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毫无尊严的败逃
    被自己最为心爱,最为相信的人一掌击飞,那种感觉是怎样的?遮天皇张口喷出一团血雾,连他也没有想到柳如音出手竟是如此无情,力道更是出奇的强悍。

    柳如音的眼睛更是令人绝望的绝决。

    遮天皇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但身上的痛楚却在不停地提醒着他,伤害自己的就是面前这个令他又爱又恨的女人。

    柳如音。

    “够了孙长空,我对你已经百般忍让,甚至将你当作是飘渺云巅的上宾对待。可如果你再敢阻挠沈魔君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孙长空张口吐出一滩带血的浓痰,目光冰冷道:“沈魔君?呵呵,怪不得。怪不得你会极力袒护他,甚至不惜打伤我来保全对方。沈魔君,很好,很顺耳的名字。你们两个还真是般配啊!”

    柳如音隐隐感觉到“孙长空”话语之中的醋意,不由得辩解道:“你误会了,我与沈魔君只是上下级的关系,并没有你想得那样。”

    这时候,沈万秋已经从之前的交战之中缓过劲来,刚刚在遮天皇死里逃生的他,直到现在脸上还挂着些许忌惮之色。

    “呵呵,孙长空,你的眼光还真是不错啊!没错,我已经和柳掌门在一起了,怎么样?”

    说着,沈万秋伸手搂在柳如音的肩膀之上,后者虽然微微动弹了一下,但并未将其挣开。

    刹那间,空气之中的杀气再次平添了不少,尤其是在遮天皇的周身位置处,更是浮现出一道道血红色的波纹,整个空间仿佛都浸泡在一池清澈的血水一般,空气粘稠,其间的压迫感令人有些窒息。

    “柳如音,你敢背叛我!”遮天皇怒声道。

    这时候,柳如音已经不敢去看对方的脸面,只得将头偏到一旁,然后声音冰冷道:“你我已经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你能归顺魔界最好,不然我们只能成为陌路人了。”

    “孩子呢?我们的孩子呢?难道你要孩子将来降生之后去管一个外姓人叫爹吗?”

    一提到孩子,柳如音的神情明显变得激动了许多,说话的声音也随之尖锐起来。

    “孩子没了!”

    关于二者孩子的事情,遮天皇也只是在孙长空的意识之中无意间得知的,可如今听到灾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还是不禁吓了一大跳:

    “孩子没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柳如音伸手拭去眼角处的泪光,而后故作坚强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我现在已经没有瓜葛,我不欠你什么,你也不用对我负责,咱们好聚好散,就这样吧!”

    五雷轰顶,就连身上隐隐作响的患处也已经不再发作。现在,遮天皇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他唯一所信仰的东西,就这么被柳如音三言两语彻底打垮了。如果被挽救人间命运有私的话,那其中的一半原因都要来自于对方的身上。忽然间,他觉得现在的自己竟是十分可笑,可笑得如同一个天真的傻孩子,一股由衷的疲倦感立时涌上心头。他想睡一觉,或者是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柳掌门,我看孙长空的状态似乎并不太好啊!要不,我们索性一鼓作气将他了结了如何?”

    沈万秋的眼睛在放光,而柳如音却不敢瞧他半眼,目视前方地回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孙长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有用之人,如果能被招安的话,那对魔皇乃至整个魔界都是一种巨大的财富。可以的话,我想试试把他介绍到魔皇的手下。”

    一听到柳如音这番话语,沈万秋脸色登时一变,随即口气不屑道:“他?孙长空?呵呵,不是我瞧不起他,就凭他那两下子三脚猫的功夫,恐怕还得不到魔皇的赏识。再说,他本是人类,你怎么能够确定他没有包藏祸心,暗中谋反呢?”

    柳如音淡淡说道:“不要忘记,你我本来也是人类,可不是照样得到了魔皇的器重,你甚至还成为了魔界的十大魔君之一。你可以,孙长空为何不能?”

    沈万秋混身一震,一股强烈的戾气,立即涌上眉宇,进而不耐烦道:“柳如音,你不会是在偏袒孙长空吧?难道你们两个旧情未了?”

    柳如音忽然转过头来,两只星辰般的眼眸当即看向沈万秋的脸庞,左手顺势搭在对方的肩头之上,动作显得极为亲昵,如同情侣一样。

    “我都这个样子了,你怎么还是不肯相信我?难道,一定要我把自己献给你,你才会愿意接受我的忠诚吗?”

