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王”“皇”秘语
    宁夫魔君之死,至今还没有一个定论。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魔皇特意将将王叫到了群魔殿中,当面问个清楚。

    “来了啊!”

    面对魔皇的招呼,将王显得极不情愿,嘴中只是发出一声轻“嗯”,便不再继续说话。这时,原本侍奉在宁夫魔君身边的两名魔将,秋风,冬雪两名魔将已经豁然出列,伸手指着将王,面色凶狠道:“是他,就是他害死了魔君大人。魔皇,您一定要为宁夫魔君作主啊!”

    魔皇淡淡点了点头,进而道:“将王,秋,冬两位魔将所说可是事实?”

    将王语气平静道:“没错,宁夫是我杀的。”

    “什么真的是他!哎呦呦,这下可糟了。”

    眼见将王亲口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在场众魔人纷纷面色大变,就连几位魔君也不禁为其汗颜摇头。要知道,在魔界之中,自相残杀可是一项极为严重的罪刑,非但要为死者偿命,就连魂魄也要受到禁锢,永世不得投胎转生。而刚刚将王的行为,无疑是给自己宣判了死刑。

    对于将王的回答,魔皇似乎显得并不意外,甚至脸上还浮现出一股颇为欣赏的笑容,同时道:“我不知道,曾经你统领蓬莱众精英的时候,是如何处治那些残杀同胞属下的呢?”

    将王一如平常道:“杀,当然是杀之而后快。否则,难以威慑众人。”

    “嗯,很好!其实,本皇原来也是这么做的。但我决定,今天放你一马。”

    “魔皇!”

    “大人!”

    面对魔皇出人意料的决断,众人纷纷表达出自己的不理解,就连将王的神色也稍显惊讶。

    “你……为何要原谅我?”

    魔皇淡然道:“虽然你犯的是死罪,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敲,当天我的一名探子就在山道之上,目睹了你们两个发生冲突的全过程。是宁夫先设计暗算你,有没有这么回事?”

    将王看了一眼秋,冬两位魔将,然后才回道:“嗯。”

    “魔皇大人,请您明察。其实当天宁夫魔君大人遇害,我俩也在场。其实……其实大人他只是想找将王商量了一些事情,可没承想他居然会误解宁夫魔君的意思,甚至还与大人大打出手……”

    忽然间,魔皇的眼眸之中放射出一道冰冷的神光,落在身上,犹如万千针芒划过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你们两个只知道同胞相残是死罪,但可还记得欺瞒魔皇更是死路一条!你们都是本皇所器重的魔将,如果胆敢信口雌黄的话,可是要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的。”

    “魔皇!”

    一言说罢,秋、冬两名魔将双膝一弯,立即瘫软在地,连忙哀求道:“魔皇饶命,魔皇饶命!属下知错了,请魔皇大人再给属下们一次机会。”

    魔皇轻笑道:“好,这是你们说的。本皇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说,事情到底是谁引起的。”

    “是……是……是宁夫魔君。”

    经过了再三的思想斗争,真相还是被秋风魔将说出了口,冬雪魔将虽然心有不甘,但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也只得应和着点了点头。

    “其实,本皇早就知道事情的原委,只是在等你们两个亲口承认罢了。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本皇不是在处罚你们,而是在挽救你们,给你们一次坦白从宽的机会。”

    “谢魔皇大人开恩,我俩今后一定为魔界……”

    “好了,废话不多说,你们二人虽然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既然你们有心要诬赖将王,那就留在他的身边,像从前对待宁夫魔君那样,好好为将王办事吧!”

    “这……”

    “唉……”

    面对魔皇的“英明”决判,将王当即向其抱拳行礼道:“多谢魔皇。”

    说着,他看向那两位魔将,而后面露微笑道:“你们放心,我绝不是那种小人心肠,魔皇既然将你们赐给了我,我将王就一定会好好待你们。”

    秋风、冬雪魔将二人相视一眼,连忙向将王拜道:“那就是多谢将王关照了。”

    众魔退去,大殿之上便只剩下魔皇与将王二人。不知怎么了,如今的将王竟要比之前看起来淡定了许多,原本对魔皇的敬畏之色也随之减弱了不少。

    “没想到,连宁夫也不是你的对手,看来最近你的修为又有所精进啊!”魔皇淡然道。

    将王回过头来,一脸笑容道:“我的实力有多少,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小小的一个魔君,还对我够不成什么威胁。”

    魔皇豁然起身,此刻将王的眉头陡然一皱,进而看向前者的身体道:“原来,你的本尊并没有在这里。好啊!让我对一具分身说了这么半天的废话。”

    魔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然后淡笑道:“你放心,即便本尊不在,你与我的对话也能传到我的耳朵之中。怎么样,再次回到魔界之中,感觉如何?”

