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沈魔君
    一见柳如音发火,最先服软的不是遮天皇,而是沈万秋:“啊……真是抱歉了柳掌门,刚才一时兴起,所以才会略显失态。不过我与孙师兄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亲,你说是吧?”

    遮天皇冷笑道:“对,没错,是不打不亲。现在的我,还真想再和你亲热一下呢!”

    “呵呵,很快的,我相信那一天很快就会到的,只不过不是今天罢了。我这次前来,是奉魔皇之命,督导柳掌门使用通魔塔之事。之前大量魔军通过这里被源源不断输送到人间之中。只是因为塔身所限,无法运送魔将以上的魔界将领,可以说是致命的瑕疵。不过,经过魔皇和几位魔界大人物几天以来的不懈努力,终于研制出了应对之策。”

    说着,沈万秋翻开手掌,现出一枚精致的木雕眼珠。眼珠中间处,镶嵌着一只闪闪发亮的黑色宝石,看上去异常诡异,仿佛是从兽类的身上挖下来的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用来提升通魔塔的威力?”柳如音不禁问道。

    “那只眼睛……难道是……天魔瞳?”

    听到“孙长空”的话,沈万秋的脸上立即显出几分讶然,就连他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一眼便认出了自己手中的绝世珍宝。

    “呃……呵呵,没想到孙师弟还知道这天魔瞳,真是稀奇。没错,这便是魔族祖先传承下来的魔瑰宝,天魔瞳。不要看它个头小小,但内含魔力,却要远远超出你们的想象。将它投入到通魔塔之中,可以极大的提升塔身的承载能力,如此一来哪怕是魔帝,魔君等人也能穿行于两界之间了。”

    遮天皇心头一动,暗叫大事不妙。

    原来,之前魔军横扫人间,派出的大多都是魔将以下级别的魔人,而像宁夫掣雷这些魔君,仍是需要通过魔界大门,以及魔皇暗地建造起的秘径暗道,才能顺利来到人间。如此一来,受出口位置所限,魔界大将无法在第一时间奔走战场,无形之中对魔军是一种巨大的损失。而现在有了这枚天魔瞳,只要拥有通魔塔的地方,魔君等人便能任意进出,丝毫没有阻碍。

    遮天皇虽不是人类,但眼见魔界即将吞并人间,如此一来对凶兽界也是一种巨大的威胁。

    何况,眼下大兽长正处在紧要关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凶兽界定会元气大伤。到时,魔界会不会将魔爪伸向云梦仙泽,还是一个未知数。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只能先在这里打乱魔界的阵脚,至少要减缓魔族扩张的势头。

    “天魔瞳,嗯,没错,是一个不错的宝贝。据说,谁能得到天魔瞳,谁便是魔皇的接班人。如此说来,魔皇似乎相当器重你,居然将这么重要的宝贝交到你的手里。”

    沈万秋淡淡道:“这些就不劳孙师弟费心了。总而言之,魔界统领人间,只是早晚的事情。我知道孙师弟之前一直致力于对抗魔军的事情之中,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忽然销声匿迹,不知去向,原来你是跑到了柳掌门这里。凭孙师弟聪明才智,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如果继续蚍蜉撼树的话,到时候别怪我这个作师兄的没有提醒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

    面对沈万秋近乎威胁的话语,遮天皇微微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回道:“沈师兄的话我记住了。不过,最后鹿死谁手,师兄也不要过早地下定结论。毕竟,还有许多不世高手,至今还没有出面呢。”

    “呵呵,不世高手?那种人恐怕早就不存在了吧?否则,人间的形势已经岌岌可危,为何还不见他们出手相助。师弟,你还是太过乐观,夸大了人类的实力。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

    说完,沈万秋转头对柳如音说道:“柳掌门,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天黑之前,我还要赶回魔界。”

    柳如音看了孙长空一眼,这才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带路。”

    眼见二人一同消失的身影,遮天皇独自一人站在门口处,久久不能释怀。直到现在,他的头顶之上还能隐约感觉到九幽冥火留下的炙热,那种令人如坐火篦的感觉当真不好过。

    “豺族长,你就先在飘渺云巅的禁室之中待一阵吧!我把沈万秋和天魔瞳解决了再去救你!”

