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纸醉金迷
    九幽阁内,一片祥和,而位于这里至高点的九州幽姬却沉浸在另一种欢愉之中。

    房门始开,一个赤身luo体的男性魔人筋疲力尽地从房间走出,迎面甫一见到前来的爆羽魔将,便像老鼠见了猫似的,立刻灰溜溜地从楼梯口走了出去。剩下的他与遮天皇相视一眼,前者随即说道:“不用惊讶,这是幽姬大人每天例行的事情,看多了就习惯了。”

    遮天皇微微点了点头,脑海之中却浮现出另一个词汇“男宠”。偌大的九幽阁,居住着大量的健壮男魔,只为侍奉九州幽姬一人,当真有些疯狂。但实际情况是,后者非但没有身体不适,修为反而与日俱增,与之当初刚刚返回魔界的时候简单判若两人。虽然还未见到房间之中的人,但遮天皇已经感受到来自里面那份无比强大的气息,哪怕是已经暂时获得豺的凶兽之力,也不敢小觑对方。如此说来,魔皇提防自己的女儿还是很有道理的。如果不加以遏制,早晚都要被对方超越。

    迈步进入房间,一股莫名的清香随即通入到遮天皇的气道之中,一时间他的丹田仿佛被明火点燃了一般,一股剧烈的能量随即豁然升起,犹如烈火焚身。

    这时候,旁边的爆羽魔将却是显得一如平常,然后在遮天皇的耳边轻语道:“还不快点向大人参拜。”

    说话间,背对着坐在梳妆镜前的轻纱女子嫣然回眸,顷刻间,鷓天皇感觉自己的心口仿佛挨了一记重锤,沉重到令他无法呼吸。他看着那张年轻姣好的面颊,仔细回想着记忆之中的那张脸,可无论如何,他都无沅将其与飞仙子联系起来,她们分明就是两个人。

    “爆羽,你来了啊!”

    “拜见幽姬大人。”.

    说着,爆羽魔将用手肘轻推了一下遮天皇肋下,后者立即心领神会,也学着对方一同行了一礼。

    “这个就是那个夜闯九州的人?呵呵,长得确实与众不同!”

    话音一落,九州幽姬不知怎的,居然已经闪身到遮天皇的身前,并且仔细嗅着后者身上的气味。

    “嗯,是个男人该有的味道。只不过其它方面,还有待验证……”

    说着,九州幽姬贪婪的目光自遮天皇的身上扫荡了数番,然后才将身体稍稍站直,这时爆羽魔将继续道:“回大人,这名小兄弟仰慕您许久,今日特意前来投奔,希望大人能够成全。”

    九州幽姬面对一变,不由得怒声道:“怎么,他不是来当男宠的吗?莫非,他想作我的部下?”

    九州幽姬再次看向遮天皇的脸面,如今后者已经将头微微低下,再加上杂乱无章的鬣毛,将他的本来面目完全遮掩,根本看不出他的庐山直面目。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遮天皇微微一笑,回道:“幽姬大人纵横四海,遨游八荒,见过我也不是什么怪事。至于名字,呵呵,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不值一提。”

    九州幽姬冷声道:“这么说,你是不肯将自己的尊姓大名告诉本座了?”

    遮天皇道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大人误会了。”

    九州幽姬面色稍缓道:“既然这样,你总得说一个名字,哪怕只是一个代号,我也好将你与他人区别。”

    遮天皇稍一思考,脑海之中立即灵光一现,进而道:“遮空。我叫遮空。”

    “遮空?好古怪的名字?不过就这样吧!遮空,你为何要投入我州幽姬的门下?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可是魔界当中最为荒凉的地方吗?就连魔皇都快忘了它。”

    说到这里,九州幽姬的脸上竟是出人意料地划过几丝伤感,显然眼下的境域并不是她想得到的。

    “呵呵,实不相瞒,在下来到九州,其实都是缘于一位知己,一位红颜知己。幽姬大人也认得她。”

    “谁?”

    “飘渺云巅现任掌门,柳如音!”

    九州幽姬身体一震,他开始第三次打量面前的这位年轻人,目光如炬的他好似要将遮天魂儿也一同看个真切。

    “你居然认识如音!如此说来,你不是魔界之人,你是人类!”

    遮天皇微笑道:“可以这么说吧!”

    “你和如音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居然会让你来九州找我,本座实在想不明白!”

    遮天皇神色如常道:“其实也不是他主动要求的,是我自己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所以才会牧童来寻你。”

    “哦?你想清楚了什么,我也想知道?”

    遮天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冷笑道:“好端端的一个姑娘,为何发自甘堕落,坠入魔道呢?”

    “你!”

    “遮空!”

