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黑夜之中的委派
    自从魔皇复活回到魔界之后,极少有人见到他会主动离开群魔殿,而这一晚却是意外。

    群魔殿以北是摘仙楼,如今他便独自一人站在楼顶之上,极目远眺,看着西北方向。在那里,黯雷涌动,赤芒不绝,犹如狂龙弄潮一般,好不壮观。

    “魔皇大人!”

    一阵波动之后,空间之中赫然显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他的出现不只是让摘仙楼,甚至连半个夜空都好似点亮起来,其体内的莫名光芒令人无比神往。

    “穷阳,你来了。”

    穷阳,魔皇的左右手之一,是其最为信任的一名得力干将,凡是交待给他的任务,从未失败,魔皇自然也未曾失望过。而这一回,穷阳的出现,必须又会引起一连串的事件。

    “魔皇大人所为何时,大半夜的叫属下前来。”

    魔皇背负双手,望着电闪雷鸣不断的西边,然后淡淡道:“看到那里了吗?”

    穷阳顺势向前观瞧,然后点点头道:“看到了,如果属下猜得没错,那里应该是九州所在吧!”

    魔皇点头道:“是九州没错,这次的任务就和九州有关。”

    “哦?那时能发生什么事情,居然需要我亲自出马。真是稀奇!”。

    说到这里,穷阳的脸上稍显不屑,而当魔皇回头看向他的时候,他又连忙隐去了这一表情。

    “不久之前,双子魔群派人来报,说有一名神秘高手夜闯双子宫,还将一名魔将挟持了去。”

    “哦?还有这等不知死活的人,那位魔君没有好好教训一下他吗?”

    魔皇微微摇头道:“很可惜,连双子魔君也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连魔君也不行吗?呃,魔皇,属下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魔皇看了一眼穷阳那张略带笑意的面庞,然后点头道:“但说无妨。”

    穷阳道:“眼下魔军与人类交锋,急需大量奇人异士,这个属下理解。可让一些本无资格的魔人,坐到与之不符的位置之上,招摇撞骗,那又有些自欺欺人了吧!”

    魔皇微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本皇提拔的人名不副实?”

    穷阳回道:“虽然属下也不想这么说,但事实就是如此。与曾经的十大魔君相比起来,如今新晋的几名魔君修为委实一般,前不久我还听说有一名魔君被人在战场之上取走了脑袋,但随行的魔将却毫不知情,这实在有损魔军的威严。”

    魔皇沉声道:“你说的是雷掣魔君,确实有这么回事。不过,我已经派黩黯前去调查了。”

    “当然,当然应该派他去。否则,再去指派一个魔君进入人间,万一出现相同的结果,那岂不是要被贻笑大方?我相信黩黯,他一定可以找出真凶。”

    魔皇叹息道:“但愿如此吧!”

    “那魔皇叫属下前来,是为了让我去往九州,解决那里的麻烦?”穷阳忽然问道。

    “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九州是幽姬的地盘,本皇相信,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将问题全部摆平的。”

    “那属下前往是为了……”

    “你去只不过是作为意外保障,万一事态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方,你就替我出手,将那好位神秘高手送上路吧!”

    穷阳浑圆的眼珠忽然一转,随即接着道:“那……魔皇您就不想见识一下那人活着时候的样子吗?”

    魔皇笑道:“知我者,非你莫属。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穷阳直起身来,昂然回道:“魔皇,我穷阳办事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您就在这里喝着小酒,听着小曲,等属下凯旋的消息吧!”

    “好!既然你都夸下了海口,那本皇也不能示弱。如果你真能将那人活着带回到摘仙楼,本皇就赏你一次机缘。”

    穷阳眼眸一亮,神色欣喜道:“魔皇此放当真?”

    魔皇淡然道:“本皇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好!那属下去去就来!”

    再次看向穷阳所在的位置,那里竟是已经空空如也,就仿佛根本无人出现过末一样。而在远处的苍穹之下,一道亮丽的光线正在朝西杭方急速飞驰。

    在与比目魔鱼的交谈之中,遮天皇得知,原来那一次跟随魔皇一同进入魔界的一共有五只比目魔鱼,全都被放入到了岩浆河之中,以来调节平衡不灭火山内部悸动的能量与岩浆流。而也正是这五条比目魔鱼的出现,才让九州从一个充满死亡的绝境变成了眼前已经初具生机的魔界新域。而在这里面,九州幽姬也起着不小的作用。

    “什么?你要去找九州幽姬?不行,这可不行。”比目魔鱼斩钉截铁地说道。

    遮天皇淡淡一笑,随即说道:“为什么?”

