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四难
    目睹了勾蠃死亡的全过程之后,穷奇终于与啖月双双满意地离去。房间之中,汪布,昼才,香帅仍然站在那里。许久之后,昼才竟然开口道:“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吧!”

    说着,只见他的右手五根手指之上忽然跃起五道淡淡的白光,随着手掌的挥动,五道白光立即化为一缕缕纤柔的丝线,几番飘动之后,竟是笼罩在地上那居已经漆黑烧焦的尸首之上,不时便已经将死去的勾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茧。而这时候,香帅的脸上竟是再次显露出笑容,而后对其它二者道:“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记恨我,刚才下手是不是有点过重啊!”

    汪布同样笑道:“嘿嘿,以勾蠃这家伙的个性来看,十有**他是要与你绝交了。”

    香帅叹了口气,摇头道:“唉,做一个好人怎么如此艰难,早知这样,我就不接这个受累不讨好的差事了。”

    “你们两个说完了吧?那我要开始了。”

    昼才一言说罢,两只手掌之上立即显现出无数光斑,如万千虫豸一样,通过那些白色的丝线,迅速传入到茧内之中,并且融入到勾赢的身体。忽然间,空气之中接连发出数道轻微的爆响,再看那只虫茧之上已经布满了一道道密实的裂纹,一道微弱的赤芒顺势从中油然升起。

    “砰!”

    一声异响发出,巨大的虫茧之上赫然出现了一枚大洞,一只全新的嫩白手臂从中骤然探出,在场的三难见此情形立即喜上眉梢,就连昼才都不禁说道:“呦,我们的勾蠃回来了。”

    “嚓嚓~”

    当那只巨茧一分为二散成两半的时候,一丝不挂的勾蠃当即从里面坐了起来,茫然四顾一番之后,终于将目光落在三人的身上,脸色不禁阴沉道:“你……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汪布看了一眼旁边的香帅,接着打趣道:“听到没有,人家真以为自己死了呢!怎么,我们要不要满足他的这个心愿。”

    香帅苦笑道:“勾蠃,难道你以为我们几个真的是那种冷酷无情的杀生工具吗?四难缺了你,那还能叫四难吗?”

    昼才道:“勾蠃,你没有死,我们也并没有痛下毒手。刚才我们三个只不过是当着穷奇大人的面前演了一场戏而已,只有让他看到你惨死的样子,大人才能真正罢体。不信换现在察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隐患。”

    在昼才的提醒之下,死而复生的勾蠃低头审视了一番自己的身体,果真如对方所说的一样,他的身体如同刚刚重生一般,一丝伤痕也没有,经脉之中甚至还残留着之前昼才灌输到自己体内的灵气,足以见到其中真相。

    “你们居然没有杀我?为什么,难道你们就不怕被穷奇大人发现受到牵连吗?”

    汪布道:“怕!当然怕!但我们也不能见你真的死在别人的手上。好歹你们在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这点义气还是有的。不过从穷奇大人对你的态度来看,恐怕今后你不能留在虎煞一族了。”

    香帅道:“没错,汪布说得对。不过就算这样也没有关系,凶兽界天大地大,难道还找不出一个让人容身的地方吗?藏起来,躲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你的陌生地方,安心地住下来。等个千八百年之后再回来,到时大家已经忘了你这位四难成员了。”

    昼才见到勾蠃的脸上仍然留有顾虑,继续道:“你放心,就算事情败露。有我们三个人抗着,穷奇大人不会不顾念旧情,总该放我们一条生路。虽然可能会受到一些惩罚,但也好过丢了性命。”

    “就是就是,趁着收尸的仆人还没有来到,你快点离开这里吧!我们会会告诉他尸体已经处理掉了,你不用担心。”

    香帅从房间之中拿出了一套崭新的衣衫。衣服的材质虽然平平,但做工却是极其讲究,针眼针线都被巧妙地隐藏了起来,看上去就好像从一整块布料之上裁剪下来似的。勾蠃将其穿戴完毕之后,精神不禁为之一震,之前盘踞在脸上的阴霾也随之消失不见,拨云见日。

    “你……你们为何对我这般好,我不值得我们这么做。”

    汪布伸手拍了拍勾蠃的肩膀,微笑道:“你在我们之中年纪最小,我们早已将你当成自己的亲生胞弟看待。你有事,我们怎么可能袖手旁观?还是那句话,活着是你的首要任务,只要活着那么就还有希望。”

