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遗产”风波
    胜败一瞬,生死一瞬,将王与宁夫魔君的旷世一战,竟在转瞬之间结束了。不过,此时的他们还站在山路之上,没有人倒下,也没有人从山道上跌落出去。他们的脸色还像交手之前那般红润,富有光泽,哪怕是呼吸都未曾乱过一下。然而,宁夫魔君的眼神却已经出卖了他。败的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宁夫魔君看着面前那个独臂的中年人,声音颤抖道。

    将王缓步走到跟前,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之上,淡淡说道:“没有为什么,要非说有,也只能说是你自己太轻敌,小瞧了我这个将王。记着,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学聪明一点,千万不要再遇上我了。”

    随手一挥,宁夫魔君的身体已经向山涧之中倾倒,他的头还在山道之上,身体却已经先于掉了出去。紧接着,他觉得天地以及其中的一切都在拼命旋转,再然后他便感觉自己的头部猛得撞到了什么坚硬的物体之上,于是便再无意识。而在将王看来,早在二人停手之际,宁夫魔君的生命便已经戛然而止。刚刚的杀招,已经将其身体一分为五,只是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对方才没能完全反应过来。尸体落入山涧之中,立时分成五段,并朝不同的方向落去,这下宁夫魔君可真的算的上是死无全尸了。

    “星星之光怎敢与皓月争辉,天真。”

    联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切,将王可以断定那名魔兵就是宁夫魔君派来骗自己出来的诱饵。既然现在对方已死,自己也没有必要前往群魔殿,索性打道回府。然而,就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之中,一双寒冰一样的眼眸已经记录下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计划顺利完成,这么说来,我可以动手了。”

    群魔殿上,一只眼睛半睁的头颅赫然呈在魔皇的面前,在场众魔将一见到那张阴森恐怖的脸面,纷纷大惊失色,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对方这副样子了,只因为死者不是别人,正是宁夫,堂堂一位魔君。

    “这是谁干的?”魔皇冷冷道。

    “回魔皇,小的……小的不敢说。”

    一言说罢,群魔殿的地面之下忽然射出数道鬼爪般的兵刃,将那其中的魔兵死死包围,而魔皇则继续道:“说则活,不说,死!”

    “魔……魔皇饶命,小的说。是……是将王!”

    魔皇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似乎对于这个名字他有另一种不为人知的情愫。宁夫身为魔君,居然死在一个人类的手上,这本就是一大怪事。、可听到杀手居然是才加入魔界不久的将王,身怀恻隐之心的他不禁有些失望。

    “你确定吗?”魔皇问道。

    “确……确定,小的敢用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担保,杀害魔君的人就是将王。”

    魔兵话音一落,站在旁边的魔尊韶光忽然道:“魔皇大小,臣认为事有蹊跷,在没有弄清鸮的来龙动脉,我们还是……”

    魔皇怒眉一振,语气阴森道:“本皇自有分寸,不用你来提醒。”

    “是,是!是臣多嘴了,请魔皇恕罪。”

    “这样吧!你去蓬莱大军驻扎的地方把他给我带来,我要亲自问他。如果宁夫真是死于他手,那本皇也绝不姑息。”

    “是!”

    韶光看了一眼下面的几位魔君,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但并未过多停留,转身离开了群魔殿。而这时候,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纠折魔君却忽然上前道:“魔皇大人,我是一个粗人,就不和您拐弯抹角了。宁夫一死,他手下的人马怎么办,难道让他们成为一盘散沙吗?”

    魔皇面色不悦,登时看向纠折魔君的方向,目吐火光道:“怎么,你就这么着急去接管他的手下?”

    “这……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啊!”

    这时候,旁边的妄虚魔君连忙道:“魔皇大人,纠折四肢发达,状态愚笨,不会说话也是情有可原。但现在魔界与人间正在激烈交锋,任何一点兵力都可能决定最后的结果。虽说在魔皇您的英明领导之下,我魔族已经吞并人间,已是十拿九稳。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能有半分松懈。宁夫一死,他的精锐都成了无首群龙,如果能让将他们改编到其它魔君的手下,不仅可以扩充我军势力,还能将宁夫死亡带来的损失将到最低,何乐而不为?”

