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元界图
    “因为,现在又有了新的希望,而且希望很大。”

    随着老者的话语,孙长空陡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面露惊喜道:“什么,你有办法让我复活了?”

    老者点头道:“没错,其实前几天我便已经想到了,只是见你态度依然坚决,所以没有忍心打搅。”

    “快,快说,我该怎么做,才能重掌身体,再回人间!”

    老者微笑道:“你看你,刚刚还想夸赞你进步不少,这不一下子又被打回了原形。稍安勿躁,听我给你慢慢讲。”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可知道我在这里可是度日如年,如被万虫蚀心一般,难受极了。我要回去,回到那片大地之上,哪怕魔界已经将他毁得不成样子,我也要回去!”

    老者的脸色忽然变得伤感起来,不过孙长空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仍然沉浸在只有自己的喜悦之中。

    “我之前说过,要想让你复活,必须得到一张全新的无二真经图。唯有这样,我才能利用图中的力量,将你带回人间。可现在的的问题是,凭你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取得新的真经图,这便是矛盾所在。而我,便是解开矛盾的方法。”

    “你?你怎么了,难道你能太帮我参悟不成?”孙长空不禁道。

    老者面露惭愧道:“我也想啊!可我还不如你,连自己的灵魂都没有,只能依附在别人的灵魂之上,以残念的形式存在。但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我本就是一张无二真经图。”

    “什么?你说你自己是无二真经图?哈哈,这个笑话真是不怎么好笑。老头,我知道你想让我放松一下,我也能体会你的好意。好了就这样吧!”

    说完,孙长空转身欲要离去,谁知这时老者忽然叫道:“难道你就不奇怪,我为何会在这里,而且对此处了如指掌吗?”

    孙长空倏尔回首,声音冷冷道:“你不是说自己是仙宗七情六欲所化吗?哎,对了。”

    忽然间,孙长空再次转过身来,双眼直视着老者继续道:“仙宗,这是一个人,不是许多的人?”

    老者泯着嘴笑道“仙宗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群人,它只是一个称谓而已。天界众仙之首,便是仙宗。”

    “那你说的那位仙宗,或许说你曾经的身份,到底是哪一位仙宗,是之前赠予我无二真经图的那位?”

    这时,老者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浓郁,随即道:“当然不是,他还不够资格。”

    孙长空面色一沉,接着表情惊愕道:“难道你是……”

    老者抚须道:“老朽不才,前身正是首任仙宗,不过大家都喜欢称他为元仙宗。”

    “元仙宗?”孙长空喃喃道。

    “没错,而且这是他的真名,不只是称谓。而仙宗之职,也是由此而来。”

    孙长空点头道:“怪不得,我觉得你和我见到的那位仙宗,无论是外貌,还是言谈举止,都相差许多,原本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人。”

    老者道:“我说过了,我只是一道残念而已,元仙宗将自己的七情六欲丢弃之后,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一瞬间便消散了十之**,而唯一的一缕,则融入到了由元仙宗所创的不世神功之中。而我,便是无二真经图之中,最先,也是最不为人知,甚至连元仙宗都没有注意到一幅真经图。”

    孙长空四下了看了一圈之后,这才道:“你说你自己就是真经图,但我怎么没有见到属于你的石山?”

    老者哑然失笑道:“不是我自作清高,但以我的出身,还不至于与那些寻常的无二真经图为伍。而我也没有像他们那般的经图石鉴。元界便是我的真身所在。”

    孙长空伸手指着自己脚下的地面,然后神情略显呆滞道:“你说……你就是元界?”

    老者道:“之前没有和你说明,也是为了打消你的一些顾虑。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你应该知道我本意不坏吧?”

    孙长空想了想,然后才道:“你说得倒是相当谦虚,不坏,嗯,是不坏。”

    老者道:“但最近通过我的观察,我发现你对活下去的信念极为坚持,甚至连自己在石山面前打坐三年的事情都浑然不知。单是这一点,我便已经看到了你的可贵之处。所以我决定,让你成为我的主人。”

    “我?你的主人?这个……不太好吧?”

    老者面色一变,不禁问道:“怎么,你不愿意?”

