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炼化魂魄
    此刻,在元界之中,孙长空在与老者召唤出的五名绝强高手,进行生死角逐。忽而,这五人非但个体实力出类拔萃,五位配合起来,还能施展不世法阵,孙长空忽然拥有四象奇术,病木春等诸多绝世功法,但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摆在他面前的是十只实力与自己相当的手掌,时间一长,难免力竭气短,最终其中两人共同迎上,双掌化一,凝聚成一肥无与伦比的超级掌劲,直接将孙长空击飞了出去。

    “砰砰砰砰!”

    孙长空像陨石一样,相继撞在后方的数堵石墙之上,最终颓然落地。老者淡然一笑,伸手一挥,五人登时凭空消失。走到躺在地上的孙长空身边,进而道:“今天不错,已经能接下我五行者的五十招了。”

    孙长空长吁一口气,身上的伤势立即痊愈恢复,一点痕迹也看不出。

    “呵呵,可我还是打不过他们。”

    眼见对方这般垂头丧气,长者继续安慰道:“不要那么消极,想想前几天,你可一直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啊!别说五十招,连五招都接不住。”

    孙长空又道:“五十招和五招有什么区别,如果这是真正对决的话我都难逃一死。”

    “哎,你这话可就大错特错了。确实,凭你现在的实力,无法与五行者相媲美。但你每天都在进步,正所谓量变引起质变,你今天能接住五十招,明天就能接住五十一招。长此以往下去,必有机会战胜他们。”

    听到这里,孙长空豁然坐起身来,然后抬头看着长者,语气严肃道:“你呢?我与你之间的差距呢?连你召唤出的五行者我都打不过,何时才能与你相比肩。”

    老者量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轻笑道:“那……可能就要费些功夫了。毕竟,从古至今,能够超越我的也只有寥寥数几,两只手都能数过来了。”

    孙长空毅然道:“可我就想达成那种超然的境界,有没有办法?”

    老者双眼忽然凝视在孙长空的脸上,确定对方没有说笑之后,这才继续道:“有倒是有,只是看你肯不肯做。”

    “怎么做,我都行!”

    “呵呵,要是抛弃你的人格呢?”

    孙长空面色一沉,不禁问道:“抛弃人格?那要怎么做?”

    老者一字一字道:“就是放弃一个做人的权利,成为一种别样的存在。”

    “什么别样的存在?”

    “一个没有七情六欲,没有亲朋好友,专一于一件事情之上的独立个体。”

    孙长空心头一惊,过了好大晌才继续道:“可……那样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老者笑道:“可是你刚才说过,为了变得和我一样,什么能愿意做。”

    孙长空反驳道:“可是我也没有要放弃自己的人格啊!”

    老者摊开双手道:“那就没有办法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又想天下无敌,又想和别人一样过着正常的生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可是你……”

    孙长空话音未落,忽然天空之中投下一道神秘的深蓝色光芒,抬头望去,只见苍穹的最高处,竟是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痕,深蓝色的光晕如同火焰一样,萦绕在那些裂纹之中,好似要将整个天空烤化一般。

    “那……那是什么!”孙长空惊声道。

    “九幽冥火。”老者目光如炬道。

    “九幽冥火?那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老者道:“九只是虚指而已,实意为极,穷,大。也就是最为幽暗的鬼火,是阴间之中的至阴之物,是一切魂魄鬼灵,魑魅魍魉的克星。”

    “魂魄的克星?那这是……”

    不等孙长空把话说完,老者忽然叫道:“不好!有人要利用九幽冥火炼化你的灵魂。”

    “啊?那……那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

    一听到灵魂炼化,孙长空立即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时间不知所措。而这时候,老者那双混浊的眼睛之中忽然爆发出一道炫丽的光芒,与此同时天空之上,一条彩色游龙豁然出现。也不知怎么了,那些深蓝色的火焰一经见到彩龙,便立即离开了那些裂纹,转而攻向彩龙的身体。顷刻间,彩龙成了一条蓝龙,并且于天空之中疯狂腾舞,不时还会发出阵阵悲鸣。不时,彩龙的龙鳞开始逐渐失色,内部的血肉也化为飞灰,只剩下森森恐怖的白骨。再不久,白骨变成了黑骨,经风一吹,便登时崩溃。眼见如此凶残的一幕,就老者的脸上也不禁划过几丝忧伤。

    “可惜,我也只是依附在你灵魂之上一丝残念而已,九幽冥火同样也是我的克星。凭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与之相对抗。看来,是那个遮天皇搞得鬼!”