    同一时间,房间之中的九州幽姬以及一旁的爆羽魔将立时变得火冒三丈,当面诋毁魔界名声,那可是万恶不赦的死罪!

    “遮空,你难道疯了不成?什么叫坠入魔道?那是他参悟到了人生真谛,灵魂升华之后做出的正确选择。快,快像幽姬大人赔不是!”

    面对爆羽魔将的说辞,遮天皇忽然笑了笑,原本佝偻的身形立时变得挺拔高大起来,尤其是眼中的那双绿色幽光,更是让距离最近的爆羽魔钭不禁心中大骇。

    “你……你这家伙,该不会是……”

    遮天皇淡然道:“呵呵,你终于回过神来了,你以为凭我的修为,还需要委身在这个女魔头的斤下,从而保全自己吗?真是愚蠢!”

    “你这混蛋!”

    擅使弓箭的爆羽魔将为了达到最佳攻击射程,随即纵身向后大跳一步。与此同时,那张古铜色的长弓豁然张开,充满怒火的杀身一箭当即就位,只要他的双指一松,弓上的黑色箭羽便立即脱弦飞出。然而,即使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他都已经帮不出,因为亿的弓弦之上已然出现了另一只手。

    那只手没有上臂,却能够释放出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彻底抗住那股即将爆发的强弓之力。与此同时,站在对面的遮天皇却骒轻轻挥动了一下手臂,而在手臂的末端,原本应该长在那里的手掌却是莫名其妙地不见了。

    原来,那只手正是遮天皇的,亿运用了一种超乎理解的神奇力量,将自己的部分身体转移到爆羽魔将的弓弦之上,使得箭矢无法发出。而这时候,九州幽姬却是一脸淡定从容的样子,注视着面前这位不速之客,进而怪笑道:“好,好!果然没有叫我失望,举手投足之间偈使出了如此神奇的一招,连我都想与你过两招了。”

    遮天皇微笑道:“我们有的是机会,现在也可以。”

    九州幽姬摇头道:“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遮天皇不禁问道。

    “因为,现在的你已经有对手了。”

    飞身起跳,九州幽姬仿佛一只巨大的蝙蝠一样,轻身跳上屋顶,倒挂在屋面之下。遮天皇稍感不妙,刚要采取行动,只见脚下的楠木地板立即片片崩断,一道巨大的黑影立即从中霹雳而出。

    “这是……”

    遮天皇还未看清看来者面容,忽然一只强壮莫名的巨斤已然钳住了他的脚踝,并疳他用力摔阁顶之上。

    “砰!”

    随着无数散落的木屑,遮天皇那张阴沉的脸,再次出现在九州幽姬的面前。直觉告诉她,刚才的攻击并并没有对前者造成伤害。于是乎,她将一枚竹片放到嘴中,稍一调整,一道悦耳的尖啸便立即回荡在九幽阁内。

    说来也奇怪,那只巨手的主人对于这阵哨声似乎相当敏感,声音一经发出,他那原本已经力竭的手腕竟然再次充血绷紧,就这样这无反抗之力的遮天皇再次沉下到九幽阁的结构之中,并随着巨手的挥舞,上下窜动。

    “砰砰砰。轰~咚~”

    当巨手松开的一瞬之间,遮天皇如炮弹一般,一连撞破了三层楼板,跌坐在一根立柱旁边。抬头仰望上空,只见在第八屋楼板的缺口处,赫然出现了一张无比恐怖的丑陋面孔。他的眼,口,鼻,全部被特制的丝线紧紧缝住,五感之中只有听觉能够使用。这便是他一听到尖啸就会发疯发作的原因。

    都说魔族为人心狠手辣,做事之时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面前,直到亲眼见到如此惨绝人寰的情景之时,遮天皇才意识到这些魔人究竟有多么冷酷无情。他扶着身后的立柱缓缓站起身来,而这时候如噩梦一般遥尖啸再次钻入他与丑陋魔人的脑海之中。

    “砰!”

    此刻,站在是上面的爆羽魔将甚至忘记呼吸,因为他发现身边的那个巨型魔人已然消失不见,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声爆响便从下方的楼层之中呼啸传来。

    “好……好快的速度,连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下,那个家伙应该没有机会活命了吧!对,一定是这样!”

    爆羽魔将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理由是,下面的楼屋已经悄然无声,一切都好似已经尘埃落定,胜负已分。递目通过地板上的窟窿向下望去,巨型魔人的身影影果然出现在下方的楼层之中。他的身体还保持着刚刚出招时候的姿势,身上的凶戾之气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减弱。但如今他的动作已经完全下,就连呼吸也似乎感觉不到了。

    “送你上路!”

    一言说罢,遮天皇的铁拳已经托着那具率大的身躯,一同返回到之前的楼屋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