    孙长空又道:“你看起来比我大那么多,实际上更是这么回事,你让我成为你的主人,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不过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朋友,不是有个词叫‘忘年交’吗?我便是这么看你的。”

    “‘忘年交?’呵呵,我都有些忘记了,人世之间还有这么一个神奇的词语。不过,称呼怎样,那都不重要。关键是,你要将我转化成为你的无二真经图。”

    经过了一番周折之后,银刺带着“兽人”一连经过了七个州眼,如今二人竟然来到了一处被岩浆包围的区域之外。还未看到岩浆河的全貌,一股骇人的热浪便迎面扑来,转眼之间便将刺烤成了“红刺”。

    第八州眼在前面的岩浆之中,通过它,我们就要进入九州之悬了。

    “九州之悬?九州幽姬就在那里吗?”

    就在“兽人”哇哇自语的时候,银刺偷偷地瞟了他一眼,而后故作淡定道:“哎,你找九州幽姬有什么事,即使如此大费周章也再所不惜?”

    兽人目视前方,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面色冷酷道:“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你放心,到了那个九州之悬,我就帮你恢复自由之身。”

    “真的吗?”少年银刺忽然回头。道。

    “我遮……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答应放了你,就一定不会留你。”

    “那好!我们快走,快点!”

    不等“兽人”反应,银刺已经拉起他的手,快步来到那池暗红色的岩浆河边。说来也奇怪,这里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如此奇怪的景象呢?

    “这些岩浆流是从何而来,我似乎并没有看到源头。”

    银刺不以为然道:“呵呵,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九州的原址,其实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火山,只是数十万年间都处在沉睡之中,一直没有动静,所以才会被大家渐渐遗忘。不过据说,一旦这座火山爆发,别说是九州,就连整个魔界都会变成一望无际的火海浆河,而双子魔君和我们这些魔人,除了要照管好九州幽姬,更重要的一项任何就是,时常监测此处的火山,以防意外发生。”

    说着,银刺指着面前的岩浆河,继续道:“看到没有?这些河道都是我们故意挖掘的,这才能将地下的岩浆引到地表上来,便于观察。只要不发生决口的事情,火山便很安全。哦对了,我们称这座火山为不灭。”

    “不灭火山?呵呵,有意思。”

    “兽人”稍稍沉思了一阵之后,这才对银刺道:“我还好,可是你该如何通过这炙热无比的岩浆热流?魔人的身体固然强悍非常,但也无法经受如此狂暴的能量吧?”

    银刺奸笑道:“你以为我和你来到这里会没有准备吗?”

    说着,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接着道:“别看我这件衣服不起眼,但却是用避火鼠的毫毛纺织,裁剪而成,烈火不浸,这点岩浆还算不了什么。有一次,我奉命去往不灭火山的山口处,采摘刚刚开放的责魔莲,中途不小心跌入了山腹之中,当即便被无数岩浆包裹,多亏了这件避火鼠衣,我才能捡回一条性命。算了,不和你说了,既然你说自己没有问题,那我们就要下去了。”

    “噗通,噗通!”

    随着两阵沉闷的水响接连发出,“兽人”与银刺已经消失在岩浆河旁。可就在二者刚刚进入其中不久,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赫然从地势复杂的山路之中走了出来。

    “银刺,呵呵~”

    通过最后一处州眼的时间比之前面的七处都要略长一些。趁着这个机会,“兽人”抬眼看向岩浆河底的四周,想要寻找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然而,岩浆的温度实在太快,别说是东西,连石头都会立时熔化,成为岩浆的一部分。而银刺则一心放在赶路之上,根本没有注意他的举动。而就在国下张望之际,一根异样的触须忽然引起了他的兴趣。快速游到跟前,只见那个家伙,自河床之中探出身来,随着岩浆的流动,左右摇摆。但令他感到惊奇的是,此物居然不惧高温,看似柔弱,但却拥有无比坚韧的品质。“兽人”见此情况不禁心中大喜,而这时候一直在前方带路的银刺忽然发现对方已经掉队,连忙回身寻找。

    虽然有避火鼠衣的保护免于岩浆侵袭,但此刻的银刺还是不敢张嘴说话,防止岩浆涌入自己的口腔。但一见到远处那个正在对神秘“触须”动手的“兽人”,他便立即疯狂起来,甚至不惜在岩浆河之中开口大叫道:“不要!”

    烈火灼心,痛彻心扉,但这仍然阻止不上银刺飞速游向“兽人”的举止。然而,在黏稠的岩浆之中,声音的传播受到了巨大的阻碍,对于警告,“兽人”竟是丝毫未闻,顺势伸手抓向那根看似普通的“触须”。

    忽然间,岩浆沸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