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金家少主金生财
    莫问天是一个人走回来的,而用以隐藏莫为的地穴入口,也已经被他完全轰塌,除非后者空道自行解开之后,从里面出来,否则外人绝对发现不了他的踪迹。然而没走出几步,他便豁然看见厅堂之上又出现一道人影,而此人现身,使得本下定必必死觉悟的莫问天不禁再次目光闪闪。

    “非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莫非烟脸上毫无表情,进而冷冷道:“就在你刚才把三弟丢到地洞里的时候。”

    莫问天面露惊色,不禁问道:“你都看见了?”

    莫非烟道:“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不会怪你偏心,对我这个次子没有半点关心的意思,反倒是不惜牺牲自己来保护自己的小儿子。不过也罢,莫家能有两三个幸免于难的就足够了,你说是吧?”

    莫问天面露惭愧,随即道:“可是我以为……你已经……”

    “以为我死了是吗?难道你对自己的莫家子弟如此看轻,甚至以为我会死在那些虾兵蟹将的手中,真是笑话。”

    面对莫非烟的冷言冷语,莫问天又道:“可是这种关键时候,你回来做什么。”

    莫非烟抬头看了一眼对方,随即沉声道:“你说呢?”

    “难道……你是来帮莫家度过难关的?”

    “呵呵,你真是这么以为的?我莫非烟真的有那么好心?”

    莫问天道:“那你为何回到苍城?”

    莫非烟道:“离家这么久,我路过回来看看还不行吗?”

    至此,父子二人的对话总算告一段落。莫非烟虽然没有明说,但莫问天已经知道了对方来意,正是前来援救自己以及莫家。虽说,曾经的他对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极为厌恶,甚至不顾大家的阻拦,将年纪稍小的莫非烟送到了苍北仙苑,明着说是拜师学艺,光大门眉,实则只是不想看到对方罢了。眼下,莫非烟能在莫家最困难的时候毅然决然地返回家族之中,足以可见他怕忠心赤胆。往昔的一幕幕自脑海之中飞速闪过,一时间他不由觉得自己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这个儿子,眼中的神光也随之温柔起来。

    “你……吃饭了吗?刚才大家才吃完,还有一些没有吃掉的,如果就这么放着岂不是浪费了?”

    莫非烟轻笑道:“没吃我也不会接受别人的剩饭,如果你真有诚意的话,可以给我下一碗面。”

    “面?什么面?”莫问天不禁问道。

    “最普通的手擀面就行。这么些年来粗茶淡饭习惯了,油水重的反而享受不了。面里什么也不用放,滴两滴酱油就行。”

    “好!”

    对于儿子的要求,莫问天显得极为殷勤,不一会儿一大碗热腾腾的清水手擀面就这么端了上来。不多不少,面上真的只滴了两滴酱油,融到面汤之中几乎分辨不出。

    莫非烟拿起筷子,却是迟迟没有去挑碗里的面条。莫问天见此情形,不禁问道:“怎么,这面不合你胃口?我按你说的,只放了酱油进去,而且量极少,味道也很淡。”

    不等莫问天把话说完,莫非烟竟是将筷子戳到面汤之中,随手挑起了一根面条,进而阴沉道:“我不吃粗面条,难道你不知道吗?”

    被莫非烟如此一提醒,莫问天这才回忆起,在对方年纪还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因为吃面的问题,自己还狠狠责骂过莫非烟。原因就是下人做的面条太宽,莫非烟拒不吃饭。当莫问天意识到问题所在之际,莫非烟竟已低下头去,用嘴去够碗里的面条,同时含糊地说道:“我和你说过,我不吃宽面是因为宽面长得像面片,而我又恰恰最为讨厌这种食物,所以才成了这样。”

    话虽如此,莫非烟还是将那一碗宽面条连面带水都吞到了肚子里。吃完,他那张略显发青的脸庞之上立时浮现出一股淡淡的粉红,精神面貌也随之好转了不少。

    “吃饱了吗?”莫问天关切道。

    莫非烟点了点头,然后道:“其实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饭了,可你知道我为何还要吃这一碗并不讨我喜欢的宽面吗?”

    莫问天想了一下,这才道:“难道你之前没有吃饱?”

    莫非烟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又收拢了脸上的笑容,悻悻道:“我只是想让你弥补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亏欠。这是你欠我的,一个当父亲应该做的。”

    莫问天身体忽然椅了两下,脸色也随即难看了数分,声音略显悲伤道:“弥补亏欠,一碗面?”

