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只身赴险
    棍影婆娑,呼声尖啸,如一只出笼猛兽一般,毫不留情地砸向银刺的面门。

    惩棍魔将擅使蛮力,而银刺则以灵活多变著称,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之下,哪怕是后者也无法立即作出反应。恍然间,另一道鬼魅一般的身影忽然抵至银刺的身后,随即掌风一掀,便将其身体兜入了半空之中。而这时候,镔铁棍紧随而至,一时间大地开裂,尘土飞扬,将周围的空气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土黄色。

    “没事吧!”

    银刺回身看向后方,愕然发现刚刚还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遮天皇,居然已经醒了过来,面色如常地站在他的身边,看不出他有丝毫不适的样子。与此同时,惩棍魔将略显愤怒地抬起那记杀棍,然后豁然看向前方二人,阴沉道:“原来你们早已暗中勾结,银刺,你太让双子魔君失望了。”

    银刺看了一眼遮天皇,然后大声怒道:“谁让你救我的,我与这家伙本来就有过节,现在他更可以借题发挥,在魔君面前告我一状。今后,我在双子宫将再无立足之地。”

    看着对方不脸不快的神色,遮天皇淡然笑道:“在双子宫待不下去又能如何,不如,你作我的随从好了。”

    “你的?随从?”

    遮天皇昂然道:“怎么,很委屈你吗?之前的交手你也见到了,哪怕是你们那位双子魔君,也不是我的对手。从这一点当中至少可以看出,我的实力并不逊色魔君,你跟着我,不会吃亏的。”

    “做梦!”

    银刺斩钉截铁道:“我虽然功夫不怎么样,但至少还不是那种见风使舵,毫无立场的墙头草。既然我已成为双子魔君的副将,那便会誓死捍卫魔界的尊严。你我已经两不相欠,前面就是你要去的九州核心——九幽阁,九州幽姬就在那里。我走了,你好自为知。”

    “慢着!”

    眼见银刺转身欲要离去,刚刚亮出镔铁棍的惩棍魔将忽然尖叫道:“银刺,你以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了吗?就算你当着我的面与这个家伙闹翻,但你私通外敌的行为依然存在,任你无论如何都无法抹杀。就算要离开,你也要跟我回双子宫,向魔君大人请罪。”

    银刺蓦然回头,面带冷笑道:“请罪?凭什么?难道只因为你见到我给他喝了一口不干不净的池水?再说,我与他一同来到九州是经过魔皇大人允许的,如果我也叛徒的放,那双子魔君岂不也成了同伴?”

    面对银刺的极力辩解,惩棍魔将却似乎并没有打算与之继续僵持下去的意思,而是伸了一个一懒腰,随即漫不经心道:“魔君大人的事情,自然会有人评断。不过,你现在必须要跟我走。”

    银刺冷漠道:“凭什么!”

    “就凭这个!”

    说着,只用见那只粗壮的镔铁棍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处暗括,紧接着一块方方正正的铜制令牌赫然现于其中。

    “那是……聚魔令?”银刺轻声道。

    “哈哈,算你小子识货,没错这就是魔皇大人亲自赐予我的聚魔令牌。魔界有规矩,见聚魔令者如见魔皇本尊,现在魔皇就在这里,你还敢反抗?”

    “这……”

    一时间,银刺的脸色渐渐难看下来,就连之前盛气凌人的气势也立时减弱了不少。他缓缓地低下头来,双膝慢慢向下弯去,他虽然不想这样,但眼前的情况已经不容他能抵赖。

    “慢着!”

    遮天皇忽然握住银刺的手肘,然后面向前方的惩棍魔将,进而开口道:“我也偶然听闻过聚魔令的事情,但根本我的记忆魔界之有寥寥几位扼腕这种无上的和特权,你一个小小的魔将,是怎么得到如此珍贵宝物的呢?”

    惩棍魔将脸色骤变,但又紧接着恢复平常,淡淡道:“魔皇大人旨意,为何要遵从你的想法!魔皇大人器重我,就是把聚魔令交给我了,你能怎么样?”

    “我?”

    说着,遮天皇的口中忽然燃起一团与神光相同的碧芒,而后冷酷道:“我可以让你永远消失,谁也不会找到你的踪影。到时,就算你拥有聚魔令又能如何!难道,你以为一块破铜板就能救得了你的性命吗?”

    “你敢!”

