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变节的柳如音
    故人重逢,激动是再所难免的,不过碧绦公子选择将自己的感激融入到各式各样的菜肴之中,以来招待面前的恩人,遮天皇。

    豺没有动筷子,遮天皇也不愿开这个头,反倒是之前怒气冲冲的庄如玉,先行发话道:“今天大堂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二位不要介意。”

    豺喃喃地道:“哪里是误会,你明明就很胖!”

    庄如玉的脸色立时阴沉下来,而碧绦公子为了缓解凝重的气氛,连忙赔笑道:“我与恩人一别也有一年之久了,不知这段时间您去往了何处?”

    遮天皇道:“没什么,只不过是见了几个朋友,然后回了一趟老家,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我看最近这里形势紧张,之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碧绦公子叹了口气,然后又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这才将自己之前的遭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说起那位女魔头,遮天皇不禁来了兴致,随即笑道:“魔界入侵人间,其竟有魔兵擅自脱离指挥,潜入人间的事情,也不奇怪。不过,魔界向来都是男性尚武,女魔人则留在家园之中,看管孩子料理家务,极少会有抛头露面的情况。你确定那是一名女魔人?”

    这下,碧绦公子也不敢断定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因为事发的时候他并不在场,而唯一见证了整个过程,且能被找到的活人便只剩下了宁震霆。只可惜,因为受到了极度的惊吓,现在的他已经丧失理智,终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不出房门半步。所以想要从他口中得到应证的想法也只能作罢。

    “唉,不管他是人是魔,反正当天死了许多的人,单是为了清理尸首就花了我整整两天的时间。如果被我找到凶手的话,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遮天皇笑道:“你还不知道事情的前因经过,怎么就能确定是那个女性不对在先?我看,这件事情背后定有蹊跷。”

    “蹊跷?什么蹊跷?”

    遮天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上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不是有事在身的话,我倒可以帮你追查一下凶手的下落。曾几何时,我十分热衷寻人的游戏。这不仅是一各路对毅力的考验,正是一个人的智慧能力的综合体现。”

    豺接着道:“所以那时的你不小心走到了绝境之中,被一连困了十几天这才被别人发现。难道这也是你智慧能力的体现吗?”

    遮天皇尴尬道:“那……那只是意外。”

    豺道:“意外就是你一出门便搞错了方向,南辕北辙,缘木求鱼,自然是找不到目标,更回不到来时的路上。”

    遮天皇一脸哀求状地看了豺一眼,示意对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而这时候碧绦公子已经看出了遮天皇的心思,于是道:“对了,听恩人的意思,之前并没有在初升大陆?莫非,您的故乡在蓬莱大陆?”

    遮天皇道:“不,还要更南一些。”

    “还要往南吗?那岂不是到了云梦仙泽,人类的禁区之中?恩人的家乡在云梦仙泽?”

    “呃,差不多吧!”

    碧绦公子愕然道:“什么,原来恩人是云梦仙泽的……”

    再往下,他已经说不出去。而这时豺却忽然淡淡一笑,看着庄如玉道:“我看夫人刚才伸手矫健利落,想来是学过一些功夫的吧?”

    庄如玉道:“那是自然!我爹可是大名鼎鼎的……算了,以前的事情不提也罢。不过不得不说你的身体还真是出奇的重,连我都奈何不了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豺笑道:“怎么,你想学吗?”

    庄如玉脸色一红,随即惭愧道:“你也看到了,我不太适合修炼寻常的武功,只能学习一些外家功夫。这此年来,我学过千斤垂,铁衣功,大力掌,碎石拳,可都没能像你刚才那样拥有不可撼动的身体。如果我能学到这一招的话,以后在对敌的时候就更有把握了。怎么样,你能不能教教我?”

    遮天皇刚要说话,豺随即道:“我这人本算不上是一个大方的人。尤其是功法之类的东西,更是绝不外传。不过,看在不打不相识的份儿上,我可以破例教你一招半式。记着,这招叫做搬不动。”

    “搬不动?这叫什么名字,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豺看着庄如玉那副狐疑的神情,不禁笑道:“我继续答应要教你,又为何要骗你?否则,我完全可以直接拒绝,何苦要兜这个大圈子。记着,搬不动这招讲究与宇宙沟通,进而获得天地力量的加持,使得身体进入到短暂的天人合一境界……”

    接着,豺讲了一连串让人听不懂的高深理论,庄如玉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言,只得叫停道:“你能不能长话短说,有没有修炼的窍门。”

    “有!”豺斩钉截铁道。

    “太好了,快告诉我,窍门是什么?”

