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幽魂神者
    神,总是以传说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印象之中,至于他们究竟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与人类一样有两眼一鼻一嘴,这就不得面知了。而就在飘渺玄幻的故事之中,神权杖却是始终相伴着神,并成为了后者最为信赖的伙伴。

    “神权杖?呵呵,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童话里的东西你也敢拿出来唬我?”

    意识到自己被骗之后的头颅,心念一动,一股无形但却异常有力的无形巨手,已然将盗雀举到了半空之中。隐约间,只听他的脖颈处接连传来“咔咔”的脆响,过不了多久他便要死在对方的手上了。

    “我……我没有骗你,这个世上真的有神权杖,否则穷奇他也不会留我在葬兽崖之中却忙完忙完不肯动手。天底之下,只有我才知道神权杖的所在之处。我相信,只要我一死,神权杖再无重见光明之日!”

    说着,盗雀缓缓闭上了眼睛,摆出一副等死的架势。不久之后,他忽然发觉身上的怪力已经悄然退去,再次睁眼,头颅那双猩红的眼瞳正在注视着自己。

    “呵呵,我当然知道这个世上有神权杖,当初我还亲眼见过他。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我竟会从第二人的口中听到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你放心,我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既然我已答应了你,就绝不会再对你动手。不过,前提是你要真的把神权杖交到我的手上。”

    盗雀伸手摸了摸自己隐隐作痛的脖子,略显生气道:“神权杖可以交给你,但是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不会杀我灭口。再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不过从你现在的模样看来,至少不是蛰狼本尊。”

    “哈哈,我当然不会是那个蠢材。听清楚了,我就是同样只存在于你们幻想之中的幽魂。”

    “幽魂?那是什么东西?”

    说话间,盗雀豁然发现面前的双头怪人已经不再动弹,就连呼吸也似乎完全消失;与此同时,另一道诡秘的身影自通道之中,缓缓走来,他长得那般弱小,手上却提着一枚足以与自己上身相当的头颅,那是喷火牛的头。

    “你……你是刚才那个少年?”

    少年摇头道:“那不是真正名字,我是幽魂,是掌管凶兽界所有死灵的神官。”

    这下,盗雀再也支持不住,索性坐倒在地,目光呆滞地看着那名少年,轻声道:“幽魂,幽魂神者。那这个双头怪人是怎么回事?”

    少年伸手一指那已经不再动弹的蛰狼身体,接着道:“呵呵,那不过是我的一缕魂力而已。待我把它收回来,他就能恢复正常了。”

    说着,只见幽魂伸手于空中缓缓挥动了两下,刹那间长在胸前的那枚头颅忽然变得异常狂躁起来,大片的皮肉被他从蛰狼的身体之中用力扯出,同时那张原本就已经阴森恐怖的脸面竟是变得更加狰狞,他的五官之中流出大量的黑水,这些黑水一经落地,便立化为黑气无数,并形成一道黑色的气流,飘飘然,飞入到幽魂的掌心之中。

    失去了那道黑气的头颅立时崩溃瓦解,而寄主蛰狼的双眼之中,竟是再次出现了久违的瞳孔,然后连忙大口喘息起来。

    “我……我刚刚是怎么了?”

    少年幽魂淡然道:“看在我曾经将魂力附在你身上的份儿,我可以像对盗雀一样放你一条生路。不过从此之后,你要永远作为我的信徒,常伴我的左右。你可愿意?”

    刚刚缓过神来的蛰狼一经见到少年幽魂,便立即乍现出惊恐慌张的神色,就连声音都变得模糊颤抖起来:“你……你别过来,如果你再敢进入我的身体,我就和你玉石俱焚。”

    少年幽魂淡淡笑了笑,随即将手中喷火的头颅放到地上,随手将其中一枚牛眼整个剜了下来,随手一抛,丢向了前面的蛰狼。后者由于条件反射,伸手想要阻挡那枚来历不明的东西。可谁承想,那只牛眼飞出之后不久,速度竟是陡然提升了数以百倍,于空中划过之时留下了一条粉色的光线,即使蛰狼已经用手抵御,但仍然无法抗衡那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两只手臂当场被撞断不说,牛眼居然还顺势钻到了他胸前的窟窿之中,一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你……你要做什么!”蛰狼面色惊恐道。

    “呵呵,杀你实在太可惜了,我要你永生永世作我的奴仆。喷火牛的眼睛被我种了魔咒,如果你胆敢背叛我的话,蕴含其中的牛火便会立即将你化为灰烬。怎么,你想要试试看吗?”