    棍身直落,戳入大地之下半尺多深,随之产生的强大力道,当即便将三人所在地面一同砸进大地之中。之前好不容易得以缓解的岩浆河流,被一震之力再次激发,平静的池水之中又一次泛起一个又一个的气泡。

    “惩棍,你不要轻举妄动!刚刚上一层州域的州眼处发生了一些意外,如果这个时候再对岩浆进行催动的话,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面对银刺的好以后劝导,惩棍魔将却是从容道:“少在这里蒙老子,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吗?刚刚我从岩浆河底过来的时候确定一切正常,哪里有什么意外发生。还有,聚魔令在此,如果不听从命令的话,那便视为忤逆魔皇。后果,你自己心里清楚,该怎么做,自己掂量吧!”

    银刺叹了口气,目光虽然看着前方,但说话的对象却是身旁的遮天皇。

    “不要出手,我是我最后的要求。否则,你就是在给我添乱。”

    遮天皇注视着银刺那箍稚嫩的俊脸,忽然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我从你的就是了。不过,你与我好歹有缘相遇,作为此行的酬劳,我还是需要表示一下的。张开手。”

    银刺茫然看向遮天皇的脸庞,不禁问道:“干嘛!你要做什么?”

    “照我说的做就对了,放心,我不会加害你的.”

    望着对方那双真挚却又暗藏含着些许妖异神光的眼睛,银刺终于伸出了右臂,并将手心摊开。这时候,遮天皇同样伸出一只手掌,然后将其盖在对方的掌心之中,持续了片刻:“好了。”

    银刺眉梢一挑,不由得连忙收回手臂,进而看向自己的掌心,可从开始到现在,作为当事者人的他却没有丝毫感觉,一时间他甚至有种被人捉弄的感觉。再楶看向遮天皇,后者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这令他他心中的猜想更加笃定了。

    “你耍我?”

    鷓天皇连连摆手道:“没有,确实已经给你了,只是现在看不出来罢了。”

    “那什么时候我才能知道你给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遮天皇神色悠然道:“关键时刻。”

    就这样,银刺在惩棍的带领之下,返回又子宫,听众发落。而遮天皇则恢复到一个人伯队伍,继续朝前方行去。此时,东方天空已经微视,漫长的黑夜即将过去。但对遮天皇来讲,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之前他对熟睡之中的豺许诺过,天亮之前一定赶回去。如此说来,他的时间委实不多了。

    “飞仙子,九州幽姬,作为柳如音的师父,你的态度对她产生的影响一定无人可以代替。你你自己是魔人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敢拉如音下水。所以不要怪我杀伐无度,但你确实该死!”

    此时,九幽阁中,九州幽姬已经从梦中醒来,枕边人已然不在,他的房间再次变得冷冷清清。

    “居然有人来到了九州之中,是谁?他来的目标是什么?难道是如音?”

    想到这里,九州幽姬披上外衣,来到窗前极目远眺,而就在这时,漆黑的夜色之中,一个快如闪电的黑影正在朝他所在的九幽阁飞奔而来。

    “哦?好像是一个有趣的家伙。一大清早就能享受如此诱人的美味,我还真有些莫名兴奋呢!”

    对于九州之中的子民来讲,九州幽姬便是这里的神明主宰。而为了保护这位高高在上大人物,他们宁愿献出自己的生命,以来守护心中的女神。

    “来者何人,速速停下!”

    话音方出,数十支响箭破空飞来,直击遮天皇的上膝盖。虽然未能与弓箭手直接照面,但仅从面前这些齐刷刷射来的箭矢他便能够感觉得到,出手者定也是一位不世高手。

    然而,箭未击中,每一枚箭头上绑缚的小型竹筒之中,都在同一时间轰然爆炸。呼吸间,数之不尽的细小银针脱离箭身,直逼遮天皇的诸大要害,誓要将其一举歼灭。面对如此凌厉的箭术,就连身处危难之间的遮天皇也不禁大叫道:“好箭!”

    “砰砰砰砰!”

    “唰唰唰唰!”

    “嗡嗡嗡嗡!”

    顷刻间,遮天皇身体已经被一道又一道绚烂的火光所笼罩,炙热的气浪如一枚枚大刀,接连斫向树林之中,并将树梢上的众多树叶一分为二,使其狼狈不堪。

    爆炸过后,空间之中变得莫名安静下来,不一会儿一个身持长弓的魁梧男子赫然走出林外。

    “原来是虚惊一场,我还以为……”

    放音未落,那名魔人的身体陡然矮人半截,确切说他的两条小腿全在刚刚的一瞬之间没入到了地面之下。与此同时,一道鬼魅般的身影顺势破土而出,狼狈的笑容如同魔鬼一样,令那名身经百战的魔兵也不禁大惊失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