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游离于三界之外
    离开不过十几天,人间便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听到柳如音变节投靠魔界的消息之后,遮天皇久久不能释怀。

    夜深,遮天皇与豺共睡在一间客房之内,不过为了互不影响,二人一个睡在床上,一个睡在在地上。虽然遮天皇多番谦让,但豺却非说不适应人类的东西,执意要打地铺。于是乎,如今的遮天皇在床上辗转反侧,迟迟无法入睡。

    “柳如音,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何会投入魔界的怀抱,难道是受你那师父威逼利诱?”

    遮天皇越想越气,最后索性坐了起来。这时候,地上的豺忽然发出臆语般的声音,口中含糊道:“还不睡!”

    遮天皇连忙翻过身去,不去看豺。可后者却来了精神,接着说道:“那个姓柳的女人,你不会认识吧?”

    遮天皇心中一沉,但仍然低声回道:“嗯,可以算作认识吧!”

    这时,豺也从地上坐了起来,进而面向床榻上,面朝墙面的遮天皇继续道:“我说你好歹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遮天皇,面对这种儿女私情怎么如此婆妈。喜欢她就去追,担心她就去寻,我们凶兽可不像人类那般优柔寡断,否则错过时机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遮天皇长叹了一口气,随即轻声道:“有些事情你不懂,我也不想说。我和他的关系如果能这么容易捋清楚的话,咱们现在就不会在这个破旅店之中了。”

    “明天去,明天就去。”豺忽然叫喊道。

    遮天皇霍然起身,面露不悦道:“我都没能决定,为何你要替我做选择?”

    “为何?就因为我是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既已去云梦仙泽找我,但足以说明我在你心目之中的重要地位。你爹不在了,我替他来主持你的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豺族长,我没有听错吧?”

    遮天皇好歹也是活了好几万年的老妖怪,如今听到豺这般言语,脸上竟是露出孩子们的倔强神色,差点就要撒娇了。

    “呵呵,我的话已经放在这里了,不管你答不答应,明早你都得与我一同前去。”

    “如果我不去呢?莫非你还能把我五花大绑?”

    豺微微一笑,脸色阴森道:“我相信,你会乖乖和我一起去的。难道,你想见那个女人和她的门人们惨遭灭门吗?”

    “你!”

    遮天皇刚要发怒,但到了嘴边的话却已说不下去。凭豺的行事作风,干出那样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如果自己继续激怒对方的话,说不定真的会给柳如音以及飘渺云巅带来灭顶之灾。

    “好……好吧!但你要答应我,到了那里,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能对柳如音出手!”

    对于遮天皇警告,豺却假装出一副听不见的样子,自言自语道:“柳如音,名字倒是挺动听,只是品行比那凶兽界的那些母老虎有多少差别。嗯,明天去了我要亲自把把关。”

    “豺族长,你说什么呢!我叫你来是为了让你帮忙,不是要你为我相亲。”

    豺嬉笑道:“没多少差别,顺带手的事儿而已。对了,那个叫飘渺云巅的地方是不是全是女人,有没有姿色出众的,我也想寻一个,带回到凶兽界作个小老婆也不错。”

    “豺族长我累了,先睡了。”

    说完,遮天皇颓然倒在枕头之上,再也不说话。

    “直没意思。”

    次日,果不其然,豺拉着一脸不情愿的遮天皇踏上了前往常翠山的路途。长路漫漫,但二人同行作伴,也算不得枯燥,尤其是豺好似吃了猛药似的,一路上有说有笑,已然适应了人类的身份。而遮天皇却是满腹惆怅,他在考虑到时见了柳如音该如何说话。再确切一些,他该以什么身份来面对柳如音,孙长空,还是遮天皇?

    他也没有一个好主意。

    因为是化身的缘故,所以豺并没有意识到遮天皇现在的面貌是借用了孙长空的身体。而真正孙长空的灵魂,此刻又在做什么呢?

    这是一个本不该存在的维度,任何物质在这里都会得到永生,且无法摧毁。即便将之轰成飞尘,对方也能恢复原样。孙长空喜欢称这里作元界。

    元,始也。也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孙长空发现自己可以通过自己的意识,随意地改变了元界之中的样子,大到气候,小到一草一木,都在他的一念之间。而眼下的他,又是处在一种怎样的玄妙状态之中呢?

