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希望
    就在魔界一片繁荣景象、子民安居乐业之际,身处人间的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当中,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艰苦生活。现实的残忍几经将他们推向死亡的边缘,然而坚强的意志又一次次地令他们转危为安。是否极泰来,还是回光反照,他们不知道。但大家清楚,只要心中有希望,那么一切暑皆有可能。

    金家,于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发生了一件足以震惊人间及至魔界的事情,金生财的研究终于有了结果。大门始开,两队穿着整齐轻装的护卫赫然从院中走出。与常人不同,这些护卫的身体上下,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死气,就连眼睛之中也是毫无生机,如同两滩死水一样。然而,就在这样的状态之下,护卫们的精神面貌却是出奇地良好,他们年轻,富有活力,好似永远不知道疲倦似的。他们像木偶,像傀儡,只要主人一声令下,他们便支义无反顾地执行任务。而在众人的最后,形同枯槁的金生财缓缓走来。他的身体已经濒临极限,哪怕是一阵微风都好像能将他掀翻在地。然而即使如此,他的脸上还是浮现起一股难以抑制的狂喜,毕竟他已将自己的所有希望都交给了面前的这些亲卫。

    “哈哈,就是这样!我金生财终于大功告成,从今往后,无人再是我们金家的对手。”

    说话间,一个下人快步走了过来,进而对金生财道:“启禀少主,小的已经打探清楚,魔军的主力现已迫擦苍城,恐怕他们这次的目标是莫家。”

    此刻,金生财的眼中不禁豁然发光,一股阴森的笑容随即显现在那张瘦削的面颊之上:“莫家,莫为,呵呵,没想堂堂昔日皇族,竟会沦落到受人施舍的地方。不过也罢,趁此机会刚好可以试试我黑金二十四官的实力。嘿嘿,魔皇,你就等着瞧好吧!”

    话音一落,那二十四名整齐划一的亲卫立即消失在原地之上,远方的夜空之中,再次传来阵阵雷鸣。

    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苍城之中,众多将士正在为接下来的负水一战全力准备。可即使人们还在忙碌着,可大家的脸上都情不自禁地出现了一种绝望的神情。他们的对手是前不久刚刚横扫初升大陆的魔军精锐,也是现如今活跃在人间当中最为强悍的部队。带领这把利刃的不是别人,是新晋不久的魔界巨将,掣雷,掣雷魔君。魔君主动现身的情况极为少见,宁州城一役之中,宁夫魔君偷袭将王,那是例外,当然也没在魔皇的意料之中。而如今,魔皇认为时机成熟,可以大肆举兵进攻人间,于是苍城的灾难日来到了。

    莫家,几个穿着干练的少年背着包袱,正在向家主莫问天道别,莫为走了前来,对那三名少年道:“记着,如果莫家不在了,你们便是唯一的传承,千万不能让莫家就此消失,你们是莫家的最后希望。”

    “三哥,我们知道了。可是……”

    说到这里,那少年的眼眶之中已经闪现起泪光,原本严肃的脸面也随即被一种浓烈的伤感所占据。

    “莫敌,不要难过,要像一个男子汉一样,流血不流泪。我们莫家可没有软骨头,难道你想成为例外吗?”

    那名叫莫敌的少年连忙将眼中的泪水抹去,然后故作坚强状道:“好,我知道了。大伯,三叔,那我们走了。希望你们……平安无事。”

    最后简单的四个字,谁能想到寄托了这个不满十三岁孩子的多少期望。莫为看着自己这个前不久还被视作孩子的弟弟,脸上随即浮现出一道灿烂的笑容,他长大了。

    “好了,不要再耽搁下去,不然你们可就休想离开这里了。”

    就这样,三个丰翼未丰的少年踏上了未知的江湖之中,谁也不知道今后他们将会遇到什么,但莫为坚信,只要大家有希望,那一切都将化为可能。

    送走了三人之后,大堂之上便只剩下莫为与莫问天,这对父子。多少年了,二者一直没有机会这样面对面地待在一起,没想到这次机会,却是在大难即将来临的跟前,当真有些嘲讽。

    “下人们都遣散了吗?”

