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宁夫的灭亡日
    如果要说将王与天罗宝帅到底是什么关系,没人能讲得清,就连他们自己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平常的生活之中,他们相濡以沫,相亲相爱。到了战斗之上,他们又是配合无间的主仆二人。天罗宝帅会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尊敬将王,而将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又会悄悄潜入到天罗宝帅的闺房……

    关系如此复杂的二人,相约一起来到了魔界之中,但对于天罗宝帅如今的异变,将王却是束手无策。

    “将王,天罗他……”周全宝帅欲言又止,虽然对方没有说话,但他从对方的眼神之中已经读出了一丝不祥的讯息。

    “太……太晚了!”

    将王的声音如此轻微,却又格外沉重,他进入到三人的身体之中,就如同往心里头塞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压抑得令他们无法呼吸。

    “为什么会这样!可她之前还好好的。”宙宇宝帅豁然道。

    将王摇头,伤感道:“我们初到魔界,魔气会对我们造成多大的影响,谁也不知道。毕竟……从古以来人魔不两立,极力有人会来到这里,更不用说是长期定居于此。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天罗会怎么样,也许明天就能自由行动,也许……”

    下面的话不言而喻,厅堂上的气氛再一次变得凝重起来。

    “报告将王,魔皇有事召您前往群魔殿!”

    将王抬那双卡稍显疲倦的眼睛,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对那名魔兵微笑道:“好的,一会儿我就过去。

    “请将王抓紧时间,魔皇那边好像很着急。”

    “嗯嗯,知道了。”

    就这样,将王将蓬莱大军之中医术最为高超的邓行医请来,令他好好照顾天罗宝帅;又嘱咐宙宇宝帅与周全宝帅务必要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寸步不离地守在这里,以防不轨之徒地天罗宝帅不利。安排好一切之后,将王独自离开了住处。奇怪的是,这次出门他居然没有带上任何一个亲信,独自一人疾步远去,不一会儿的工夫便已奔出十里开外。

    从住处到群魔殿需要翻越两道山,开始的一道还好,可后面的因为山势极险,且周围的旋风不时吹出,不适合御空飞行。为免发生意外,他只得像别人一样,自狭窄的山道之上徒步穿越。不时,已然来到了半山腰处。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身后已经赶上来一道人影。这时候,将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以我的脚程,即便那名传信的魔兵速度再快,这个时候应该也已经被我撵上了,可是为何这么长时间没能瞧见他,反而从我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难道……”

    蓦然向前看去,果然在前方数十丈外的山路之上,也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衣的魔人。二者的步调简直一模一样,渐渐将将王包围起来。山下就是深不见底的山涧,如果从这里跌下去的话,想要不死都难。

    不过,将王毕竟是将王,所经的风云磨难远超常人的想象。心知二人来者不善,却依然显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继续向前行去。不久,他与前方那名魔人终于碰头,就在他以为对方即将动手之际,那人居然向前迈下了一步,接着掠过他的身边,径自离去。

    看着那人远去的身影,将王不禁暗暗松了口气,原来一切都是……

    “砰!”

    思绪未完,一道炸响忽然自脚下的石阶之中一跃而起。凭这点能量还不足以伤到魔化之后的将王,但那经历了无数年风吹日晒的石阶则因为不堪重负,当即碎成无数,留下一个半人来深的石坑。

    脚下没了借力的地方,将王的身形骤然向下跌去。就在上身向山涧处极坠而去的瞬间,他的目光不禁瞥到了身后那名朝自己走来的魔人。此刻,对方的脸上竟然显露出一丝奸诈的笑容,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对不住了将王,谁让你得罪了这么多人,而且还是魔君大人们。只要你死了,魔界才能恢复以往的太平日子。所以,安心地去吧!”

    忽然间,将王身后的衣物忽然裂开,一条青色的蛇尾赫然从宽大的衣衫之间窜了出来,就近缠绕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之上,将其身体吊在半空之中。紧接着,将王使出一招水中招月,当即便将自己荡回了山路之上。那名魔人未看清前方的情况,一只冰冷的手掌已经自身后探了出来,轻轻放在他的喉头之上,将王的声音随即响起:“说!是谁派你来的。”

    那名魔兵先是一愣,紧接着竟是大笑起来,随即意气风发道:“不愧是将王,来这里的时候大人就已经吩咐过要千万小心,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栽到了你手上。呵呵,不过你别以为天底之下都是你这种贪生怕死之徒,要我出卖大人,做梦!”

