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魔化蓬莱
    人间地狱,用来形容现在的常翠山实在再合适不过了。即便被群茵环绕,仍然无法摆脱内部狂窜出来的恐怖气息。

    那是只有魔界才会拥有的魔气。

    就在常翠山山基之上,出现了一座前所未有的高大建筑,而这里便是新云巅的所在。

    不同于以往的样子,如今的云巅弟子改换了一身黑色的衣裳,眉宇之间也似有邪气涌动,看上去异常阴森。而在建筑之中最高的一座楼宇之中,一个身着绛红色霓裳的女子赫然歪坐在罗汉床上,她的五官已经不如从前那般清晰,但浓郁的黑气仍然无法掩盖其原本的美貌。

    柳如音就在这里。

    自从回到了常翠山之后,柳如音便命令众弟子一同构建石塔,起初大家还不知道她是何用意,之后的事件却让他们瞠目结舌。

    魔兵出现了,而且是从她们亲手制造的石塔之中走出来的。更为诡异的是,柳如音对此好似早已有了准备,而魔兵对她也是毕恭毕敬。

    就这样,魔军的奇袭开始了,第一天晚上便去往了蓬莱大军所在宁州城,三位宝帅以及众精英虽然极力反抗,但也无法同时应对四名魔君的围攻。无奈之下,将王只得投降,开门迎接魔军。之后,蓬莱大军加入到了魔族,成为了后者的爪牙。在魔皇的授意之下,将王带领自己的部下已经接连收复了四五波势力,都是曾经在人间叱咤风云的超级巨擘。他们本以为自己可以藏于暗处,让人类大军与魔界拼个鱼死网破,这样自己就可以坐收渔利,更能在人们的心目之中竖立高大威猛的形象,一举两得。

    可是,他们小看了将王的情报处,早已将这些不出世的强大阵营一一找了出来。将王称不上是英雄,只能算作是枭雄。如花一分力解决的问题,就绝不会使用两分。蓬莱大军本就已经十分强大,但他并没有选择白天进攻,而是趁着人们熟睡的时候进行偷袭。就这样,那些自以为是的势力相继被灭,而将王也自己也一跃成为了魔界入侵人间的第一功臣。

    人红是非多,将王在魔界崛起自然会妨碍到某些大人物的利益,而几位魔君便是受害者之一。前不久宁夫魔君才对宁州城发动了一次总攻,惨败不说,还将自己的杀招魔童搭了进去。所以,即便他们曾经并肩战斗过,但宁夫魔君对将王还是相当厌恶的。

    这一天,几位魔君坐在一起闲谈,纠折魔君看闷闷不乐,于是讥笑道:“怎么,你还在为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将王生气呢?要不,我晚上帮你解决掉他?”

    宁夫魔君豁然抬起头来,一脸不悦道:“少在那里装好人,难道我不知道你比我更加希望那个老家伙死吗?”

    纠折魔君看着对方,呆呆地点了点头,随即道:“没错,我是想让他死。但你可要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正是拜他所赐。自从宁州城那次事情之后,难道你没有发现魔皇对你越来越疏远了吗?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将王很快就要取代你的魔君之位了。”

    “我?为什么是我?”宁夫魔君伸手指着自己,一脸盛怒道。

    “呵呵,这还用说吗?魔界自古以来就有规定,同一时间只能有十位魔君。如果有人要晋升的话,那就意味着有人要下去。而就在前两天的时候,魔皇又提拔了三位魔将成为了魔君。现在十位魔君已经凑齐,你觉得将王会安于现在的地位吗?”

    “可……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你们?”

    妄虚魔君忽然放下手里的茶杯,随即冷笑道:“就因为你的资历最浅,功绩最少。将王要往上爬,魔皇难道会对我们这些人动手吗?宁夫,你危险了。”

    这下,宁夫魔君彻底不再说话,妄虚魔君所说没错,现在他与将王是利益冲突最为尖锐的两人,几乎就在处在“有我没你,有你没我”的境地之中。而现在所有的不利都指现了他,如果再继续不采取行动的话,那倒霉的只会是他自己。想到这里,宁夫魔君用力一握,手中的茶杯立即化为灰雾,刹那间一道幽幽的绿光自他的眼瞳之中缓缓点燃,散发出可怕的杀气。

    “将王,你要和我斗是吗?好,我就与你奉陪到底。”