    听完妄虚魔君的一席话,魔皇忽然笑道:“不愧是两朝元老,说话的气势就是和这些年轻人不一样。你说得没错,宁夫虽然不在了,但他的手下部队绝不能就此荒废。既然你们这都这么说了,本皇决定将宁夫魔君的兵力交给……”

    妄虚魔君咽了一下口水,而旁边的纠折魔君也因为紧张而变得脸色发红。然而这时候,忙完迟没有行动的纳百川却是一脸笑容,这时只听魔皇忽然说道:“就交给血河吧!”

    “什么?”

    “血河?”

    “凭什么?”

    大家虽然没有出声,但心中的疑惑与愤怒都是完全相同的。妄虚魔君与纠折魔君挑拨宁夫与将王之间的关系,进而得到借刀杀人,而不损一兵一将的目的,当真是聪明至极。可他们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料到,最后收到渔利的不是自己,却是“外人”血河魔群纳百川,当真令他们无法理解。然而,在魔界之中,魔皇之命等同于天意,就算他们心中有再多的不满与反对,也只能默默地藏起来。

    “怎么,本皇看你们两个脸色都不太好,难道有什么异意吗?”

    “臣……不敢。”

    “臣也没有意见。”

    魔皇欣然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血河你一会儿去到宁夫魔君的府上,传达一下本皇刚才的旨意。从今往后,宁夫的人就是你的人,你就是他们的新魔君。”

    纳百川豁然向前迈出一步,行礼拜谢道:“儿臣遵旨!谢魔皇!”

    众魔散去,妄虚魔君与纠折魔君悻悻而归,二人相伴同行,后者忽然发狂似的,抬腿便在旁边的假山之上抡了一脚。别看假山体积不大,但真正的主体都埋藏在了地底下方,但纠折魔君的力量实在太大,竟是将假山的全部都从泥土之中“掘”了出来,并且一跃飞上数丈高空,一连飞行了百丈有余,这才力竭坠落。

    “好了好了,别这么大的火气。就算你把这里全毁了,也改变不了魔皇的决定。”

    纠折魔君扭头威怒道:“可是凭什么你我二人折磨了这么久,结果让那个血河得了便宜。我不服,我不服,我要找他决一死战。我不但要纠折的部队,还要将他的也一同收过来。”

    妄虚魔君轻笑道:“别人我不知道,但血河魔君可是魔皇的第九子,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保证你也不会继续活着。想开一点,魔皇大人对自己的孩子多少有些偏爱,为人父母的都能理解。怎么,难道你没有孩子吗?”

    “孩子?呵呵,妄虚,你在与我说笑吗?我可是要成大事的人,怎么可能被这些生活琐事牵绊。等到哪一天我能达到魔皇那样的地位,我就可以高枕无忧,尽情地繁衍子嗣了。”

    妄虚魔君笑道:“纠折,这话你不能乱讲,要是被别人听到,可是要被视作谋反之意的。魔皇大人的手段你不是不知道,就算错杀一万,他也不绝会放过一个可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人,哪怕那个人是他最亲近的人。”

    纠折魔君面色一寒,不禁道:“你……你该不会向魔皇告密吧!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作老前辈看待,不曾有半点亏待你,你可不能做这种缺德丧良心的事。”

    妄虚哑然失笑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虽然你与宁夫一样成为魔君不久,可我与你一见如故,更是把你当作莫逆之交对待。况且,只是口头上的闲话罢了,我就算对魔皇说了他老人家也不会相信的。不然每个人都对魔皇说一句谗言,那魔族岂不是要被杀光了?”

    听了对方这么长的一番话,纠折魔君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进而强颜笑道:“我……我也只是说说罢了,你也不要往心里去。对了,我好有事情,就不和你在这里说了,以后见面再聊!”

    纠折魔君向前将身一挺,半连躯体已经没入到虚空之中,眨眼之间便消失无影。亲眼见到对方这般惊天动地的身手,妄虚魔君不禁感叹道:“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本事,不得不说你确实是一名魔族天才。只可惜,你这脑子不太好使,有勇无谋,注定成不了什么气候。你说是吧,血河!”

    话音一落,一道血色身影豁然从妄虚魔君的背后惊咤而起,伴随着一阵爽朗豪迈的笑声,一同出现在他的身边。

    “妄虚前辈,您的感知能力还是像以前一样敏锐啊!”

    说着,纳百川转身来到对方面前,躬身行礼,而这时候的妄虚魔君也是同样笑道:“血河,几日不见,你的修为似乎又有所精进了。快说,最近在修炼什么功法,能不能借我也看两眼?”

    纳百川摸摸自己鼻子,故作神秘状道:“天机不可泄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