    忽然,沈万秋的脸上浮现出一股yin邪的笑容,紧接着他的手掌不安分地触向柳如音的腰间,随即将其拥入到自己的怀抱之中,四目相对,声音低沉道:“你可知道,我期待这一天已经多久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今天你就能满足我的愿望。”

    柳如音悄悄瞟了一眼对面的“孙长空”,这才轻声道:“好,如你所愿。今晚,你来我的房间,我会满足你的。”

    “哈哈,好好好!柳掌门,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说着,沈万秋朝孙长空彬力挥了挥手,然后高呼道:“孙师弟,你有一个不错的前伴侣,这一点满意,哈哈哈哈!”

    一言说罢,沈万秋的右手之上豁然出现了一张黑色的长弓,接着他伸手捏起弓弦,一支被白气包裹的箭矢立即出现在他的面前上。而在箭头之上,赫然绑缚着那枚散发着阵阵幽光的天魔瞳。

    “多亏你刚才提醒我,我才想到还有这么一手。孙长空,你努力白费了。魔入称霸人间,指日可待!”

    语结箭驰,于天空之中划出一条狭长的白光,准确不误地射入到通魔塔的暗括之中。当天魔瞳完全进入其中之际,原本平淡无奇的塔石之中登时放射出无数道灿烂的毫光。一时间,整座通魔塔都好似长大了数倍,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只肆意无度的魔鬼一样,像大地伸出他那锋利致命的魔爪。

    “柳掌门,可要记着刚才所说的话。”

    随着那阵阵刺耳的尖锐笑声,沈万秋如闪电一般骤然消失在地面之上。至此,安放天魔瞳的工作已经全部完成,柳如音转身也要离去。

    “柳如音!”遮天皇忽然道。

    柳如音头也不回地,冷冷回道:“怎么,还有事吗?”

    遮天皇的声音如同埋藏在冰盖之下数以万年的冰刃一样,当即穿过空气,直刺入对方的耳膜,以及心门:“你会后悔的!”

    生无可恋,遮天皇在这一刻,竟好似一只伤心欲绝的雄狮,忽然跳入到天空之中。与此同时,自他的后背之上,居然长出了一对漆黑的羽翼,如同传说之中的堕落天使,悲壮而恐怖。

    “那……那是怎么一回事!”

    最终,遮天皇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独自飞离了通魔塔的范围。而这时候,通魔塔固有的莫名引力,也似乎失去了作用,对于遮天皇的飞离,竟是没有半点阻碍作用。眼见对方消失的方向,柳如音愣了一下,忽然惊叫道:“不好,他要去飘渺云巅做什么!”

    生怕被愤怒冲晕头脑的孙长空,会对门做出一些不好的举动,柳如音竭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门中。然而当他达到云巅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众多女弟子横七竖八地伏倒在地,一路的狼狈在向她说明,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声空前大战。

    “怎么……怎么会这样,孙长空什么时候居然拥有了如此可怕的力量。如此说来,刚刚在通魔塔旁的时候,他本有能力将我与沈万秋一同击杀。可是他为何没有那么做呢?”

    柳如音连忙来到一名女弟子的身边,小心地试了一下对方的鼻息。不幸之中的万幸,此人虽然受到重击昏死过去,但伤势却不足以致命,只要稍加调养就能恢复。于是他又接连察看了四五名女弟子的身体,发现也都是相同的症状。

    “孙长空”虽然在这些女弟子的身上发泄了自己的怒火,但却没有给予她们一击。如此说来,他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柳如音蓦然抬头,看向通往禁室的走廊。果然越靠近里面,倒地的女弟子也就越发密集,走向台阶,进入禁室入口,只见面前的一睹石墙之上竟是出现了一个高逾两丈,宽达七尺的巨大的窟窿。柳如音抬头望着那道缺口看了半天,这才发现上面的轮廓竟好似一个巨大的人形。

    数十里之外,遮天皇已经将豺放到了河岸边上,伸手将凄凉的河水,泼洒在对面的脸上。

    豺众漫长的昏睡之中世界过来,当见到遮天皇的一瞬之间,他立即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要干嘛,刚才是谁把我打昏的!”

    遮天皇瘫坐在地上,伸手解开上身的衣衫,露出精壮的肌肉,以及一道几欲滴血的淤伤。

    “好了,我们现在已经从飘渺云巅逃出来了,事情有此复杂,有机会我再向你解释。”

    这时候,豺已经走到跟前,只见他的右手之上再次浮现出之前深蓝色的九幽冥火,原来他还没有断去炼化孙长空魂魄的念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脸疲惫的遮天皇豁然抓住对方的手腕,然后一字一字道:“住手,我宁愿死,也不要你将孙长空的魂魄炼化!”

    说完,遮天皇登时晕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