    听到这样的话,身为血河魔君的纳百川不禁淡淡一笑,此刻纠折魔君的脸上忽然划过一丝阴森的笑容。

    自从归顺魔界之后,将王所带领的蓬莱大军便迁入到了魔界之中。这么做的原因,一是便于管理,能在第一时间收到魔皇的指令。第二个,也是最为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魔气能对人类的身体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这种变数不可控制,或者通向好的一面,又或者将人直接推向死亡的沼泽。

    五万蓬莱大军,从自进入到魔界之中,已有三成改造成功,四成还在变化的过程之中,然而还有两成已经濒临死亡,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剩下的一成,很是不幸,已经永远地留在了魔界之中。

    三位宝帅,宙宇,天罗,周全,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魔人。宙宇宝帅成为了一个巨魔人,身高三丈有余,手臂足有百年松树那般粗壮。相比起野蛮的身体,他的脸部还是如同曾经那般精致,五官线条仍然明朗。只是他时常挂在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愤怒。别人吃饭他愤怒,别人说笑他也愤怒。如今的宙宇宝帅已经变成了一个野蛮人,而曾经那个温柔体贴的男人已经不复存在。

    周全宝帅曾经在九阳大仙手下拜师修习,千年的修炼使得他的身体之中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股浩然正气,而这正是魔气的克星之一。两股力量相互争斗之下,周全的身体发生了严重的排斥反应,右侧的身体甚至已经腐烂发臭,而另一侧却是完好无损,与人类时候的样子相差无几。可他还是活得好好的,他自己甚至认为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折磨。可是他为什么这样想呢?因为他在责怪自己当初为何没能与宙宇、天罗一同劝阻将王。直到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之后,才终于后悔莫及。

    周全的话最多,可如何的他竟成了哑巴,不再说话。

    要说变化最小的,那要说是天罗宝帅了。往日里,他几乎终日戴着面具见人,所以关于他的真实面容,很少有人知道。现在的她还佩带着那面镂空的金色面具,只是那两只原本的眼眸之中多了几分妖异的蓝光。

    将王,众将之首,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统领天下,却不想自己的蓬莱大陆在魔界面前竟是如此渺小。至今,他还记得纠折魔君轻而易举地打掉了他的右臂。所以直到现在,他的右侧衣袖还是空落落的。

    不过,如何的将王已经大不一样,虽然痛失一臂,但他却因此得到了另一种可怕的力量,那就是魔力。

    他的头顶之上长出一块似角非角,似冠非冠的肉块,乍一看去就好像早一只王冠一样。他的眼睑下方升出两条狭长的印迹,如同黑色的泪痕一样,让人不禁不联想到幽家冥之中的厉鬼怨魂。

    他的身形大小并没有太多,只是身后长出了许多只有魔人才有的东西,宽敞的蝠翼,修长的蛇尾,都让此时的他变得阴森恐怖至极。然而,他的脸上却总是含着一股莫名的笑容,似乎对自己如今的处境极为满足。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开口道:“大家怎么样?”

    宙宇宝帅低下头来,他的个子太大了,如果不这样的话他甚至看不到将王的身体。

    “死伤过半,还有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出现不适应的状况。如果照目前成功与死亡的比例来推测,最后能够完全转化为魔人的蓬莱大军将会有六成左右。”

    “六成……那就是说要有两万士兵要死在这里?”

    这回,宙宇宝帅没有说话,反倒周全宝帅开了口:“将王,您也不要太过自责,我们都知道您只是不想让我们全军覆没。”

    周全看看自己右侧的惨状,然后苦笑道:“我……还好,我想大家一定也能转危为安的。”

    将王沉吟了一声,好似是在抑制手中的悲痛,但愈是这样,他脸上的那副笑容便越发明显,面部的肌肉也就因此变得更加扭曲。忽然间,天罗呻吟了一声,随即跪倒在地,除了将王与周全宝帅连忙上前察看,而宙宇宝帅只能继续站在旁边,作一个无声的观旁者。

    “天罗,你怎么了!”

    将王伸手摸天罗宝帅的手臂,忽然间一股不寻常的颤动忽然自其中传入到他的手掌之中。抬眼看向那张面具里面,将王愕然发现在那面具的空隙之中好像有无数的触手在肆意蠕动,样子异常惊悚。

    “我……我感觉好难受!”

    “砰!”

    恍然间,一条巨大的触手刺破天罗宝帅的衣衫,直逼将王的身体。与此同时,将王身后的两只蝠翼之上立即闪耀出一道灿烂的银光,无可比拟的风刃当即将那条触手斩杀在半空之中,一连碎成了数块。

    “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