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天将神兵
    盛气锋烈,英姿非凡,二十名顶尖高手如天降神兵一般,豁然出现在莫家的庭院之中,一时间不只是莫非烟,就连见多识广,戎马一生的莫问天也不禁大惊失色,尖声道:“他们是何方神圣!”

    不等莫家二人搞清现状,那二十名顶尖高手竟是当场跪伏在地,朝那前方的金生财膜拜臣服。其中一人忽道:“回禀少主,任务已经完成。”

    金生财缓缓回首,面露微笑道:“好,很好,非常好!这两位是莫家的莫族长,以及莫非烟二公子,还不快点请安?”

    “拜见莫族长,拜见莫二公子。”

    虽然金生财没有直接说明这些人的来历,但从眼前的情形可以看出,这二十名顶尖高手全是他带来的。换言之,这些便是金家的秘密杀器。之前莫问天也从莫为的口中听说出金家的天大计划,是关于制造药人的一项终极研究。可是因为前期投入太大,莫问天担心盲目跟随从会人财两空,所以就没有放在心上。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壮举居然真的在金生财的手上变为现实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莫问天着实有些后悔,否则莫家也不必落到人今日这般田地。但从对方脸上的从容状来看,此行似乎别有目的。想到这里,他不禁开口说道:“金家诸位精英能够齐聚莫家,实乃我莫问天的荣幸。不过,金少主来到苍城应该不只是为了打个招呼吧!”

    金生财的眼眸之中忽然闪过一丝泠澈之光,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浓郁起来。

    “呵呵,莫族长,听说莫家与苍城百姓身陷水深火热之中,身为新四大家族的一员,我们金家自然应该挺身而出,助莫族长您一臂之力。”

    莫族长目光一滞,这时候莫非烟接着道:“多谢金少主好意,可你也是知道,对手的实力远不是我们能够相比肩的,就算是金家还有……”

    莫非烟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些劲装高手,竟是愕然发现凭自己如今的修为竟然看不透对方的真正实力,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莫测之感。金生财见到莫非烟脸上的异样,神色再次变得飞扬起来:“呵呵,看来莫二公子对我的黑金二十四官还有些置疑。黑官,还不快点让二公子看看你们的成果。”

    位于最前列方的劲装高手忽然站起身来,伸手凭空一握,一枚椭圆形的物体赫然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上,被他轻而易举地托在手上,进而昂然道:“回禀二公子,这是生而魔军魔头之一掣雷魔君的项上人头,请莫族长与二公子过目。”

    “什么!”

    “怎么会这样?”

    群魔殿上鸦雀无声,只有魔皇愤怒的呼吸声回荡在阴森恐怖的大殿之中。一具无头尸体被停放在魔皇的面前。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尸体的右手还紧紧攥着那柄怪异的蛇形兵器之上,那是掣雷魔君独门杀招,诛仙闪。只可惜,如今的诛仙闪已经黯然失色,从此以后,再也无人能够操控得了这柄神兵利器。

    “掣雷魔君一向都是以迅急快猛著称,能让他拔不出武器,那杀他的人岂不是更加恐怖?”

    纠折看着面前的那具尸体,自己的脖颈处却是传来丝丝寒意。虽然自掣雷魔君遇袭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天时间,但直到现在还能从他脖子上的平整切口,联想到当时超乎想象的绝快一斩。掣雷魔君生前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痛苦,锋刃以无比刁钻且迅猛的攻势切下了他的头颅。诛仙闪的威力他自然清楚,只要被掣雷魔君有了它,对手就绝无可能将他一击击杀。如此说来合理的解释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掣雷魔君抓住诛仙闪的时候,便已经身首异处,只是因为时间太快,以至于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一刻自己的脑袋已经离开了自己,所以才会含恨握兵而亡。

    想到这里,纠折心中的寒意不禁成倍激增,如果换作自己的话,恐怕也会得到与掣雷魔君一样的下场吧!

    “人呢?当时在场的人呢?谁知道杀了掣雷的是谁,本皇要将他碎尸万段,抽筋拆骨!”

    这时候,一个身着翠绿色铠甲的魔人缓缓从后面走了出来,对魔皇行礼膜拜,然后开口道:“回魔皇,属下……属下当时就在掣雷魔君的身边。”

    众人纷纷投目过去,发现说话者是掣雷魔君的亲信兼裨将翠咤魔将。作为左右手的他,按理来讲应该伴在掣雷魔君的身边,保其周全。可如今后者已经身亡,甚至连头都被人抢去,而这名翠咤魔将却是毫发无伤,连精神面貌都是出奇的好,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快说!杀人者究竟是谁!”魔皇威怒道。

    翠咤魔将面色一寒,随即低头愧道:“属……属下也没能看清,属下甚至不知道魔君大人遇害的确切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好像突然发生似的,没有一点的征兆。”

    “什么!掣雷死了,你们居然不知道?你们当时在做什么!”