    豺一本正经道:“多吃多睡少活动,将自己养肥,进而拥有一副傲人的臃肿身躯,这样,别人想要扯动你那就需要大费力气了。”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拐弯抹角说了一通,居然又在笑我肥胖。我……我不管了……”

    说完,恼羞成怒的庄如玉忿然丢下自己的筷子,转身扬长而去。碧绦公子难为地看了遮天皇一眼,而遮天皇却看向了豺。到了最后,还是豺先开的口:“我并没有骗他,搬不动的精髓所在就是将自己养得白白胖胖,借以增加自己的重量,这不正适合她吗?”

    吃过午饭之后,豺说要去周围转转,遮天皇有事要当面询问碧绦公子,所以就没有跟随一同前往。房间之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遮天皇脸色陡然间阴沉下来,紧接着问道:“你知不知道,飘渺云巅最近如何,常愣翠山被毁,她们又能去往哪里?”

    “原来你不知道啊!”碧绦会子一脸震惊状道。

    遮天皇感觉对方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又道:“怎么,飘渺云巅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何止是大事,那简直是天塌下来的大事。你应该也看到这附近萧条落寞的景象了吧,你可知道,这一都是拜这个门派所赐。”

    遮天皇看着对方那副愤怒的神情,不禁忙问道:“据我所知,天上的飘渺云巅是由一名柳如音弟子带领。此人我也认识,是一个心存正义,为人善良的好姑娘。凭她的能力,又怎会让自己的门人制造厄难呢?”

    “你居然还知道柳如音,那你是否知道,就在几天彰的夜里,他在常翠山上建立起了一道神秘的法阵,将那些冷酷无情的魔兵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人间之中,这才有了今日这番战局。新四大家伙腹背受敌,已然有些支撑不住,过不了多久,初升大陆定会成为魔人的乐园。”

    “可是将王与他的蓬莱精英不是已经来到了初升大陆吗?他不可能袖手旁观,眼睁睁地看着人间一点一点被魔界吞噬。”

    碧绦公子用一种相当古怪的目光扫视一番遮天皇身体,然后才面露疑惑道:“将王居心叵测,明知初升大陆命在旦夕,非但没有施以摇手,反而还在背后扇风点火,助长魔力,与魔皇成为友军。多亏天界的天兵天将及时赶到,这才遏制住蓬莱方面的攻势。可即使这样,初升大陆仍然岌岌可危,毕竟魔界大部分的主力部队还没有了出动,否则只凭现在人类的力量,绝滑可能挡住魔界的全力一击。

    遮天皇颓然倚在椅子的靠背之上,久久不能释怀。柳如音的变节,将王的反叛,再次刷新了他对人类善变不定的认识。一想到曾经与他们相处的时光,遮天皇便觉得背后渗出丝丝寒意,一股强烈的作呕感立时涌上心头。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你说柳如音居然成为了魔界的爪牙?”

    碧绦公子认真肯定道:“如果我所说有半句假话,就叫我天打五雷轰。”

    “好!你在这里先等一下,我去去就回。”

    说着,遮天皇已经来到了废话门跟前,碧绦会子连忙道:“你不要犯傻,常翠山的旧址周围已经被魔界派重兵把守,只凭你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应付那么多的敌人。”

    遮天皇深吸了一口气,头也不回道:“但有些事情总是要搞清楚的,柳如音是真叛徒,还是假投敌,亲口问过就知道了。”

    青山如黛,万里含波,哪怕是在魔界的极力攻势之下,仍然能有这么一片人间净土得以保留,当真不容易。而就是在这样未曾雕琢的自然环境之中,竟是赫然矗立着一座高大数百丈的巨型石塔。石塔下方有一枚眼睛似的的光斑,而络绎不绝的魔人相继从中闪身而出,正是碧绦公子口中所提到的那个巨型法阵。而在石堪不远处,一座气势恢宏的超大建筑赫然从地下“长”了出来,看它如今惊为神迹的全貌,当真会被别人误以为是上苍显灵的杰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