    元界之中,孙长空与老者满头大汗地坐在地上,眼见天空之中的裂隙一点一点消退,二人这才长舒了口气。

    “我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那个什么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者拿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然后才开口道:“刚才有人使用九幽冥火,要将你的魂魄彻底炼化,使得你的身体,只归遮天皇一人所有。”

    “什么?居然还有这要的事情?可是,你不是说我俩的灵魂已经融为一体,无法分离了吗?如果他要炼化我的话,那岂不是连遮天皇也难逃一劫?”

    老者又道:“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你与遮天皇的魂魄没有完全交织成一体的话,事情还好办一些。但如今你们一体双魂,密不可分。实力较强的一方,会受到实力较弱一方的连累,无法发挥全部的力量。而要想恢复以往的状态,便只能将弱方的魂魄全部炼化,说白了就是摧毁你的灵魂。这下,你明白了吧?”

    孙长空身体不由得一震,这才抬头继续看向天空之中,忿忿道:“好你个遮天皇,我待你不薄,还特意让你留在我的身体之中,使你免于魂飞魄散。可万万没有想到,你这家伙居然恩将仇报,不但占有了我的身体,还想把我的灵魂一起毁灭。你这是要我灰飞烟灭啊!”

    说着,孙长空看向老者,进而急切道:“我们现在必须要想一个应对之策,万一那个什么九幽冥火再次出现的话,那就委实太晚了。”

    老者叹了口气,神色黯淡道:“说实话,也想帮你,毕竟我残念是依托于你的灵魂而生,你如果不在了,我自然也会消失。可凭我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左右外面的事情,更加无法阻止遮天皇的行径。不过刚才的一幕有些奇怪,他本可以一鼓作气,利用九幽火将元界连同你的灵魂一起烧掉,却在紧要关头住手了。难道,他在外面遇到了意外?”

    孙长空稍事沉思一会儿,接着道:“凭他的实力与修为,能让他陷入麻烦的,定然是非同一一般的事情。或许,他和魔皇碰头了也说不定。”

    老者摇头道:“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如果说遮天皇有意要炼化你的灵魂,绝不会挑选一个环境相对动荡的地方来做这件事。只可惜,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苏醒,不然就可以将他叫到元界之中,亲自询问一番了。”

    孙长空忽然攥紧拳头,目吐火光道:“老头,你不是我还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吗?快告诉我,我该如何去做?”

    老者缓缓抬起头来,温柔的目光落在孙长空身上,久久不肯离去。

    “机会是有,但只凭你一个人的意愿,还无法促使那样的事情发生。除非,有奇迹发生。”

    “奇迹?什么奇迹?”孙长空跃跃欲试道。

    “你还记得无二真经图吧?”老者忽然道。

    “知道,当然知道。要不是无二真经图,你我怎么会在这里相见。”

    老者忽然翘起一根手指,神色严肃道:“再有一张,如果你能令再次领悟一张无二真经图,我便可以将你带离这里,使你重新成为身体的主人。”

    “啊?不是吧?无二真经图还有一张?这……我怎么不知道。”

    老者口气轻蔑道:“无二真经图的强大之处,岂是现在的你能全部窥探到的?之前,你已领悟飞鹰展翅图,魁虎下山图,百骨鬼林图,光明迦楼王四张真经图。但你要知道,无二真经图包罗万象,会根本修炼者的不同经历与天赋,进而衍化出完全不同的图象。只要你的感悟够多,机会够好,别说是一张,就算是十张也不在话下。但我与无二真经图相伴在一起这么久,曾经有幸窥得真经图一鳞半角的,也大有人在。他们之中,有的可以领悟十余幅,有的却连一幅都见不到。而且领悟的全过程都在可控能力之外,不受任何因素扔影响。说得直接一些,你要想继续参悟无二真经图不是不可能,但需要一定的运气。”

    “运气?能不能换点别的,我的脾气有时也挺大的。”

    一担到运气,孙长空便立即没了底气。直到现在,他也至少会去往赌场一类的地方,因为他的运气实在算不得好。如果要将他的生命存亡与运气联系到一起的话,那多半不幸将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看到孙长空失落的样子,老者叹息道:“你也不要太过绝望!运气这种东西玄妙至极,不是你三言两语能够讲得清的。况且,现在这里不还有我吗?”

    说话间,老者大袖一扬,元界之中立即改天换地,当孙长空回神之际,却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之中。

    “这是哪里?”

    “这是真经图的世界,我喜欢称它为图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