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初涉九州
    九州,又被称为幽州,是位魔界世界最小方的一处区域,是魔界魔气最为浓郁的地方。这里的魔气数量之多,哪怕是寻常的魔人也无法承受,所以便造就是“魔界最荒“的景象。在这里,别说是植被,就连人影都极少出现。但就在九州的中心处,却修建着一座巨大的宫殿,宫殿上方,是一位容貌妖艳,下半身却长着九枚蛇头的恐怖女人,这就是九州幽姬,飞仙子是他进入人间之后的名字。

    要想达到以九州,就必须穿越魔界的上层空间,那里面有双子魔君的镇守,寻常者在未得到魔皇的口谕之前,根本无法踏入里面半步。如果硬闯的话,便会遭遇双子魔君的无情诛杀。因此对于魔人来讲,九州便是犹如地狱一般的不幸之地,大家躲闪还来不及,更不会进入半步。可这一天傍晚,一道快如疾风的身影却在夜色之中飞速向前。最高的山峰之上,一个银发少年极目远眺,刚好发现那道不同寻常的身影。忽然,他的嘴边露出了一副令人疑惑的笑容,纵身一跃,竟已跃下百丈山崖。

    “嘿嘿,最近闲来无事,魔皇又不让我们擅离职守,刚好今天来了个有趣的,就拿你找找乐子吧!”

    少年伸手轻轻一身后轻轻一捋,几根银色的毛发已经落入他手。张口吹出一道气息,那些原本纤软的银发竟变得根根笔挺,坚韧无比,就连上面的光泽也变得凌利起来。这时低头巡视,他与那道快影的距离已不过一二十丈,突然他高叫一声,手中的坚挺银发也立即脱手飞出。

    “站住!”

    那名少年似乎是故意在提醒对方似的,在银发未曾达到之前,便已率先开口。黑夜之中,身影戛然而止,五根银发划破夜色,当即射入到地面之中。登时,一道接连一道的剧烈火光破土而出,不只将周围的空间完全照亮,就连地里的土壤也被烧得发红发亮起来。

    银发少年翩然落地,百丈高空对此而言却只像一步台阶一下,落地之时毫不费力。而在他的面前,一道漆黑的人影赫然站在那里,混身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不同于一般血的气味,对方身上所携带的是一种极为原始,且只应该存在于兽类进食之后才会有的腥气,这让银发少年颇为反感,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随即道:“你……是什么人!前面是魔界禁地,擅入者处死。不嫌命长的话,你还是走吧!”

    少年本以为自己此话一出,对方自会离去。可谁承想,那个奇怪的人非但没有半丝怯懦之意,口齿之间居然还流淌出黏稠的唾液,使其原本邋遢的外形显得更加可恶,银发少年勃然大怒,伸手双从头上薅下两根银发,进而沉声道:“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再不离开这里,必死!”

    “嗡!”

    忽然间,那名少年发现那道黑色的身影竟在极力地发大,稍一缓神他才意识到那是对方快速奔向自己的身形,而且速度极快,快到有些出人意料。如此之近的距离,贸然出招非但无法蓄力,甚至还有可能牵连自己。想到这里,少年凭借自己小巧灵活的身体,陡然向下蹲去,刚好避开对方的攻势。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二者错身的一瞬之间,对方居然伸手在自己后脊之上用力抓扯了一把,上面的衣物连同内部的一大地皮肉都被生生撕了下去,一时间剧痛袭入脑海,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登时涌上心头。

    “你找死!”

    怒喝之际,只见他地一头银发,竟是根根坚起,乍一看去就像一只巨大的刺猬一样,令人胆颤心惊。紧接着,他像一只冲满了气的皮球一样,自地上突然跳起,身体刚升起一半,便将自己团成了一只球的模样,奋力滚向身后的黑影。

    “砰!”

