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重回故地 再见故人
    人间仙境,变成了人间地狱,常翠山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遮天皇虽没有亲自来过这里,但曾经借助过孙长空双眼,看到过昔日的飘渺云巅。面目全非,沧海桑田,望着远处那座无比高大的巨石塔,遮天皇已经忘记该怎么说话了。

    “哦?这应该是魔界之物吧!如果我记得没错,这玩意应该是叫做通魔塔,专门用来将魔界与其它空间进行连接,作为通道的标记起点使用。看来,人间的众多魔军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啊!”豺淡然道。

    “怎么……怎么会这样!”

    看着遮天皇略显呆滞的目光,豺又道:“怎么,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小情人,是不是激动得忘乎所以了?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一会儿见了那个柳姑娘,该如何应对。毕竟现在的她已经是魔界之人,而你我还没有表明立场,难免她会产生误会。不过,魔界一向作恶多端,身为人类居然还分不出青红皂白,想来人品也不怎么样。你确定,自己的心上人真是这里的那位?”

    遮天皇用力握了握拳头,神色阴沉道:“不管是不是,我都要前去一探。”

    “哎,等等我!”

    转眼一瞬,豺发现遮天皇已经落到了数丈之外的山崖边上,不等他跟上前去,对方已经纵身跃下,立时化身成为一只迎风勇进的飞鼠,径直飞向石塔前方的那座雄伟建筑,那里正是飘渺云巅的新址。

    建筑之外,一名名穿着整齐划一的女弟子持兵巡逻。不知怎么了,原本正气凛然的云巅弟子,如今竟变得个个都如同邪门歪道一样,眉宇之间有凶煞之气隐隐作祟。一双双明亮的大眼睛之中,更是透着那么一股妖魅的紫光,仿佛被人慑走了心神。

    不等遮天皇落地,位于北面的两名女弟子已经率先发现了他的身形。没有任何警告,更是没有丝毫迟疑,银蛇一般的宝剑苍啷一声自剑鞘之中一跃而出,瞬也不瞬,当即刺向鷓这天皇的身体。

    “好毒辣的剑招!这真的是名门正派的所作所为吗?”

    一般人的发动攻击的时候,哪怕是生死相搏,招招要命,便也会留有底线。但这两名女弟子甫一出招,便朝遮天皇的裆下招呼过来,逼得他不得不坠身躲避。然而,同是一脉相承的两名云巅弟子,所使的武功套路竟是相得益彰,互为补充,双剑配合,进而爆发出罗茜之单体时候数倍的威力。一时间,遮天皇的身前空间之中被或斩,或刺,或撩的剑光所充斥,誓要将其碎尸万段。见此情形,遮天皇随即长吁了口气,然后喃喃道:“本来我还想手下留情,可是现在看来不必了。”

    一出招就是双龙出海,遮天皇的双爪竟是化为两条迅猛龙影,直取那片剑光之中的两道。这时候,那两名女弟子似乎看出了来者不善,想要中途撤招。可谁承想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超乎想象的千钧之力立即作用在剑身之上,二者用力一缩,非但没能夺回剑来,手臂险些为此脱臼。紧接着,两柄利剑如同着了魔似的,剑身登时扭成麻花,甚至还彼此交错缠绕,倏尔,数声裂帛之间破空而出,一双好剑就这么化为了一堆破铜烂铁。

    “闪开!”

    还未现形的遮天皇高叫一声,随即重掌一连发出数招,硬是将女弟子跟前的那片地面轰成得粉碎。为兔被牵连其中,二人连忙腾身抬挪。于是乎,遮天皇与飘渺云巅之间便只剩下一条平坦小路。

    首轮失利之后,两名女弟子仍然不肯罢休,伸手朝怀中一搜,两只闪着夺人银光的的银丝手套随即穿戴在湿润如玉的纤手之上。

    “慢着!”

    就在二女即将再次发动攻势之际,遮天皇忽然大声怒道:“难道你们不认得我了?”

