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战双子
    声音甫一传来,座上双子魔君立即飞身而下,落定于宫殿之上,凝目而视,赫然发现一道黑色的人影已经走到了台阶之上,并欲往宫殿里面而来。

    “哦?居然被人找上门来了,银刺,你这是怎么回事?”

    银发少年猛拍一下自己的额头,随即惊叫道:“哎呦,我怎么把这给忘了,怪不得他愿意放过我,原来是为了让我带他来到双子宫啊!”

    天空之中,赤电仍然未停,映在黑影的脸上,显出一张阴森恐怖,满是毛发的鬼脸,那是一种野兽般的面庞。见此情形,双子魔君显得颇为亢奋,毕竟从他成为魔君到现在,已经有好久没有人敢向他提出挑战了。

    “我说黑面,要不你休息一会儿,我和这家伙玩玩?”

    一言说罢,只见双子魔君右侧的眼睛缓缓闭上,只留下左侧那个身穿白色铠甲的眼瞳,直愣愣地着前方那位不速之客,而后用力伸了一个懒腰,同时尖笑道:“早就感觉到今晚要发生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大半夜的不睡觉果然被我等着了。敢与我双子魔君作对,待会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话间,双子魔君身体左侧的白色铠甲竟然迅速蔓延,转眼之间便已经将右侧的黑色部分全部“漂白”,与此同时他的左侧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转眼之间已不见之前的魔人模样,而是化为一柄巨大的、足有一人来长的重型镰刀,赫然长在双子魔君的左侧身体之上,俨然已经与他融为一体。

    “哈哈,害怕了吧?我现在的样子是鬼镰状态,任何被我左手上镰刀砍中的物体,都会一分为二,绝无例外。现在快点为自己祈祷吧!祈祷接下来能死得快一点!”

    “兽人”的嘴角忽然翘起,面色阴沉道:“那样的事情还是留给你自己吧!我不需要!”

    “那就上路吧!”

    寒光一闪,双子魔君挥动巨大的镰刀,豁然已经斩到“兽人”的半步之外。此刻,前者的脸上已经露出了象征胜利的微笑,而他也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果真是不堪一击!”

    “砰!”

    话是双子魔君说的,但飞出去的也是他。原地之上,“兽人”的右臂还架在半空之中,手肘部分如冰锥一般锋利,甚至还泛着些许瘆人的寒光。另一方双子魔君则倒飞了数丈,之后借由宫殿之中的一根石柱,这才稳往了身形,站在石柱的侧面之上,如覆平地一般,不费吹灰之力。

    “好家伙,没想到你还有这等实力!”

    白甲双子魔君伸手拭去嘴边的血痕,接着吐了一口血痰,然后又那双冰刀一般的眼眸再次看看向地面上的那道人影。在真正见识到对方的超强实力之后,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番面前的这个敌人。

    “正面吃了我一招居然只破了嘴角,双子魔君名不虚传。不过……”

    说着,“兽人”将头转向双子魔君所在那根石柱,眉宇之间竟有可见的凶戾之气涌动:“不过,你还是打不过我!”

    “少猖狂!”

    脚一飞离,用以支撑宫殿的石柱当即拦腰折断,而双子魔君则伴着从空中落下的无数飞石,一起冲向地上的“兽人”,此刻那枚巨大的镰刀之上,竟是横生出无数密集的锯齿,威力再次提升数分。

    “唰!”

    一镰斩落,只见黑色毛发飘落,而站在那里的“兽人”却已经消失无踪。突然之间,双子魔君感觉到自己的后脊之上传来丝丝凉意,一股令他极为厌恶的感觉忽然袭上他的心头。

    “怎么会!”

    “你太慢了!”

    神出鬼没的“兽人”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豁然出现在双子魔君的身后,但后者似乎早有准备,虽然镰头来不及调转,但修长的镰柄却被他横档在自己的后心处,于是乎蕴含了前者可怕力量的爪功当即轰击在双子魔君的镰身之上,劲道一时卸去大半,后者的身体虽然再次飞出,但却并未受到多少伤害。

    “再来!”

    飞出之际,双子魔君将镰刀刺入地面,强行将身体停住,与此同时他以灵活的身手,身形于镰柄上轻轻一荡,便踏上了镰柄末端,随即居高临下,望向身后的“兽人”。一时间,他那只唯一睁着的右眼之中,忽然迸发出一道灿烂的白光,如一枚快箭一般,登时射向对方的胸前。

    “啪!”