    “如何?”

    将王抬起那只已经畸变的左手,神情凝重道:“一切与我想的似乎不太一样,魔界之中的魔煞罡气似乎发生了变化。”

    魔皇诡笑道:“没想到你连这么轻微的变化都能察觉,将王不愧是将王。不过,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显露真正的面目。难道一定要是等到仙宗老儿现身?”

    将王轻轻摇头道:“仙宗不足为惧,只是最近人间之中似乎出现了好几个异常强大的气息。如果他们一同发力的话,恐怕你我联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哦?这些人居然有这么厉害?有意思,我还真想会会他们。”

    将王打量了一下魔皇的身体,然后冷笑道:“就凭你现在的状态,还是算了吧!如果我猜得没错,你现在应该是在与人皇进行最后的融合?”

    魔皇面色一惊,然后才舒缓回道:“你连这个都知道?”

    将王不屑道:“人皇失踪,我早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刚才的话,也不过是试探一下罢了。没想到,人皇真的在你身中。其实人皇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体内的那条仙脉。如果能将其顺利炼化的话,那你就古往今天,第一个仙魔共体的超凡之人。”

    “超凡?哈哈,我喜欢这个称呼。怎么,你有些嫉妒吗?”

    将王面含讥笑道:“我有什么,你应该知道,我会看上你的东西吗?”

    魔皇点头道:“也对。不过,我听说你手下那个神陨一族的族人,好像失踪了啊!”

    魔皇的话像一记沉重的铁锤,当即轰在将王的胸口之上,原本红光满面的脸庞,立即变得阴森难看起来。

    “没想到你平时深居魔界,居然对这么些小事还如此精通,真是稀奇。”

    魔皇回道:“我不是老天爷,不能对世间的诸事详知。但对于我所关注在意的人与事,我就会不遗余力地进行监视。怎么,需要我帮你将他找出来吗?”

    将王目光一闪,忽然间群魔殿上,数万年都未曾损坏的石板,登时裂出了两条缝隙,魔皇脸色一变,身体竟是不由自主地向后挪动了半步。

    “不劳你费心,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9有,最近我有一名部下,似乎对魔气产生了极大的排斥现象,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恐怕性命不保。”

    魔皇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这才回道:“这个你可以放心,回头我会派人将她带到孕魔池。只要经过里面的池水洗礼,所有的异样都会消失不见。”

    将王满意地点了点头:“那样就好。毕竟,那可是我的一名得力助手,没了她,还真会有些无趣!”

    看着将王远去的背影,魔皇的眼眸忽然眯成了一条缝隙,如刀锋一般,面色也随即冷酷起来。

    “哼哼,将王,你什么时候才能以真实身份现世呢?”

    遮天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恢复神志的第一时间,他便着手察看自己的魂识。

    “不用看了,那个小子的魂魄还在。你以为我愿意帮你炼化它的是吗?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抬头一望,豺坐在对面一棵柳树下面,身边散落着无数森白的,叫不出名字的骨头,显然是刚刚进食之后所留下来的。直到这个时候,遮天皇的注意力才被胸前的刺痛拉了回来,低头一看,他的上半身已经被碧绿色的药草膏完全覆盖。

    “你就先将就一点吧!人间的风景虽然不输云梦仙泽,但灵株仙草却是少得可怜。我找了半座山,也只寻到这么点东西,回头到了城镇之中,再为你治疗吧!”

    遮天皇惭愧地低下头来,进而轻声道:“对不起豺族长,你被柳如音打晕,我没能及时救你,真是……”

    豺瞥了一眼遮天皇,然后面露凶光道:“你还好意思说c歹我也是吞天一族的族长,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一招击晕了。这要是传出去,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遮天皇自知理亏,接着又道:“你放心,当时在场的只有我与柳如音,顶多再加上那个沈万秋,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的。”

    “什么?还有一个,不行,我要将他杀了,以防他偷偷泄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