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毁崖
    初为吞天一族的凶兽,遮天皇总会有些不习惯,这边他的肚子已经逼近极限,而豺却仍然在有滋有味地吃着那些或大或小的石块,一边吃一边还不忘打趣道:“嘿嘿,小天天,没想到你还不如我这个老家伙胃口大啊!不过这也能说明如今的豺宝刀未老,雄姿犹存啊!”

    遮天皇拍了拍手,随即站起身来,冷笑道:“你别得意,今天胃口不佳,不过现在我好了。再来!”

    如今的葬兽崖已经命悬一线,真正到达了千钧一发之际。现在,任何的震动都可能导致整体结构的垮塌,介时里面的生灵将会无一例外,全部葬身其中,而葬兽崖也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凶兽坟场。

    好在,经过二者的不懈努力之后,填堵在通道前方的落石终于被开辟出了一条狭窄的去路,豺甚至来不及休息,当即委身进入其中。与此同时,遮天皇瘫倒在地,倚着身后的墙壁,全力保持自己的正常呼吸。他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昔日的风采,俨然变成了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他的肚子高高地隆起,哪怕是最轻微的震动都能令他腹胀欲裂。

    “等等我!”

    待遮天皇进入到密室之中的时候,豺已经站在了那里,直愣愣地看着前方。在那里,竖着一个高高的“石垛”,就像一个硕大的坟头一样,而原本应该待在这里众凶兽却已消失无踪了。

    “怎……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豺背对着遮天皇,所以后者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从他说话的口气来看,显然是对这眼前发生的不幸极为痛心,如同里面埋着他的至亲之人一样。

    “唉,你也不要太过伤心。同是天涯沦落兽,他只是比您先走了一会儿,你也用不着这么难过吧?”

    “你懂个屁!”

    豺回头的时候,遮天皇忽然想起了自己少年时期曾经遇到过的一件事。那时他与其它的几只凶兽一起在豺的门下练功修行。有一天,他们几个突发奇想,要到被称为凶兽绝地的化魂洞中一探究竟。化魂洞的恐怖之处不只是能够将魂魄化为乌有,更是可以将凶兽强健的身躯一起变为虚无。那次进去的五只凶兽,最后只剩下他与英招两个活了下来。豺见到大难不死的他们,眼中所含的就是现在遮天皇所见到的神光。

    那是一股幽怨森怖的光芒。

    遮天皇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才道:“呃,难道这里面有豺族你您的亲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只能表示抱歉了。”

    豺伸手指着身前的那堆落石,随即神色阴沉道:“你不知道我不怪你,但这里面不只有食生和勾蠃,就在葬兽崖出事前的不久,我感觉到了两股异常强大的气息,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们应该就是曾经为凶兽界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太古族长。”

    “太古族长?那是什么?”

    接着,豺便将这些凶兽的来历为遮天皇大致地讲述了一番,后者恍然醒悟,原来在十大上古凶兽之前,竟还有一这么批不世高手,当真令他觉得不可思议。如此说来,大家将凶兽界称为众界之首,果真是名至实归啊!

    “你怎么不早说,还愣着做什么,赶快挖吧!”

    遮天皇刚要上前,谁知豺忽然将他拦下,然后神情严肃道:“不必了,被这么多的巨石压在下面,即便他们是太古族长,恐怕也已经凶多吉少。”

    遮天皇不肯认同,又道:“万一呢!我是说万一他们有着连你我也不知道的强大神通,可以用来保护自己,支撑个一时半刻,如果我们就此放弃的话,那岂不是要让他们白白苦等?”

    豺摇头笑道:“我没说要放弃,只是现在我们不能再继续耽搁下去了。要想将这些多的石块吃完不太现实,所以只能将它们一起毁灭了。”

    “毁灭?一起?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我要将整个葬兽崖全部轰上天!”