    莫非烟道:“在你看来这可能没有什么,但对我看来,这是一个高高在上,固执己见的父亲向自己儿子认错的最好方式。你向来都鄙视灶台边的工作,甚至称那为女人的专属。你能为我自低身份,甘于去做一碗面,我已经很满足了。只是,你还是没有关心过我,不然也不会马虎到连我不吃宽面的习惯也忘记了。”

    “非烟,我……”

    话音至此已经继续不下去,因为莫问天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两道泪痕,沧桑的双眼之中尽是懊恼的血丝。莫非烟故意偏过头,不去看对方的样子,接着道:“你变了,变得懦弱了?你可教导过我们,男儿有泪不轻弹。”

    莫问天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然后破泣为笑道:“可是下一句‘只是为到伤心处’你难道忘了吗?”

    莫非烟道:“我刚才的话刺痛到了你软肋?”

    莫问天道:“莫家家主没有软肋,只有心头肉,你们兄弟三人就是我的心头肉。我知道,爹曾经的一些做法让你心寒,但爹现在向你赔不是,你原谅爹好吗?”

    莫非烟“噌”地从椅子之上站了起来,几步便来到了莫问天的面前,二者四目相对,空气中的气氛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我说一件事,你可能不相信你?”莫非烟忽然道。

    莫问天道:“我儿子说的话,当爹的我当然相信。”

    “其实,我并没有怪你。”

    “什么?没有?”

    看着莫问天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莫非烟忽然微笑道:“不然,我为何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回到苍城之中?”

    听到这里,莫问天已经低下了头,自从一千年前出生以来,他便不记得曾经何时自己会像今天这役羞愧难当,恨不得变成一只地鼠,钻到土里。沉默了数息之后,莫问天忽然道:“趁着还不太迟,快点离开苍城。你不应该和我这种老东西一起死在这里。”

    莫非烟摇头道:“我莫非烟既然来了,就没有想过活着离开苍城。有三弟在就可以了。”

    “可是你……”

    莫问天抬头看向自己这个甚至有些陌生儿子,酸酸了好半晌才终于道:“可是你也是我的儿子,任何一个当爹的都可能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在自己的面前。”

    莫非烟轻笑道:“谁先谁后还不一定呢!我虽然从霞宗里出来了,但戚霞屹也教会了我不少有用的本事。你还是顾好自己吧,上千岁的老妖怪,还能……”

    莫非烟的话没有说完,脸色立即大变,与此同时莫问天已经看向门前的台阶处,一名青年正在朝大堂方向款款而来。

    “你是……”

    “金生财!”

    同为四大家族的青年才俊,莫非烟自是不会对金生财感到陌生,即便他们在此之前从未见面,但莫非烟仍然只凭对方的气质认其真正的身份。

    那是一种金钱至上的拜金之气。

    金生财上下打量了一番唤出自己名字的人,随即开口道:“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说完,金生财笑呵呵地向莫问天行了一礼,接着道:“见过莫前辈。”

    莫问天意识到对方的来历之后,这才从刚刚的迟疑之中恢复过来,进而道:“你是金克木的儿子?”

    “呵呵,莫前辈真是好记忆,家父正是金克木。不过他老人家最近身体不适,一直都在家中安心养病,这才未以与晚辈一同前来,实属憾事。”

    莫非烟看着这个身材瘦削的同龄人,目光之中立即闪出几分异样的光芒,好似一只见到对手的恶虎一般,让人看着就不禁胆颤。

    “你来我们莫家做什么,难道是想给苍城一起陪葬吗?”

    面对莫非烟的恶言,金生财轻笑道:“刚才我还没有回过神,不过现在已经想起来了,听你这说话不中听的劲头,应该就是那个常年飘渺在外的莫家二公了,莫非烟吧!真是幸会!”

    “谁和你幸会!快说,你这次来到底是什么目的!”

    眼见莫非烟这边已经按捺不住,眼看就要动手,为免节外生枝的莫问天连忙劝解道:“非烟,来者皆是客,不能冷了这位金少主的一片赤诚。”

    说完,他扭头看向金生财,然后一脸和气道:“莫某也是十分好奇,平日里莫金两家毫无反来,为何选在今天这个节骨眼上登门?我年纪大了,脑袋不好使了,请金公子明示。”

    金生财笑道:“还是金前辈宅心仁厚,说话中听。你们放心,我这次前来是为了解救你们莫家以及苍城的。”

    说话间,数道恐怖的气息一同出现在金生财身后的庭院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