”果然非同凡响,即便是在中招的数息之后,他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在他看来,天与地已经错位颠倒,巨间的规律都已失去了效用。不得不承认,他是轻敌大意了,他本以为凭一个女流之辈根本对自己造不成威胁。但现在看来,真的是大错特错。高手过招往往都会这样,一念成败,一念生死,而眼下遮天皇便处在生死之间,形势异常紧迫。

    看着面前已然几近失去战力的遮天皇,九州幽姬忽然狞笑道:“怎么样,我的实力还不错吧?不要以为我知道整天玩弄男人,要知道,我的力量源泉就在他们的身上。你放心,一会儿你身上的阳气也会化为这股力量的其中一部分。所以,你就安心去吧!”

    “魔拳,穷尽冥途!”

    忽然之间,遮天皇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然将自己身体朝侧方挪动了半丈有余,然而就是这小小的半丈,令遮天皇与死神擦肩而过。”魔拳穷尽冥途”的威力直接击穿了下方其余的四层楼板,余力继续射入地基之中,并在大地之上开出了一个直径丈许的巨大深坑。加头望了一眼那片一望无底的深渊,遮天皇这才意识到方才自己距离死亡是有多么的近。

    “好家伙,那个双子魔君果然没有骗我,九州幽姬比起曾经飞仙子的状态要强大远不止十倍,现在别说是魔君,哪怕是魔皇亲临,恐怕也休想三两招将其解决。”

    说话间,遮天皇已经再一次从地上站立起来。不过不同于刚刚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如今的他已经恢复了以往从容神态,呼吸也随之平静了不少,没有丝毫杂乱的部分。先后施展了两招魔拳的九州幽姬微显倦意,为了缓解身上的压力,她也只能先杀招禁锢起来,等候时机成熟再解放力量,给予对方一记沉痛的重拳。

    可是,遮天皇毕竟不是傻子,只要不傻,便不会再给对方任何机会。一时间,位于其身后手空间之中接连浮现出数道凶兽的光影,而随着光影的不断重叠,遮天皇体内力量也随之壮大浑厚起来。同样是拳头,但遮天皇的拳头却要显得更加老辣,更加势不可当。遮天皇没有将任何物体纳为目标,只是对着空气,空抡了一拳。但由之产生的恐怕拳劲,当即便将九幽阁的半壁江山摧毁殆尽重达数万爪的尖顶竟像帽子一样被抛入到天空之中,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落回地上。而此刻九州幽姬所在,正处于拳劲横扫的区域之中。

    满身血污,蓬头垢面,狼狈至极,谁能想到在魔界人见人爱的九州幽姬竟会变成眼前这副落魄模样,如果不是事先知情的放,还以为他是前来逃脱的难民。才一张嘴,一颗门牙便已从嘴中掉了出来。

    九州幽姬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痕,然后神色古怪道:“流血了,我居然流血了。”

    遮天皇遥空一指对面的九州幽姬,进而口气冷酷道:“识相的赶快离开,不然将你也纳入到死亡的行列之中。”

    “呵呵,想要我九州幽姬的性命,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厉害!九转往生!”

    眼前事物飞速闪过,遮天皇愕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只有少数的景物才能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哪里?”

    话一出口,一座垂天巨瀑豁然从天而降,直扑遮天皇所在方位。然而祸不单行,就在天上的大水还未来得及发作之际,地下之中陡然涌出大片的炽热岩浆,任何物体与之接触都会化为灰烬,如果在没有施展护体真气的话,恐怕就连遮天皇也无法经受那般变态的能量。

    天崩地裂,天旋地转,眼见身后的山石一个接着一个地崩塌,不远处的湖泊开始暴涨外涌,漫及遍野,遮天皇一度以为自己身陷梦境之中。

    然而,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在众多“天灾”接连发生之际,遮天皇像一个狼狈的逃兵,窜动于这里的第一个角度。然而,此刻的他如同祸星一样,到了哪里,哪里便会有异样发生。

    “嗡~”

    惊魂甫定,地穴之中豁然飞出无数黑色的甲虫,见此情况遮天皇连忙飞身跃起,谁知就在这时,一道巨大黑影已然不期而至。

    “不好!”

    “砰!”

    一记重击当即轰击在遮天皇的后心之上,超乎想象的剧痛令他一度几近晕厥。然而,更米糟糕的是,他所坠落的位置正位于那些甲虫出现的巢穴之中,还未达到底部,他便已然见到一双猩红凶戾的眼瞳。

    那是一双可以杀生的眼睛!

    目光扫光,数之不尽的细小甲虫蜂拥而至,虽然不知这些小家伙究竟为何物,但遮天皇心知绝不能被成沾身,陡然间,他的双手之上燃起两道耀眼的火光。

    “化为灰烬吧!”

    “砰砰!”

    伴随着两声令人心悸的闷响,地下巢穴立时变成了火的乐园,密密麻麻的嘶叫接连融入空气之中,令在耳中,犹如百爪挠心一般,好不难受。而同一时间,栖身于黑暗之中、拥有那双猩红眼瞳的黑影忽然一动,紧接着遮天皇便发觉自己的身后传来阵阵酥麻感,回首望去,竟是一枚个头足以与自己脑袋相当的巨型蝎尾,蝎尾之上,还残留着刚刚释放的黄绿色毒液。

    “该死!”

    防不胜防!就在遮天皇全神贯注在眼前的虫灾之时,一条无声无息的蝎尾竟然暗中偷袭,于他的后脊之上蜇了一针。无孔不入的毒液以其闪电般的攻势,迅速漫延到身体的每一寸血肉之中,此刻就连他的毛发之中,都染上了一种极为病态的颜色。

    “噗!”

    口吐毒血,然而血已经不是血应该拥有的颜色,乍一看上去就像一口极浓的肺痰,令人无比厌恶,这也包括遮天皇自己,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愤怒极了。他要找出那个罪魁祸首,并令其付出惨痛的代价。

    忽然间,原本已经消退的狂暴兽性,竟是再次汹涌而现,袭入到遮天皇的意识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