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折戟
    黑甲双子魔君的反应确实敏锐,但“兽人”的声东击西更是运用得神乎奇迹,哪怕是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之中,还能以右手的佯攻来掩饰自己左手的杀招,一只冷若寒冷的爪功,如一柄尖刀一样,赫然刺入到前者的身体之中,并给予其沉重的一击。见此情形的众魔人不禁大惊失色:

    “魔君大人!”

    眼见黑甲双子魔君重伤在“兽人”手下,刚刚还欲离逃离此处的银刺魔将立即转身返回宫殿之中。随着跑动,位于身后的修长我银发再次进入到严阵以待的状态之中,摇身一变,已化为一席浸淫着无数电光的“银刺”,毫无保留地冲向前方的“兽人”。

    “滚开!”

    面对银刺魔将的舍身一击,“兽人”连正眼瞧过都没有,空出的右拳当即在空中用一震,一股激荡起的恐怖能量能量化为一团强大的风暴,将那前来的银刺魔将直接震飞了出去。就在“兽人”转过头来准备继续对付眼下的黑甲双子魔君之际,后者手中的白戟再次发出异变,尖端位置处的半月牙陡然间扩大了数倍,乍一看去如一柄巨大的斧头一般,当即斫向“兽人”的面门。

    “嗯?”

    不得不承认,双子魔君招式怪异,变化多端,就连“兽人”也不禁大惊失色,如果被即将达那的半牙刃劈中的话,哪怕是大罗神仙下凡也难以挽回自己的性命。千钧一发之际,也不知他从哪里来的灵感,虽然左手刺入黑甲双子魔君的身体,暂时缩不回来,但是他的头部却可以自由旋转。刹那间,他将头歪成了个诡异的角度,然后张开那口森白的牙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中,瞬间咬住了那致命的月牙刃。“唰”地一声,火光四射,锋利的刃端还是在他的嘴角两侧留下了两条浅浅的血痕。但致使如此,黑甲双子魔君的攻势还是被他再次瓦解,当真是险之又险。

    “怪物果真就是怪物,看到你缕缕表现出超乎我等识知的实力,现在也是见怪不怪了。”

    说到这里,黑甲双子魔君不禁轻咳了两声,嘴边亦有鲜血流下。

    这时候,刚刚被“兽人”一招震翻的银刺魔将刚刚才从地上爬起,而在之前的落地之中,因为避让不及,他的面门直接撞在了地面之上,前面的两颗门牙当场不知所踪,所以如今说起话来,嘴中一直漏气,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含糊起来。

    “魔……魔君乍人,热我来!”

    一边说着,银刺魔将随即从怀中抱出一把精致的短匕首,伸手一割,便将身上的银发切下了在有半,只留下极少部分,留在关上,成了短发。那那修长的银发一经落入水中,一股无形的力量便立即作用其上,大量的发丝相互凝结,缠绕,进而形成一种极为密实的特殊材质,银刺魔将将它放在手上轻轻掂量了几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现在,“兽人”与黑甲双子魔君相互被制,谁想脱身都是不可能的。这时候,身为“事外之人”的银刺魔将便成了左右接下来局势走向的关键人物。此刻,那一把银发在他的妙手之下,竟是变成了一杆两尺来长的长刺,长刺表面居然还散发着一股金属般的夺目亮泽。

    “嘿嘿,能死在我银刺魔将的绝命杀招之下,你也应该瞑目了。毕竟,这一次之后再想见到这一招的话要等到一年之后,等到我的头发再次长出来才有可能。所以,安心地去吧!”

    说着,银刺魔将握有长刺的手掌忽然攥紧,与此同时,他将手臂尽力向后拉起,呈弯弓状态,身体也微微向该手方向倾斜,紧凑着他慢慢向前移动步伐,速度逐渐加快,最终当他的身形几乎化为了一条白线之际,位于他手中的银色长刺顺势脱手而出,臂,腿两股力量的叠加之下,使得那只由银发制成的长刺成为了这个世上罕见的超高速兵器,这时候任何挡在它前方的障碍都形同虚设,空气也不例外。于是乎,在长刺的飞行轨迹之上,相继出现了三枚空气被急速压缩,进而形成的蛛丝纹,蛛丝纹的中央处,正是长刺洞穿之后留下的窟窿。

    “去死吧!”

    当将身上的所有力量汇于一点,并传递到长刺中之时,精疲力竭的短发银刺魔将随即瘫软在地。即便如此,他的头仍然高高地昂起,只为亲眼目睹强敌的最后末路。

    “死吧!”

