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重返起点
    人间,本是比不过云梦仙泽的。但因为有人类的存在,一切都变得不再一样。不同于凶兽,人类拥有更为丰富的感情,更为强大的智慧,以及更多超出常理之外的奇迹。有人在的地方,就有奇迹相伴。或者说,人类的出现本就是一次奇迹,一次结合了众多意外的天大奇迹。

    豺满怀期望地与遮天皇一同踏上了去往人间的故土。只是甫一见到那副苍凉悲壮的情景,着实让他难以置信。

    狼烟滚滚,焦土遍野,破败的房屋似是躲在地上哭泣,清晨的雨露将眼界之中的一切都点缀的莫名伤感。遮天皇的脸色也慢慢变得惊恐起来,因为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离开几天而已,人间竟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魔界再次发动了波猛烈的攻击,显然这一回人类的防御并没有奏效,否则也不会出现眼前这般惨痛的模样。

    “魔皇那个疯子到底做了什么,为何连如此偏远的地方也遭到了袭击。如此说来,人间的其它地方是不是也已经惨遭不幸了呢?”

    看着遮天皇略显发呆的样子,豺随即安慰道:“凡事想得乐观一点,魔皇自然有他凶残的一面,但凭魔界的那点能耐,还无法将人类阵营全部铲除。我相信,还是有许多人间高手潜伏在暗处,只等时机成熟便发动反攻。”

    不知怎么了,遮天皇的心中竟升起几分淡淡的伤感,这在以前看简直是比太阳从西边升起还要稀奇的事情。他本不是人类,只是因为孙长空的缘故,这才与这个身处乱世之秋的大陆发生了纠缠不清的邂逅。如今,借由孙长空仙身再世为人的他,眼见人间已然成了炼狱,心中随即产生一种莫名的情愫,甚至还有些发怒。

    “该死魔皇,之前我斗不过他,但现在重获凶兽之力的我,定要将他打得满地找牙!”

    豺苦笑道:“魔皇的威力可不是你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的,如果你胆敢小瞧了他,那到最后吃亏的一定是你。”

    遮天皇冷笑道:“这个我自然清楚,不过在与他进行最后决战之前,我要去往一个地方,去见一位故友。”

    “哦?没想到向来独来独往的你在人间居然还有朋友,让我猜猜看,莫非那人是个女的?”

    遮天皇脸色骤然一变,连忙扯开话题道:“呃,豺族长,你有没有感觉肚子饿啊!这里不同于云梦仙泽,没有史前熊罴那样大型的动物供您享用。不过,人类在数以万年的衍化之中竟是对料理食物颇有造诣,我知道有几个错的地方,咱们可以一起前去。”

    豺本想继续问下去的,但见到遮天皇似乎并不想提及此事,也就没有继续下去,微笑回道:“好!不过这次我来请客。”

    旅店不大,客人却不少。然而,此时能够聚集在此的大多都是为了躲避战乱而被迫流落到此的。于是乎,男人的头发显得油光锃亮,而女人脸上的胭脂也显得粗糙了许多,显然是在匆忙之间画上去的。好在,这里还有一个人能够保持着一颗止水般的心,他就是店里的厨子,曾经的他有许多名字,不过他便喜欢别人称他为碧绦公子。

    没错,曾经在苍北仙苑开店的他们,因为苑中的那场灾难,不得已搬到了这个荒芜人烟的地方。好不容易生意才有所好转,前不久却忽然来了一个疯女人,杀了人不说,还将一队官兵尽数绞杀,从此消失无踪。当时的他敲外出游玩,回来的时候才得知店中出了这般大事。为了挽回失去的客人与损失,他只得重操旧业,将一腔热情,重新投入到“烹饪”这项看似简单、实则高深莫测的技艺之中。而碧绦公子就好像专门为这项事业而生的一样,同样的食材,同样的技巧,但被他那双手稍一摆弄,便立即大不一样,虽然称不上是人间绝佳,但至少与一般的名厨相媲美还是不在话下的。

    又到了正午开饭的时候,这两天落魄流浪的路人越来越多,心存善念的他决定广施善源,为大家准备了一次免费的“午餐”:红烧肉两块,土豆丝一份儿,馒头两个,米粥一碗。虽然算不上丰盛,但至少维持正常生理需要还是绰绰有余的。四处赶来的难民争先恐后,店门都快被热情的人们挤掉了。这时候,两个急匆匆的身影忽然来到了店前,正是遮天皇与豺。

