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图界
    “图界?”

    当眼前的云雾尽数散去之时,孙长空愕然发现,自己的眼前竟是赫然出现了无数书册般的巨型石山。石山之上,各自镌刻着形象不尽相同的图案,有的轮廓清晰,有的模糊不清。有的笔锋犀利,有的却如蚊足秋毫一般,极为随意。而在众多的石山之中,有四座分外显眼,它们之上,正是之前孙长空所领悟的四幅无二真经图。而让它们四者与众不同的原因是,上面非但有图像出现,就连用以承载图像的石面也已经尽数崩落,就好像使用了镂雕工艺似的。所以现在的四座之上,只有寥寥几笔图像的残部,其余的已经全部消失。

    老者伸出一指靠前几座石山,然后豁然道:“这就是被你毁去的四幅无二真经图。自那以后,它们也从图界之中彻底除去,不复存在。如果你想继续使用无二真经图的话,那就只有继续领悟全新的真经图。”

    “全新的?”

    “没错,就是全新的。”

    说着,老者来到旁边一座绘有镰鼬的石山,轻轻拍了拍石面,进而继续道:“这就是一幅还未开启的真经图。只要你能完全参悟其中的真谛,石山上的轮廓便会变成金黄色,整座石山也会随之熠熠生辉,哪怕相距万里也能清晰感应得到。而一旦真经图被人领悟,它便会成为此人的专属物品,不再被他人所见,所得。”

    “他人?你的意思是说,除了我之外,这个世上还有别的人也会使用无二真经图?”

    老者微笑道:“那是自然。我说过了,有幸得见无二真经图的,大有人在。只是他们闭口不说罢了。”

    “那……他们现在在哪里?”

    老者伸手指了指头上的天空,孙长空立即心领神会,自言自语道:“怪不得,原来都在天上。”

    “好了,为免九幽冥火再次出现,威胁到你的魂魄。你最好在那之前,以最短的时间于次领悟一张全新的无二真经图。这些石山上面的轮廓痕迹,可以视作你从出生以来,对于世间诸多万物的所悟所感,石山的线条也多,也就说明你对它的感悟也就越多。为了替你省去不必要的麻烦,我已经为了筛选了十幅有可能被开启的真经图。”

    说罢,老者轻轻一吹,之前众多的石山立即纷纷散去,就连之前孙长空感悟已经尽数毁去的四幅真经图也一同消失了踪影。不多不少,十座石山当即拔地而起,如同十位挺拔的天人一般,赫然伫立在孙长空的面前。如老者所说,这十幅无二真经图虽然还未开启,但上面笔画线条明显要比自己之前见到的多上许多,也分明了不少。眼见老者为了自己的事情付出了如此之多的辛苦劳动,孙长空的心中不禁为之暖,随即低声道:“多谢。”

    老者嬉笑道:“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可不是为了帮你。你我现在可是一条性命,你的魂魄消失了,我这依附在上面的残念也会被一起抹杀。所以我帮你,更是在帮我自己。好了,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你在这里好好看吧!我要去休息一下。”

    摇身一变,老者已然遁入虚空,没了踪影。孙长空这才转过头来,看着那十座石山,随即喃喃道:“老天,请你保佑我尽早领悟新的真经图吧!”

    此时,遮天皇离开了会客厅,悄悄尾随在柳如音与沈万秋的身后,想要寻找时机,将那害人的天魔瞳抢夺过来。不过,他也十分清楚,如今的沈万秋已经脱胎换骨,哪怕是当时刚刚掌握四象奇术的孙长空,也不是他的对手。九十九犁杀生大阵威力实在太过强大,世间的任何一名绝世强者,都没有十足把握可以接下它的全力一击。而现在,这份毁天灭地的力量竟被完全灌输到一个人的身体之中,由此产生的威力,实在无法想象。不过也因为这件事情,遮天皇不禁犯起了嘀咕:

    “杀生大阵如此厉害,魔皇深知这一点,但为何他没有将之据为己有,而是将其转赠给一个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人类呢?这实在有些违背常理。难道,这里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不知不觉当中,遮天皇已经来到了高逾百丈的通魔塔下。再往前不远的地方,就是柳如音与沈万秋。