    “一定要死!”

    “救你了!”

    同一时间,位于双子宫中的幸存魔人几乎都在虔诚地祈祷结局的到来。而这时候,与“兽人”迎面而战的黑甲双子魔君则冷笑道:“你完了,你的大限到了。”

    “兽人”扬了扬嘴角,忽然冷不丁地回道:“是吗?”

    本以为成功制住对方的黑甲双子魔君瞳孔忽然收拢,电光火石之间,他仿佛看到了一道迅捷的狂兽之影自他的眼前一扫而过,原本被钳在“兽人”手中的白戟也在顷刻间一折两段,痛苦的哀号随即从中爆发而出。

    “啊!快点把我吸回去!”

    说时迟那时快,由白甲双子魔君变幻的白戟遭受断体之难,基本体自然也会受到相当的重创。自知情况非同寻常的黑甲连忙伸手朝对地面上的戟头一挥,一股突如其来的怪风当即席卷在戟头之上,并将它“呼”地一下从地上扯了起来。

    “想回去,休想!”

    就在黑白双子魔君即将重归一体之际,之前消失于虚空之中的“兽人”再一次凭空现身,单脚轻掂,刚好踩在白戟戟头之上,将那好汪容易从地面之中拔出来的部分再次逼回到了石板之中。看着“兽人”脸上的阴森笑容,黑甲双子魔将索性垂下了双手,进而冷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话音一落,自白戟与黑甲双子魔君的嘴里都溢出了腥红的鲜血,见此情况“兽人”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淡然道:“本来,我只是想过来与你打个招呼的。但谁承想,你居然不肯合作,所以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自己脚下的白戟残片,进而问道:“想要回去吗?”

    黑甲双子魔君张开又一次喷出一道血箭,然后神色萎靡道:“当然!”

    “那好!我也不为难你!告诉我,如果才能进入九州,不要想三言两语打发我,我会带着一个你的亲信一起前去的。如果你敢骗我,我保证他会比你现在痛苦一百倍。”

    对于“兽人”的要求,双子魔君选择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苦笑道:“你以为我不让你去那里,是怕你对九州幽姬不利吗?如果你那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

    “哦?既然不是这样,那到底是为了什么?”曾人好奇问道。

    “哼哼,你有所不知,九州幽姬身为魔皇之女,拥有众多皇子都未曾奢求过的通天之能。由于她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魔皇大人才会将她送到九州之中,使其与世隔世。一来,可以让外人尽量少地接触他,从而降低危险发生的可能性。而另一大原因就是,一旦被九州幽姬吸入了过量的阳刚之气,他的身体便会发生出人意料的变化。”

    “出人意料的变化?”

    听到这里,“兽人”脸上的轮廓竟是忽然变得清晰了不少,而其身上所充斥着的凶蛮气息也随之衰减了数分,不再同之前那般令人毛骨悚然。

    “原来,你是一名人类!”双子魔君忽然沉声道。

    “兽人”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面,发现自己身上的“兽化”特征出现了退化,不禁脸色一变,然后才说道:“是又如何。你如果还想让这半片白戟回到身体之中的话,就老实与我合作。我保证,绝不伤害你的性命。”

    双子魔君叹了口气,接着道:“好,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妨告诉你,九州地形奇特,依照正常的方式根本无法达到底部,更无法见到九州幽姬。而整个九州地区呈漏斗型,并且由九层州域组成。每一个州域之中都有一个相应的州眼,只有通过州眼,方能进入到下一层的州域。九州内草木极少,四下的风景也相差不多。而作为关键的州眼却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那就是州眼都藏在水底之中,这对于水源极度贫乏的魔界无疑是一种最好的标识,所以……”

    这边双子魔君的话还没有讲完,“兽人”已经来到躺在地上的银刺魔将身旁,随即低下头来,看着对方道:“给你一个机会,同我去九州之中走一趟,或许现在死在你主人的面前,选一个吧!”

    银刺魔将拼命地想要站起身来,可四肢无力的他却怎么做不到。远处,双子魔君竟向他投来怜悯的目光,他知道大局已定。

    “为……为什么是我,你……你可以找别人啊!”

    “兽人”微笑道:“我看你最顺眼,自然要带你一同前去,快点做决定吧!”

    银刺魔将看看双子魔君,随即颓然道:“我……我还有选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