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打来的向导
    那名魔人刚要抬手,遮天皇的脚掌已经踩在了他的肩头之上,并令其弯下腰来,而后冷笑道:“我很欣赏你刚才的箭术,你叫什么名字?”

    持弓魔人不屑地笑了笑,随即沉色道:“怎么,难道你不杀无名之辈?不过我可不是贪生怕死之徒。能为幽姬大人鞠躬尽瘁,我虽死尤荣。听好了,我就是九州幽姬大人手下,爆羽魔将是也。”

    遮天皇喃喃道:“名号虽然响亮,但听上去怎么让人如此不舒服。既然你擅射,那我就叫你‘好箭’算了。如何?”

    “好贱?你!你欺人太甚!”

    以为对方有意羞辱自己的爆羽魔将勃然大怒,一时间,他那身上的无数虬筋竟好似活了一般,剧烈颤抖起来。与此同时,他那双犀利的眼眸之中立刻被一股浓郁的血色所充斥,看上去就好像一只发疯的野兽。

    “住手!”

    一言说罢,自遮天皇体内忽然渗露出一股异常诡秘的力量,竟是将那爆羽魔将身上的凶戾这气尽数吸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而随着煞气不断递增,遮天皇眼中的光芒也愈发灿烂,仿佛两颗价值连城的绿宝石。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眼见自己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杀气就这么化为乌有,爆羽魔将又惊又惧,不由得再次看向对方面孔。而在双目相对的一刹那间,他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错觉,仿佛站在那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惊天动地的洪荒凶兽。

    “怎么,还要继续下去吗?无论你的体内产生多海马戾气,我都能一丝不落地将其纳为己有。好好与我合作,你还会好好地活下去,就像原来一样。”

    爆羽魔将自知挣扎无用,只得战战兢兢道:“你……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背叛幽姬大人的事情,我干不出来。其它的,还可以考虑一下。”

    遮天皇将脚从对方的肩膀之上放了下来,然后摊开双手,一副轻佻模样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确认一下,那个九州幽姬现在是否还在那座九幽阁之中。”

    爆羽魔将抬了抬头,腰板挺直道:“是又如何,难道你也是来制造幽姬大人的?”

    遮天皇刚要否认,但一想那样做面前的爆羽魔将可能不会老实听话,所以便点了点头道:“没错,我早就听闻幽姬大人的盛名,最近魔界大举进攻人间,胜利在望。为了以后能在人间之中得到一件好差事,所以特地连夜赶到九州之中,请幽姬大人现身一见。”

    遮天皇所说的话虽然没有半点证据,但好在逻辑较为通顺,而更难得的是那名爆羽魔将居然真的相信了他的鬼话,甚至连神色都变得舒缓起来:“原来你是来投靠幽姬大人的啊!误会,都是误会!”

    爆羽魔将爽朗的笑声回荡稀疏的树林之中,久久不能停歇。而为了进一步打消对方心中的怀疑,遮天皇决定先恢复对方自由之身,然后再细细打听九州幽姬的详情。

    不幸之中的万幸,双方都没有受到损失,只是爆羽魔将的身上多了一些尘土罢了。而重获自由的他当即心情大悦,甚至与遮天皇称兄道弟起来:“我说这位兄台,没想到你也像我这般慧眼识珍,看到了九州幽姬大人身上的独到之处。你大可以放一百个心,成为幽姬大人的部下之后,非但可以领取丰厚的报酬,还能得到一些意外收获。”

    “意外收获?那是什么意思?”遮天皇不由得问道。

    忽然间,爆羽魔将的脸上突显出几分yin邪的笑容,眼中的神光也变得闪烁荡漾起来。

    “啊……哈哈,兄弟,你就不要再故作矜持了。前来投靠幽姬大人的,多半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你我都是男子,我懂你。”说着,他还不忘对遮天皇瞟了下眼,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什么男人不男人的?”

    “哎,不就是鱼水之欢,男女之事嘛!你看你,都来到九州之中怎么还如此见外。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你有事情,我自然会挺身相助。对应的,我要是遇到了麻烦,你也得记得替我出头啊!”