    香帅道:“时候不早,快点走吧!如果你手头拮据的话,可以去镇恶镇上,找找一个名叫双头怪的凶兽。他曾经受过我的恩惠,只要你提我的名字,他定会全力帮助你的。”

    勾蠃看看面前这些曾经被自己视作竞争对手的凶兽,心中不禁感动万分,那双冰冷的眼眸之中也出现了几分难得的闪烁。

    “好,我知道了。”

    汪布从怀里掏出一张牛皮模样的片状物体,交给了勾蠃,并且叮嘱道:“这是我做的人皮面具,只要不是对你太过熟悉的,绝对认不出你的真实面目。记住,从今往后凶兽界再也没有勾蠃,只有一个头顶生疮的癞头阿三。”

    遮天皇进入了深渊之后,多番寻找,仍然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哪里知道勾蠃一众早已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豺看到一无所获的遮天皇再次回到面前,口中不禁喃喃道:“莫非真的是我出手太重,所以才会将他们化为了灰烬?”

    相比起豺的悲观看法,遮天皇却不敢苟同,进而道:“虽说没有证据,但我总觉得他们也许是去往了其它地方,化险为夷。我在下面转了那么久,别说是人,哪怕是一丁点的尸骸也没有发现。哪怕您的力量足够强大,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豺族长,您最好宽心些。。”

    豺叹息道:“你不知道,太古族长是云梦仙泽中至高的存在,哪怕大兽长对他们也是相当客气。如果被他得知两位太古族长是死在我的手上,兽王宫的大臣们是绝不会放过我的。”

    “可是,他们并没有见到您亲自动手,况且太古族长就是不幸身故,又怎么能确定他们是死死在你手,而不是死于碎石轰砸掩埋呢?不要老是将错误往自己身上担,这不是你的问题。”

    豺缓缓道:“现在葬兽崖已经不在,而我豺也将成为少有的幸存者。如果回到黑熊坳的话,肯定会被穷奇盯上,甚至会被他直接确定我就是此次葬兽崖事件的始作俑者。天地之大,何处是我容身之地啊!”

    遮天皇低声尖叫道:“哎,云梦仙泽待不了,您可以与我一同前往人间啊!虽说现在魔界正与人间开战,但凭我们的实力,谁能拦得往你我二人的去路。”

    “人间吗?我对那个地方确实有些好奇,确切说是对生活在那里的人类有兴趣。不过,大兽长的情况不见好转,如果我真的离开凶兽界的话,恐怕穷奇等居心叵测者,真的会对他不利啊……”

    遮天皇不以为然道:“大兽长天下无敌,就算被一两个族长背叛,凭他的力量也足以令自己转危为安。反倒是族长您,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何自身难保。如果你还要一意孤行的话,大大兽长还没有出事,恐怕你就要先行离世了。”

    豺沉思了一阵,终于踩了下脚,毅然道:“也罢,就当我去人间散心,大不了以后再回来。再说,大盖长手边高手如云,缺我一个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好!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去人间!”

    同一时间,九凤嘲鸣城之中,穷奇换上了一套相对紧身的衣物,并且打开了已经许久未曾开启、落满一层灰尘的木匣,木匣这中只有半卷残卷,可是隐约可以在扉页之上看见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无二真经。”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你重见天日的机会。大兽长气数已尽,云梦王者定会应运而生,而那个人就是我。”

    伸手劲触残卷,一道异样的金光立时从中狂射而出,化作一条微型龙影,先是在房顶之下游弋了几周,然后遽地向下俯冲,转眼之间便已没入到了穷奇的身体之上。忽然间,只见穷奇的苍老外表开始迅速变化,遍布身上的诸多皱纹竟是仿佛得到了春雨的滋润一般,开始恢复到年轻时候,光滑有弹性的状态之中。与此同时,萦绕在周身的强大气场再次发生了质的飞跃,来自于远古皇者的真龙神气,隐匿其中,神圣至极。

    “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大兽长啊大兽长,你可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你在这个位置上实在太久,如果再不行动的话,恐怕我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你放心,凶兽界定会在我穷奇的带领之下,走向繁荣昌盛,一定会!”

    门外,啖凤看着远处的阴没天空,脸上忽然升起一股奇怪的表情。过了许久,他终于淡淡道:“一路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