    翠咤魔将回道:“当时,属下接到魔君大人的命令,准备举兵进攻苍城。属下前去发号师令,整个过程连十自己的时间都没有,当我回头再次看向魔君大人的时候,就已经为时太晚了。”

    听了翠咤魔将的话语之后,众魔人不禁纷纷隐入惊慌之中,而魔皇则是一言不发,双眼微眯,似乎是在深思着什么。

    “你们有什么看法头绪,说来听听!”魔皇忽然道。

    然而,连他都看不出端倪的事情,这些魔兵魔将又能高明到哪里去。眼见大家一言不发,魔皇忽然看向血河魔君纳百川,随即沉声道:“血河,你来说说看!”

    纳百川上前一步,恭敬道:“儿臣在人间待了几千年,所见人间高手也有数位,但在我的记忆之中,凶手绝不可能是他们。或许掣雷魔君修为并不能算是出类拔萃,人间也能找出几名与他相媲美的人类强者。但能让他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的,却不曾有过。儿臣甚至在想,凶手究竟是否来自人间……”

    魔皇骤然道:“你说,杀掣雷的是天界中人?”

    纳百川道:“至少这么想来比较符合逻辑。不过这个世上除了人魔两界之外,也并不只有天界一个。”

    魔皇的面色忽然一变,随即喃喃道:“大兽长长年深居云梦仙泽,极少踏出兽王宫,应该不会是他所为。九天嘛就更不会了。除非他想让灵虚门永远开启。”

    说到这里,魔皇看了一眼众人之中的妄虚魔君,随即对其说道:“你说是吧?”

    妄虚魔君连忙上前,毕恭毕敬道:“魔皇放心,只要妄虚还活在世上一天,就绝不会让妖界为所欲为。”

    “嗯……这么说来,这个世上就只有阎王一个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了吧!”

    一听到“阎王”二字,纳百川立即脸色大变。他虽未曾与阎王照个面,但却和他的第一部下崔判官打过交道。至少以他现在修为来看,对方要远超过自己,凌驾于十大魔君之上,确实有能力击杀掣雷。但能不能做到只用一招,那就不得而知了。

    “阎王虽然有这种实力,但凭他的地位与眼界,应该不会屑于出手。否则,得罪了我们魔界,他们阴间也别想好过。况且,阎王与阴间向来都是中立的一方,极少参与生灵间的纷争,这一次应该不会例外吧!”

    听了纳百川的话,魔皇当即大喝一声,杀气腾腾道:“不是这个,也不是那个,难道掣雷是自己把自己脑袋切下去,然后弄丢了吗?”

    掣雷的项上人头,作为初见面的礼物,这也未免太过沉重了。莫问天慢慢地走向那位黑官的向前,仔细端详了一番那枚头颅的容貌。他与掣雷魔君素未谋面,但只看了一眼那双刀锋一般的眼眸,他便知道头颅的主人定然也是一位不世高手。然而,如果连魔君这般级别的魔人都能被这些药人轻易击杀,那天底之下还有谁能成为金家对手呢?

    “莫族长,难道您就不想请我们进去坐坐吗?擒贼先擒王,杀了魔君,那些魔将魔兵自然是不攻便破,纷纷溃散。苍城之难已解,莫家族人与苍城中的其它势力都已经相继返回,到时您就算想招待我们,恐怕也腾不出手了。”

    莫问天看着金生财那张得意洋洋的脸颊,随即神色激动道:“你说魔军撤退了?”

    金生财干脆利落地回道:“当然,否则我又怎么能如此淡定地待在这里呢!我虽然不怕死,但也不想死得如此不甘。”

    “好好!实在是太好了。非烟,你快到外面找几个厨子来,多少钱我都出,为父要好好宴请金家的各位英雄!”

    将金家人安置妥当之后,莫问天连忙跑到后院之中。得知苍城转危为安之后,莫问天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自己的小儿子,莫为。毕竟,此时的他还被困在那个昏暗无光的地穴之中,不知在经受怎样的心灵折磨。如今,他必须要将对方解救出来。、可当他来到那堆乱石堆积的地穴跟前,眼下的一幕令他立时手足无措。

    “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