    通魔塔的下方,有一个被无数彩光充斥的巨型光门,魔军就是通过这里进到人间之中的。眼下,像这样的通魔塔,初升大陆之上至少已经出现了上百座。只不过,常翠山的这一个,是众塔之首,是所有通魔塔的能量源泉所在,只要塔首力量得到提升,其它地方的通魔塔自然也会出现与之相当的变化,可以说是一荣俱荣。而此刻,沈万秋的任务,就是将手中的天魔瞳放入到控制通魔塔能量传递的枢纽之中——一处距离地面十丈之高的暗括之中。

    “柳掌门,麻烦你在这里为我护法,待我上去将天麻塔安置完毕,魔界大计便要完成了。”

    柳如音的神色忽然一变,目光也随之闪烁起来。

    “柳掌门,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身体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

    “啊……没什么,可能是最近有些累了,所以才会经常走神,回去休息一下就好。”

    沈万秋语气关切道:“那你要小心了。”

    说完,沈万秋猿身一跃,已然跳起一丈多高,身体贴附在通魔塔之上。由于塔身附近在光门的作用之下,会出现一种奇妙的引力,任何的飞行御空神技到了这里都会失效,就连鸟儿也难以幸免。因此,要想达到安装天魔瞳的暗括,就只能一点一点地攀爬到相应的高度处,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不过好在,沈万秋的体力腕力都要远远超越一般人类,哪怕只用一只手掌,他也能够轻而易举地在众多石块之间自由穿越,不费吹灰之力,转眼之间就来到了距离目的地不到时两丈的位置处。而这个时候,地面之上,遮天皇已经偷偷潜到了通魔塔的边上,与此同时一直抬头望着塔上人影的柳如音,却是忽然转过头来,神情冷酷地望向身后的“孙长空”。

    “不要过来,不然休怪我手下无情。”

    自知已经藏不住的遮天皇索性挺直了腰杆,然后笑脸相迎道:“如音,你怎么知道我来了,难道我们真的是心中灵犀?”

    柳如音声音冰冷道:“孙长空,你不要再傻了,就算你能阻止天魔瞳的安放又能如何?现在人间连一个独当一面的强者势力都没有。哪怕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现在也已经自身难保。况且,有我在,你休想得逞。还有……”

    “快看!”

    孙长空忽叫一声,目光不禁向上望去。见此情形,心知不妙的柳如音忽然眉头一挑,连忙回身察看。谁知就在她转过身去的一瞬之间,只听自己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天真的笑声。

    “如音,你上当了!”

    再次看向背后位置的时候,“孙长空”已经没了踪影。就在此刻,高大的通魔塔身之上,忽然传来数道刺耳爆鸣。

    “混账!”

    破口大骂的自然是沈万秋,距离目标只有半步之遥的他,忽然被一连串不知从何而来的气劲击中,吃痛的他稍一分神,便立即从那塔身之上跌落了下来。待他准备着陆之际,脚下的整块地面立即发生了诡异的畸变,赫然出现一枚巨大的深坑。

    “嗯?”

    意外接二连三地出现,但沈万秋已经进入到了全面防备之中,虽然脚下毫无借力之力,但仍然依靠着灵活的身手,于半空之中翻动了一下身子,使得自己的双脚则好踏在坑边的地面之上,硬是将自己重新弹了起来。

    “何方贼人,还不快点现身受死!”

    “沈师兄,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

    “你!”

    “轰!”

    不等沈万秋转过头来,一道几乎横跨了半个天空的耀眼火光忽然轰击在他的后心之上,随之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传入到四肢百骸之中,几乎令他当场晕厥过去。

    “孙长空!”

    神出鬼没的遮天皇甫一现身,刹那间不下十道凌厉杀气,已然将他完全锁定,在沈心秋气极败坏的怒火之中,一同攻向对方的身体。

    “十方全杀!”

    “不好!”

    来自九十九犁杀生大阵的无限毁灭力量,只在一瞬之间,便将遮天皇与他周身方圆十丈之内的空间化为了一片火海。十道杀气骤然幻化成十条凶戾猛龙,不断于空中盘旋徘徊,一次又一次地朝着爆炸中心发出无坚不嶊的攻势。

    “死吧,去死吧!孙长空,敢和我沈万秋作对,这就是你的下场。”

    “哦?是吗?”

    沈万秋蓦然回首,惊愕发现本来应该被自己杀气锁定的“孙长空”,居然鬼使神差地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体后方。而在他的双掌之中,两枚森然黑剑,已经蓄势待发,当即枣刺向沈的要害。

    “去死吧!”

    “住手”

    “嗡!”

    当遮天皇倒飞出去之际,他才终于发觉,刚刚对自己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心爱之人,柳如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