    “什么?是他!”

    此刻,在现实世界之中,遮天皇竟然趴在地上,被背后还坐着一脸凶相的豺。只见位于他掌心处的九幽冥火,已经全部加注在遮天皇的天灵之中,不断烧烤着他的魂魄,加速炼化孙长空灵魂的过程。

    “放……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做!”

    豺冷笑道:“小天天,我知道你想遵守君子协议。但只要炼化结束之后,你就会感激我的。”

    “呸!谁会感激你。你再不从我身上下来,那就休怪我翻脸不认……”

    话没说完,豺的眼眸之中忽然凶光一闪,身形虽未并化,但在他的头顶上方,一只巨大的兽影忽然出现,一时间加持在遮天皇身上的力道暴增近以百倍,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压入到石板之中,就连大地也不禁发出阵阵悲鸣。

    “哈哈,小天天!你就放弃抵抗吧!我的九幽冥火已经烧到了你的识海之中,无论里面有什么妖魔鬼怪,都会被它化为乌有,到时你就……”

    忽然间,豺只觉得自己的后脑处传来一阵剧痛,哪怕是强大无敌的他也难以承受这般沉重的打击,手上的九幽冥火也随之消失不见,侧身栽倒下去。

    遮天皇奄奄一息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回头一看,柳如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她的手上,还有一道淡淡的紫光,显然将豺击晕的就是她了。

    “多……多谢!”遮天皇面色惭愧道。

    “你没事吧?”

    说着,柳如音向遮天皇伸出手来,后者虽是感觉有些难为情,但仍然接受了对方的“援手”,顺势从地上站了起来。

    “刚才是怎么回事,你的表叔为何对你痛下杀手?”柳如音忽而道。

    “这个……这个嘛,其实……其实我这表叔他精神不太好,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发狂。对,就是发狂。刚刚被他偷袭得逞,这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不过我表叔他人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实力强劲,是一名不可多得的人才。你可不能……”

    柳如音插嘴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他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现在必须把他关了起来。连你都摆脱不掉,如果被其它弟子碰到,恐怕是凶多吉少。”

    遮天皇虽然想拒绝,但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之上,而且柳如音所说也在情理之中,也就没有出口阻拦。不一会儿,两名女弟子架着尚未恢复神志的豺,离开了会客厅的后院。这时候,就只剩下遮天皇与柳如音两个人了。

    “如音,我……”

    “刚才来了一个熟人,你要不要见见他。”

    “哦?熟人?这里还我有我认识的人吗?”

    柳如音道:“当然有,而且你们还是同门师兄弟。”

    “是谁?”

    “哈哈,还能有谁,孙师弟,我们好久不见啊!”

    遮天皇蓦然回首,只见会客厅的后门处,赫然站着一名器宇不凡的男子。稍作思索之后,天皇霍然道:“沈万秋!”

    冤家路窄,遮天皇没有想到,自己跑出了数千里,居然还能见到这个命中的宿敌。好吧,应该是孙长空的宿敌,沈万秋。上次在苍北仙苑之中,二者一战未能分出胜负。没想到事隔多日,竟然再次碰头,而且还是在飘渺云巅,在柳如音的面前,当即有些不妙。但为了不让人瞧出端倪,遮天皇只能勉强笑道:“原来是沈师兄,别来无恙啊!”

    说着,他看向柳如音,等待对方的解释。而这时候沈万秋却是主动道:“不用看了,我是自己来的。柳姑娘识时务,知道人类已经迫近灭亡,转投魔族,真乃明智之选。”

    遮天皇冷笑道:“听师兄的口气,你也加入了他们?”

    “哈哈,孙师弟,你的记性还真是不怎么样啊!难道你忘了,将我变成今天这副样子,就是魔皇大人啊!于我而言,魔皇大人对我有再造之恩,如果我不加入魔界,那才是忘恩负义!”

    “呵呵,好一个忘恩负义。我都几乎忘记了,方掌门也是魔界之人,而且还是一名魔君。你们师徒二人狼狈为奸,可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沈万秋脸上的笑意忽然凝滞,抑制在心中的怒火即将爆发。然而就在这时,柳如音却是忽然道:“你们两个也适可而止吧!这里可是飘渺云巅,不是你们用来斗嘴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