    干脆,利落,“兽人”的回击只有轻轻一掌,那枚光箭便在掌风之下轰然炸开,化为无数星光。然而,刚才那一记莫名其妙的光箭只是双子魔君的障眼法而已,待“兽人”将手掌挪开眼前之际,前者竟然已经踏“镰”而来,高速旋转的镰头竟是卷起一股无坚不嶊的飓风同,径直攻向“兽人”的身体。

    “糟了,再这么下去,双子宫恐怕要不保啊!”

    银发少年见此情形,硕不上许多,当即拔腿朝宫门外奔去。可更多的魔兵在那股强大飓风的作用之下,不由自主地被卷风浪的中心处。可怜他们的血肉之躯,连一招也支持不住,便立即纷纷支离破碎,成为了残骸无数。而对面的“兽人”却摆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继续望着对方飞速朝自己袭来。

    “儿戏!”

    “咚咚!”

    骤然间,站在鬼镰上的双子魔君发现自己的身体连同脚下的镰刀都被一股大得无法估量的力量强行定住,低头朝脚下看去才惊讶发现,“兽人”一只左手竟是按在锋利无比的镰刃之上,右手则掰住镰柄的前端,刚好稳住了鬼镰的攻势。他居然徒手就停住了自己全力一击,双子魔君的嘴巴甚至不禁微微启开,看得有些如痴如醉。

    “这……这个家伙难道是怪物吗?”

    “兽人”忽然抬起头来,口气冰冷道:“现在住手还来得及,我只想问你,去往九州幽姬的住所该怎么走,我在九州外面寻了许久,但仍然不得其法,可能是她已经意识到危险的到来,所以启用了用以迷惑敌人的法阵吧?”

    双子魔君先是一愣,然后面露苦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天居然会碰到像你这般棘手的敌人。但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双子魔君可不止这点能耐,黑面,换你来吧!”

    转念一瞬,“兽人”手上的鬼镰忽然变得松弱起来,紧接着一道黑光急闪而过,竟是从他那左手之中“溜”了出去。兽人收回左手,递近一瞧,发现自己的手指之上居然出现了一种黏稠湿滑的液体,不论是视觉还是触觉,都让人无比恶心。

    “白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败下阵来了啊!看来关键时候还得我亲自出马啊!”

    宫门外,远远观望的银发少年一见双子魔君再次发生变化,脸色登时难看起来,口中喃喃道:“此人果然同非凡响,竟能将双子魔君逼到使用第二形态的地步,看来这一次有的打了。”

    此刻,在双子宫中,刚刚还呈鬼镰模样的黑色物体,不一会儿更恢复到了之前人形的状态,而同一时间,身披白甲的双子魔君则遥身一变,化成了一柄修长的白戟,随即落到黑甲人形的手中。

    “黑面,黑面双子魔君!”银发少年不禁尖叫道。

    不同于之前的白面,眼下的黑面双子魔君显得极为深沉,从变形完毕到如今,竟没有说过半个字。“兽人”看到对方如此隐忍的样子,也不禁来了兴致,伸手朝对方勾了勾手指头,进而道:“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我会让输得心服口服!”

    黑甲双子魔君注视着自己手里的白戟,缓缓将其举起,待升至最高点处,忽然撤去上面的力道,使其自由坠落。然而从始至终,他的手掌都握在戟身之上,所以“兽人”并没有掉以轻心,也并不以为刚刚发生的景象只是单纯地失误。可他当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自己的左肩处已经流淌出鲜红的血液。朝着伤口朝地面看去,原来二者之间的空地之上已经出现一条狭长的裂缝,而裂缝另一端所连接的,正是那杆白色的戟。

    “无心之戟!”黑甲双子魔君淡然道。

    “兽人”伸手蘸了一点伤口处的血谜,放入自己的口中仔细咂摸一番之后,忽然放声大笑道:“好好,好一个无心之戟。这才像点样子,肉shen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所流淌出血的味道也不尽相同。而刚刚在你白戟的攻击之下,恰恰诞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美妙味道。我喜欢!”

    “嗡嗡!”

    就在黑甲双子魔君刚刚取得一丝优势之际,落于地上的白戟之上忽然发出阵阵啸叫,紧接着在毫无防备的作用之下,戟身整个弹飞起来,当即挡在黑甲双子魔君的身体前方。刹那间,火光四射,一道鬼魅一般的身影赫然显现在对方的身前,正是刚刚中招的“兽人”。

    然而,只是呼吸之间,他不但已经发动了反攻,甚至连左肩上的伤口也已经止血。他那张被鬣毛长满的面颊之上,忽然滋生出一种凶残的冷笑,随即寒冰一般的手掌立时刺入到黑甲双子魔君的身体之中。

    “噗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