    “我知道你也曾经叱咤江湖,令人闻风丧胆。但九州幽姬的可怕之处,远超你的想象。如果你不想死得很难看的话,最好离她越远越好。”

    遮天皇又道:“可是我之前在人间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也曾见过九州幽姬放手一搏的姿态,但我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独到之处。”

    比目魔鱼车盖大的脑袋陡然一震,然后怒吼道:“人间怎么能和魔界相比,回到魔界的九州幽姬,要比在人间的时候强大数倍。”

    遮天皇面色微变,刚要继续问下去。忽然间,一股莫名的刺痛传入到脑海之中,旁边被他再次“捉”回来的银刺当即望向他那张惨白的面庞,然后略显关切地问道:“喂,你没事吧?”

    遮天皇虽然在摇头,但他的神色看上去却不容乐观,甚至有些糟糕。按理来讲,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的绝世强者,一般的病痛已经无法撼动他们的超强体魄,就算能,也不至于显露出痛苦的神情。但眼下的遮天皇却是一个例外,诡异的头痛令他有种恶心作呕的冲动,眼见形势不妙,比目魔鱼连忙道:“快,将他带回到岸上去。他可能是这里待的时间太久,所以有所不适。”

    银刺点了点头,然后驮着意识不清的遮天皇回到了河岸上方。甫一出水,后者便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干裂的嘴唇也被他自己生生咬破,看上去异常虚弱。

    远远站在一旁的银刺不禁握紧了拳头,一想到自己会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鬼地方,他对面前此人的愤怒便递增数倍。但念在之前在岩浆之中,对方三番两次将命在旦夕的自己救了回来,他又于心不忍,悄悄地将手臂垂下。眼见对方的情况愈发不堪,银刺的内心也变得焦灼起来。

    “该死,到底该不该帮他?这个家伙欲要对九州幽姬大人不利,实乃罪该万死。但他又救过我的性命,如果我现在见死不救,那岂不是与那些忘恩负义之徒没什么两样!”

    “水,水!”

    忽然,遮天皇的口中发出几道微弱的声音,一听到“水”字的银刺,立即从旁边的水池之中捧来一抷池水,然后送入到对方的口中。果然,在喝下那已经发白发污的池水之后,遮天皇的面色竟奇迹般地好转起来,之前发冷的迹象也缓解了不少。银刺担心对方可能着凉,便将身上的避火鼠衣脱下来,盖在了对方的身上。不知不觉当中,天边已经微微发白,黎明即将到来。

    “呦,没想到我们可爱的银刺小朋友,居然如此乐于助人,居然连敌人都不吝援助,可真让我等汗颜啊!”

    随着那阵突来的阴阳怪气的笑声,银刺抬头向后方看去,可那里除了几块光秃秃的岩石之外,再无其它,更不用说是什么人影。而这时候,那道声音忽然又从前方传来,并且说道:“不用找了,我就在你的面前。”

    豁然抬头,只见一个身高颀长,但却骨瘦如柴的青年男子赫然站在他的面前,一见到对方的真实面目,银刺的脸色便立即难看起来。

    “你这个恶棍,为何会现在在这里?”

    那个被唤作“恶棍”的魔人忽然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然后翘起兰花指,对着银刺说道:“银刺小弟弟,你这么说可是要伤哥哥的心了。双子魔君担心你的安危,派人前来监视那家伙的一举一动。哥哥我可是在保护你的安全啊!你怎么能叫我恶棍呢!我有名字,我叫惩棍!虽忘了,我和你一样,可都是双子魔君手下的魔将,你可不能挑起内斗。”

    “啊呸!我才和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鬼东西一样,如果一样的话,我宁愿现在就去死!”

    面对银刺如此恶劣的态度,那位惩棍魔将也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看向地上那名鬣毛怪人,进而怪笑道:“呦,这就是之前那个在双子宫中耀武扬威的神秘高手吧?他这是怎么了,生病了?让我看看!”

    惩棍魔将刚要上前,银刺横插一手,当即抓住对方的手臂,然后目露凶光道:“他是我的猎物,想将他带走,你都先问过我。”

    惩棍魔将轻轻点了点头,忽然间他那张满是笑容的脸上被一股异常阴毒的神色所占据,与此同时他的右侧手臂,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幻化成一条镔铁四棱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