    “再往前走一段路,我记得在苍北仙苑的山上有一家相当不错的店面,我们可以去那里。”

    说完,遮天皇迈步欲要继续前进,谁知豺却忽然拉住他,指着面前的旅店,以及门前蜂拥一般的难民,进而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为何生意如此红火,不如我们去里面试试,说不定有意外惊喜。”

    遮天皇抬头看向店门口的正上方,赫然立着一面牌匾,上面写道:来食。此刻,他的脸上不禁显出几丝轻蔑,随即冷笑道:“好大的口气,难道店家以为自己可以满足我的所有需求吗?也罢,我就来会会这来食旅店。”

    “不要抢,不要抢,一个一个慢慢来!哎,每个人只供给两个馒头,你别拿多了。”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一个从外形到声音都透着一股油腻的胖女人。她当然就是庄如玉。不过她的丈夫宋震霆并不在场。据说是之前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得了疯病,到现在都没有好转,仍被关在房间之中,一直不叫他出来。庄如玉的头上已经汗光闪烁,对于她来讲这样热闹的气氛实在太难得了,就算是苦些累些,也是十值得的。

    她与碧绦公子的想法不同,她只是将自己如今的行当作是一种简单的消遣而已,至于背后有怎样的高尚品格,那就不是她要考虑的了。

    碧绦公子还在后院的厨房之中,只有庄如玉和两个才招来不久的伙计在店内忙活着。门外的遮天皇凭借着身高的优势,一脸便见到了醒目的胖女人庄如玉,虽然有些意外,不过他更觉得这是一种缘分。

    是老天赐予了他们再次相遇的机会。

    就这样,遮天皇与豺双双走了进来,庄如玉目光毒辣,一眼便瞧出二者来历不凡,尤其是年纪稍小一些年轻人,眉宇之间更是隐隐浮动着一股罕见的帝王霸气,着实与众不同。眼见二人已经走入大学之中,庄如玉连忙上前迎合道:“两位客官,有什么需要,小店吃饭喝酒打尖休息,一应俱全,客官只管吩咐。”

    “好胖的女人!”

    豺淡淡地说着,与此同时庄如玉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副十分恐怖的神情。天底下的女人没有任何一个喜欢别人称自己是“胖女人”的,更何况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而庄如玉敲又有一颗强烈的爱美之心,一个爱美的女人怎么能忍受自己被唤作“胖女人”?

    然而,豺的话确实是无心之举,因为他不曾为人,不了解女人们的心思。他说别人胖,就好像说“你好”一样,再平常不过。可庄如玉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我是胖女人?”

    不等遮天皇劝和,豺已经抢先道:“难道不是吗?你的脑袋胖胖,脖子胖胖,肚子胖胖,就连手指头也是胖胖的样子。如果你也算不得胖的话,那天底之下恐怕就没有胖子了吧?”

    “你……你找死!”

    庄如玉的武功着实一般,甚至与一般的市井小贼相比起来都没有什么亮点。然而,因为身体过重的缘故,使得他拥有了一双堪称神力的臂腕。他可以徒手掐死一头牛,又或者可以搬起一整架马车。小时候,只要一见到喜爱的玩意,他便会将其死死抓住,任谁也分不开。而这一次,他又像曾经的自己那样,使用吃奶的力气钳住了豺的手腕,目吐火星道:“称我还没有完全生气之前,你最好快点道歉。否则,今天老娘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天生神力。”

    豺看了一眼对方,漫不经心道:“就算是,那也是一个天生神力的胖子。”

    “去死!”

    刹那间,庄如玉气沉丹田,握住对方手腕的手掌立即发出十成力道,欲要将其抡飞起来,然后用力摔打在地。可牟足全力的她,如今却发现自己手上仿佛灌了铅水一样,非但撼不动那人的身体,就连自己的臂膀也抬不起来。忽然间,一股危险的信号传入到她那肥硕的大脑之中,一声惊天怒吼随即破口:“碧绦,有人闹事!”

    豺这边还未来得及发力,只见用以阻隔后院与大堂的门帘立即化为了无数碎片,一道翠绿色的身影随即从中暴射而出,碧玉萧在此刻于天空之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堪比刀锋一般的气浪赫然斩向豺的面门,欲要将其一分为二。

    “谁敢闹……”

    就在飞闪一瞬之间,碧绦公子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空地之上,一个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恩人形象登时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你是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