    一位老者款款而来,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做法细腻的食盒。食盒之中放满了小菜,分量不多,但足够他们爷俩吃了。孙长空不知道自己处在这种状态之下多久,可是这里的时间注速明显要比真正的世界之中快上许多。但如果仔细去感受的话,基中的一分一秒又是那样的充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恍惚。饭吃到一半,孙长空忽然放下了筷子,顺势仰头倒下,双眼看着天上的白云,口气轻佻道:“习惯了外面的血雨腥风,这里还真是安静得让人骨头发痒啊!”

    老者看了孙长空一眼,轻笑一声,讥讽道:“怎么,你还想在这里打打杀杀不成?不过就算那样,也不是不行。这处空间不只受你的支配,我也可以同样操纵。只要你点头,你的眼前立即就可以出现三五个实力与你相当的修行者,让他们当你的敌人目标,如何?”

    孙长空翻身坐起,目露异光道:“真的可以吗?你不早说!”

    老者不悦道:“可你也没有问过我啊!”

    孙长空连连点头道:“我本以为在这里待久了,自己的身体都要生锈了。练功修行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到元界这么多天,一直没有修炼,恐怖修为已经开始退步了。刚好现在有陪练的对象,真是天助我也!”

    老者不怀好意地笑笑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如今存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你的一丝残魂而已,你的灵魂与肉shen还在遮天皇的控制之下。所以无论是你的精神与身体,都不会生锈发僵,相反有了他这位昔日的混世魔头出现,‘孙长空’的修为又一次突飞猛进,只是无法使用你的功法武学罢了。”

    一听到遮天皇的名字,孙长空的脸色不禁再次难看起来。这下,他干脆从地上站了起来,来到身后的河畔,举目远眺,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的到来。

    “不知他和如音怎么样了……”

    老者开始收拾地上的碗筷,并将它们放回到食盒之中,伸手一挥,食盒便已经无影无踪。

    “人家怎么样你管不着,反正你是被困在这里,真的出不去了。话说,你有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

    孙长空沉默了许久之后,忽然道:“你说人有来生吗?”

    “有,当然有。只不过有的人经过六道轮回,成了仙人。有的则成了畜生,再世为人的机会比较小,因为人生在世,很少有不犯错的。。。而只有那些心地善良,德行优越的人才有可能重回人间。”

    孙长空又道:“可为什么我没有去投胎转世?”

    说完,他回到看向那名老者。此时,老者的脸上竟是闪过一抹非同一般的古怪表情,眉宇间的煞气还未能完全消散。

    “你想知道答案吗?”

    “当然想!毕竟,我已经死过那么多次,每一回都因为你的出现而起死回生。可这一次,为何与之前不同,我实在搞不明白。”

    老者平静道:“所以你想将遮天皇的事情,算在我的账上?”

    遮天皇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道:“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毕竟,你不欠我的,实在没有理由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相反,我不但不怪你,甚至还要对千恩万谢,否则在一开始的时候,我恐怕就已经去阎罗殿报道了。”

    面对孙长空的诙谐说法,老者的脸上终于显露出几分笑意,然后道:“有些事情,时候未到,还不能完全告诉你。你刚刚问我为什么自己没有投胎转世,那是因为孙长空还未死去。”

    孙长空先是一愣,接着说道:“你指的是庶天皇?因为遮天皇占据了我的身体,所以在外人的眼里,孙长空尚在人间。”

    老者摇头道:“不,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就算当初你没有号召遮天皇与你合力重塑roushen,你,孙长空,还是不会去到阴间。”

    “为什么?”

    老者轻声道:“天机不可泄露。”

    孙长空意有未尽地望了老者一眼,然后叹息道:“早就知道你是一个无趣的人。不说也罢,反正时间会给我答案的。”

    老者笑道:“在才在这里待了几天,居然就已经会说如此富有哲理的话语了。嗯,看来偶尔让自己空闲下来还是有些帮助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者话音一落,孙长空立即追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偶尔空闲下来?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有可能恢复原样?”

    老者看着那双满含期待的眼眸,终于吐出一口浊气,接着轻轻地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而孙长空则在原地位置停顿了数息,忽然间整个人都从地上跳了起来。

    “哈哈,我就知道,孙长空绝不会就这么不明不白消失的。等我再次从这里出去之时,遮天皇,你一定会后悔的。”

    老者看着孙长空大受鼓舞之后的激动模样,随即开口道:“既然知道自己会离开这里,那现在你该知道要做什么了吧!”

    孙长空身体忽然一滞,然后面色沉着道:“当然是提升自己的修为,我可再也不想再次回到这里了。”

    “既然如此,那就接招吧!”

    “唰唰唰唰唰!”

    一瞬之间,五道不在孙长空之下的绝强气息立即凭空出现。而此时就在孙长空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一股从容淡定的神情。

    “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