    当意识到自己已经命中目标之际,银发少年当即大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一心寻死,可不要……”

    话未说完,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缓缓抬了起来,抬头望向下方,他愕然看到那双黑夜之中,闪着翠绿色幽光的眼眸,正在注视着自己,他的双手还在流血,可是他自己对此却是不屑一顾。

    “前面是什么地方?”黑影冰冷道。

    少年稍一定神,随即大声道:“前面是九州,九州幽姬就住在里面。识相的话你最好停在这里,不然我保证你……哎哎……”

    银发少年的叫嚣未已,黑影纵身一跃竟已飞上数十丈的崖壁之上,随手将他往上面一推,更挂在石壁之上,怎么挣扎也下不来了。

    “你……你放我下来,如果被双子魔君知道你这和虐待我的话,他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的。”

    黑夜之中,少年只能隐约看到对方的模样,那是一张被粗壮鬣毛几乎覆盖的野兽之面。原来,这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魔人,而是一只兽,一只“丧心病狂”的野兽。

    “我看你年纪稍轻,修为不弱,如果就这么死了的话未免太可惜了,所以就把你放在这里,吹一吹凉风。记着,下次不要再这么大口气了,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我这么心软。”

    少掉被倒挂在石壁之上,昂头往下去,他发现面前的“兽人”居然只站在一块手指粗细的石锥之上,大部分身体都悬在半空之中,单是这份超乎寻常的身法就足以令他瞠目结舌。但为了不辱没一个魔兵的尊严,他还是继续吼叫道:“少在这里说大话,你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是支子魔君的对手。他在这方圆百里之中可是最强的,就连九州幽姬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哦?双子魔君?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号人?魔君,嗯……是刚刚被魔皇提拔不久的吗?”

    银发少年昂然道:“是又怎么样,但双子魔君的实力毋庸置疑,就连魔界之中的几位老魔君都对他赞赏有加。”

    “兽人”点了点头,随即低沉道:“如此这样,有机会我也想和他过过招,同为魔君,不知中他与沈万秋孰强孰弱呢?”

    银发少年目光一滞,随即惊声道:“沈万秋?你说的是那位与双子魔君一同成为魔君的沈魔君?你与他交过手?”

    “兽人”淡淡道:“不堪一击。”

    “谁?”

    “当然是你口中的那位沈魔君!”

    这下,银发少年彻底没了底气,他甚至不敢再去看对方一眼,声音也随之缓和了不少:“那个……你看我和你本来也无仇无怨,我奉命在此维护秩序,也并未对你施以杀手。不如,咱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动离开,怎么样?”

    “可以!”

    银发少年大喜过望,他本以为自己与对方还会与对方经历一番口舌之争才能如愿,却没有想到对方竟会如此干脆利落地答应。虽然欢喜,但为了防止是空欢喜一场,他又继续道:“你该不会有什么条件吧?”

    “兽人”的嘴边忽然扬起一丝笑意,随即平静道:“走不走?”

    “走,当然走!”

    少年话音一落,忽然便觉得眼前的天地登时飞速旋转,待他回神之际,双脚竟已落在地同之上。从出生到现在,他第一次觉得脚踏实地竟是如此高兴的一件事。

    将银发收拾伏贴之后,少年轻咳了一声,然后才道:“那个……就这样吧!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再往前走去,你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休想活着离开。”

    “兽人”淡淡道:“你想让我收回之前的许诺吗?”

    “别别,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说完,那名少年头也不回,生怕被对方撵上,随即御尘而去。而这时候,那名兽人脸上的笑容竟变得愈发阴森,口中同时喃喃道:“去吧去吧!”

    “不好啦,不好啦!”

    一处极为气派的宫门之中,一位身着黑白相间战甲的威武男子赫然坐在正座之上。这人看起来异常古怪,一边的头发是黑色的,另一半却是雪白的。而他的眼睛也是一睁一合,看上去无精打采,就仿佛没有睡好一样。

    “不好啦!”

    银发少年连跌带撞,匆忙地奔入到宫殿之上,殿上男子身体一震,原本闭着的左眼也随之缓缓开启。

    “银刺,慌慌张张的又怎么了?上一回你告诉我九州的不攫山将要爆发,可是过去勘察之后却发现只是一仇灾而已。如果这次再发生那样的误会,我就将你身上的头发一根一根全部拔光。”

    少年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才伏地跪拜道:“启禀魔君,刚才小人在九州外面的狼牙峰处,见到了一个行踪可疑的怪人,而且实力超强,小人不敌,这才回来专门来找魔君砖石人您。”

    “哦?真有此事?你好歹也是一名魔将,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也岂不是已经拥有魔君级别的实力?走,带我去看看!”

    “可是!”

    银发少年刚要说话,就听宫门之外传来一道阴森恐怖的男子声音:“不用去找,我自己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