    莫为恭敬道:“嗯,已经按照您的意思传达下去了。不过,这些下人有许多是从幼时便一直留在府上的,没父无母,无亲无故,对于他们而言,莫府就是他们的家。所以,他们宁愿与莫家共存亡,也不想离开这里。多虽然已经多番劝过,但都于事无补。”

    “好\好!”

    莫问天神情一如平常,好似除了沉默之外什么情绪都没有一样。但他的眼睛在发光,是一种真挚的欣慰之光。

    “爹!”

    “哎。”

    父子相视无言,但所有的话都已通过目光传达到彼此的心门之中。

    “后院的花是不是开了?”

    “嗯,开了。”

    “陪我过去看看怎么样?”

    忽然间,莫问天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极为罕见的温情,一抹淡淡的笑容,随即在嘴角处时隐时现。

    “爹,你笑起来真难看。”

    转身,悄悄拭去泪水。

    城门之上,莫家以及苍城的其它几大家族已经严阵以待。此刻能在站在这里的,都是已经视死如归,将希望寄托给它人的壮士。他们有的已经白发苍苍,有的还面含稚气,修为也是参差不齐。不过此刻他们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共迎强敌。眼下,魔界大军压境,即将用那无情的铁蹄踏平养育过苍城百姓的土地,这绝不能被容忍。即便他们的能力有限,甚至连珍旧魔兵都难以击倒。但此刻站在这里便是他们的态度,誓死保城。

    城门紧闭,城外却已经站满了穿戴完备的战士,他们有的彻底未眠,有的才刚刚睡觉。但无论如此现在的他们都已抛下一切,只想用自己的鲜血捍卫身后的这片家园。死有时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孤独。或许他们也曾胆怯过,但如今见到这么多的志同道合与自己并肩作战,就算最怯懦的人也能得到超乎想象勇气。

    希望仍在。

    就在大家都已奔赴战场之际,莫式父子却在自家的庭院之中信步漫游,享受着眼前来之不易的安宁。

    莫问天伸手一指前面的台阶,缓缓道:“我不记得,当年你和我二哥这里玩耍,一不小心磕破了头。当年你才五岁,居然一声也不哭,当时我便觉得你以后一定能成大事。”

    莫为摸了摸隐隐作痛的伤痕,随即笑道:“爹,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其实当天晚上回去之后,我躲在被子里面偷偷哭了一场,只不过没出声而已。”

    莫问天忽然止步,转身看向对方。莫为以为对方要责怪自己,立时萎靡下来。可谁承想,莫问天居然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进而沉声道:“记着,男人也是人,哭只是女人的权利。可是有些时候,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我们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我们可以软弱,但不能自甘堕落。只要还活着,就要继续去拼,继续前进。”

    莫为点头道:“多谢爹的开导,为儿现在感觉眼前豁然开朗。如此说来,莫敌他们几个一定能越过越好。”

    “不……不只是他们,还有你!”

    突然间,莫问天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不等他看清对方的动作,自己身上的数大穴道已经接连受制,如今的他就好像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蛮牛,任他有再大的力气也无法挣脱眼前的困境。

    “爹,你这是做什么,快点为我解开穴道。”

    莫问天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恍然间,莫为发现自己的爹不知什么时候竟老了许多,双鬓已有此许发白。

    “莫为,爹知道你的心思。你和莫家的仆人一样,都想与苍城同生共死。事实上,所有的莫家人都是这么想的,我也没有异议。可是,你却是我一直割舍不掉的软肋,你二哥死在了仇家的手上,老大也不知去向,也许也已经奔赴赴黄泉,却寻你那短命的二哥。我就只剩下你这一个儿子,不想再见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幕。”

    莫为用力挣扎了一番,发现还是无能为力,只能继续向对方央求道:“爹,有什么事你放了我,我们好好说。你这样封住我,我岂不是同死人没有两榇。”

    “活人也好,死人也罢,但今天你休想离开莫府一步。”

    说着,他看向走廊边上摆放的一盆盆海棠,怒步一震,下方的石板立即化为飞尘,同时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穿过莫问天身体看向下方,只见一个只能容纳一人进出的地穴赫然出现在走廊之中。莫为刚要继续说话,莫问天当即将他抗了起来,快步走到地穴跟前,最后道:“儿子,注让爹自私一次。你要像莫敌他们那样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