    遮天皇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轻声道:“不,你不能那样做。如果你将葬兽崖完全摧毁的话,那被埋在下面的太古族长也会一起遭殃的。”

    豺的脸上忽然升起一副诡异的笑容,原本惨白干涩的嘴唇之上忽然闪过一丝光亮:“不,他们不会的。”

    豺抬头看向遮天皇,一股坚定认真的神光立即传入到后者的眼睛之中。遮天皇明白,对方要来真的了。所以他顾不上回头,立即疯狂地奔向来时的通道,口中大声道:“你等等,让我从这里出去。”

    “呵呵,小天天,我相信你,你可以的。”

    再往下面的话,遮天皇已经只字不知,刹那间他的身体两旁发生了一幕异常神奇的景象:他被光包围着,并与光一同赛跑。凡是被光触及到的事物,立即化为灰烬尘埃,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再然后他感觉有一只巨大的手掌托住了自己的身体,接着以一种超乎想象的巨大力量,将他用力抛了出去。厚达丈许的石壁,他一连撞破了四重,但奇怪的是遮天皇却不觉得身体有丝毫疼痛。仿佛如何的他已经变成了虚无飘渺的灵魂,任何实物都无法创伤他。因为他已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豺族长,你对我的恩情,这次我全都还给你了,不管是死是活,今后我们互不亏欠。”

    “嗡~”

    当雄伟气派的葬兽崖化为一道冲天金光之时,远处的山峰之上,一个少年站在蛰狼与盗雀的身前,随即叹息道:“在葬兽崖地的监牢之中待了这么多年,见他忽然不见了,我还真有些舍不得。”

    说到这里,幽魂神者回头看了看两个面色如常的他们,不禁开口问道:“怎么,你们对那里一点都不留恋吗?”

    盗雀笑道:“当然不留恋,一点也不。那种鬼地方,早出来一天是一天,待在那里,我感觉自己的骨头缝里都快结出蜘蛛网了。”

    蛰狼应和道:“虽然不与他向来不合,但在这件事情上面,我觉得还是有些共通之处的。葬兽崖曾经被称作是凶兽的终结之地,进入里面的凶兽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出来。”

    幽魂神者轻笑道:“可是现在你总该知道,传说很多都是骗人的了吧!你瞧,我们三个都还活着,也许一会儿里面还会有其它的凶兽逃出来。定律固然有其存在的道理,但并不适合所有的时机。只要力量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凌驾于规律之上,那么前人的经验哪怕是真理也就随之失效了。你们想不想达到那种超然出世的境界?”

    盗雀连忙道:“想,想,当然想!我做了那么多年的贼,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拥有一个可以令自己平步青云的机会。上一次好汪容易得到了上天的垂怜,被我找到了神权杖。可得到之后才发现,凭我如今的修为根本无法驱动如此强大的神器。但如果能够得到神者的指点,那就大不一样了。神者大人,请您成全我吧!”

    看着盗雀那卑躬屈膝的模样,蛰狼打心底里瞧不起这种趋炎附势的小人。可强大的**,谁又有没有呢?哪怕是高高在上的仙宗,难道就已经达到所谓的终极了吗?那也未必!而为了完成令所有生灵臣服于自己脚下的伟大梦想,他决定也做一回“小人”。

    “神者大人,你就成全我们吧!”

    幽魂神者哈哈一笑,随即淡然道:“那有何难,只要你们听话,我可以令你们成为大兽长般的至尊存在,受万亿生灵膜拜。不过在那之前,盗雀需要把神权杖给我找来!”

    听到这里,盗雀不由得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南方。天边,盘踞着一片深蓝色的阴云,在那里好似有一场风暴将要来临。

    遮天皇本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可当身上丝丝痛楚传入到大脑之中的时候,他才终于恍悟,原来自己还活着。

    “这么多年过去了,豺族长怎么还是一副一意孤行的样子。幸亏我福大命大,这次没有受到多少……”

    遮天皇刚一睁眼,愕然发现自己的两条小腿已经自膝盖处齐刷刷地斩断,鲜血已经在地面之上积蓄起一片小小的血泊,迎着久违的阳光,绽放出一道道红色的波澜。

    “好吧!看来我的伤势有些严重啊!”

    蓦然回首,曾经令凶兽闻风丧胆的葬兽崖已经荡然无存,空地之上站着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在他的面前,有一个至少百丈之深的巨大深渊,而这便是之前两位太古族长魑、魅的跌落之地,而里面的石块已经被悉数去除,但待了这么久。正同仍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空气之中充斥着一股濴的忧伤,难道曾经叱咤风云的他们真的便要就此消失了?

    转眼一瞬,仿佛已经过了千万年,茫然四顾,眼前景象竟没有半点熟悉的样子,绿荫遍地,花香怡人。目之所见,尽是似锦繁华,俨然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仙境。勾赢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才稍稍记起昏迷之前的事情。再次回神,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人的笑像粉饰过的毒药一样,看上去相当可口,但暗藏杀机。

    “你终于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