    常人听到这话,多少也要回想一下,以来确认人众对方是否为自己的熟人。可那两名女弟子却是毫无感情,冷酷于极,如那极北处的行听寒冰一样,永不融化。而他们和看待遮天皇的目光,便是这般森然。

    就这样,换了武器的两名女弟子再次挺身而上。比起使剑的时候,二者的爪功也是颇有造诣。使用短兵本就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而如何把握分寸,在保护杀伤敌人的同时,不让自己中招,这便是一门大大的学问。显然,她们已经入门很久了。

    双方交战伊始,遮天皇在二者的联手之下,竟然还处在了下风,总给人一种力竭的错觉。

    可一连抢攻了二三十招,每每爪功即抓在他的身上,后者便会立即使出一招匪夷所思的身法,巧妙地避开前来的攻击。渐渐地,遮天皇已经适应了这种高强度的攻势,而这二人毕竟是女儿之身,体力精力远不如同等年纪,同等修为的男性。一来二住,不禁力有懈怠,遮天皇顺势反客为主,使出靠,粘,揉,推一系列的掌法,当即便将那二人扔出了数丈之外。然而即便这般,他仍然迟迟没有痛下杀手,足以表明他的诚意。

    然而,那两个女人对此似乎并不领情,起身之后,连一丝迟疑都没有,还要继续战斗。

    可遮天皇早已料到了这一点,所以不等二者来到跟前,便轻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显得着实绵长,飘飘然竟是吹到了二人的脚底之下。“砰砰”几声闷响,待女弟子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地面竟然已经不翼而飞,无从借力的他们只得向下跌去。

    “噗噗!”

    遮天皇走到坑边,看着那两个摔得东倒西歪的女弟子,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随即轻声道:“今天我赶时间,所以就先放了你们。如果再被我碰见的话,可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小天天,你的修为似乎没怎么精进嘛!对付两个小娘们居然还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说话的自然是豺,此时的他已经从崖边走了下来,刚好见到遮天皇了结战斗的最后一击。心知对方是在故意激怒自己的遮天皇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挤出一丝笑容,淡然道:“豺族长,我年纪也不小了,动作僵硬,一天不如一天也是情理之中。”

    “啊呸!你也太不要脸了吧!像你我这等修为的,别说是现在的年纪,哪怕再活过三四万年,也仍然可以称得上是如日如天,怎么可能会衰老退化,简直就是胡言乱语,瞪眼说瞎话!”

    遮天皇不耐烦道:“好好好,你想怎么说都行。现在解决了看守,我们还是赶快进去吧!”

    豺不以为然道:“你着什么急!”

    话音一落,豺忽然闪身来到遮天皇的背后,右手两指凭空就那么一夹,一枚亮晶晶的微型兵刃赫然出现在他的指缝之间,而在深坑下方的一名女弟子,竟然自己站起来了。从他如今的动作来看,刚才那一记暗器投掷,便是出自她手。

    “你这个小妮子,本皇有心放你一马,你居然还敢恩将仇报,看我不把你……”

    暗器怎么来的,就是怎么回的。当那枚银光逼人的兵刃倒着挂在那名女弟子胸口之上的时候,那双闪耀着诡异神光的眼眸之中竟是闪过一道久违的明亮。当那名女弟子倒地向亡之时,遮天皇愕然发现,对方的脸上居然还残留着抹会心的笑容。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够真正解脱。

    “疯……疯了,死到临头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真是该死!”豺忿忿道。

    看着那具渐渐被生机摒弃的尸体,孙长空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大步流星地走向前方。然而这时候,飘渺云巅之中,负责报信的弟子已经奔入到大殿之上,慌张地对座上之人说道:“不好了,有两个人杀进来了。”

    柳如音翻身从那金光灿灿的宝座之上坐了起来,神情慵懒地打了个哈气,然后才缓缓道:“来者长得什么样子?”

    “这个……这个……”

    “快说!不然,按私通逆贼之罪门规处治。”

    报信的女弟子立即道:“是……其中一个好像是那个孙长空!”

    “是他!”

    对于来者的身份,柳如音显得颇为意外。一时间她那张完美无瑕的脸颊之上不禁升起丝丝黑气,闪烁的目光如同一对穿梭于光暗之间的利剑一样,让人看了不禁胆颤心惊。

    “叫看守的弟子不要阻拦二人,让他们进来好了。我倒要看看,我这位曾经的恋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不时,两道高大威猛的身影踏入到大殿之中,孙长空,确切来讲是遮天皇,世别多日,与柳如音再次相见,竟好似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眼中吐着烈火般的光彩。

    甫一见面,遮天皇开门见山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要投降加入到魔界的阵营之中。”

    柳如音扬了扬嘴角,于脸上勾勒起一道优美的弧线,如他那在薄衣之下隐约可见的诱惑身形,令人见了之后不由得心花怒放。

    “小天天,你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