    遮天皇尴尬地笑了笑,随即点了点头:“呃,原来如此,我记住了。”

    爆羽魔将看看即将大亮的天色,不禁伸了个懒腰,进而道:“这夜差当真不好熬,打二更天的时候我就犯困了。不过现在幽姬大人应该还没有起床,你要起去九幽阁中排风她的话,恐怕还得稍等一会儿。”

    遮天皇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但如今他的心思都停留在了刚刚对方所说的“鱼水之欢”上面。一想到飞仙子那张“霜打一般”的嘴脸,他便有种立刻作呕的冲动。不得不承认,魔人的审美能力实在有些偏离正轨,他也委实找不出那位飞仙子的可取之处。

    不过,也正是这件事情,让他不禁联想到自己在双子宫中,双子魔君曾经所说的话。九州幽姬天赋异禀,与众不同,可以通过吸收男人身上的阳气,进而孕育出一种毁天灭地的骇世神力。正因为迷个缘故,魔皇才会将她安置在人迹罕见的九州之中。可他怎么没有想到,即使是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之下,九州幽姬仍然不忘“男人”,甚至有一大批魔人为其舍生忘死,只为博得那一刻**。想到这里,遮天皇不禁对如今九州幽姬,也就是曾经的飞仙子修为,产生了兴致。如果时间允许,一定要与对方放手一搏。

    “这样吧!待会交接瓣时候,我亲自带你去往九幽阁,面见幽姬大人。不过你要记得,千万不能在大人面前显露出丝毫盛气,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唉,反正凡事不要顶嘴,只管听大人的安排就好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所说到底欲意谷何为,但见到这位爆羽魔将如此热心肠,正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所以还是顺从一下比较稳妥。

    很快,前来接替爆羽魔将的魔兵来到了岗位之上,而前者这才得以脱身,与遮天皇一同进入九幽阁。

    九幽阁中内饰奢华,集万千娱乐于一身,在这里,你可以足不出门,享受到魔界之中一切可以得到的快乐。吃喝赌、耍,样样俱全。当然,九幽阁之中有一层专门是用来安置“美人”的。只不过,这里的美人不只有女人,还有五大三粗的男人。只不过,他们来的时候个个精壮,像小牛犊一样;可如今却已经面黄肌瘦,不成人样。而这,全都是九州幽姬的杰作。

    看到那几位爬在栏杆上,目光无神的男性魔人,孙长空析心底里开始同情这些向遭不幸的“同胞”,不禁对那曾经的飞仙子重新审视。在其古板木讷的外表之下,居然隐藏着一颗如此放荡不安的魔心,当真出人意料。

    这时候,一名女仆从楼梯上面走了起来,手里还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热水。爆羽魔将连忙上前,截下对方嬉笑道:“小翠,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

    那名女仆看了爆羽魔将一眼,随即将头偏到另一边去,然后略显生气道:“哼,你还好意思说!自从你上次答应我要给我去取英魄石之后,便一直见不到人影,敢情你是在故意躲着我?”

    爆羽魔将搔头尴尬道:“呃……其实是我去拿英魄石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没能完成你的期望,这才一直不敢来见你。”

    这时候,那位名叫“小翠”的女仆忽然将手里的木盆放到地上,忽然走到爆羽魔将的跟前,目光闪烁道:“你……你怎么了,有没有受伤?”

    这时候,爆羽魔将把筷右侧的衣袖卷了起来,并将里面一条长达五六寸的伤口裸露在对方的面前。

    “没……没什么,只是去取英魄石的时候,被洞里的镇洞魔兽苍狼划伤了手臂,原本已经到手的英魄石也被那家伙一口吞下。”

    “不要了,我不要什么英魄石了。我只要你,有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眼见二人当众卿卿我我,如在无人之境,遮天皇随即轻咳了一声,然后开口道:“好箭,那个幽姬大人在哪个房间,我亲自去找她就可以了。”

    这时,“小翠”不禁朝遮天皇的身上看了一眼,接着略显痴迷道:“这人看起来好有男子气概,一定合大人的口味。”

    这时,爆羽魔将忽然对她使了个眼色,然后紧接道:“对了,幽姬大人昨天晚上是在哪里侍寝的。我要带这位兄弟前去面见。”

    后知后觉的小翠我忽然间意识到什么事情,然后才恍然说道:“哦,大人昨天在第八层的堕梦间睡下的,我就是刚从那里出来的。”

    “嗯嗯,好的,那我们就先过去了,回头再下来找你。”

    说着,爆羽魔将还不忘朝小翠眨了下眼睛,其中奥妙,尽在不言中。

    “原来,你还是一个情种啊!”遮天皇打趣地说道。

    爆羽魔将看了门口一眼,确定那个小翠离开了九幽阁之后,这才低声道:“其实都是骗他的。那天我没有去偷英魄石,而是跑到山里寻极乐桃去了。这条伤痕,就是被树桠剐伤的。”

    爆羽魔将指着手臂上的血痕,随即诡笑着看向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