    说着,那名魔兵的眼中忽然闪出一丝疯狂之色,一股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强大蛮力立即轰然爆发,当即撞开了将王的手掌,纵身一跃便跳下了无底深渊之中。

    一眨眼,魔兵的身体便淹没在了滚滚的雾气之中,再也没有半点踪影。而直到现在,将王才真正认识到魔族的可怕之处。

    “宁死也不肯报出那位大人的名字,果然够忠诚。不过,我们人间有一句话叫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偶尔地做出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应该也不为过吧!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希望派你来的人能记着你的好。”

    说完,将王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惨白一片,仅剩的那只手掌不禁微微攥拢起来,指甲几乎刺入到自己的皮肉之下,关节处都被捏得发白。他先是看了一下头顶上的天空,而后叹了口气,淡淡道:“现身吧!我知道你已经来了。”

    说话间,位于将王身后的石壁之上陡然间升起一道椭圆状的黑影,随即其中的黑色变得越发浓郁,里面人影的轮廓也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我还没有动手,你怎么就知道我来了。将王,你真的好聪明啊!”

    一言说罢,黑影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风浪直接吹散,宁夫魔君的面孔登时出现在将王的身旁。

    “仔细想来,魔界之中有动机杀我的人,恐怕只有你了吧,宁夫魔君。”

    看着对方的身影,宁夫魔君淡然道:“怎么,我的动机很大吗?”

    将王平静道:“至少比别人要大得多。你怕我将你取而代之!”

    宁夫魔君脸上的从容之色立即消失不见,凶狠之色相继浮于整张面颊,并且冷冷道:“连你也这么认为,难道魔皇真的要让一个外人成为魔君?”

    将王蓦然回首,对着宁夫魔君笑道:“之前我还不敢肯定,但现在已经可以确认这件事情了。”

    宁夫魔君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禁又道:“你为何这么说?”

    将王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是受别人怂恿,所以才会前来刺杀我的。”

    宁夫魔君脸色一惊,紧接着怒声道:“你怎么知道,难道有人向你偷偷报信了?”

    “这倒没有,不过你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一副受人指使的小人相,再说你如果要动手的话,早就该在人间的时候把我解决,而不是回到魔界,在魔皇的眼皮底下铤而走险。”

    面对将王的话,宁夫魔君无言以对,但为了不输气势,稍事停顿之后他便又道:“你就算知道又能如何,反正你今天死定了。”

    将王翘起手指,在宁夫魔君的面前摇了摇道:“不不不,你其实搞错了。至少有两件事情都错了。”

    “哪两件?”宁夫魔君紧追不舍地问道。

    “第一,魔界之中对你威胁最大的并不是我,而是那些与你并肩作战的魔兵魔将。最近我虽然为魔界立下了不少功绩,但魔皇绝不会傻到重用一个外族之人,即便现在的我已经与魔人无异。如果魔皇要用人取代你的话,定会是从众魔将之中挑选,怎么可能会轮到我的头上?”

    宁夫魔君想了想又接着道:“好,就算你说得有道理。那我犯下的第二个错误呢?”

    将王淡然一笑,随即张开左臂,合十双眼,轻轻道:“如果你只犯了第一个错误,也许你还有一线生机。可就是因为接下来的第二个错误,才注定你定要一败涂地。”

    “什么?”

    “你的第二个错误就是,错误地估计了我的实力,想当然地以为凭自己的修为可以轻易击杀我。”

    宁夫魔君看着将王那双刀锋一般凌厉的目光,愣了数息之后,接着放声狂笑道:“将王,我还以为你能编怎样体面的说辞呢!你说我的修为不如你?哈哈,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将王面带微笑道:“你真不信?”

    “当然不信!我不但不信,而且还要在这里亲手杀了你。将王,你去死吧!”

    一瞬之间,两股来自不同之人体内的能量波动,于空中一点交汇于一处,绚烂的火光砰然绽放,伴随着的是宁夫魔君目瞪口呆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