    少年幽魂眼中寒光一闪,忽然间蛰狼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所有经脉都好似被其牵动了一下似的,紧接着那枚刚刚没入到创口之中的喷火牛眼,竟是自动地浮现到表皮之上,并且散发出一道道灼人的热气。虽然蛰狼还没有完全见识到这只眼睛的威力,但从少年幽魂的表情以及刚才的迹象来看,对方绝不可能是说说罢了。只要他想,自己定会死得很难看。

    遥想当初,他蛰狼也曾经是一位令众凶兽闻风丧胆的一方恶霸,他以偷取它人力量为乐,附近的几位享誉盛名的强大凶曾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以为自己已经所向披靡,但当见到穷奇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渺小。

    他曾经不可一世,对于生死也早已看淡,可就在刚刚少年幽魂开口威胁的时候,他的心中竟然出现了久违的恐惧。虽然心有不甘,但感觉到那只牛眼直属滚烫,他只得颓然跪倒在地,然后一脸虔诚地对其呼道:“大……大人,请饶我一命。从今以后,我愿意当年作马,鞍前马后,为您效劳。”

    幽魂哈哈大笑几声,嚣张狂妄的模样令人有种想要上前打他一顿的冲动。然而,盗雀并不想找死,眼见蛰狼已经跪地,他也只得随着一同匍匐下去,进而道:“参与神者大人。”

    “砰砰砰!”

    几声炸响从瓦砾之中接连发出,随即一道黑影自一堆碎石之中闪身而出,正是遮天皇。此时的他本应该离开了葬兽崖,可如今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当真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不时,另一道身影也从那条狭窄的通道之中显露真身,当然就是一同前来的豺。

    豺心意已决,在大兽长与穷奇点头之前,他绝不支踏出这里半步,哪怕是死,也要和整个葬兽崖待在一起。遮天皇虽然郁闷难当,但为了尊重对方的选择,也只得任他去。可是就在遮天皇马上离开之际,密室之中的接连波动引起了他的注意,而豺更是迫不及待,想要前去一探究竟。可是当他们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之前进来的通道已经被落石彻底掩埋,于是乎遮天皇便充当了开路者,于乱石之中纵身掠出。

    “您说密室之中关着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那是谁?”

    豺道:“他成名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云梦仙泽,所以不知道他的大名也不奇怪。不过这个家伙生性残暴,尤其喜欢滥杀无辜,就连我也想不通,穷奇为何会留着那个食生继续活在世上。”

    遮天皇道:“原来那个家伙叫食生,如果他真有您所说一般厉害的话,那刚才前往的勾蠃岂不是前去送死?”

    豺微笑道:“送死还不至于,不过如果食生真的认真起来,就算是十个勾蠃也绝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从刚才开始,密室那边似乎就已没了动静,。不知道是不是倒下来的石头将他们掩埋了起来。我们得抓紧时间,不然可就真的来不及了。”

    看着豺那股毅然决然的神情,遮天皇心中不禁暗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对自己的仇人居然还能如此友好,反正我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哞,这次就当我是来报答豺的再造之恩吧!等解决了这里的事情,我一定马上离开。”

    豺先于遮天皇探到了前面通道的尽头,遮天皇看着那一块块堆积起来的巨大岩石,眉头不禁一煞。可就在这个时候,豺却是显露出一副轻蔑的神情,随即道:“小天天,你莫非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们可是吞天一族,这个世上只有我们搬不动的东西,绝没有我们吃不下的东西。如果擅自把这些石头强行破开的话,非但效果不佳,还有可能对里面的密室造成二次伤害。只有将他们一个个地挪走,方有可能将其中的作署全部救出来。而挪走落石的最好办法,就是吃。”

    说着,豺轻吐一口浊气,忽然间只见他的头部猛然间变大了数以十倍,河口般的大嘴占据了整张脸皮九成以上的面积,别说是这些石头,就连象腿也能送进去。二话不说,豺的无底食腑之中忽然生起一道强大的风力,并将面前的石头一个接着一个送入到自己的肚子之中。

    “嘿嘿,这个有意思,没想到凶兽还可以通过抑制自己的力量从而让自己变成半兽的状态。我也要试试!”

    一边说着,遮天皇眼中忽然爆发出一道绚丽的光芒,又一枚巨大的兽首赫然出现在原地本就已经相当狭窄的通道之中。

    “我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